当男人发现女朋友是处

      “老朋友,没想到吧,我又回来了。”

      被几名黑手会的战士,“护送”到荒废小镇,罗格所在的房间里믇,江夏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眼前的罗格。

      他脸上露出笑容,就如老友重逢,朝着罗格张开双臂。

      后者也是满脸虚䞜伪的笑容,与江夏拥抱一次。

      两人互相拍着肩膀,完全没有之前那咬牙切齿,相爱相杀的紧张场面,真的像是老朋友重逢一样。

      江夏没什么心理压力。

      但跟在他身边的茉莉却不这样笞。

      女孩紧紧的抓着脉冲手枪,宝贝的旧护目镜戴在脖子上,手指ᓶ太用力,这会都有些痉挛,刚才被四五把枪指着身体的遭遇太刺激了。

      룿 黑手会和永ꧥ生会本就有矛盾,刚才那핤些战士身上的楬杀意也做不得假,这种把自己小命交给其他人的感觉太糟。

       她实在是不想再来一次。

      不过老板真厉害啊。

      茉開莉跟着江夏站在屋子边缘,艫看着江夏和罗格谈笑风生的样子,她小脑瓜里冒出这个念头,他真的就一点都不怕吗?

      “别怕,不会打起来了。”

      苏注意到了茉莉紧张的表情,他低声对茉莉说了句,后者抬起头瞥了他一眼,却依然没有放开手里的手枪。

      她现在是江夏的雇员,自然要听江夏的话。

      “苏,你不是带了些那边的特产吗?拿出来给你家老大尝尝鲜,再去外面把水和食物什么的分一分。

      大伙在这沙漠里过得太苦,今天就当是改善生活了。”

      江夏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这简陋屋中仅有的两把椅子上,朝身后挥了挥手,很自然的对苏下了命令。

      苏从身上解下几个油纸包,放在合金箱子做的桌上,又看了一眼罗格。

      两人四目相对。

      罗格眼中尽是放松与温和。

      Ⲱ 他对苏点了点头,示意他去做就行了,不必担슨心ꏸ。

      苏也点了点头。

      年轻人站起身,看了一眼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的江夏,他和罗格之间肯定要谈ᩔ些事情,自己不便参与。

      便转身离开,没走出几步,又听到江夏说: 

      “别忘了来之前,我鹢和你说的那些事,也别用芯片通讯偷听,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茉莉盯着你呢。”

      这是一句警告。

      苏在那边过了譅三天,也知道很多内幕。

      谈判之前,不能让他多嘴参与,若是被罗格这老狐狸抓到关键,要谈的生意就很麻烦了。

      站在江夏身后的茉莉,也学鯽着江夏的样子,对苏指了指自己的额角,脸上露出恶意满满的笑容。

      意思是,她监控着信息波频段呢,苏别想耍花样。

      苏撇了撇嘴,本想告诉罗格一些事情,这会也不能再说,他回头看了一眼罗格,后䍰者对他做了个放心的眼神。撖

      年轻人走出屋子,门外有三个持枪的同伴守在那里,꤀免得里面出现问题。 ﹄

      得到消息的黑手会其他战士,也蜂拥着跑过来,连那个之前赢了扳手腕的壮汉,也提着裤子,和满脸桃红,衣衫不整的女战士艾米莉一起跑过来。

      蹕 苏带回了很多东西,大都是吃的喝的,味道或许算不上好,但肯定比废土上的流质营养餐好太多。

      还有些干冽的酒水,味道很不错。

      大家杔聚成一团,从苏手里接过大包小包,有的已经开吃,有的还在和苏说话,十಍几ꢊ人的人群里爆发出阵阵惊叹或者欢呼。

      苏也是很放松,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屋子,便提着一些食物,在大伙簇拥下,꒠往酒吧的方向走去。

      今天,注定是个开派对的好日子。

       ---슝

      偝 “你手下的人,真有活力。”

      屋子外安静下来,屋子里的谈话才刚刚开始,江夏伸手打开眼前桌上的几个油纸包,熏肉和菜品的香气回荡着,还有一些牛夫人拿手的包㮑子。 儤

      对于一场商业谈判来说,这样的席面有些太简陋了,不过对于废土的情况来说,这已经足够丰盛。

      江夏做了个“请”的动作,他靠在椅子上,对罗格说:

      “真的搞不懂你们这些废土人,生活都糟糕成这鬼样子了,每天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乐呵呵的事情。”

      閶“你在这多活几年,你就懂了。”

      罗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閡也不在乎眼前的食物是不是放了东西,伸手就拿起一个祭包子,在眼前看了看,然后送入嘴里,咬了一口。

      肉馅混着清香的菜叶,还有酸软适中的面皮,一口咬下,滋味复杂,让人胃口大开。

      废土的黑狐狸,并不在意自己的吃相捿,三两䀛口吃止下一个包子,对看着他的江夏竖了竖大拇指,示意味道不错。

      又用手边的챔叉子,叉一块牛肉放入嘴中。

      今早是空腹饮酒,这会娔吃东西入胃部,暖烘烘的,让人感觉舒适。 ꓷ

      “这十几天,谢谢你替我照顾苏。”

      罗格吃了几块肉,伸手从旁边的铁柜子里,拉㹅开抽屉,拿出一个木盒,打开,从其中取出两根包裹的很妥帖的雪茄烟,丢了一根给江夏。

      他说:

      “同样谢谢你,留了他一条命,还把他送回家来,这是我祖父留下的雪茄,这可是有钱都买不来的好货。

      核大战前生产的享用品,如今已算是奢侈品了,送给你抽,就꣭当是感谢了。”

      ᛇ江夏接在手里,打㈰开包装,很老道的捏了捏,放在嘴边,打了个响指,身后的茉莉撇了撇嘴,伸出左手手指。

      义体中踏潅出一个小型喷火管,给江夏点燃雪茄。

      “呋...”

      江夏如一个正宗的老烟鬼一样,长出一口烟气,脑子有些懵然,像是醉了一样,他喜欢这种感觉,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

      又翘起腿来,看着眼前罗格继续埋᧝头吃包子。

      几秒钟的安㫸静之后,他开口说:

      “쫿谈正事吧。”

      “好。”

      罗格将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以废土人特有的豪放魟动作抹了抹嘴,抬起头,也给自己点上一根雪茄烟⼯。

      在吞云吐雾中,他眯起眼睛,看着江夏。

      说喪:

      “我们得付出什么东西,才能让你带我们过去?”

      江夏耸了耸肩,伸出手,㽌在眼前画了个圈,说:

      “我胃口很大的。”

      罗格陷入了沉默。

      屋中的光线有些暗淡,从窗外照进来的光中,还有粉尘在飞舞,也没人说话,江夏似乎㜤并不着急。

      他只是看着罗格,等待着他做决定。

      씚 ᎐ “你那边遇㹳到麻烦了吧?”

      罗格说:

      “你阻止苏对我说些信息,是不想让我拿到主动权,漫天开价?你要雇佣我们?”

      “雇佣?这个词用得好。”

      江夏弹了弹烟灰,慢条斯理的说:

      “可是我没钱,所以雇不了,不如槊这样吧,你们也别要工ꣲ资了,以后就跟我干活做生意,给你们股份分成,怎么样?”茽

      “果然是好大的胃口。”

      罗格笑了一声,又捻起一懄块干炸的小﫻鱼,潩整个送入嘴里,不吐骨头,咬的咔咔作响。

      他说:

      “我之前给你说过,我们不是逃走,我们在这里还有帐要算,迟早都要回来的,你没忘记吧?”

      ӕ 聫 “我也不需要你们都过去。”

      江夏说: 㨍

      “有很多你们擅长的东西,在那边做不出来,咱们就坦承一些,我需要你们偶尔回来,我需要你们这个世界的生产力。

      你看,我不是个战争贩子,对打仗没兴趣,我是个商人,要做生意,没有产品,做什么生意?”

      罗格点了点头。

      江夏透露出了底线,这个底线有ɥ些苛刻,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思索了⇒几秒,说:

      “我个人是愿意付出一切,来换取我们现在最앂需要的安全,我也不瞒你,永生会的下一波袭击很快就要来了。

      钹 以黑手会现在的实力,挡不住。

      我们双方有合作的基础,也有合作ᴩ的意向,但有个很致命的问题,还没有解嶾决。”

      뛽他揉了揉额头上的皱纹,对江夏说:

      “信任,该怎么保证信任?

      怎么保证你不会在那个世界埋伏,背后捅我们一刀?你又怎么信任我和我的兄弟,去了你那个世界,不会突然翻脸?”

      他摊开双手,毫无保留,很认真的说:

      “介于咱们上一次‘合作’的后果,这个䬿问题在得到解决之前,咱们什么事都做不了。”

      “简单!”

      江夏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他也已有了答뼘案。

      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对쮻罗格说:

      “你上次想给我植入的那个东西,给我脑子里装的小玩意,你们觉得我和你们不一样,所以很难信任我。

      我自己给自己装上一个,大家就都一样了。

      Ⲟ 我问过茉莉了,芯片信息深层交互中,有特定的合作协议,只要双方都签署那个信息澉协议,便不涑能做出敌对攻击。”

      “那玩意是骗外行人的。”

      罗格当即摇头说:

      “只要一个高明的黑客,就能屏蔽掉协议,对义体做安全限制外的改装,也能绕过协议约定...”

      歶 话说到这里,罗格突然럍停了下来。

      他看着江夏,后者满脸胜券在握的笑容。

      啊,对了。

      江夏不是废土人,身体里没有任何攻击性义体,他是个纯净的血肉,一旦加装了芯片,合作协议对他的约束就是百分之百。

      “你...你不怕我们翻脸吗?”

      罗格认真的问到:

      “我们和你不一样,我可是有办韹法绕过安全协议袭击你的,只要背后有一颗子弹,就能干掉你。”

       “我为什么要怕?”

      江夏摇了摇脑袋,一脸慵懒的说:

      “穿越世界的秘法在我手里,我死了,你们就得永远的被困在那边,这是垄断的买卖,我喜欢垄断,因为定价权完全在我手里。

      罗格。

      你一开始,就没什么主动权。

      我完全可以漫天要价,而你能做的,只有全盘接受,但那样训犬的合作模式,貺我不喜欢,我又不想做什么一锤子买卖。

      得来膕一群满腹愤怒ᇖ埋怨的手下,不符合我的利益。

      既然要合作,就得要双方都满意,免得给自己埋下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雷,之所以要画蛇添足的给我自己加个芯片...Ɪ

      只是让你们放心罢了。

      说吧。

      接不接受!”

      뜠 罗格深吸了一口气,耸了耸肩,撇了撇磝嘴,然后站起身,朝着江夏伸出手。

      下一瞬,两人的手握在一起。

      合作成立。

      ਡ “对了,还有最后一个补充协ਕ议。”

      江夏吐出一口烟圈,笑语盈㳽盈的指着罗格说歲:

      “我不需要你们给我订制銌什么好东西,更不需要你们珍氓藏的好玩意,我这人很随和的,从不拒绝好用的二手货。

      所以,我要...

      你脑子里,那颗正在运作的芯片!把你的一部分给我,这样我们都放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