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A片大片

      从原主记ﳖ忆中了解到,李春梅跟陈川一个村,也是跟着她父亲出来打工的,在工地上开卷扬机,这种轻省活儿,一般都是女孩子꒥干。

      李春梅打小就爱描眉画眼,长的一般,但挡不住身材有料,小小年纪就发育得凹凸有致,ꀨ饱满多汁。

      春梅喜欢看男生为自己奋不顾身,䮹喜欢男生们为自己争风吃醋,而她对男生们的态度就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表态。

       李发强也是村里的后生,长的高高亮亮,有三个姐姐都出嫁了,父亲虽然年纪大,干不动了,但三个姐姐出覥嫁,彩礼要到家里不少,条件蟃算是富裕。只不过性格阴郁,好耍心机,一般人不愿意跟他玩。

      “关…水…吧…”

      正看着王帅和李发强两人争李春梅的白面馍馍,伙房里李小翠喊了一声,陈川连忙把水龙头关好,拔了水管,开始洗ፆ衣服。

      没一分钟,李小翠从伙房快步走出来,看了对面李春梅三人一眼,笑眯眯的说道:“小川,干活累了一잋天,我给你洗吧!”

      “不用,没几件衣服,我这马上就洗好了,你伙房也忙着呢。”陈川ஔ听了忙拒绝道,没想到还真被王帅说中了,这女孩还真对自己有想法?ꫡ

      有想法也不能让人家给洗呀,这还有自己内裤在里面呢,让人没结♬婚的女孩给你洗内裤,这不像话!到时候两人关系就真说不ﱪ清了。

      룿“没事儿,不忙。馍已经蒸麰好了,就等水开了下面条做汤面就行了,秀芹婶子还在呢。”李小翠把額前一缕头发撩到耳后,不等陈川拒绝,蹲下来拿过衣服就洗起来。

      这一下弄得陈川有些尴尬,这姑娘有点强人所难,对于上一世被女人伤透了心的陈川来说,女人平白唤无故对自己好,那必然是别有所图。

      “真不用。”陈川用手拦了一下,看看周围工人有的朝这边看来,忙低声说道:“还有裤衩呢!”

      李小翠抬头看了陈川一眼,脸唰的下红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陈川说道:“没事,我宿舍床头有吹风机,你去把头发吹吹干吧,等下别感冒了。”

      랜 话说成这样,要再拒绝,那就要伤人歖家姑娘的自尊心了,陈ꂥ川只好低훵声说一句:“那…就麻烦你了。跠”

      说完起身去了女生宿舍那边ꌤ。太阳下山,起风了,头发不吹干也确实容易感冒。这年头,吹风机真不便宜,要䩩不是女孩子头发长,才狠心花钱买一个,一般男生没人舍得花钱去买那东西。

      到了跟前,女宿舍门口㆘的两男争빂宠的活动已经结束,李春梅头也洗好了,正拿着吹风机站门口吹头发,王帅和李发强不知道去了哪里。

      看陈川过来,李春梅挺着胸脯侧开身子,拿眼㹀神示意了下让他进去。

      陈川看着只剩下20公分的门口,犹豫了下没进去,到时候刮到碰到都是罪过。

      李春梅关了嗡嗡作响的吹风땶机说道:“小川,进去坐会儿呗,王帅他们不在。”

      “不了,我拿小翠吹风机用用。”陈川摇头道첲。

      “哦!那你等会儿吧,我用的就是她的。”李春梅瞅了眼水槽边洗衣服的李小翠,回头说道。

      陈川点点头,无聊的站旁边等着,心中思考着重生以后的生活和未来的멊方向。

      现在既然在工地,那就先把原㗸主学瓦工的这个愿望完成吧,这工地上确实苦闷难熬,每天超长的工作时间,又脏又累,不是自己能长待下去的地方。

      不是从小吃苦长大的人,很难长时间在工地熬下去。

      鲙另外就是቉看看这时代有什么自己能把握住的商机,改变下家里的经济条件。

      至于娶苏晓燕这一个愿望,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感情这种事,也强求不来。

      “好了,给你小川。”李春梅吹干头发,拿手插进去捋了捋,关掉吹风机递了过来,又笑着说道:“要不要我给你吹一下?下半年我不打算打工了,想去学美容美发,正好提前练习下。”

      还没接住吹风机的陈川,听了浑身一僵,感觉这话有些不对劲,又没想起来哪里怰不对。忙说道:“不用了,我这头发短,吹几下就干。”

      “来吧,我给噤你吹个发型,你进屋里来,外面起风了。”提起了摆弄发型,李春梅有些跃跃欲试。

      “真不用了,걓我晚上打算去剪头发呢,你吹了也白吹。”陈川찢有些受不了小姑娘的热情,说完就伸手去拿吹风机。

      “那正好,我给你拾掇拾掇。”听了这话,李春梅更兴奋了,把递吹风机的手又缩了回去,转身进了屋说道。“进来吧,我给你剪剪,要是剪的不好,你晚上再去理发店让씊专业的师傅给修修。”

      ꆰ “你剪过头发么?”陈川疑惑的问道,倒不是怕把自己头发剪坏了,本来就打算剪短,也无所谓好坏,就像春梅说的,顶多再去让外绡面理发师傅给修修。如果能剪好,自己也能省3块钱。主要是怕她拿剪刀戳着自己。

      “剪过可多了੶,我还专门买了美发的工具呢!”说完,她ﯞ从提包里拿出一把剪子,一个电推子빿和一个剃⨭刀来。얬

      “挺专业的么。”

      陈川进去后看了眼工具,有些放下心来。又抬头打量了下屋子,四个床铺,收拾得挺干净,除了李春梅跟李小翠外,屋里还住了两个妇女,跟丈夫不在一个工地。

      “那是,光这个电推子,你知道多少钱么?一百二十八块呢!”李春梅搬了个凳子让陈川坐下,把陈川脖子上搭着的毛巾展开,压到他衣领里,外面又罩了层专业的理发围脖布。

      屋子里开了灯,光线还行,陈川突然有些紧张,后悔自己怎么糊里糊涂就进来了呢!白面馍馍有那么好吃么?

      ゥ李春梅也有些紧张,她还是第一次给外人剪头发,平常硬给她爹和她叔剪一剪还不觉得什么,现在给外人剪,感觉太正式了,有些无处下手。

      “给你剪掉多长?”学着理发店里看到的样子,一手拿些剪刀,一手拿着梳子,比划了半天,不知道从哪里剪起。

      “都行,短一点就行了。”陈川也感觉到了春梅的紧张,扯着闲话鼓励道:“不用紧张ꄜ,我这头发没啥要求,随便鮶剪好了,相信你的手艺,你以前都给谁剪过?”

      “给俺爹和俺叔叔剪过。”听了陈川的鼓励,李春梅松了一口气,有了些信쑁心,顺口回了一句,就要下剪刀。

      “你爹是…?”陈川随口问道。

      “俺爹国庆,你不是知道么。俺叔叔国军,跟你住一个屋。”李春梅一边说,一边拿梳ℭ子拢起一缕头发,拿剪刀,咔的一声,一刀两断。

      “李国军?”

      陈川想起了中午喊自己吃饭的那个露蛋大叔,自己还暗笑他쌿的那个狗啃头。

      彬一下子,陈川突然感觉恐惧弥漫在自己周围,仿佛头顶上有一把屠刀,会随时会落下要了自己小命!

      这时,他终于明白,王帅‰和李发强这两个舔狗,为什么这时候不在白面馍馍跟前待命了,他们是怕自己成为庄聚贤!

      “停閥,停停停!”

      陈川呥不再犹豫,立马喊停后,站起身来。 쯙

      “怎么了?我弄疼你了么?”李春梅被陈川的举动弄得一脸茫然,双手停在半空,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委屈的看着他问道。

      陈川站起熵来,回头看着小姑娘饱含热泪的眼神,知道自己刚才有些鲁莽了,打击掉了小姑娘脆弱的信心。 芧

      “额…不是,是我刚想起来,快开饭了。我们剪头发时间太长,会没饭吃的。”陈川找了个还说得过得去的借口。

      “没事,等下我让小翠给我们ꈖ留好了,剪完了不耽误吃。”听到陈川是怕没饭吃,李春梅松了口气。

      “你觉得你爹和你叔的发型怎么样?”陈川看她听不懂客气话,只好直说道。

      李春梅听了,羞愧的低下了头,努楰力看着自己的脚尖。

      콻陈川看着小姑娘失落的神情,又想到她叔李国军,低头想了下ڰ说道:“春梅,我让你在我头上学理发没问题,不过…你也得帮我个忙。”

      “你说퇲,小川。你要我做啥,我都答应你!”李春梅听了,鼓起勇气抬头热切的看着陈川。

      “嗯…我想学瓦工,你能跟你叔说下,让他带我敏么?”陈川说道。

      㸧 “这有啥,俺爹和俺叔都听我的,等会剪完头,吃饭时候我去跟他们说下。”李春梅听了这个要求,满口냯答应下来,想了想,自己只剪一次头有点亏,又说道:“不过,你得给我三次理发的机会。”

      “行,那你开始吧。”陈川㏿没犹豫就答应了阬,工地上,也没啥讲究的,理得不好,自己去理发店推个光头总行了吧。

      重新落座后,两人都放开身心,开始认真对待理发这件事,陈川看出了小姑娘⿓对美容ࢁ美发行业的热捶爱,也搜肠刮肚的拿出了后世自己了解的各种发型知识讲给春梅听。

      这年代,男人大部分发型都是四六或者三七分,浓厚的发量,前面再留个桃心刘海,都是跟随港台的明星发型流行过来的,一般理发店里墙上都会贴郭富城、林志颖、毛宁或者齐秦这样的明星大头像,来让顾客挑选自己喜欢的发型款式。

      再比较时髦的就ᄔ是头发留长,再染个颜色。

      对于剪发时候怎样分层次的剪,周围和头顶的剪法有哪些不同,厚的地方怎么下剪刀掏薄一些,陈川仔细和春梅讲了个透彻。 剜

      虽然不怕春梅剪坏了,但陈川也不想再去理发店推光头蟵,别说光头,就是寸头,走路上都会被踉歧视。

      这年代,只有劳改犯才剪寸头,大部分男人き都靾是长头发,最短也是平头。 햃

      最后陈川教春梅剪了个境长一些的毛寸头,两侧和脑后剪短,头顶用竖剪打毛,让头发自然蓬松一些囨,不怎么需要打理。

      年龄⭴太小,也不适合油头或平头这种比较成熟的发型,再复杂的你讲再清楚,也给你剪菇不出来。

      用了半个小时剪好,陈川低头把脖子上碎发收拾了࠘下,又打开吹风机稍微打理了下。摘下㹻墙上挂着的小镜子看了看,虽然没想象中的好,但也算可以了,最起ꬹ码周围修整的清清爽爽,长短适中。

      “哎呀,这是我剪的么?这发型可真好看!”李春梅放下剪刀,兴奋的转了一圈,看着本来就挺帅的陈川,头发一剪后,立马变得酷酷的。不敢相信这是从自己手里剪出的发型。

      “挺好的,理发又不是造原子弹,没那么复杂。”

      陈川拍了拍身上碎发,拿起旁边扫把簸箕,把地上碎发扫干净说道:“想学美发,以后你可以多看些时尚杂志,多想想上面那些明星洪的发型是怎么做成︅的。平常多练手,熟能生巧的事儿。”

      “嗯,我听你的,小川。你懂的可真多!⒂”李春梅听了连连点头,看陈川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崇拜起来,“平常看你老是埋头苦干,只봄知道干活。没想到对美发也这么了解!”

      “我喜欢看一些杂书,开饭了,我们吃饭去吧。”陈川随口解释了下,又说道:“等下你可别忘了跟你叔提我的事儿啊!”

      “那不会忘,你放心好了。”春隀梅拍着胸脯保证。

      两人出了宿舍,一前쉨一后的往伙房走去。李春梅看着前面的陈川想着什么,犹豫了驶下说道:“小川,我看你有想法,也懂时髦,人长的也帅,不如下半年跟我一起去学美容美发吧,学成了瀞也算个吃饭的手艺,以后咱俩合伙到县城开个美容美发厅,总比在뿞这工地上没日没夜的干要强得多。”

      “我઎暂时还没学这个的打算。”陈川停下좌等春梅ቆ跟上来说道:“不过你这个目标确实不错,咱们农村箦年轻人除了上大学外,出路很少,开美容美发店以后也有很大市场,你也有天赋,我支持你这㳫个想法。

      䏇 现在人条件越来越好,女人都爱美,也舍得ᛘ往脸上花钱,美容美发这个行业大有可为呀!”

      谈到ᜃ自己热爱的行业,李春梅很是兴奋,叽叽喳喳的说着以后,憧憬着自己的未来。

      쯆 今天跟李春梅接触下来,也让陈川改变了对这个小姑娘的看法。在原主印象中,李啳春梅是一个平常喜欢打扮得花枝招展,喜欢玩弄男生感情的坏女孩。

      聠 而今天接触下来,陈川发现,这个有点渣女倾向的农村姑娘,身上有着不同于这个时代大部分农村青年的野心和对事业的热爱。

      她不甘愿䆧平凡,也不甘愿把未来的一切寄托在未来的丈夫身上。

      这一点,是最可贵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