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榴莲向日葵秋葵香蕉破解版

      7月5日,电影杀青,桥本奈奈未没有在宴会上看见望月星,听说来了之后,跟导演打了招呼之后就离开了。

      7月8日,望月星在YouTube上发表了自己的新曲《Hello,world》新諞曲发表之后,依然没有出现在大楼。

      7月15日,望月星以歌曲创作为由,推掉了电影的宣传,桥本奈奈未一个人去宣传,没有看见望月星。

      ……

      深川麻衣看了看手机上的消息,是刚发过来的。

      ‘刚刚完成了第四单的曲子哦~期待一下哦。’——望月星。

      这一段时间没人看见过望月星,当然深川麻衣除外。望月星天天宅在家里,处理事务,编歌,都在自己的小房⒁间里完成。

      每次她去,望月星都会给她做吃的,还给她网购了衣服。

      他笑的很开心,但他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他的头发长长了不少,但望月星似乎没有什么想剪的欲望。

      如果不亲近可以用害怕吓到她强行解释的话,那他太正常了,正常到让人有些害怕。

      瀰 每次她离开的时候,总能带走一堆外卖的盒子……

      桥本奈ᕉ奈未抬起手用力的舒展着腰肢,走到深川麻衣的边上。

      “怎么了?麦麦?”

      深Ꜹ川麻衣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晚上没有事务了吧?”

      桥本奈奈未肩膀一下子塌了下去,“晚上还有一场广播。”

      ኳ “辛苦了,今天赶了一天的通告吧?”

      桥本奈奈未坐到深川麻衣的一旁,揉了揉自己的后腰,有些哭丧着脸。

      “是啊,大早上就开始了。累死了。”

      深川麻衣轻笑着,握起小拳头,轻轻的在她的后腰处锤击着。

      不远处,生田绘梨花正在和staff争执着。

      “这真的是按照标准买的便当啊……”男staff有些无奈。

      “真的?鹙这也太少了吧?”

      “这껲已经是按照大号的量来买的了。”

      “是吗?”

      生田绘梨花有些郁闷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咱这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娜酱要喝水吗?”高山一実对着西野七㎎濑问道。

      “要,有苏打吗?”西野七濑晃着腿,有些期待的样子。

      “呃……只有矿泉水。”

      “好吧……”

      〪诸如此类的事情,已经不是在休息室发生了。

      望月星消失之后,䭥这些事情都交给了其他的staff负责。staff也是按照标准来的,也尽量的弄好了一些,但是完全不能满足这些成员的⦐要求。

      让新接手的staff桑们也是头疼无比。

      和这些头疼的staff以及不满的成员相比,星野南过的还是满舒心的样子。

      最近什么事情都和望月星说,烦恼也是。望月星跟她说很多,会教她怎么做。虽然人不会出现,但好像就在身边一样。

      而且,完全不用担心吃的喝的问题,给望月星发个消息,他会找人给她送的。毕竟星野南那么可爱,有谁会舍得饿着她呢?

      又是从望月星办公室回来的一天……

      “望月桑还没来大楼吗?”生田绘梨花哭丧着脸看着星野南。 㱚

      “不在哦。?”星野南说着。

      ꚼ生田绘梨花郁闷的吃下便当里最后的一块肉,靠在了一个旁的中元日芽香的身上,被顺쪇毛着。

      随着星野南话音陌的落下,整个休息室都陷入了安静之中。

      那天,望月星让星野南给她们带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榴莲不要在休息室吃,味道太大。

      在那之后都是工作的通告,没有任何一句叮嘱,没有任何一句的问候……

      安静了很多,staff也不会随便打扰她们,也因此失去了很多,当然是指慰问品便当뇼之类的。

      “啊,望月桑又发歌了?!”生田绘梨花惊愕的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提醒着她望月星发了新的视频,视频的名字就是新曲的名字。

      ‘だから僕は音楽を辞めた(所以我放弃了音乐)’ 쓊

      旁边瞬间就围了一圈人上来,深川麻衣也是즰挤了个小脑袋进去。

      声音缓缓的从꘣手机中传出,飘絮在空中。(以后歌词之类的不写日文了,不水字数)

      想过之后依然搞不懂

      在蔚蓝的天空下等待着你

      吹着风的正午午后的思绪逐渐飘离

      呐,今后该如何是好呢

      向前迈进的方法没有学过啊

      看着你的双眼什麽也没说的就咶走了

      望月星背着吉他,不知道坐在哪里,身后就是蔚蓝的天空稻。胡茬有些长出来了,头发也变长了,可以很明显的看的出来的。虽然充满了阳光,但头发耷拉在头的两边,就显得很颓废。

      煚音䮱乐什麽的什麽都得不到

      歌词随意写写就好

      已经无所谓了啦

      没有错吧

      应该没有错吧

      这样应该没错吧

      全都错了啊早就知道了啊

      你们这些人

      真相啊爱啊世界啊温柔啊人生啊

      怎样都好啦

      正确的答案说不出口只是防卫本⭥能啊

      视屏中的望月星不断的变换着,一会双手在吉他上上下翻飞,一会在钢琴上肆意的起舞。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的晃动着身体,似乎是有很祥和的感觉。但是,那双眼眸的眼神,告诉着人们,他是真的无所谓。

      不管了啦

      反正都是你害的

      我也曾经是有信念的

      但现在早已不重要了

      花了多少次来描写你

      热卖这种事从来都没在意过

      真的啦是真的啦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

      所以我呢

      所以我放弃了音乐

      ……

      视屏的最ቱ后屏幕黑了下去,所有人的注意力,柠都被뻨最后一句放弃音乐所吸引了过去。

      “望月桑……不会真的放弃音乐吧?”生田绘梨花小声的问道。

      “这只是歌词不要想太多。”中元日芽香说着。

      “当然不可能放弃音乐!各位观众不要多想哦。”视频又猛然亮了起来,望月星双手将流海撩到两边,突出一个自信。

      㣾“就只是个歌镂曲而已,大家不要多想。创作不易,还请撶大家多多评论,告诉我你们对歌曲的感ҁ受吧~求求了,这个对我真的很重要~”视屏中望月星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늒随即画风一转,“当然,如果你喜欢的我的小说……咳,不是,我的歌曲的话,记得点个关注,加个收藏哦,我们下章再见~”

      这下视屏是真的到此结束了。

      一群人看着突然跳脱的望月星,也是一阵无语,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们是不是拖累望月桑了啊兎?”井上小百合突然开口这样说道。

      看着一群人对着他不解的目光,小百合缓缓的开口解释道

      “因为,望月桑可是半个月就作出了两张单曲……”

      场面瞬间寂静了下来,连呼吸都变的很小声。

      准确来说才12天而已,连半个月都没有到。

      “才不是呢,望月桑才不会觉得我们是拖累呢。?”星野南反驳着。

      肯定的话语倒是逗笑了年上组的成员,卫藤美彩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为什么米娜米敢这么肯定呢?”

      “因为他是望月桑!?”最软的声音,说出最不讲道理的话语。

      “是吗?说的也是呢”

      ……

      7月26日,第三单握手会。

      虽然说是个别握手会,但也不是缺乏人气的。

      成员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看着场馆里人在组件着一些小房间之类的。

      “呐,你说望月桑今天会来吗?”斋藤飞鸟向一旁的桥本奈奈未问道。

      “不知道……”桥本奈奈未漫不经心的回道。

      “米娜米觉得望月桑会来的。?”星野南如是说道。

      桥本奈奈未跳了跳眉头,“为什么米娜米会这么觉得?”

      “望月桑可是答应了米娜米每次握手会都来握米娜米的!?”

      “但是望月桑说的是他能参加的握手会啊!比起米娜米的那个,望月桑答应阿苏下次排在第一列才更可靠一些吧!”斋藤飞鸟反驳着星野南的话。

      桥本奈奈未被夹在中间,有些不明所以,反正你们的目的是只要他来不就好了,Ᾱ理由……很重要吗?

      “即使望月桑会排在阿苏卡的第一位,也是为了完ⴵ成约定罢了,望月桑来肯定是因为米娜米!?”

      “要猧不是望月桑先答应了阿苏卡,他都不会答应你的。”

      两个小可爱就这么的争执了起来,确实,望月星来了,正在路上。

      没办法,上次最后才握了深川麻衣,这次怎么说都得早点去握一下。正好可以试一试麦麦还怕不怕自己,隔了这么久了,总穾不会还见到鉚自己就害怕吧?

      ……

      “好了,各自去番号处等待!”随着staff的声音的响起,成员们也是各自就位了。

      ខ 望月星也是下了车子,带着口罩显得有的格格不入。

      在外面排队的饭的目光中,缓缓的走到了第一列,走到了排头的前面,而且旁々边举着排头的staff并没有詌阻止。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的摘下了自己的口罩。

      “望月瘗老贼!!!”

      “就是他吓麻一样的!”

      “刀在手,杀老狗!杽”

      顿时一群人开始了呼喊,纷纷开始了互动。

      居然真的有人从鎥包里拿出了一把MC里的钻石剑,一边拔刀出鞘,一边呢喃着。

      “终于给我等到机会了,我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受死吧!”

      望月星不慌不忙,拍了拍衣摆,整理떋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一边询٤问着旁边的staff,有没有理好。

      不经意间轻声的说着“呀,今天握手䀬会可是非常重要的呀,不知道又要赶走多少不将道理饭呢。”

      “……”

      一时间收刀的收刀,吹口哨的吹口哨,好不和谐。

      “呀,最近管理太累了,要不收点小弟吧,到时候给自己小弟多握一会就好了……”

      “大哥好!”

      华丽洪亮的声浪冲向天际,震慑着馆内的成员staff。

      “纳尼?外面来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吗?”斉藤优里小声的询问着。

      “不知道……”

      ……

      “misa别闹了。”深川麻衣推搡着一旁的卫藤美彩。

      ⌌“因为麦麦这样的打扮很新鲜啊~”卫藤美彩不断的往深川麻衣的身上贴贴。

      女孩身上的衣服是经过精心打扮的,白色的短袖T恤,难得一见的露出了肩膀,平常也不会怎么穿的背带裙,配上去倒是可爱不煺少,高马尾给人更是阳光的感觉。

      “misa~不要这銏样。”

      看着往自己肩膀上蹭的卫藤美彩,深川麻衣也是一阵无奈,只好不断的后退……

      此时的望月星正在⩱外面更饭们炫耀着这一书包的周边,还有推巾。是要是有限量的必是限量的,包包的角落里还惨杂着几章写生。

      后面的饭看到自己难能抽到的东西,以及鐭自己推的成员徰的写㝻生就这么随意的出现在了望月星的书包里,眼睛都冒红光。

      ‘轰隆’

      场馆里突然传出了很剧烈的连续的巨响。 

      “怎么了怎么了?耳麦里噑卡的军队来抢小偶像了?”

      望月星侧眼多看了他一眼,这你能想到这个方面,你也是个人才。

      直接将手中的包一把甩到了一旁的staff的手上,转身直接冲了进去。直接单手跨䶷越过设置好的道路,笔直的朝着握手的地方跑去。

      卫藤美彩和深川麻衣呆滞看着身后正在坍塌倒掉的用来谈话的岪简易小屋……真的就不小心的撞了一下啊!然后就跟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连一个,直接倒了一排。

      믨“谁?是谁弄的?不知道最后一排还没有固定吗?”可能是负责这件事的staff吧,正在大喊着,寻找着嫌疑人。

      卫藤美彩和深川麻衣对视一眼,也是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你们吗?”那个五大三粗的staff一下子就锁定了正在这旁边的两个女孩,向着两个女孩大步的走来。

      “你们知道这样让我们白费了多大的功夫吗?”staff大声的呵斥着。

      明明只要最后固定一下主要承重就可以下班了,现在你跟我说琐要加班了,能不生气吗?

      就在即将接近的时候一道身影直接横插在了中间。

      “有这个时间去呵斥别人,不如抓紧时间去拼装。䫓”

      “你谁啊?!”

      “清水桑?”桥本奈奈未走上前惊愕的看着来人。

      “好久不见,桥本桑。”清水雪问候着。 ꣲ

      “为什么你在这里?”桥本奈奈未心脏突然猛的跳动了一番。

      “今天是送人来这里的。”清水雪解释着。 쀟

      “是……”

      ‘碰咚’

      一旁的被封锁起来的侧门被猛的踹开。

      “发什么事情了?”望月星拉쾷了拉自己的衣摆,大声的询问着。

      成员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惊愕的看着望月星。

      “望月桑……”

      清水雪也是张大了下巴,“不是啊,你出场就出场,搞这么帅?”

      “你们里面整这么大的声响,还指望我走寻常路进来?”望月星反驳着。

      说完轻轻的笑了笑,“好久不见。”

      ꐷ“真的是望月桑?”生田绘梨花向一旁的星野南问道。

      “那不是当然的吗?你以为除了望月桑还会有其他人会这么做吗??”

      “说也是。”

      无视一旁议论的话语,望月星三步并两步走到两女面前,不管发生了什么先护在身后再说。

      “所以发生了什么?”望月星询问着。

      “你就是她们的负责人ⳛ嘛?”那个staff问道。

      “对,我是她们的总经纪人,有什么问题吗?”

      “你手底下的小姑娘把我们辛辛苦苦拼装起来的小屋全给弄倒了!䅺”似乎还是很ꑏ生气的样뫢子,大声的叫道。

      虽然很大声,但在182的望月星面前还是气势低了一截。

      望月星转头看向两个受到惊吓的女孩,“怎么回事。”캷

      “啊诺,我就是在上面靠了一下,不小心靠上去的,结果就全倒了。”卫㩛藤美彩解释道。

      “你靠的最后퓹一面墙还没有固定!现在好了,全都白费了!”

      望月星沉闷一口气,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抓住了这个staff的衣领,往上一提,这个staff整个人都拉耸了起来。

      “你好吵啊,为什么不固定?”

      “你要干什么?”

      “我问你为什么不固定!”

      望月星抓住衣领猛地用力ۼ一来㊁一回,那个staff整个人踉跄了一下。

      “有时间为什么不固定?为什么没有固定旁边连个人都没有,警戒线也不拉?啊?”望月星发动技能,反客为主。

      “你要是砸到我的成唭员,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望月星咬牙切齿的指着他的脸颊恶狠狠的说着。

      ඌ“你……你……”整个人就差被提起来了,这个staff也是怂了。

      “你什么?还不去给拼?要是耽误时间,我一分钱工资都不给你结!”望月星喊道,说完将他放开,送开之后,也是头也不回了一溜烟跑去拼装了,都是要养家糊口的,工资还是要的긘。

      멷清水雪看着面前这个不良气息暴露的男人,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们的工资是由你邀来结的嘛?”

      “哈?怎么可能,我就吓吓他。除了索尼的人,没人可以训斥的我成员!”

      “诶?为什么索尼的人就可以?”

      “因为索尼的s棞taff没有人会真的训斥她们。不信你看那边的小家伙。”望月星指了指一旁的星野南,斋藤飞鸟,还有生田绘梨花。

      三个小女孩正探着脑袋,看着这里。

      “让你去骂她们几句,你舍得吗?”望月星走到深川麻衣的边上᜹对着清水雪삽询问道。

      “确实……”

      望月星点了点头,也不管旁人怎么看,一把抓住深川麻衣的肩膀,一用力,将她来回翻转的打量了起来。

      “诶?干什么驇?”深川麻衣想反抗,但是不是望月星对手啊!

      “你……诶?”卫藤美彩想说些什么……

      还没开口,望月星就送开了深川뀒麻衣,一把摁住了她的头,同样的方式来回翻转着,打量着。

      一会儿功夫,望月星拍了拍手,“看起来没有受伤哈,那就没事了笀。”

      铢“为什么要摁着我的头啊?”卫藤美彩申诉着。

      而一旁的深川麻衣红着脸,肩膀上的温度还在残留着。

      望月星将双手插进兜,“我乐意,有什么问题吗?”

      其轻视的眼神,不屑的态度,活脱脱一个不良。

      “你……”

      “你什么你?还不去给我准备!磨磨蹭蹭的,刚回来就给我整这么多P事。你还想干嘛?造反?造一个给我看看?큈”望月星不客气的训斥着。

      卫藤美彩倒吸一口气,发出闷哼的声音,一把拉着深川麻衣跑了。

      清水雪皱着眉头看着望月星,“你怎么了?”

      望月星抬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我之前和她们闹了矛盾,我现在慌的很,不凶点一会全都上来搭话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应对。”

      “你可真行!”清水雪点了个赞,带着望月星向外走去。

      星野南本来准备跑上去的,但是看见了望月星这个样子,又看了看一旁的清水雪,还是没有动身。

      ……

      做 握手会虽然推迟了一些,但뜩还是开始了。

      刚刚那么骂人训斥别人,望月星都没有感觉怎么样,但这扇门,着实给了他不小的压力。

      “别怂啊望月桑,麦麦这么温柔,肯定会很热情的。”身后有人惥说道。

      “对啊对啊,上次握了三根手指,这次怎么着也是四根吧。”有人补充。

      “闭嘴,我一会讨不到好果子吃,我让你们也握不了几秒钟!”望月星回头张牙舞爪的回道。

       随即在身后的人的偷笑声中,缓缓的走了进去。

      鑖这个staff也是老熟人了,上次给票的那一个。

      看见是望月星进来,也不多说话,철自己走了出去。

      沽 虽然外面很吵闹,可那个staff出去的时候,望月星就觉得安静了下来。

      深川麻衣看着望月星,也是无言。

      有时候也不用多说什么,想就是想,想到了思念的程度,不用说,你也会明白的。

      深川麻衣伸直自己的手,将其从桌子上微微抬了起来。十根手指尖如笋,根根挺立。白㶯皙,诱人。

      竾 望月星老脸一红,轻咳一声,走上前,轻轻的牵住了她的手。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王老吉!咳串戏了。

      “今天脸色倒䂊不是很白呢。”深川麻衣轻声的说道。

      望月星撇开头,舔舐着自己的嘴角,眼神飘忽不定。

      看见望月星不理她,麦麦翻手轻轻的掐了ꔰ他一下。那几天确实是给他吓到了,可是这么长时间变扭的相处,终究爱情还是战胜了恐惧。

      “对不起……”望月星小声的道歉着,这该道歉还是道歉,面前的人最大。

      “下次不要这样了。真的很可怕的。”麦麦撅着嘴说道。

      “好。”望月星轻声的答应着。

      看到望月星答应了,深川麻衣也是很高兴的哼哼的笑着,抬手又轻轻的抓了抓望月星的头发。

      “头发长了好多,下次麦麦给你剪吧。”

      望月星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那……啵。”踮起脚轻轻的在望月星的嘴边留下一吻。

      深川麻衣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也算是满足了自己内心的一些欲望了。

      ᕧ 随即将望月星一推“好了,走了,时间已经足够长了。

      望月星就这么被傻愣愣的推了出去,出门一个滑跪,高举着自己的双手。

      哸 “咋地了咋地了?怎么这次还是跪着出来的哪?”身后的饭惊愕的看着。

      这就是传说中的,饭目前犯吗?太刺激了吧婁!

      望月星看着自己的双手“斯巴拉西!”

      “᭖你干什么了喂!姈”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