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本视视频下载软件和安装

      半个月后,一支由上百人护卫着的车队缓缓驶出了洛丹伦的王城,开始顺着国王大道前往洛丹伦北方重镇斯坦索姆。

      佳莉娅公主坐在车队最中间的马车上,一脸兴奋的扒在车窗上看向窗外。

      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从空中飘落,汇聚在道路两旁的树木枝杈上,取代了原本葱郁茂盛的叶片,将大树包裹上了雅致的银霜。

      少了宽厚的树叶,更多雪花得以从枯枝间的缝隙中落到地面,让原本被腐败着的落叶完全覆盖的地面又加盖了一层白雪。

      不时有驯鹿模样的身影踏过森林中的雪地,兽蹄印清晰可见,如萨拉娜一般的猎人在冬季狩猎时,它们就是最好的指引,能带着猎人们找到这些在寒冬时仍不冬眠的猎物。

      但佳莉娅不会打扰这些美丽的驯鹿们,她只会远远的在马车上看着它那优美的身姿,发出一声又一声惊叹。

      在洛丹伦生长了十多年,这还是她第一次离开洛丹伦王城,看到王城外的景象。

      光是能看到这一幕幕她此前从未见过的风景,就不枉费她为了能够前往斯坦索姆求学所做的努力了。

      半个月前,她和萨拉娜见了一面之后,便在萨拉娜的循循善诱下,萌生了想要师从法奥大主教学习圣光之道的想法,而萨拉娜也没有食言,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但在那日的晚宴上,法奥大主教真的就向她的父王提出了想收她为徒的意愿!

      那时的佳莉娅在一旁听着,心中一阵兴奋,恨不得她的父王当即就能答应下来!

      但她的父王却显得很为难,只说考虑考虑,给她破了一盆冷水。

      佳莉娅虽然失望,却也认为,她父王是对她的能力不放心,才借口考虑些时日,婉拒了法奥大主教的收她为徒的提请,所以她必须先做出些事情来,让父母认可她的能力才行。

      正好萨拉娜之前和她提过一个能从那些贵族们手上抠出钱粮的方式,她便把这个办法告知给了她的父王。

      她父王对她能提出这样颇具智慧的建议感到很是诧异,但还是同意让她试试看,看这招能不能行。

      得到了泰瑞纳斯的首肯后,佳莉娅就把那些贵族夫人们召集过来,举办了一个宴会。

      在宴会上,佳莉娅先是把自己想要募捐,帮助暴风城难民们的想法说了一遍,也不出意外的得到了贵族夫人和小姐们的口头支持。

      然后,她又做出一副为她们着想的样子,说她知道大家都有很多困难,不能白出太多的粮,在她的劝说下,泰瑞纳斯国王已经出台了一项新的政策。

      现在,仁慈的泰瑞纳斯国王决定用之后的税收,来交换他们今年多出的这份粮食。

      具体的说,如果这些贵族夫人和小姐们能够说服她们的丈夫和父亲在今年给出钱粮来帮助暴风城的难民,并且从负责管理难民们的艾泽拉斯王国军需官或者洛丹伦的王国税务总管那里拿到一份证明他们捐赠了多少多少物资的不记名捐赠凭据,那他们就可以用这份凭据,在之后被征税时按至少105%的比例来抵消相应的应缴税收份额。

      而且,这份凭据的价值还将逐年增长,每年增长2%。

      举个例子,假如一个贵族今年为暴风城的难民们捐献了100斤粮食,获得了一张100斤粮的凭据,那他明年就可以用这张凭据让自己少交105斤粮,如果他留到后年再用,就可以少交107斤粮,以此类推。

      但凭据也不是无限制使用的,首先,这份凭据目前只能在交税的时候用,每年限用一张,多额不退。

      假如一个贵族捐赠了三次,分别获得了100,1000和10000三张额度的凭据,然后第二年交税的份额是9500,那他要么用价值10500的凭据一次性抵消,白白损失1000的额度,要么就用105和1050份额的凭据来抵消一部分,剩下的自己再交。

      而且,这份凭据仅限于抵消粮税或者税金,捐赠的其余物资,比如冬衣、木料等物件的记录都将按使用时的市价换算成钱或者粮。

      这份凭据,泰瑞纳斯国王将其命名为税票,总量有限,额度被用完后就不算了。

      捐钱还能赚钱?还有这种好事?

      佳莉娅说完之后,这些贵族夫人们都有些惊讶,讨论一阵后,便纷纷答应会说服她们的丈夫来捐献钱粮换取税票,有少数自己就能做主的当即便留下字据,直接向王室捐献了数额不等的各项物资,当即换走了一些税票。

      之后的十来天里,又陆续有不少大小贵族和富户们大发善心,为落难的暴风城同胞们慷慨解囊,很快就将泰瑞纳斯试发行的第一批税票抢购一空。

      他们不傻,不会认为天下有免费的午餐,也不会突然就长出了一副慈悲心肠,贵族和富户们之所以会用实实在在的钱粮来换税票,不是因为他们相信米奈希尔王室的信誉,而是出于很现实的考虑。

      一方面,泰瑞纳斯的政令已经下达,不论贵族们怎么不情愿,怎么搞小动作,这份钱粮他们无论如何都是要出的,不然就会被记小本本,等泰瑞纳斯腾出手来之后,他就会把小本本上的人的爵位一个个一撸到底,甚至直接抓起来关进监狱。

      历史上有不少贵族都自诩实力强大,或者觉得天高皇帝远,总想和洛丹伦王室对抗,但至今为止,没有一个这样做过的贵族最终能逃离被剥夺爵位,家道中落的命运。

      所以,既然无论如何都要出笔血,那还不如爽快点,选择这种好歹能给自己一个念想的方式,而不是磨磨蹭蹭,把自己送到泰瑞纳斯的小本本上。

      另一方面,斯坦索姆那边近期正在筹划成立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消息也促使他们做出了这一决定,五位被法奥大主教、泰瑞纳斯国王和洛萨爵士共同选中的初代大骑士中,除了乌瑟尔和洛萨推荐的加文拉德·厄运外,图拉扬是洛丹伦王城内的最年轻有为的牧师,赛丹·达索汉是泰纳瑞斯最信任的将军,提里奥·弗丁则是贵族阶层中少数品格高尚的王室支持者。

      可以说,这个骑士团的成立,事实上也宣告着洛丹伦教会力量与王室力量的合流,如果贵族们还不听话,那就要被教会和王室一同打击,这显然不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这个新颖的税票政令一出,就被贵族们当成了一个用来向王室体面低头的台阶,倒也误打误撞的起到了萨拉娜希望它能达成的阶段性历史使命。

      萨拉娜其实还希望税票这个东西能给艾泽拉斯带来一点经济学的萌芽,但这就不是佳莉娅会继续关心的事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