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客网

      今晚的天气很不错,抬头可见群星闪烁,就是晚风稍稍有些凉意。

      晚间的路灯洒下一片光辉,人行道旁的大树轻轻摇摆,万千树叶随风起舞,哗哗作响。

      此时的马路上的车流并不稀少,城市也远远没有到寂静的时候。

      告别了心恬等人的花雨小跑在人行道上,淡黄色的灯光将她雪白的肌肤染黄,一身黑色紧身运动装的她如同一只黑色的精灵。

      花雨脚步急促,她双手握拳纤细的双臂自然的摆动,粉嫩的薄唇微微张开,她轻轻且均匀的喘息着,一双美丽的眼眸目视前方。

      一滴汗水从她脸颊两旁划过,悄悄的滴落。

      夜跑,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稍微有点危险,但这却是花雨每天必做的事。

      不过不同于平常的是,她一般会从六点钟开始,七点左右结束,今天却因为一些其他事情拖延了不少时间。

      现在已经九点多了。

      晚上回去还要洗澡护肤,明天还要早起拉伸练琴,之后还要上课,今天的事打乱了她日常的生活作息,时间显得有些拥挤。

      花雨现在只想尽快赶回家去,所以她不得不加快些脚步,也就导致她呼吸急促起来,汗水止不住的流淌。

      花雨抬起手臂,使用腕带擦拭掉汗水,显得异常燥热。

      忽然。

      人行道的远处出现几个人影,花雨盯着前方缓缓降低速度,但她却并没有停下脚步,她慢慢的向前走着,与前面以银发刺猬头为首的三人越靠越近。

      直到双方相对面时停步。

      在路灯的照耀下,花雨能清楚的看清银发刺猬头脸上捆绑的纱布和绷带,显然吴羽岚对他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

      值得一提的是,银发刺猬头的伤势全部集中在脑袋上,换了一身衣装的他,身上其他的地方竟完好无损。

      不过他身旁却是换了两个全新的小弟,一个是身材高大,头顶草原的绿毛,一个面容严肃,身穿背心的彪悍。

      “呵呵,小姐姐又见面了。”

      银发刺猬头声音有些鼓胀,就像他的脸一样。

      花雨眉头微蹙,淡淡的说:“我还有事,麻烦你让一下。”

      说完这句花雨迈步刚想向侧方走,却被银发刺猬头身边的小弟阻拦住。

      “白天打了我,现在是你他妈说走就走的吗?”

      银发刺猬头怒冲冲的说:“我依梦林长这么大就没受过这样的屈辱!

      我怎么都没想到,今天那家伙死忍半天没敢跟老子动手,就因为你他妈一句话,他娘的像疯狗一样咬我。

      你是他领头的?

      就当老子今天对你看走了眼,但是打我这件事别想轻易过去,你这个领头的得付出代价!”

      花雨后退一步与银发刺猬头依梦林三人拉开些距离,问:“你想怎么让我付出代价?”

      见花雨后退,依梦林冷笑一声,指着自己的脸,冷冷的说:“起码跟我一样!”

      依梦林后退一步,双手一挥,大喝一声,“上!”

      依梦林身边,绿毛和彪悍捏起拳头,扭动脖子发出一声声脆响,一步步向花雨逼近。

      “我劝你不要得寸进尺!”

      花雨面色淡淡,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怒气,她脚下缓缓后退,而右手却已经在不知觉中捏成了拳头。

      “我可半寸还没得到呢!”依梦林冷声说。

      “那就不要怪我了!”

      花雨眼神变得冷冽,她后退一步,双腿扎成结实的马步,抬起紧握的双拳,紧绷的小臂肌肉和肱二头肌,无不彰显出她强大的力量。

      可这一切看在依梦林的眼中却是那么的可笑,一个以美貌作贴面标签的小女生,就算她的身材再多么顶尖,可在两个身高马大的成年男人面前抬起拳头,又有什么用?

      这是想反抗还是咋的?

      她是不知道这两人任何一个都能一拳将她打进医院的ICU吗?

      无知是多么的无谓,可笑!

      依梦林笑笑,抬手捂住自己疼痛的伤口,但当他抬头的那一刻,却又被眼前的景象,惊掉了下巴。

      却见,后退着的花雨忽然一个灵巧的侧身,躲过绿毛伸来的手爪,接着她右拳迅速出手,眨眼间击打在绿毛侧腰间。

      绿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花雨竟然还敢反抗,绿毛面色大变,但疼痛感却驱使他下意识的弯腰。

      也就在这时花雨一记肘击击打在绿毛侧脸上,强大的冲击力使得绿毛大脑一片空白,花雨毫不犹豫,接着一记提膝结结实实的踢在绿毛脖颈间。

      同时传出的,还有一段嘎嘣脆响。

      绿毛躺下了!

      彪悍猛地楞在了原地,他缓缓放下揉搓的双手,震惊的盯着倒地不起的绿毛。

      ‘刚才那声音!断?断了?’

      彪悍抬脚踢了踢,绿毛却毫无反应。

      这一切都发生在数秒之间,彪悍甚至都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可绿毛就躺下了。

      彪悍看看花雨又看看绿毛,接着他扭头又看看身后的依梦林。

      依梦林也正处在震惊中,他盯着花雨不停的眨眼,喉咙也不禁微微跳动,那才那声嘎嘣脆响,他也听到了。

      也是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白天是多么的幸运,刚才的自己是多么的无知。

      和花雨相比,吴羽岚的那点输出算个屁。

      “他脖子断了,你们最好尽早带他去医院。”

      花雨淡淡的说:“我可以过去了吗?”

      依梦林和彪悍同时施展小碎步让出道路,花雨从容的经过,留下一脸茫然的二人看着倒地的绿毛不知所措。

      花雨毫不停留,她穿过路口的红路灯,亦如之前那般跑步前行,她的内心毫无波澜,打架这种事对她来说早已经习惯了。

      她从小就学习跆拳道,之后父母离异,更是让花雨沉寂在其中,正是每日不断的训练造就了现在的她。

      跆拳道黑带三段,这就是花雨,18岁的她能在跆拳道上拿到的最高等级,而她真实的实力却远不止如此。

      ……

      花雨的家就在艾秋尔学院不远处的一个高档小区中。

      小区名叫“帝都?天龙阁。”

      这所小区在整个近海市乃是数一数二的,环境优美,物业尽责什么的自不必多说,因为都是顶尖的配置,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根本配不上这里。

      所以‘贵’这个词也一直都是它的贴面标签。

      穿过人流,进入小区,回到了家,指纹锁开,花雨推门而入。

      花雨的家很大,是一套三室两厅一阳台的配置,整体进行了最顶尖的装修,上到墙砖灯瓦,下到桌角细缝,所有家居用品一应俱全。

      这也就是卢西西之前说过的,上千万的房子。

      花雨在门口换上拖鞋,到浴缸中放好热水,并丢下一个料包,随后找出换洗的衣物。

      花雨脱下一身黑色的紧身运动装,解开直垂于臀下的长发,露出娇嫩白皙的身体,裸身躺入浴缸中。

      温暖的热流瞬间直冲心肺,运动后泡澡的舒爽感是花雨最喜欢的感觉,她缓缓闭上双眼,尽情享受。

      一刻后,花雨从浴缸中走出,来到淋浴间,开始了头发的护理。

      十分钟后,花雨盘着头发走出了淋浴间,她用浴巾裹上身体在洗漱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开始了每日必行的护肤。

      美丽的容颜需要的是每日坚持不懈的护理,而不是大量水粉的掩盖。

      做完这一切后,时间已经来到了十一点半,花雨换上了一身淡紫色的睡衣,她轻轻的躺进被窝,开始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忘记加心恬同学的微信了,下次要记得补上。不过心恬同学好像很怕我的样子。

      既然是要找别人帮忙,那心恬同学和羽岚,花键的关系也要找个机会缓和一下。

      那西西和羽岚,秋潮的事情只能暂时放在一边了,早晚会有机会的吧。’

      “呼~”

      做好未来一些事情的规划,花雨轻轻呼出一口气,她将被子拉到脖颈处,缓缓闭上眼睛。

      刷视屏,刷朋友圈对于花雨来说,远没有早睡重要,今天睡觉的时间已经拖延了一个半小时,花雨怕明天会有黑眼圈。

      夜晚悄无声息的流逝。

      凌晨五点半,花雨自然而然的从床上醒来,她抬头看了眼时间,却心头一颤。

      ‘竟然晚起了半个小时!’

      花雨匆忙起床,已是没有时间做瑜伽拉伸了。

      她给烤面包机和微波炉定个时,接着来到洗漱台前洗漱,等到她洗漱完成之后,早点已经做好。

      是简易的蔬菜培根三明治和热牛奶,花雨吃完早饭,天阳已经微微升起。

      时间来到六点一刻。

      花雨站在阳台前,看着支架上的琴谱,拿起了自己的小提琴,婉转悠扬的曲调的被弹奏出来,她开始了每日必行的练琴。

      时间来到七点半。

      正在弹奏的花雨眉头时不时微微皱起,她感觉今天的自己很不在状态,练琴的时候心总是在起伏。

      到底怎么了?

      花雨抬头看着钟表愣了半响,接着她忽然睁大眼睛,侧头抓起了散乱的头发遮住眼睛。

      她缓缓扭头,眼睛透过黑发的缝隙看在钟表上。

      “糟了!今天好像开学第一天!可是几点上课来着?”

      花雨眨着半只眼睛,伸手在头顶上来回的抓弄,面露疑惑的表情。

      “是八点上课!”

      花雨恍然大悟,哭叫出声,她看了眼钟表。

      7:38!

      “啊!我要无啦!”

      花雨尖叫一声,来不及收拾场地,他急忙赶去衣帽间换衣服,衣服换好的花雨再看钟表。

      7:47!

      一个红色的‘危’字仿佛在花雨头顶若隐若现。

      花雨心头一颤,再也顾不得形象,她抓起背包和滑板,用小皮筋将长发束起,开门向外跑去。

      出了小区后,花雨放下滑板,右脚踩在画板上一路疾驰,黑色的长发在她身后纷飞,如同一道绝世惊艳的美景,将路边行人的目光吸引而来。

      艾秋尔学院北门遥遥在望之际,花雨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7:59!

      “完蛋了!”

      花雨停下了脚步,静静等着手机屏幕上的数字跳动。

      8:00!

      “还是没赶上啊。”

      花雨捂着额头,叹息一声,“算了,还是回家吧……”

      花雨雪白的脸颊上展露出哭丧的表情,接着嘟起嘴唇,半响后,蹬着滑板极不情愿的朝学校的方向行去。

      路过门卫的时候,那位熟悉的枸叔,抱着熟悉的保温杯走了出来,他调笑的说:“这不是花小姐吗?哈哈哈,怎么第一天就迟到,这不太像你的风格啊。”

      “忘时间了不行啊!”

      花雨白了他一眼,气喘吁吁的蹬着滑板往学校赶去,接着她找到班级,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8:13!

      ‘咕嘟!’

      花雨吞了口口水,整理了一下衣装,缓缓走入班级。

      一入门,呈现在眼前的便是所有人的面孔,一位男性任课老师站在班级的最前方,他看着花雨淡淡的说:

      “先站在外面想好说辞再进来。”

      “是。”

      其实说辞花雨是有的,关键是您老师大人信不信。

      ‘其实我忘记了今天开学。’

      呸!

      昨天开学典礼,你花雨还代表新生讲话呢,今天你能忘记开学?

      唉~算了,还是赶紧编个其他的理由吧……

      花雨手拍头顶,暗自后悔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道恬静的身影从走廊的尽头处向她的方向跑来。那女孩显得有些急忙,身后的长发异常散乱,鼻梁上的黑色的金属框眼镜不断的跳动。

      全身上下都写着慌忙二字。

      女孩逐渐逼近,就在她到达花雨身边的时候,转身走入了教室。

      花雨能清晰的听到,教室内那女孩急促的喘息声,还有老师熟悉的那句,“先站在外面想好说辞再进来。”

      然后。

      花雨看着身边的女孩,笑着将手机放入口袋,然后朝她伸手比了个耶,说:“我比你早到两分钟!”

      女孩一脸的苦笑。

      “你好,我叫花雨。”

      “你好,我是婓雨婷”

      “幸会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