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成免费人视频在线VOD

      我心想:拖鞋不是鞋啊,看了眼姜老师。

      姜老师没有说话,只飴是用右脚踢了一下我的숎左小腿:“给我也到一杯尝尝!”

      我…… 跥

      结果ל三个人又一瓶没了,我也走向了鞋柜,打开了门,只看里面放着几双一次性拖鞋和九瓶酒瓶,我笑了笑又拿出一瓶 蝌

      姜老师也是脸上泛起了红晕,可桌子底下却没闲着,和王凤说着话὇,可那略带潮湿的黑丝袜早就在我的抗半月骨上骚动了起来᭧,偶尔让我斟酒的时候用那狐狸一样魅惑的眼神告诉我她已经准备好了上战场了,ᄩ我的蒙古大营也终于可以征战疆场,大杀四方了!

      就在此时,痃门外又是一阵骚动的敲门声,王凤突然脸色惨白的站寉了起来,看了我一眼便要去开门,我一把揪住她把她按在椅子上的同时已经到了门口;王⚝凤紧张的看着姜老师,姜␻凡也是有点紧张回头看着我,我笑了笑让她俩去了卧房。

      摤等她俩进去把门关好后,我开了门,那满身酒气的二赖皮颠颠撞撞的冲了进来,ዙ脚下一个잴踉跄差点䝢扑到我身上,我只一个转身,他直接载在地下,只听门口四五个后生喊到:“打人了,杀了人!”我只一回头,左手缠着绷带的那个黑脸的突然闭了嘴,அ那个高大的胖子赶紧假笑着说:“哥在呢?他喝多簕了,走错门了,我们这就走这就走。”和旁边那个瘦子两个人把᠅二赖皮搀了起来,二赖皮嘴里还叨咕以着:“老子为了蜱你,都他妈快离婚了,你就这么对老子,那个小白脸死那么多年了,还惦记着人家,傻逼,你不知道他是同……”性恋还没说出口,那胖子赶紧捂住了他的嘴走出了门口。

      “等会儿,”我喊到,那三个人扭过了身子,我到餐桌᧾上拿起了姜昕老师喝过的还剩下半瓶红酒走到门口:“再要骚扰我姐,犹如此瓶”,刚说完,一个横向右手刀,那红酒瓶的上半截已经变成了好多碎片飞了出去,落到那莂三个人身上,我把左手里的半瓶红酒一饮而进:“如果相安无事,交个朋友,我请大家眼喝酒?”那胖子和瘦子连忙点头哈腰的说:“是是是,等他清醒了我们转达,走了,哥,您快吃饭吧!”说完几个人上了电梯,二赖皮嘴里还是不干不净的,终于电梯门关上了囗,我也关쇎上了王凤家的门。

      门刚关上,在卧室偷看的两个人赶紧出来看着我的手,我把半截苹瓶子放在地上说:“簷以前是必修课,来吃饭!”便做了下去,惊魂未定的王凤站在那里抖个ᬚ不停,姜老师换到了我对面站在了王凤身边,把她按到椅子上,缓了好半天终于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ɤ,姜凡看着我㾱,我把酒到上说:“ꞎ好,哭出来好,别憋在心里,这样就没事了!”

      一会儿王凤抬起了头,那眼ᛱ睛已经变成了桃花杏眼,姜凡给她擦着眼泪,王凤又看了看我的手这才把哭泣变成了抽泣,又颤巍巍的拿起了酒杯仰脖干了进去,又缓了一会,我从厨房把热好的羊肉又端了出来,给她两又夹了些,我只是用羊汤泡了碗米饭吃了些凉菜和凉盘便饱了,点了支烟听㑰着王凤的故事!

      她是在我们九原郡的一个县城里的小村子﷏里出生쩄的,母亲是远近闻名的美人,自是从成年后提亲的就不少,可偏偏她母亲看上了隔壁的庄稼汉,家뮘里不是㗃很富裕,但她父亲勤劳踏实,憨厚老ି实,这可能就是她母亲选择她父亲的原因ƍ吧,婚后没多久便生了王凤,她父亲每天收拾着庄稼,母亲背着她養些鸡猪羊的,有时还给聢下了地的父亲做着饭,日子一天一天的如此平凡的过着,虽不富裕,但简单快乐!王凤上了学,感觉父ዪ亲一天一天席的消瘦了下去,市里每年都会抽掉些医生来村子里定뻭点给村民们检查身体,打针开药,因为基本是免费,所以村民们都会把医务所挤的水泄不通;有个老大夫突然看见了在ꑜ外面排队的王凤的父亲示挣意他先过来,她父亲便驊不好意思的走了过去,那个老大夫看了下他的眼睛和舌츣头于是又用手在她父亲的前胸和后背摸了摸,有时她父亲会咬咬牙忍过去,了一会儿头上便流下黄豆粒大小的汗珠,老大夫让人给她父亲抽了血便不在螩说话。

      半个月左右过去了,₂老大夫和助手在村长办公室等着她父亲礝的到来,可偏偏王凤的母亲却心脏猝死,老大夫摇着头掉下了眼泪,看着王凤那天真无邪的眼睛心里暗想:“好人为什么都不长命”。没过几个月王凤的父亲肝癌晚期也黯然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王凤的姑姑把王凤接癀到家里须照顾了起来,可王凤从小用的穿的吃的都要比姑姑的三个孩子好,而且还能到县城上学住校,每个月还졯有几百元的生活费,王凤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姑姑ᡵ是把省下来的钱都留给她了吧,希望她能在这个撚世界上代替ੈ她的父母好好⹸的再活一回。

      ᑉ 县城的花花绿绿没到一年的时间便让王凤失去▐了在农村里的那种拘谨和拮据,也懂得打扮了,经常和三五同学逛街吃饭,唱歌看电影,学业马上落了下来,还谈꟧了个男朋友㘍。班主任给她姑姑打了电话,第三天,姑姑来到了学校,并没有说话把她带到了县医院一间普通的病房,当她走进房间的时候,一个带着氧气罩的消瘦老头出现在她面前,王凤过去仔细瞧了瞧才认出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只剩下一把骨头被皮包着的老人正是那个老大夫,他已经说不出话,指了指桌上的信封。

      王凤打开了一个信封,里面有两张信纸,王凤看퍓完哭的死去活来,姑姑过来只送了昌她一个掌括便走了。

      王凤又打开嘿另一个信封,里面是十几年的汇款记录单,賅我打开了信,看完后又递给了姜老师컞,姜凡边看边也是掉下了眼泪。

      ꏌ 老大夫的老伴是RH阴性血,一次严重的车祸,腰以下瘫痪,一条胳膊也是䅿截取了大半,可小小的县城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熊猫ꞹ血䧼,手术中没一Ⰷ会儿,血浆用完了,医生看着这位被返聘回医院的教授张志忠,老头也是留下了泪,给张志忠老伴儿텼做手术的基本上都可以算是他的喤半个学生,也都是摇了摇头,旁边的护士长做了最后的努力,在喇叭里喊着谁是RH阴性血请到采血室,大概有个五六分钟只有一个庄稼汉走了뼍过来:“大夫紪,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血,但有一次有个大夫说我的血好像和别人的不一样,你看看能用不?”说完笑了笑

      ǚ 那护士长赶紧采血让人땐拿到໾了化독验室,没一会那护士长看着单子激动的说:“大爷,ꒀ你可救了条人命啊!”等王凤的父亲뵙献完血后便自行离开了,张志忠知道后到处找着这个庄稼汉,后来在中转站里,张志忠询问着那老汉的模样垐,经过医院内部电话沟通寻找,终于在产房找到了陪在王凤母亲身边的王喜亮和襁褓中的王秀凤。

      张志忠要给王喜亮一些钱,那庄稼汉自是不要,老大夫留㷹下了王凤家的地址又托护士们给王혏喜亮的妻子买了些补品才回去安心照ꆮ顾了刚从鬼门关抢救回来的老伴。

      十年后老伴还是离开了,不过这呢又让张志忠赔了老伴十年,䳫这十年,张志忠辞㨊去了繁忙的工作一直陪돚在老伴身边享受着三十多年来唯一的不在忙碌ঋ的十年的亲情和天伦之乐的普通얍人家生活궬。

      老伴儿丧事办完后,张志忠立马回到忙碌的医﷗院也是第一个要下乡的返聘高级教授,见ڰ到了已经病入膏鲤肓王喜亮,他把来日不多的高尚和温暖都寄托了在了王凤身上,每个月会定时给王凤的姑姑ᅭ汇钱ᠨ给王凤最好的生活环境和学习环境。

      我和姜凡看完了信,我说:햢“从此后你又变成了那个后山出来的王秀凤,卸掉了本就不该属ᜣ于你的伪装,和男朋友分手,不在羡慕和沉醉在灯红酒绿的大街小巷,考上了成都大学䵨。”我又点了支烟:“你会经常去照顾老大夫,直到他去世,퀹他给你留了一笔钱,能上完大学的钱”!

      王凤擦着眼泪看着我:“他把房子都给我了,要不就算单位给我㹋指标,我怎么会买起这个房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