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爆乳

      第6猩2章 刘大夫针灸

      刘大夫还以为她今日会趁机偷懒一次,看见她还来报道偮便有些惊讶:仢“这大好的日娀子不在家好好庆祝,还往我这老头子这里跑干什么?”

      大好屃的日子自然指柳卿卿㎹彻底把那块田分了过来。

      柳턪卿卿知道刘大夫消息灵通,也不问他怎么知ࠒ道的,娴熟地撸起袖子走过괘去掵端起一盆草药看了看:“既然拜师了,自然要好好学习,绝没有驪趁机偷懒一说。”

      톎刘大夫满意地点点㶒头,仰躺在躺椅上又合上了眼。只是嘴角多⒯了一抹满意的微䊝笑。

      柳卿卿向来说到做到,在这种事上更是如此,说认真就认真,还像往日那样,每天清早报道,午时回家吃饭ƃ,然后下午再过来,学到黄昏再茎回家。

      这天快到巳时,柳卿卿放下手里的医术站起身:䯜“迖师傅,快到藍午时了,我要回家吃饭了。”

      뿞 刘大夫抬头昵了一眼嘶太阳,然后点点头:궛“行,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k柳卿卿“嗯생”了一声,转身却和两个慌张闯入的人差点撞上,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后才想起来问一句:“你们是谁?”

      其中一个高大些的㗾瞧了她一眼,然后径直走到刘大夫面前,抱拳鞠躬,恭敬道:“我等乃禄家的小厮,今日小少爷突遇恶事,还禎请刘老大夫前去探治。”

      刘老大夫站起身,却并不着急,而是背着手道:“这小女孩ᦈ是我的徒弟,将来要继承我的衣钵。”

      那个小厮知道他的意思,忙ᦚ转过来陪罪道:“小大夫,刚刚多有得罪,我也是出于心急……”

      刘大夫已经转身走向里屋,柳卿卿清楚的知道那是放药箱的地方,于是她也渨明白嘡了刘大夫的意思㫈,不再刺计较,而是笑着:“无碍,我理解的。”

      刘大夫这时候已经备拿好药箱出来,随手递给了旁边的柳倣卿卿,然后冲二人点了点头:“走吧,带路。”

      二人一愣,然后不敢再耽误,一路引着二人赶到了禄ᦐ府。

      柳卿卿原뭌本确캓实打算回家鳿的,但是既然刘大銅夫⺊也畈有让她长长见识的意思,她便也没有出声,顺着刘大夫的意思乖乖跟了过去。

      禄家人似乎跟刘大夫十分熟络,一到门口,门房远远地瞧见便迎㗸了过来,也墄不多说什么,直庢接带着往屋里走꧋。

      宁氏原本绷着表情站在禄小少爷旁掤边,一看见刘大夫就像找到主心骨一般松了一口气全,一只手掺着丫鬟:“刘大夫……快给我看看我家小宝,小宝怎么了呀这时?”

      ꘕ刘大夫不言语,只是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然后走近禄小少Ȱ爷,柳卿卿箍也趁机挤到Ⲁ旁边仔细观察。

      大概是个五六岁的小公子吧?和柳卿卿记忆里那个能对上号,这小家伙的调皮正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契机,她原以为接触不会大容易,没想到今日又见到了。

      禄府里明显也是有人多少懂点医术,禄小少爷平躺在床上,衣服被掀开一角,未被衣物遮盖的部分能看到明显的一片血肉模ደ糊,中间那个还在冒血的狭长的口子犹为扎眼。

      刘大夫一开始也在想,小孩子再怎么调皮也只是小孩子,能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

      这会儿也忍不住微微抿嘴,脸色厪冷了下来:“小少爷娇嫩,툯你们这是让他做了什么他把젌自己作成这个样子?”

      旁边候着的几个人你瞧瞧铱我,我瞧瞧你,最后还是小少爷的贴身丫鬟上前一步,声音止不住地颤抖:“我……午后小少爷到院子里]玩,非要爬树,我们只好尽力照看着不让他摔到。但是防銓不胜防的是,小少爷被树杈上的硬树枝戳到,当即就开始流血。”

      宁氏叹了口气,接话道:“䦏然后血便一直止不住,不然我们用什么法子……鎐不得已才让人把二位请了駬过来。”

      山村஑里小孩上揈树+下河常有㡃的事,将肚子直接戳出一个洞却少见。

      人家怎么宠儿子是人家的事,刘大夫不好说什么,只能道:“这伤口比较严重,我也就一介乡野村夫,实在要治好恐怕有些为难,只能暂时封住血液,然后尽快送ൺ到县城救治。” 鞕

      禄家人自然是顺着他的话道好。

      刘大夫从柳卿卿手上接过药箱放到桌上,然后从里面取出一个卷起来的布状物品。东西被打开来,露出里面大小不一的银针。

      刘大夫又取出一块手帕㧮,将针头部分擦氇了擦,然后透拿起一枚针扎在了禄錹小少爷的腰侧。

      这一针是快准狠,쮕刘大夫离手时针尾还在微微颤动꤬,看得柳卿卿忍不住在脑子里道:“系统,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针度穴吗?”

      “金针度穴称不上。”系统在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针是打制的铁针,手法也与传说中的金针度穴要差远了,这只䍺能算最普通的针灸。깒”

      这答案有些差强人意,不过柳卿卿努了努嘴,还是觉得自砚家师傅很厉害。 肟

      这山角旮旯的戜,有几个人是懂医术的?又有几个人是敢布针治疗的?刘大夫已经算是其中佼佼者了。

      大家都知道禄小少爷这጗样鸑下去必定要ﶶ死于失血过多,莘现在只能抓紧止⍈血,为閄送到县城求医拖延时间。

      旁人尚且看得紧张,刘大夫更是汗止不住地滴,柳卿卿取了个帕子在旁边偶尔插缝给他擦擦,也见额上水渞珠依旧不停地冒。

      几针下去,血确实有止住的迹象,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时,柳卿卿脑子里却响起了警报声。

      “刘大夫க有一针扎错了位置,表面看起来是止血了,实则直接䕉将血管堵死,左腿供不上血,一刻钟之内不解决必定只能截肢!”系统的꒲声音带着往时不曾有过的严厉。 獸 

      要是真的因为刘大夫的失误毁了小少爷譎一条腿,今天他们师徒都别想站着出去!鮻

      柳卿卿上前拉住刘大夫还要继续的手甭,低声道:“等等,师傅,前面好像有一处地方出了差俴错。”

      㱟 她虽然不能识多少字,却興也格外喜欢抱着医术钻研那릀些图画,其中一本便ಟ有提到针灸,所以她了解一줵些也不奇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