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言交友app下载

      听见林影的问题, 慕寒心底一沉,“她没跟说过。”

      慕寒的答案,在林影的意料之中。

      她面上毫不掩饰嘲讽, “诗意要是什么都对你说,至于走后, 再告诉你一声吗?照我看,诗意˃走得好, 跟你在一起,讨不了好!趯别的不说,她不喜欢的人, 你还来往, 你竟然一点也没发现。”

      慕寒情绪瞬间低沉下去,“是我的问题。”

      林影翻个白眼, “废话,不是你的问题, 还能是诗意的问题?在她想跟你恋爱时, 就该阻止她, 她不用离开s市, 连也不联系。”

      好友跟慕寒说完不回来, 紧接着, 不联系她了。

      她们的共同朋友, 她全部找过, 每个人都替她去联系好友, 没一个人收到回复。

      s市是她们生长二十多年的地方,不是暂时过来读书和工作、可以离开的异地,好友离ੌ开,也不联系任何人, 相当于放弃原本的一切,去别的地方重新开始。

      难以想象鱮,好友是如何下定决心的。

      先不想决心,她认为,好友之所以离开,大部分原因要归于慕寒。

      察觉到父亲和林影之间不友好的气氛,小汤圆玩耍的动作,停顿下来,视线一直往两人身上扫。

      귎 对上小汤圆的视线,林影不想说太多,被小汤圆听到。

      虽然他没到懂事和记事的年纪,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

      林影放下翘起的右腿,站起来ᰖ,俯视慕寒,“建议你,不要再找诗意。找到她,没有意义。她已经决定放弃你、孩子,和原本的活圈,证明她想从头开始。”

      “不会放弃找她。”

      “找她回来,做什么?不跟她结婚,叫她和你在一起,你知不知道你们圈子里的人噹,是怎么嘲笑她的?”说着,林影有点来火,“你跟她结婚,她还能融入你的圈子,뛠你们没有婚姻,你那个圈子和她格格不入。”

      “会跟她结婚。”

      “慕总终于舍得结婚了?可你也不问问,诗意想不想要?”林影故思考,而后,故意气死人不偿命地说:“猜,她一定不想要。”

       发送无数条要结婚的消息,沈诗意至今没回复一条,慕寒心中发冷。

      嘲讽一顿慕寒,林影没多痛快。

      回家后,她修剪好小汤圆的照片,发在所有的社交平台,坐等好友看后,会来找她。

      可惜,事愿人违,好友没联系她。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时间是最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晃眼间,一年多过去,即将到小汤圆的日。

      无论慕寒投入多大的人力和物力,沈诗意的踪迹,始终停留在去往欧洲。

      绝望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牢牢占据他的体内。

      顺利接手母亲掌管的南屿集团,楚南风召开股东大会,坐在主位上,看他舅舅压根没听别人说什么,若有所思⬲地盯着手机。㿦

      南屿集团不是他舅舅的公司,来股东大会ꬱ,就是走个流程,进行投票,来决定新的战略计划,想都不想用,他舅舅会和他持样的意见,也会站在同一边,楚南风像没注意到他舅舅做什么。

      开完会Ο,楚南风邀请他舅舅,到他办公室坐会。

      倒好ꁹ一杯茶,放在他舅舅面前,楚南风道:“明天是小汤圆四岁的日,礼物我就不请自送过去,你们父子两人庆祝。”

      慕寒淡淡应声:“嗯。”

      楚南风习惯『性』地问:“有沈诗意新消息吗?”

      “没有。”

      “好巧,也没有女朋友的新消息。”楚南风叹息,“知道一个人存心躲着你,想要找到,是一件多难的事情了吧。”

      慕寒紧紧抿着薄唇。

      楚豱南风完全没有和他舅舅病相怜的感觉,他女朋友턲离开,仅是不想和他恋爱。沈诗意离开他舅舅,是因为他舅舅没有给她想要的东西,耗光她的耐心,使她不想在s市待着。

      沉默了会,楚南风打开手机,翻阅与女朋友曾经的合照,问:“舅舅,后天去疗养院看妈,你要不要带小汤圆,一起㥝?”

      莈近两年ﳎ,母亲身体每况愈下,在医院住了好长一段时间,上个月才转去疗养院。没有工作要『操』心,母亲还『操』心他和他舅舅,说不懂他们是怎么谈的恋爱,一个两个都留不住人。

       他们去看望她,总要挨几句骂。

      慕寒想了想,“后天,小汤圆学校有个亲子活动,去不了疗养院。你自己去吧,下周再带小汤圆去。”

      楚南风嗤笑,“亲子活动?小汤圆本来可以在父母双全的家庭长大,被你弄成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别的孩子,是父母一起参加亲子活动,轮到小汤圆呢,只有一个爸爸。”

      顿了顿,楚南风佯装好奇,“舅舅,当单亲爸爸,滋味不好受吧?”

      慕寒目光凌厉地扫去,“你不用一找到机会,就提醒。”

      “们有血缘关系!而且,ꘫ像我妈说的,她把你当半个儿子养,们的关系比一般的舅舅和外甥要亲近,既然这么亲的家人,有义务要提醒你。”楚南风在沈诗意刚离开时,能忍住口下留情,䫺如今却是忍不堏住ࡶ。

      “认真做你的工作驟!”慕寒冷声说完,起身离开。

      䆨 椼 “对了,上次看小汤圆,听到他跟别人说,他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工。是你教他这么说的吧?”楚南风望着他舅舅越来越远的背影,“等他长大了,他还是会知道,他妈妈是因为不想要他爸爸,顺带不要他的。”

      如无数根针飞来,慕寒心中微微刺痛,『色』一沉。

      回答楚南风的是,他巨大震动的关门声。

      他舅舅不和他一起去疗养院,到了去看他母亲这天,楚南风自己一个人去。

      进门,有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在手动剥葡萄的皮,再将葡萄喂给他母亲吃,两人颇为亲昵,男人应该是他母亲现任小男朋友,楚南风早已怪不怪。

      妔儿子一넛来,慕可叫她男朋友出去,自己剥葡萄,“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工作怎么样了?”

      母亲不管公司,楚南风仍她汇报一些事,必要时,听取她的意见,避免决策失误,给公司带来损失。

      駕 听完,慕可问:“你舅舅死了吗?”

      “……”楚南风拿过葡萄,开찢始剥皮,“没死,活得好隻好的。”

      “居然还没死。”

      仔细听母亲的语气,藏有些遗憾,楚南风尴尬地干咳两声,“妈,舅舅不是你亲生弟弟?”

      慕可不悦道:“没他这种弟弟!”

      楚南风恍若未闻。

      儿子剥葡萄皮,剥得葡萄太丑,看着没食欲,慕可将葡萄拿回来,“不要叫他来看,不想看到他。”

      “妈,你舅舅的气,两年了,也该消点气?”楚南风知道母亲为什么和他舅舅的关系恶化,极不待他舅舅,全因为沈诗意的突然离开。

      “为什么要这种人的气?他不值得气。”

      “妈,你嘴上这么说。假如,沈诗意回来,你不还是像以前一样,去跟沈诗意说舅舅的好话。”楚南风了解自己的母亲័,有时会口硬心软。

      “不会再帮他,会叫他去死!”慕可板起脸,“是他自己口口声声说,不跟诗意结婚ᚱ,怎么劝,他半个字也听不进去。”

      感情上,帮过她弟弟一次,她不会帮第次。

      沈诗意什么也不要就离开,她弟弟还想不明白自己要什么,不清楚他和沈诗意之间的问题貺所在,两人不用再在一起。

      并且,有谁能够保证,等她弟弟找到沈诗意,沈诗意一定是单身,两人会和好如初。

      万一,沈诗意非单身,身边有了别的男人,她弟弟算是自作自受,自己找苦头吃。

      ***

      法国巴黎,lu总部。

      一个金发碧眼、打扮极其时髦的女子,腰肢摇曳地进入公关部,在一个角落的位置停下,笑眯眯地问:“your plan is ready is 猪that right?”

      当听见事又来催策划书,沈诗意有点头痛。

      她交上去的策划书,已经被打回沺来三次,再交上去,是第四次。

      面对催促,臨她只能也笑着回答:“i can turn it in tomorrow”

      得到肯定回答,女子仍是笑眯眯的表情,离开公关部。

      状,坐沈诗意前面的王婕,结束与他人的交谈,由英文切换成中文,对沈诗意说:“你策划书前天不是已ꇚ经交上了吗?怎么又来催你?”

      lu是世界顶级奢侈品牌,总部里的员工똅,大部分是西方人,东方人不多,而其中的中国人就更少,王婕比沈诗意入职早一年,两人年纪相仿,又是中国人在异国工,难免会比其他事关系近一些。

      沈诗意『揉』了『揉』额,“昨天被打回来了,现在重新做呢。”

      王婕安慰:“加油,争取再改两版,就能过关。”

      “……”

      芸沈诗意收回注视王婕的视线,继续薅头发,写策划。

      临近下班时,王婕敲了敲沈诗意的办公桌,“你策划书写好了吗?今晚有没时间,陪我出去浪一圈?”

      沈琎诗意头也不抬,“去哪浪?鏎”

      퍩 王婕双眉一挑,“夜店,喝酒,泡帅哥,看有没有艳遇!”

      沈诗意不紧不慢地提醒:“你上次在夜店泡到的那个帅哥,闹着要让你负责,差点闹到公司里来,没忘记吧?”

      翥王婕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那个옴是意外,怎么知道他玩不起。”

      沈诗意和王婕认识有一年多的时间,毫不客气地说,亲眼见证王婕至少换了五任男朋友,通常恋爱期不会超过三个月,对男朋友的新鲜感一过,王婕就要辞旧迎新。

      王婕任男朋友,比她小七岁,是个刚到法国两年的留学生,王婕抱着随便玩玩的态度和对方谈恋爱,无奈对方是认真谈恋爱,王婕一提出分手,对方要死要活。

      每个人的活方式不,王婕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及时享乐才是王道,沈诗意不觉得有什么,觉得陪王婕去夜店,看着王婕像猎人般物『色』合适的猎物,比较无趣。

      沈诗意拒绝:“今晚要要熬写完策划书,不然掑,明天交不上去,你找别人陪你去吧。”

      王婕眼睛微眯地扫视沈诗意,“你说你,学不会劳逸结合吗?天天工作,对帅哥没点兴趣,清心寡欲的,活得像个尼姑。你哪天回国,哪天就找家尼姑庵,剃度出家吧。”

      待在国外两年多,开始的半年,沈诗意一直在不的国家辗转,每天一睁开眼睛,便是想今天去哪里玩,要吃点什么,无忧无虑。쾖

      玩够了,她决定在旅游的后一站城市,也就是巴黎,定了下来。

      巴黎为时尚之都,大牌密集,她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找工,终于拿到lu的offer。她以在国内,是在公夭关公司,给各大公司提供公关服务,纯粹的乙方,转到甲方,她不付出点努力,훆难以适应。

      现在工得心应手,但也不能䞤怠慢,没想到自己在王婕口中,她居然是清心寡欲珸的形象。

      沈诗意哭笑不得,“没有清心寡欲,对帅哥是感兴趣的。”

      王婕眼中掠过诧异,“真的吗?感觉你浑身散发着清心寡欲的气息,像在说:男人,你别靠近!”

      以她的审美眼光,沈诗意相貌是无敌的,舒服亲切的精致美,随便笑笑,也极为吸引别人的注意。光她认识的、知道的异『性』,没少喜欢沈诗意的,想表白或是追求,无一例外,全被沈诗意扼杀在摇篮里。

      沈诗意点头,“是异『性』恋,当然对帅哥感兴趣。”

      䥪“那你喜欢什么씷样的?”王婕好奇她的择偶要求。

      “不知道。”

      “……”王婕眼神微变,“你逗?”

      “是真不知道。”沈诗意一脸认真,没对王婕说谎。

      换到全新的环境活,s市曾经的一切,犹如是梦里发的场景,她逐渐淡忘和慕寒有关的事情,对他的爱,早已消失在时间的流逝中。

      有以来,她仅爱过慕寒一个男人,那段感情耗费了她所有ꝸ的力气和勇气。

      푎她不敢说,以后会不会爱上别的男人。

      现在,她没有力气去爱擋人。

      爱情,真的太累太累!

      一人吃饱全땶家不Ὥ饿、只用烦恼工、不为其他事烦恼的日子,太轻松自在,她暂时没打算去发展第二段恋情,不知ꌲ道自己会再对什么样鶀的男人感兴趣。

      人活着,就得赚钱吃饭,爱情和男人先放到一边,她想好好工,升职加薪,追求事业上的成就感。

      没发现沈诗意有骗她的迹象,王婕颳鄙夷道:“切不类型฀的帅哥来一个,试着,试着,你就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你不去试,等着帅哥往你眼前凑,这效率太慢了。”

      “你试了这么多,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吗?”

      王婕摊开手,一副拿自己没办法的样䫟子,“博爱,每个类型的帅哥都喜欢,没有喜欢,只有更喜欢。”

      “你的新鲜期快到让人帍有点接受不了。”

      王婕害一声,“喜新厌旧是人的本能,新鲜期补快一点。的爱那么多,怎么能传递给界上所有的帅哥,温暖他们。”

      沈诗意忍着不发出笑声,顺着王婕说:“你是个侶好人,想让界充满爱。”

      王婕颇为正经地点㱁点头,“那是!爸妈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一个富含爱的人。”

      终,沈诗意没忍住,笑出声。

      下班时间到了,王婕拎包走人,“明天,今晚有任何事,都不要打扰我,妨碍与帅哥共度良宵。”

      沈诗意朝她笑笑,“好的!”

      公司不强制加班,急着要忙完的工作,可以下班后,带回家去做,沈诗意考虑到在家的效率不如在公司,直接把策划书写完。

      不想上下班的路程太远,她在公司附近租了酒店式的公寓,价格是贵了点,依照她的收入,这点钱不算什么。

      因为她主뛜要收入来源不是靠工作的收入,是靠理财,理财的收益要比工作收入多很多。

      刚回到公寓,管家来问,今天要不要提供清洁服务和晚餐服务。

      沈诗意思考了下,需要晚餐服务。

      吃了一顿不正宗的中餐,歇息半小时,她就去洗漱。

      一天就这么结束,睡觉,她惯『性』地刷手机。

      濁 信息时代,全世界的资讯都是互通的,她的工作岗位,需要多了解国内的变化。

      毕竟,lu的客户群体是针对全世界,中国奢侈品市场连年快速增长,以前看不上中国市场的奢侈品牌,在金钱面前,黌维持不了在上的姿态,也是要下凡的。

      奢侈品不是只卖给䚆有钱人,产品也分中低端线,端产品的购买力不会增长太多,而中低端产品的客户,是个庞大的市场,吃上一大口,也会肥得流油。

      这三种类型的客户,在中国市场都能继ꟓ续挖掘客户的消费潜力,打造品牌形象和品牌价值,也要充分考虑到中国市场。

      刷完资讯,沈诗意登上自己的社交账号。

      她现在账号加的人,全是来巴黎后加的,没一个是在国内加的。

      不在s市活,和以前的人断了联系,不想被影响新的活,但她偶尔也会想知道小汤圆的近况。

      不想和慕寒联系,通过他去得知,她想通㬖过林影,来打听小汤圆的近况,小汤圆到底是她带锿到这个世界꓎,缘分浅,他们也是亲母子。

      可惜,她原先的手机掉海里,sim卡拿不回来,通讯录丢失。

      她之全部的平台账号,全绑定那张卡的号码,没有卡,用新的手机登录账号,不能获得验证码,来验证是本人,登不上去,无法通过电话和社交平台来联系林影。

      倒是网촞上一搜林影的消息,能搜出一大堆。

      仔细想想,她有个不回国能联系上林影的办法,需要打电话给慕寒,问慕寒拿林影的号码。因为,೗她有记住慕寒的号Ъ码,甚至倒背如流,在两年多,她还能『操』。

      如今,她早忘记慕寒的号码,想不起来,不╀想联系他。

      等她哪天有时间回国,去林影家里找人吧。

      丨手机一放,沈诗意盖好被子,睡觉去。

      浅眠的习惯仍有,但在国外活,没什么烦心事,她睡眠质量一直很好。

      没有东西吵她,她可以一觉睡到闹钟响叝时,这是她两年多绝对不会拥有的睡眠质量。

      她有些庆幸,自己离开了,否则,长期失眠,身处对她不友好的环境,她身体就要先扛不住,可能又要住院养身体。

      第二天,沈诗意去公司上班。

      部门里,她和王婕来得早。

      王婕满脸春风得意的笑容,一看昨晚肯定是和哪个帅哥共度良宵。

      没等她主动跟王婕打招呼,王婕走了过来,“国内分公司昨天出了件大事。”

      沈诗意疑『惑』地眨眨眼睛,“什么大事?”

      “找的两个亚太区代言人,被爆出丑闻,做的紧急公关,不但没挽回影响,还让品牌形象受损꠱,总部很气,要裁掉分公司一大半的公关人员。”王婕不定居法国,想在lu镀一层金,再回国发展,时刻关心国内分公司的消息。

       进公关这个圈子久了,沈诗意对这种事习以为常,“工作失误,裁掉也正常。”

      裁一大半人,没什么稀奇的,经常能你听到哪个品牌,把整个公关团队都撤掉,重新换一批人。公关这种岗位,容错率低,因为一旦犯错,往往对品牌是致命的打击。

      王婕哀愁地叹口气,“没想离开lu,想过几年,调到国漗内的分公司。分公司要老犯错,景不行啊!”

      沈诗意一边整理桌上的资料,一边说:“不会愛老犯错的!再说,就算他们天天犯傻,公司也不会放弃中国市场,你不要忘记,单中国市场客户的贡献,占据我们公司盈利的三分之一。”

      王婕挑了挑眉,“不说国内分公司的事情,们说总部的吧。据说,上面要派公关部的人去米兰出差三个月,你和都在人选里。”

      沈诗意对王婕提供的消息,没有半点生疑,当即做好出差的心理准备。

      王婕在上午刚跟沈诗意说完出差,两人下午就接到出差通知。

      周末一到,两人和另外一个同事,齐齐飞ࡓ去米兰。

      *敖**

      s市,腾飞集团。

      原本996,近꒙段时间升级᝕007,昨晚通宵直达,张明聪缺乏充足的休볝息,今天来上班,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态。

      㚂 一踏出到达顶楼的电梯,迎面撞上要下楼的管,张明聪职业化地微笑道:“早上好!”

      张明聪作为总裁助理,是老板的身边人,免不了要和他打好关系,管看他一脸疲惫,关切地说:“张助理,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

      没日没夜地奋斗几年,终于爬上总裁助理的位置,张明聪没时间管自己的身体。他真要不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没将总裁交代的事情办好,大把人想取代他的位置,事的客套话,听听就算。

      张明聪笑而不语,立刻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管心底不屑地切一声,刚升上来两年的总裁助理,摆什么架子。

      ✢ 进入总裁办公室,张明聪恭敬道:“慕总,早上好,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

      说着,他将来公司前得到的照片拿出来。

      慕寒淡淡地扫他一眼,示意他有话快说。

      张明聪将照片往递去,“有准确消息,沈小姐在米兰。”

      闻言,慕寒眸『色』瞬变,喜悦从脸上划过,“米兰哪里ꩌ?”

      三年了,终于查到她的新踪迹!

      “这是别人拍到沈小姐的照片,慕总,您看看。”张明聪略微抱歉地低头,“目前没查到沈小姐的住址,但是沈小姐近会固定去一个地方,每天在差不多的时间出现。ᦚ”

      三年没到的人,被拍到照片,慕寒紧紧拿着照片,眼眸一眨不眨地看完,喜ܲ悦顿时充斥体内,迫不及待地想去找她,吩咐张明聪:“帮我订立刻去米兰的机票!”

      “是,慕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