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双/产/骨科年下)

      朱天赐看着苏蓉蓉生无ϟ可恋的样子炭,心中一阵刺痛。

      造成现在这种状况,大部分是因为他的缘故,是他为了逃离契约的束缚,㜺求神鸟青羽移魂到小神龙身上,舍弃了原来的身体,而无魂体却被魔族救回,入驻另一个灵魂,并加入了魔族,成了仙族的死敌,첿与苏蓉蓉分列两个阵营,不可能再在一起,如今一见面ഷ就刀剑相加,可以预见将来的结果更加悲惨,使得苏蓉蓉萌生死志。

      如果朱天赐当初没有移花接木,他一定会谨守契约,绝不会加入魔族,更⛟不会做任何伤害苏蓉蓉的事情。

      天意弄人!

      ̦ 更让朱天赐羞愧的是,如今他却要靠苏ἓ蓉蓉拿自己的性命作要挟来救他的命。

      扎心啊!

      ೨“这个契约是这具身体带来的,你死了我大不了再另寻一个宿主。”观天漠然说道:“但这具身体与我的契合度很高,很合我意,我轻易不想再换,所以,我䵘不许你死。”

      他说的语气平平淡淡琍,却带着一种莫可违逆的霸气。

      “那么,你放我们离开。”苏蓉蓉迅速抬眼,又迅速低下。

      “不行,你必须跟我走。”观天无可置疑地道:“我不许你再出任何意外,所以,以后你必须跟在我身边,我来确保你的安全。”

      “仙魔不相容,我不可能跟你去,你不要再逼我。”苏蓉蓉握紧了剑柄:“否则我宁可死,一了百了。”

      “既然让我遇到了你,你的生死已经由鶒不了你。”观天的܍语气不带半分波动,仿佛在解说一道简单的数呀学题,“我不让你死,你就死不了,这一点你不要怀疑,在你杀死自己之前阻止你,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你!”苏蓉蓉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你不要逼我!”

      “这个契ᚣ约很奇怪,볃它使我只想对你好,不想让你受到一丝伤害。”观天慢慢地道:“你叫苏蓉蓉큁是吧,只㤞要你跟着我,我会尽可能满足你的一切需要,你可以继续修仙,最好的仙丹,最好的功法,只要这世上有的,我都给你找来,你想清静任何人都不会打ട扰你,只要你不离开我的保护范围。”

      苏蓉蓉咬了咬唇,突然有泪珠垂下:“冤孽!我可以跟你走,但你放쒂他们走ᵬ,保证他们的安全,否则…”

      ୱ 观天打断她:“可以!他们对我来说无关紧要,你们留下,护送他们三人离开魔窟。”

      “是!”魔族四人同声应道,非常齐整。

      这个时候,朱天赐已经恢复了神智,却什么也没做,让苏蓉蓉与观天在一起虽然他心里很难受,但对苏蓉蓉未必是件坏事,只是不知道一个魔族小旗主能不能保证她的安全,但有两个比鬼魔王还强大的手下,这观天说的话并不是吹牛皮。 劯

      朱天赐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疑澴问,有魔王级的手聏下,这观天不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旗主,莫非这个入驻的灵魂有着非凡的来历?

      难道观天是皇子,或者是魔皇的得意弟솼子?

      朱天赐刚闪出这个念头,ፕ眼前一花,苏蓉蓉身前突然多出一个人来,不是走过来,也不伐是飞过来,仿佛一直就在那里,正是那个口气通天的观天。

      늃这速度!

      䱒 比闪现更快,完全突破了视觉頣的极限。

      就凭这ឍ速度,观天确实可以轻松阻止苏蓉泻蓉的自杀。

      比魔王更强!

      朱天赐猛地想起球球曾ʳ经说过的话:魔皇又找到了一个新߉的宿主。

      难道这观天不是旗主,也不是从其他世界拘来的灵魂,而是魔皇本人? 봒

      魔皇竟然成了苏蓉蓉的契约人。

      鿶这玩笑开得有点大!

      苏蓉蓉骇得身子一抖,后退半步,凝望着观天,目光惊慌中带着茫然。

      ঔ“跟我走吧。”观天依然面无表情。 ྏ 栧

      苏蓉蓉似乎猛地清醒过来,犹豫了一下,﫼说道:“等等。”

      她蹲下身,将伏天剑轻轻放在冷月槥手边的地上,又탳从脖颈上摘下一条项链,上面串着一枚戒指,放在冷月手上,轻轻叹了口气ೞ:“师姐,我去了,你保重。”

      冷月慢慢开口,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她艰涩地道:“师妹,是我害了你!”

      苏魈蓉蓉轻轻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凝望着观緞天얳,眼中闪过一抹柔情:“我日思夜想,料不到你成了魔族,既然这是天意,不管你是什么人,你都是我的契约人,相公,请看在我的情份上,保证他们的安全。”

      “相公?”观룴天面色陡然一变,“这究竟是什么契约?”

      “夫妻契约!”倒在地上的冷月惨笑道:“是我造的孽,让两个不相干的人成了性命相托的夫妻。” 缸

      李 “夫妻契约?”观天眉头微挑,随即又变得淡然:“比我想得要好,这倒也是个机缘,我愿意接受这个契约,蓉蓉,我会对你好的。”

      说着,他和苏蓉蓉两人突然消失,就像停播了側的幻像。

      朱天赐吃了一惊,这观天比他想像的实力更强,竟然将苏蓉蓉瞬间믃转移,比传送还快!

      䔬这更加证实了观天很可能就是魔皇附本䃠的想法。

      同时,朱天赐又有些羞愧,连魔皇都能坦然接受甠这个契约,而他却选择了逃避。

      苏蓉蓉是个好女孩。

      原本是兖他的妻子,现在,却已经成了别人的女人。

      朱天赐的心似乎又๤被插上了一刀,比碎裂的丹田更痛苦。 ӧ

      他挣扎着坐起来,四下看了看,远处的溪云和溪玉不知什么时候ﷸ也消失无踪,难道魔皇也将靐她们一并带走?真是好本事!

      他不再多想,햊闭目冥思,调动备用丹田的灵气修复伤处,虽然苏蓉蓉用她自己换来他们的安全保证,但他必琲须保持一分战力,不能把性命完全交到説别人手上。

      过了一会儿,秦丹阳说道:“师兄,怎么办?”

      一直默不作声的朱一针哑着嗓子道:“旗主的命令必须执行,咱们送他们离开魔窟。”

      秦丹阳皱眉:ཱ“可是㳝,他们繳这个样子꛿,难道要咱们背他们?”

      朱一针走到陶梦ല身前,蹲下身,施展法术将她身上ս的魔针吸出来,陶梦怒视着他,鹅蛋脸涨成了圆脸。

      “男女有别,你去扶她起来。”朱一针指了指冷月,又看向朱天赐:“至于他,我来背。”

      “不用!”冷月冷然道:“ॲ陶师妹你过来,我这里有疗伤灵丹,你拿给我弟服下。”

      ℌ蓉蓉师妹被魔㺯族的小混蛋掠走,她回去肯定会挨掌门的训斥,׆瞒是瞒不过了,眼下必须保证小神龙的安全,小神龙如果出了意外,必然会给门派带来涛天大祸。

      陶梦慢慢站起来,一瘸一澍拐地走过去。 畩

      冷月将项链慢慢放进自己怀里,收챠回来时掌中多了三个玉瓶,她咬掉其中一个瓶塞,服下一枚丹药,将䵇剩下的两䟀枚递向陶梦:“你也服一枚䱐吧。” ა

      楝陶梦点点头:“谢师姐。”

      她接过玉瓶,走了几步,将一个玉瓶放在朱天赐身ৌ前,然后回去将冷月ꇙ搀扶着坐起来,将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才服下丹药。

      秦丹阳无聊地道:“那就等等吧。”

      朱一针看了看另外两个黑衣人,小声道:“师弟,虽然咱们得旗主器重,但也要谨言谨行,咱们商量一下,把他们咅送到何处?”

      “那还用说,当然是把他们送到传送阵,让他们自行离开啈便是。”

      “哪个传送阵?”

      “当然是离得最近的。”

      “我认为不妥,你没听到吗,刚才那个叫苏蓉蓉的,以后就㐞是旗主的妻子,这三人是她的朋友,咱们不能随便把他们送走就打发了,人心叵测,什么人都有,或许他们会受到怀疑,会有人对他们不利,让旗主夫人知道了,她会不高兴的。”

      “那就릮多走几戠步路,把他们送到灵仙派传送阵。”

      “我觉得也不好,这次灵仙派损失惨重,连掌门都受了重伤,现在不知道谁在作主,他们回去说不定会受到重罚,何况这小子肯定不是灵仙派的。”

      “那把他们送到灵天派传送阵㰃?”

      “也不妥,灵天派肯定会询问他们事情的经过,说不펖定会因为旗主夫人私通咱뮀们魔族,而扣留她俩,也是旗主夫人不愿看到的结果。”

      “那怎么办?”

      “不如咱们娜把他们送到万坊城,那里㕞很安全,之后的事,就不是咱们所能预料的了,旗主夫人也怪不得咱们。”

      “不错,这主意好,还是师兄你脑튓子活,就这么办。”

      朱天赐冥想之中,听他们一口駷一个旗主夫人,听得心烦,睁开眼,将疗伤丹药服下,心中却暗赞,不愧是老奸巨滑䕱的师父,万坊城有保护阵,又有炼金大师黑野维持,谁在䍢里面都要安安生生的,安全上不成问题,是个好去处,比起回门派来,确实是个更好的选择。

      他望向二女。

      冷月也看过鶂来,微微点头,也认为这个主意不错,先到万坊城避避风头,在那里可以让同门姐妹给师门送信。

      䠽疗伤灵丹的效果很好,不多时三人的伤势渐复,行走已经无碍,纷纷站起身来。

      见他们如此合作,朱一针客气地ꇀ道:“三位,请随我们来。”

      朱天赐开口道:“且慢,我有个问题,不쎗知几춡位銸能不能为我븻解惑。”

      秦丹阳有些不耐烦:“什么问题?”

      朱天赐慢慢地道:“刚才那位观旗主是不是你们的魔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