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抖阴appios

      明明前一晚, 陈麦还是一副咬紧牙关,什都不愿说的态度。

      短短几个小时后,就像蟷竹筒倒豆子似的, 把她知道的全都交代了。

      “怎么这样呢?”秦安安可不觉得,陈麦是突然良心现,想要配合部门展开工作。

      ꃊ“可能是因为, 她知道了灵矿那发生連的事。”岑部长是故意将这则⊇消息透『露』给陈麦的,本意想透过这件事,判断偷盗灵矿和陈麦背后的是否是同一个人, 却剅没想到能直接击溃陈麦的心理防线,让她将所有事都交代了。

      〝“她交代的事, 有部分与你们也有关,她交代这些事时的监控录像还留在我那,你们要不要看看?”岑部长问。

      蔹秦安安和晏君泽对챵视一眼,一同点了点头。

      两人跟着岑部长来到办公室, 岑部长将监控录像Ꙫ调给他们,便离开了办公室。

      这次调查灵矿被盗, 派出的队伍将由邢部长亲自带队, 部门里剩下的事宜,则都落在了岑部长头上, 몶她的工作量一붴下加大了一倍。

      ᶛ 秦安安和晏君泽暂时没精力分心去想⵻其他事情,电脑里的监控视频已经开始播放。

      횁 陈麦在听说云藏交界处的灵矿不翼而㋕飞后, 先是面『露』震惊, 而后抓着说出这件事的章琳, 不停霏询问了几个细节。

      比如,存放푼灵矿的现场有没有留下什符文印记,再比如那些灵矿是否是同一时间突然消失뷃的……

      ➺ 得到答复后,㉗ 陈麦就陷入极度恐慌的状态,随后崩溃大哭,ﱂ紧接着就在部门审讯员的引导下,说出了她所经历的一切。

      原来,她早在十六岁离开쮡小镇,到县城上中那一年,就认识了那个人。

      她其实至今都不知道对方叫什,当面时,她一贯称呼对方为主人。

      主人的属下不止有她一个人,但她是其中天赋好、步最快,テ也机敏、合他心意的。

      掼其他人只被主人传授一些法门,就被派到各地,搜寻主人檷需要的“东西”。

      唯有她是最特殊的那₳个,可以留在主人身边,修炼、学习。 

      短短两三年时间,她就已经有了炼昆气期袯二层,还学会了使用灵符,阵纹,以及主人手上的一些法器。

      那段时间里,主人的身体也一꜂直在变,接连换了好几具身躯,主人都不大满意。

      后来ꯑ主人就不再将目光放在那些拥有灵根的成年男子身쿈上,转而让他ᢥ的属下们,去㿚搜寻拥有修炼天赋的䔻胎儿。̤

      他要从头培养嵵一ᄄ具,㝤适合自己的身体。

      拥有灵根的胎儿,是最纯净的养料,就算不能作为主人新的寄体,也能为他修炼提供一份助力。

      陈麦像是疯癫一鲼样,一点点叙述这些事情,题有时颠三倒四,一句话能够说上四五遍。

      秦安安却看得十分专注。 ⊏

      看到这里,已经不寒而栗。 詳

      拥有灵根,可能孕育出负有修炼资质胎쑩儿的母体,是一早被选中的。

      ⌽ 칁 她们被陈麦背后那位“主人”,以及主人的属下,用親他们的手铲段,培育成待宰的羔羊。

      큺 这些待宰的羔羊也各有不同。

      有的被“重点培养늠”,主人给予他们灵『药』,甚至是集气运、灵气于一体的特殊醽阵法。

      ᇋ 只可惜,这些被重点培养的验品,也不尽人意,主人一直没能选到下一具满意的寄体。

      可他必须要在迈入下一个境界前,换上一具资质不凡的身体,ஞ这个期限大致是三年。诉 粬

      햶 陈麦是最了解主人的人,那时她已经出去拍戏ᇱ,每隔一两个月才䚾回去一次。

      当她发现自己怀孕时,就明白璫自己已经成为下一只待宰的羔羊。

      䋣 她不敢反抗,索『性』直接伪装出期待这个孩子的样子谨,从主人口中套出他即将闭关三年的消息后,她就开始制定起逃跑的计划。

      走投无愨路之下,将主意打到了换魂上㞨。

      当时她可以只换自己的魂뇍,可偏偏将胎儿的魂魄也抽离了出来。她也说ᎍ不清,自己晪究竟ꆩ是舍㒈不得这个孩子,还是害怕有魂魄的滋养,这个胎儿以后依旧能被主ꢠ人所用,成为他新的寄体。

      “再往后倒退一点。”

      걲秦安安将监控视频往后退了一点,她注意到,陈麦提到的主人,似乎一直都生活在一个限定的范围里,很少离开,多数都是让属下替他办事,替他去找合适的“羔羊彈”。

      㘇“再退一点点。”

      秦安安说罢,晏君泽再次将监控视频往回退了一点点。

      秦安安又听了一遍,峰陈麦说主人吩咐属下寻找有修炼天赋的胎儿那一部分。

      被重点培养的孕『妇』,主人给予他们灵『药』,甚至还用阵法帮助胎儿提升气运,蕴化出更好的资质。

      秦安安将这几句话反复听了几遍,垂在身侧퓘的双手骤然攥紧,心底㶖冒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我大姑她,可能就是这死的。”

      玚 她喃喃自㽹语,声音很轻,可晏君泽还是听到了。

      “楚云萍的女儿?”ꡦ晏君泽还记得楚云萍那位外孙女,确实是身负修炼资质的。可她要是被选中的뱣胎儿,就算不符合作为寄体的标准,也应当已经被那个人抓走,充作修炼所需的养料了鄅。

      Ķ 秦安安也想到了这一点。依陈麦所说,楚云萍等属下在“主人”那的地位,比她还不葴如。那个“主人“显然是心狠手辣之辈,没道理他连陈麦的命都要,却偏偏放过楚云萍的外孙女ﱥ。

      筐 可能貯是楚云萍用了别的手段,才保住楚谣一条命。

      只可惜,楚云萍现在已经过世,没有办法证这个猜测了。

      “这段视梈频还没结束。”晏閪君泽轻轻碰醊了碰秦安安的手臂,提醒道。

      垤秦安安将貓视稬线落回屏幕,画面中陈麦已经缩到屋子一角,哆嗦着抱紧맀膝盖,将自己蜷缩起来。

      在部门审讯员的询问下,颤抖着说出她曾在“主人”身边简单的情景。

      由婴儿血肉融成的血池。

      ⾵ 一具具뾠被充作䦺验品,剥离了魂魄后留下的干尸。

      㰬 还有那些被迫留在主人身边,比她更缺乏自由的女孩㧔。

      那样的人间炼狱,只是想想,就令人胆战不已。

      秦安安看完这段监控,心情比前更加沉重,“这人的手段听着像邪修,可他培养뜇寄体,却是往正统≤修真者的路子上培养的。”

      “也许他是想用这种办法,更快的提升修为?我记得你说过,神魂强大以后,修炼起来的速度会快上许多。”嗍

      晏君泽分析道,“而且,他用其他寄体做下的恶,是不是未必承袭ﰓ到新的寄体鱫上?䴫”

      秦安安闻言一怔,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人,就是在钻天道的空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