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25)

      堙 只괔见那位大漠金刀默默解䎵开槥固定在预脊梁上的牛皮搭扣,取下镶金边的大㺦刀来掮在右肩,大喝道:㭟“来人,擂鼓舁助威!”

      话毕少倾,四个小厮便推来一个大牛皮鼓,ₕ还有人献上两碗酒助兴,分别送到两位眙决斗者面前。

      伴着“隆隆”的擂鼓声,尹千仇将面前的大碗一饮渆而䁟尽,随后潇洒地将陶碗重重摔碎,向自己的对手讲道:“小娘子,为何苣要如此执迷不悟,为了维护那等贼人,ᎋ非要搭上性命不可?”▿

      鄂霏英迟疑着端详着那个送酒来的ˆ小厮,回敬道:“与其苟活在你们这等欺世盗名之辈的手里,我宁可一死!太漴平道害我父亲,而后还诬陷他人,如此ᲅ宵小之辈,竟还独揽国家大权?恨不能砍下司马荼的头颅,一来报国安民,二来ꪟ祭典先父冤魂瓲!”

      “你这贼婆娘,竟敢含血喷人?来人,给我拿下!”那太平道的白面小头目听后羞愤非常,当即便屶唤手下左右上前,意欲擒拿对方。

      须臾,大漠金刀便横刀挡在路中央,拦住了那些听令铀于太平道的剑奴,同时大声怒嗔道:“我说你们,可是将小爷我说过的话当作儿戏了?雷横道长,若败下阵来,待ˊ我死了以后,这功劳岂非你们所独占?这决斗无论⸼输赢皆与太平道无碍,对你而言这可是一桩美事啊!” 臑  “不、不,尹大人,小人只是一时气愤,若是说错了话,还望没有叨扰到大人的兴致……”说罢,这雷横道人便速让手下回到自己身后,继续着坐山观虎斗的“美差”。 ﻑ

      “小娘子,想来阁下便是那位被白凤等人掳走的鄂家五小姐了?果然气质非凡,在下着实是不忍痛下杀手㏢。”尹千仇看上去还在对鄂霏英存在希冀,便开口劝降仨道:“只可惜兩让那小贼迷惑了心智,ᵣ倘若鄂家娘子愿意委身于我尹千仇,˪便喝下面前那碗酒,我发誓定会好生对待娘子!”폝

      “做的你春秋大梦去吧!”鄂霏英毫不生怯地挥刀打碎了那碗酒,依旧摆着一副宁死鿆不屈的姿态,这或许便是她身为豪族小姐最后的气节:“接招吧!让我见识一下大漠金刀的厉害!”

      话Ṛ音刚落,鄂霏英便突然疾步向前,两把钢刀交替着虚晃挥动,双刀耍得眩目迷人眼。其中攻守兼备,进退有法,看似佯攻,实则处处暗藏杀机。即使周围再ࡩ多的冷嘲热讽,她也不屑一顾,直奔尹千仇而去㣣。

      댥 大漠金刀自然绝不怯战,见对方如此干脆㚋,反倒是战ઢ意更甚了。他提起᎞大刀便迎맅面击去,架开了其中一方的刀刃。

      眼瞧另一方的刀刃便要往头颅砸去,尹千仇却未做躲闪,径直䲞摆臂硬接下了这一击。鄂霏英像是砍上了巨石一样,只听见一声“哐当”,对槢方纹丝不动。

      只见尹千仇面上露出了可怖的笑脸,在鄂晆霏英以为自己当真砍中对方的ﲫ下一刻,忽地欺身靠近ﭭ对方,扭刀换柄,一击横敲,砸到了她的脸颊上,把鄂霏英给打昏了头,只得半伏在地上歇息。

      那位蓝衫女侠摸着肿痛淤黑的脸蛋,舔祗着破损的嘴角,看着尹千仇展示着自己衣袖之下的那副硬皮臂甲,并得意洋Ꭸ洋地㈘炫耀着自己뱛的ᱟ英明神武슈,好不气愤填膺,只是这一刻她的头仍是晕乎昏胀,不能马上做出反馈之举。

      楓 “小娘子茲,嘿嘿!你该不会以为自己娖真能敌得过我吧?若是我想杀了你,方才你就没命了!৤”尹千嶕仇摸着自己的爱刀,喃喃地惋惜着:“若是你仍然不从,怕是要缺只胳膊断条腿,才能把你架回去了,哈哈哈!”

      说罢,大漠金刀便拖瘫着大刀慢慢地走到鄂霏英面前,意欲给予她最后一击,彻底制服这位女豪杰。

      “你刚刚说,我敌不过你?”

      “额?”尹千仇꣒以为这是对方ᢎ在虚张声势,是以更加不以为然地讪笑道:“娘子一介女流之辈,身无伏虎之力,如何敌得过我?”

      还未等尹千仇回过神来,鄂霏英便突然如鸾凤翻飞般腾身而起甩来⤱一柄刀刃,自己也随之踏步向前而去。

      滩“哐当!”尹千仇借着金刀宽大的刀身挡住过无数暗器,今次也不例旮外。

      只是接下来的妙Ⰹ招让他防不胜防,彻底改变了对面前妇人的看法。

      킼那是鄂霏英的舍身一击,只见这位女侠及近金刀所可튟掠过的范围时还仍不止步,看㰡上去决计不想再陷入对峙的局面了,兴许是因为她已经吃过一击,自知撑不䬳了几时。

      尹千仇见到肥羊送上门来,入自知胜利在望,菨可自己又不想害对方身首异处,便在那电光火石之间陷入了短暂的犹疑。特别是那鄂霏英香汗淋漓的面容愈发靠近,使他心潮澎湃不已。只是身体的本能告ࠧ诉他,此时若不挥刀,便会让对方找到机会可乘,所以他最后还是挥了一刀打算逼退对方的强势进击。

      但是这一刀杂糅ꕘ了太多的思郤绪,变得出奇地偏离目标要害,只是伤到了鄂霏英的ޗ右肩和斩断了几根的秀发,便让她得以侧身闪躲过去,挥刀削往对方毫䁶无防备的腋下,旋뤛即受身躲到一旁。

      “啊!”尹千仇大惊,捂着腋部转身看着伏在地上喘着粗气的鄂霏英,“好一个鄂家娘子,可惜啊,你只能伤我뮂半分,却不能夺我性꛾命。现在,可是觉得有力使不上,气劲提不起了?”

      鄂霏英见对方依旧步步紧逼,自己却业已无力再战,心生千万不甘,便看了擲眼手中短刀,又想到日后活着也可能会受尽羞辱,便萌生了自刎之心。只歫怨濗身无余力,⨺暗自神鷩伤。

      大漠金刀见对方也是血气方刚臧,出于私心便出手阻止了鄂霏英,挥着金刀一招便把鄂霏英手上的刀击飞到空中。随后看着失去气力的对方,出言安慰道:“今་后你若ﺶ成了我的人,便绝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

      话毕,尹千仇便把刀交付旁人,自己把累得半赍昏半醒的鄂霏英掮在肩上带到一旁,而后才吩咐手下把那两辆马车上的其余贼人绑上送监。

      尹千仇这厮掮着鄂霏英到处声张,好不自豪,再加上别㙵人也愿意赞赏巴结⍛他퍯,弄得一众官军卫戍霎时看上去与土匪流寇无异了。

      在不断的鼓声和响彻的欢声笑语中,马车上的人一个个都被赶了下去,每个人都被绑得严솅严实实,最后轮到赵小妹的时候,却生出了些意外。

      那两个擒赵小妹的太平道人稍駢有不慎,便让某处飞来的蝗石打伤了眼睛。一个青色的身影便从城门前两旁的屋脊上跃下,将被五花⪦大绑的赵小妹救走了。

      数十个兵士剑奴,看着那青色身影脚踏飞檐綕,如履平地,或许是自知追鵿赶不及尘,竟一无所动,他们只在向尹千仇抱怨:“有飞贼将一个小姑娘劫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