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网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朱慈烺略略疲惫了。

      回到了宫中,朱慈烺立即吃饭,可怜作为太子一天没怎么进食了。

      吃过饭,朱慈烺将李若链唤来。

      “李若链派出你的手下,到京中以及附近州县贴出告示,张榜募兵,”

      “殿下有何提点,”

      李若链忙道。

      “首选当属各处矿工,再就是辽民,其次就是各处的ꛑ流民,身体健壮些的,城内的百姓一个不要,粮餃饷一个月一石米,杀敌另有奖赏。”

      朱慈烺吩咐道。

      朱慈烺没有练兵的经历Ƚ,何况这个奲冷兵器时期整军的䵒经历。

      但是大明有人做了很好的榜样。

      那就是大明中期的军神戚继光。

      戚继光募兵很简单就是矿工为主,因为矿工劳鞆作环境十分艰苦,矿难是时有蔏发生的,死亡率很高。

      因此真是쮅生死看淡,就为ᇼ了那ک点工钱。

      而且要从幽深的地下煨挖出矿石来,那就得相互协作,有挖矿石的,有破碎的,有转运됝到地上的,因此协同不是问题。

      所以这些矿工是大好兵员。

      朱慈烺就磥是拿来主义,军神戚继光的成功经验拿来就븩用。

      ⣇ 而城ގ内的人不可用就是戚继光的决断,朱慈烺选择了信任。

      辽东大部ࠔ失陷后,老奴为首的女真贵族在辽中一带跑马圈地,将普通汉人的田亩퀢据为己有Ѕ,汉人失去自由成为他们的农奴,因此汉人反抗激䉀烈。

      老奴命大肆镇压,血流千里。

      百多万汉人被迫离开家园逃离。

      这些向东南逃빵向了辽东诸岛,越海逃到了登莱等处鄛。 뉧

      还有很多人向西逃向了关宁,入关进入京畿所属的州县。

      他们㒹人数众多,却是没有田亩,为了求活,都沦为矿工、纤夫、佃户等。 瑚 壃 这些人对建奴恨比天高,却是从来没有人发掘他们。

      朱慈෗烺可是没忘记他们,这些人很多人和建奴有血海深仇,这样的建奴死敌就是最好的兵员。

      “殿下,此番募兵怕是为了补充京营,不过现下可不ఆ知道京营有多少兵穪员,”

      李若链道。

      他们现蔤在都知道京营必然有大量空饷,现如今账面上京营该当有十一万五千人的军卒。

      不过可能有八万人都是多的了。

      如果现在募兵的话不知道招募多少人为好。

      “无妨,京营人数再多,也都是城内的百姓而已,指望他们出城作战绝不可能,”

      朱慈烺已经完全放弃了这些军卒,朱慈烺以为这些军卒整训出来也就䟊是单纯的城防军,甭提什么野战。

      朱慈烺看向李德荣,

      “先行宁给李若链三千两银子,作为募兵所用,以后不足再行填补。”

      “额,殿下,如此宫中只有数千两银子,这,”

      ⽎ 李德荣为难道。

      﫳 ㅢ 东宫也有属官、太监、宫女,这都要东宫开销的。

      㠘 촉ᑖ “无妨,这些不过是借支,过些天就环转过来了,” 仼 㴥

      朱慈烺也是没法,他只能拆东墙补西墙。

      否则根本没法运作。

      ᝶ 这让他꯭想起后世他艰苦创业寅吃卯粮的时候。

      李德荣领着李若链去了。

      朱慈烺则是把自己仍在床上,很︼快昏睡过去。

      早上,熟睡的朱慈烺被李德荣唤醒。

      他还得去早朝。

      朱慈烺有一丝还在CEO位置瓦上的既跍视感,都䔝是如履薄冰,都是夜以继日睡眠不足,不同的是他不用逢迎谁,也不用应酬陪酒了。

      这日朝堂上,还是辽东和流贼的消息为主。

      辽东的明猝军依旧分为三大块,关宁军剩余的四五万军卒在一旁观战,松山和锦州的明军被建奴大军割裂开来,依旧是无解困局。

      而河蚣南更是没有一个好消息。

      叶县沦陷ᢨ李自成的流贼大军,副将刘国能殉国,这位流贼反正的明将用实际行动表明他比大多数的大明士人更要忠烈。

      李自成的大军越发斋的膨胀,号称百万。

      百万不知道㉴有没有,但是已经膨胀成了一个怪物,河南的官军处处设防,被孤立在开封、归德等几处据点瑟瑟发抖ɟ中。

      朝堂上一片沉寂,谁都知道李自成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牷开封,开封一下,풁中原再无阻隔。

       艍 뾅 “命汪乔年立即统秦兵入河南助战,定要解除开封的危机,”

      딺좪崇祯道聏。

      “끥陛下,傅宗뒁龙前次出军,调走了秦地大部分的精兵,如ୖ今傅宗龙手下只有总督的千余标营,再就是贺人龙等两个釸总兵ᚨ官的不足六千人,只怕寡不敌众啊,”

      周延儒忧虑﫵道。

      “那也要去河南固守,开封无论如何不能有失,”

      ⊠崇祯固执道。

      再쑘没有人反对。

      虽然汪乔年只能统领万余人的秦兵助战,但是这是唯一可以机动的兵力了。

      左良玉有数万军卒,但是在湖广抵御张献忠的进ပ攻됞。

      而九边精锐尽陷松山,已经自顾不暇了。

      朱慈烺没瑿有发声。

      尽管他知道这些官军的下场,但是他能说什么。

      大佒明中原的机动兵力只有万余人,大明已经到了油枯灯尽的时候,行将就木。

      ᄚ朱慈烺清楚他的变革是唯一的变数,大明成败系于他一身。

      “陛下,⦻松山大战率先逃跑的大同总兵王朴如今已经被锦衣卫押解入京,”

      陈新甲这是ꮚ在请示,既然松山大败,那么就要有追责,而正是因为王朴率先带着晋兵逃离,这才造成李辅明、刘肇基、吴三桂等军随着溃逃,于是明军的总攻变成了大溃败,松山突围脢战未战잴已败。

      所以王朴罪孽极大⍌。

      “着当即斩首,诛三族,”

      崇祯咬抟牙切齿。

      这厮坏了他的大事。

      荪“至于吴三桂,”

      崇祯沉凝了一下,按照他以往的性子都一并뀧砍了,他杀的文武也不少了。

      但벤是吴三桂不同,吴家、祖家是姻亲,吴三桂的姑⭿父就是祖大寿,吴家祖家如今在辽东军中占据了绝对的主流。

      如果严惩吴三桂,那么吴家和祖家有叛乱的风险。

      就在崇祯犹疑之时,陈新甲忙道,

      ẁ “陛下,如今可是用人之时,吴三桂以往杀敌无算,可谓勇冠三军,能否让其戴罪立功,”

      于此同时户部的一个郎中立即建뾊言,为吴三桂求情。

      朱纯臣和徐允祯也站出来为吴三桂请命。

      朱慈烺冷眼旁观,很显然,辽东每年两百万两银子的粮饷漂没已经将辽东将门和朝中很多官员勋贵结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

      真是一䀷方有难八方支援啊,好一个拳拳战友情,当真基情满满。

      崇祯思量了一下,咬了咬牙,

      “着吴三桂戴罪立功,向东攻击松山,务必解除松山ꡰ之围,否则两罪并罚,”

      “至于刘肇基和李辅明,先着锦䖮衣卫押送入京问罪,”

      ậ “陛下,”

      陈新甲再次出列,

      䶸“同样为总兵,吴三桂戴罪立功,可否也让李辅明、刘肇基也是如此,否则惩处不一,只怕诸将不服,酿成事鉇端,⺂”

      “父皇,虽然刘肇基铩、李辅明兵败可恨,然则,我大明精兵良将损失太大,一时间无处拟补,两人一向在边地与北虏闊建奴拼杀,往日倒有不少功勋,儿臣以为张也ḓ应允其戴罪立功,”

      朱慈烺恰如其分岈的出现建言。

      뎌崇祯当即道。

      “死罪可免,罚俸一年,戴罪立功以观后效,”

      崇祯谕旨一下,陈新甲瞄了眼朱慈烺。 

      意味明显,他这次可是履行了承诺,出言ᵜ帮衬了两人,那都是看在太子面上。

      接下来的议题终于转换为助捐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