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暮

      看到管路满脸不情愿的钻靱进了柯尼塞格的副驾驶,程煜简直有一⍐种把这个胖子从高架桥上扔下去的冲动。

      翻了个白眼,程煜道:“你少跟我装出这么一ﲊ副悲愤欲绝的模样䪤啊,你要是真的没兴趣跟我合作,我不勉强,以后我们就安安놱稳稳的做一쮾个竞争对벙手。你住哪家酒店?我送你到酒店咱们就划清界ꇰ限。”

      这么一说,管路倒是绷不住了,立刻陪着笑脸说道:“别啊,程大少,别这么小气。”ଥ

      程煜一脸嫌弃的懒得搭理他了。

      答 其实,程煜明白,管路绝对是会愿意跟自己合作的,事实上,无论是谁,都不会愿意拒绝跟程煜合作。

      且不说輊程煜家里枝繁叶茂,程氏集团本来就是私营企业里的翘楚,光说程煜是吴东地主这一点,汋哪찀怕他现在对吴东还没有管路对吴东熟悉,但≏长暑久来说,这样一个本地人,显然是有着诸多优势的。

      更何况៹,程煜这边跟沈知秋基本已经达成合作意向,这简直就是쵇自带流量的事情。

      而管路的心᫽理历程跟程煜所料简直一模一样,他在意识到程煜也打算做投资,并且跟自己的目标不谋而合,就是要做最基础的天使投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也是如果能够程煜合作,那简直就是天上一块馅饼砸中了他뜃。

      然后等到程煜说出可以合作这句话的时候,管路的小心脏还很不争气的跳了跳,这会儿拿捏姿态,也有点儿抻着程煜的意思촭,管路不想表现的太过于急切的要跟얫程煜合作,他和程煜之间,本就处于劣势,要是合作的企图再更明显一些的话,那就更加处于被动的态势了。

      可程煜已经把话说的很极端了,管路也只能低头从心,不敢再有任何姿n态上的拿捏。

      “到了吴东我还住什么酒店啊?当然是到你家去蹭住。你租的房子,肯定也不会只有၏一间卧室䩉吧?”

      程煜明白,管路这就是在示好了。

      체 把这个白胖子接到自己租的房子里去住,程煜倒是没什䗝么쎁心理障碍,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

      但是程煜绝对想不到,管路并不是完全因为要示好才这么说的,他还有其他的涄想法。

      管路是想,住酒店不得花钱么?然닉后以程煜那铁公鸡的秉嚨性,他在吴东这两天,加上两人合作的基础一目了然,明显是程煜更强势,那么程煜就更加不可能请他吃饭了。

      说穿了,现在就该是管路㽥上赶着要巴结程煜的时候。

      所以,既然请饭成了定局,那就从住宿上省一点儿吧。

      住酒店,每天怎么也得一千多,这一千多,要是省点儿,也够他请程煜吃饭了。

      说不定,吃的普通些,最终管路这一趟吴东之行的预算还能降低一些。

      㚒 可能连管路自己都没意识到,䩗跟程煜在一起,他不自觉的也带上了葛朗台的属性,好歹也是个家ᏻ产十几亿的富二代,在슃过去这二十多年﮻的生涯里,他还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千儿八百的得失过ሩ。 䕏 誾

      不⸑得不说,程煜已经有了抠神的潜质,不光自己足扶够抠,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身边的人跟着他抠了。

      杜小雨,管路,都是受害者。젋

      回到租住的房子,程煜䢝上电梯的时候按下的却并不是自己居住的楼䐟层,而是摁了一楼。

      “ມ你租个房子租这么低的楼层?”管路随口问坉道。

      程煜摇摇头,说:“家里빵没喝的东西,先去买点儿。上楼后咱俩且有一会儿要聊,总不能喝自来水吧?”

      㿱 管路点了点头,但下意识的警惕道:“媇所以,这饮料的钱你会出的,对Ꝓ吧?”

      ᴩ ᱳ “你怎么好意思跟我说饮料钱࿿?你住我갍家每天怎么还不得省个一两千的房费?쨰如果住个行政套房,那至少三五千,请我≁喝两瓶水⪻怎么了?”

      管路兟扶额无语:“我就知道,哪怕是一瓶矿泉水,你也绝不会掏腰包的。”

      Ự ᷥ 程煜哈哈一笑,丝毫纊不介意,两人到了一楼,管路看到台阶口上就瑛有自动贩卖机,习以为常的走了过去,掏出钱夹子就想买几瓶饮料。

      程煜看了一眼自动贩卖机上饮料的价格,一把拉住了他,说:“这儿可乐都得五块钱一听,你就不能多走两步,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那儿才两块五一听。”

      管路茫然的看了看狂程煜,突然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花同样的钱,一瓶变两瓶,真的不该这么奢侈。

      ꪏ 两人来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管路随意拿了几瓶饮料,付钱的愀时候,程煜的脑中连续响起两声叮响,每笔三分,一共六分进账。

      几乎是转眼间,他这一天所需的积分,就已经䒗接近三分之一쩲到账了。

      上楼之后,管路问道깟:“你真的打算做投资这行啊?”他突然有点不放心ኚ,心说琀这⏒别是程煜忽悠他,只是为了让他请吃饭随便说说的吧。큸

      “真的啊,这事儿我骗你干嘛?这几天我一直在研究国内的投资环境。”

      管路依袛旧谨慎的说:“你真的不是听出我想做投资,所以你故意这么说,츹目的就是为了骗我一顿饭?” 懆

       程煜瞪大了双眼,怒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小肚鸡肠?我是那ﲙ种人么?为了一顿饭,我至于在这事儿上骗你?”

      ♀ 管路认襗真的想了想,点点头,说:“你是。”

      ꎸ 傪“你大爷!”程煜搅破口大骂。

      妛管ಗ路依榾旧谨慎:“真不是为了骗饭?”

      “滚滚滚!”程煜很不耐烦,直接拿过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放在管路面前,那上边是他这些天查的各种资料,还做了许多功课,管路一看便⃈知。

      看了편几眼,管路终于放下心来,至少,程煜在研究国内的投资环境,这峕肯定是没差的了。

      “以你们家的财力,没必要做天使投吧?而且我记得你爸的集团下閱属,原本就有投资公司?像你랭这쯿种集团太子爷的身份,难道不是应该直接拿一个三十亿以上的企业并购案练手,然后直接成为投资公司的中高层才比ꨈ较恰当?”

      “创业!你知道什么꘽叫创业么?我根本就没打算跟着我爸≮干,就连さ开惮公司的钱,我都没打算找他伸手。”

      䅹“我怎么觉得你的情绪中有一种堪称悲愤的力量?就好像并不是죖你不愿意加入你爸的公司直接中层起步,而是你爸没把你当⿿成继承人培养,所以你才想自己创业证明自己?” ໑

      不得不说,这话有点剜心ᄒ了,虽说程煜并没莈有太多证明自己的念头,但程广年没把程墳煜当成继承人培养这件事,好像管路说的还挺正确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