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第一狼人综合影视

      饢荣庆堂后不远,甬道边䀹的一座小抱厦内。

      鷄 这里是王熙凤和贾琏生活的小套院。

      自荣庆堂出来,贾蔷就被王ü熙凤请了过来,商议他和贾琏一并南下之事。

      贾琏和贾珍关系极好,所以和贾珍一般,都不怎么瞧得上贾蓉、贾蔷之流。

      쑨就算之前贾蔷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可贾琏的心思与贾珍是一边的,也就愈发厌恶贾蔷了。

      这会儿到了姡他的地方,也不说让座倒茶,只道了句“乏了”,就回里屋歇息去了。

      贾蔷面色淡淡,看不出喜怒来。

      王熙凤冷眼就旁观到这一幕,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贾蔷是什么人?

      连在贾母老太太面前都敢说一声욠“不”,对上贾赦、贾政两位大老爷也敢摇头,更敢和綎贾珍针尖对麦芒的对峙,让一家人下不来台来厊,他会怕贾琏?ػ

      若是个寻常子侄辈,王熙凤自然不会在意,可眼前这⼶位,虽没爹没娘,却好大的造化,让太上皇点名称赞,这份⣏际遇,就保他等闲让人欺负不得。

      要是和贾琏闹起来,没脸的怕多半是贾琏。⪿

      念及此,王熙凤鞍给平儿使了个眼色,笑道:“明儿你二爷和蔷哥儿要离京去扬州,你赶紧去收拾一下冬日里的衣裳,坎肩、斗篷、暖炉还﵋有换洗的衣裳,一件也不能少。对了⣷,去年我原准备给王仁的那件雪狐镶边青红捻金猞猁皮鹤氅⫾你把它取出来包好,蔷哥儿和王仁的身量差不离,正好⴫给他预备着。”

      ᦇ贾蔷微微一扬眉,道:“二婶婶,不用了吧?我去去就回,怎还要预备过冬的衣裳?南边儿离冷还孤早着呢……”

      王熙凤闻言却ᣎ是“噗嗤”一笑,道:“我道你如今成了精万事皆通呢,原来也有你不明白的地方。你当下扬州是一两个月就能回来的?且不提你那西洋番医到底成不成,就算成了,救妥当뢇你林姑姑的老子她也得在病榻前侍奉二三月吧?若是不成,那反倒容易一些,等林姑丈不成了䥱,你们帮你林姑姑送他一程就是。不过你林姑姑是苏州人,不是扬州人,还要看顾着她扶棺回乡,再加上回乡后乱七八糟的事……总之,没有半年光景,你甭想回京了。”

      䋶 半年光景什么的,贾蔷岜倒不在意。

      ㈖ 最好等太上皇赞言的加成效果散尽䮟,等所有人都忘了他后再回来更好。

      只是……

      在津门藏身和躲到扬州去是两个概念,津门距离京城不过二싘百里地,骑马半日就能赶个来回。

      戞 ใ 藏身津门,足够遥控京里诸事。

      可要是跑去江南……

      那和京里这饞一摊子就完全脱节了,发生个甚事,也难及时响应。

      ᩦ不过……

       凡事有利必有弊,反过来亦然。

      藏身津门侗,固然能遥控京城诸事,可也容易露出痕脤迹来。

      在朝堂衮衮诸公和宫里两位至쿫尊看来,这种行为怕实在是녷太小家子气。

      躲到南边去,远隔千里,倒是能让那些人明白嗳他的心思,至少,他不是一个想要靠谄媚之言幸进的小人……

      罢了,舍得舍得,若是舍弃京中这点刚刚起步的家业,就能洗脱“美名”,跳出最高层权力斗争的旋涡,不再成为一枚棋子牨,那简直是赚大了。

      且这么自我安慰吧……

      念及此,贾蔷点点头道:“多谢二婶婶指点,我明白了,半年就半年吧。៞”

      ꩟ 王熙凤得意大喜不说,平儿媺也将东西寻了来,轻轻递给了贾蔷。

      ꦻ 贾蔷看了平儿一眼,微微颔首致谢,平儿轻轻一笑,点了点头,温婉动人。㹥

      王熙凤在一旁看在眼里,忽地轻声笑道:“蔷儿,从东府ګ出来后,跟前就没服侍的人了吧?”

      贾蔷闻言,侧眸看⺾向她,道:“薛大哥……薛大叔让香菱照顾我起居。”

      王熙凤뙭“哟”了声,惊讶道:“他舍得?为了那香菱,他惹出来多大的乱子,这就给了你?姨妈也不能……”

      贾蔷好笑道:“二婶婶说哪里话,只是让香菱照顾我洗漱,并无其他。”

      王熙凤目光古怪的看着贾蔷,猫枕着鱼儿还能不下嘴?

      不过蝮她看띇了半晌,见贾蔷眉眼清正,才勉强笑道:“你还真是大了,不似从前那样淘气了。灇”顿了顿라,却终于问出了心里最关心的事:“蔷儿,你那젺烤肉串儿生意,当真那么赚钱?죅”

      贾蔷摇头道:“怎么可能?”

      王熙凤立刻不高兴了,质疑道:“那云儿说的是假삏的?”

      贾蔷道:“她说的倒不假,不过淮安侯府的情况特殊。这烤肉串儿本就是性烈ﶛ之人才好的口味,淮安侯府把生意䘈做到了军营大门口,想不生意好都难。再加上军营里ⶏ各处官差都知道那是他们掌军大将军之子的买卖,也都刻意照顾⇚他的生意。如此,才让生意火爆成那样,一天卖好些羊出去。换做旁人,能有三成利就不错了。”

      王熙凤闻言,大为失望道:“原来是这样……”不过她眼珠子又转了转,道:“我舅舅是京营节度使,我若和王家合作,这生意做得做不得?”

      贾蔷干咳了声,提点道:“二婶婶,京营节貺度使名义上能对驻京十二团营有节制之权,但这个,还是要看人的。当㣗年开国功臣时,宁国掌此官职砛。四王八公,独贾家占去其二,军中威望高隆,权势滔天,何人敢不服?那时自然是有实权的。待ތ世祖朝时,为平衡开国一脉与元平功臣,世祖爷仍将此官职给了只承瑓袭一等将军爵的宁国高祖,但此时,神京十二团营里,已经只有半数服此官位了……再到如今,十二团营中除了扬威大营在镇国公府牛家手里,艀其余十一大营ᵊ皆落在元平功臣手中。而就算是扬威大营,有半数以上的军官之位,实则也在元平功臣手中。这京营节度使一职,实际솭也就名存实亡了。二婶婶想走淮安侯府的路子,几无可能。”

      王熙凤气个半死,看了眼贾̿蔷手里的那件雪狐镶边青红뎍捻金猞猁皮鹤氅,胸口有些疼。

      洡这件大氅,㑡她尨也算是下了血本儿了,谁曾想……

      见之好笑,略略顿了顿,贾샐蔷温声道:“二婶婶自是不缺银子使的,不过,若想在外面添个进项,等我回来后,倒是可以好好商议一二。做的好,进项怕是要比烤肉还要来钱,而且,也要文雅的多氵。烤肉到底是粗糙之物,卖的也多是粗汉,二婶婶参与进去,跌了身份。”

      킝王熙凤闻言,眼睛唰一下明亮惊人,看着贾蔷道:“果真?你这一月都能赚好几百两银子,还能比这多得多?”

      偌大一个鰻荣国府,一年的正经进项也就几千ၠ两银子罢了。

      王熙凤一个月的月钱是十两,一年一百二十两。

      ꩋ 不过蟄她还掌着家里发放月钱的事,偷偷拿这笔银子出去放印子钱,一个月倒也能赚上一笔。

      再加上她嫁妆里有两间门铺,还有城外一个小庄子漈,租出去一年也有四五百两的进项。

      杂七杂八,一年能进一千两银子就算是好的了。

      所以先前听说一个月就能赚好几百两,她才如此心动。

      不想贾蔷现在又抛出一门生意来,倒比烤肉串还要来钱,她岂有不心动的道理?

      不过到底见过世面,也足够精明,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贾蔷,道:“蔷儿,你可别在我跟前弄鬼?到头来,把老娘的银子给诓出去Ⴓ花了,我可和你不罢休!”

      贾蔷好笑道:“这你就放心吧,到时候,二婶婶只要出一千两银子的本钱,三年内变不出五千两银子的利来,我贴补给二婶婶。륈而且也没法弄鬼,许多事都要仰仗着二婶婶来扴操作,内中门宏道,二婶婶一看便知。”

      论起빱使用贾家资源氂来,王熙凤的胆子和手腕比贾琏之流不知强多少倍。

      虽然基本上都是往糊了上用,但若能和贾蔷合作,保准能达到双赢。

      旪 王熙凤听了愈发想知道什么生意,贾蔷却连连摇头道:“方子还在试着,솔不过也快要好了,只是一日未好,我就不便说出来。等从南边儿回来后,必能做成。二婶婶莫非急等着银钱用冂,若是急需,我这里还有些……”

      “放你娘的……放屁鄙!”

      王熙凤骂道:둕“我兜里的银子都不知道怎么花呢攙,还Კ缺银子使?这次去江南,照顾好你琏二叔,他若有什么脾性的地方,你看在我的面上,千万多担待些。”

      贾䐓蔷呵呵笑了笑,道:“能担待的,我一䊃定担待。担待不起的,也没法子。”

      好不容易多活一世,他凭什么去惯뎛着别人?

      连女孩䌙子他都不愿相让,更何况一个草包ᵓ公子……

      听他这般说,王熙凤心里一叹,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儂见ᖈ平儿面色凝重的从里间走出来,䊻悄悄对王熙凤摆了摆手。舚

      王熙凤面色一滞,知道里面必是有人不高兴了,便对贾蔷道:“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回허去歇䠐着吧,我不留你了。”

      贾蔷恍若没看见什么,微微一礼,转身告辞离去。

      ꪛ……

      PS:愿我华夏国泰民安,愿我同胞ᦀ福寿康宁,愿逝者安息,愿我中华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