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尘达达兔

      对于能修炼的个体,陆仁甲所作所为一定不能被原谅。

      他是想要断整个世界的长生超凡路,这是死上多少次都不足为奇的重罪。

      뙵不过对于不能修炼,不能踏上这种路途,只能抬头仰캈望他人的凡人,未必是坏事。

      高能级世界,常见大人物ጤ的喜怒哀乐决定无数下层人民的生死,心情好放过一个个体ං,一个国家,一个种族,心情不好就毁灭。

      对于这些下层人民而言,反抗是罪恶,是天谴,是无法避免的事,因为他们绝对无法反抗,反抗是比承䍄受这些还不可想象的事。

      在那些世界,死对小人物根本无足轻重,死算什么?死是最轻松简单的结局。

      都不需要像洪荒世界那种神话传说构筑的位面,在很多西方世界,涉及粗浅的亡灵体系位面,死亡就是另一种折磨。

      每个世界都会有好人,相对的,每个世界都会有坏人。

      在每个人类都没有超能力量的世界,陆仁甲一样见过无数肮脏,龌龊,只是提一提都会令人恐惧,恶心,从生理上不适。

      大概是很久以前,他还记得这么一件事。

      蒒 十几岁大的孩子,三四个人,揪着同龄人的衣领,一次又一次打他的耳光,让他下跪,逼着他一次又一次地重ﶎ复“我错了”,原因是昨天这个同龄人没有把他엄的作业给这几个人抄。

      简单,幼䯹稚,粗暴。

      这个孩子イ在被拳打脚⊺踢后㞥变得鼻青脸肿,刚洗的校服变得满是灰尘,兜里的午饭钱被抢走,估计下午又要饿着肚子听课了。

      一进教室,老⊖师厌恶的目光便投向他。

      嫌丑爱美是人的天性,其他孩子都干净的很,只有他灰扑扑的,像是从垃圾䆟堆里打过滚,走路动作稍大都会有灰尘飘落。

      他不会쀚跟老师说,说了也没用。

      他的成绩不诛好,所以他的一切都不好,캱能得到的无非պ就是几句不咸不淡的“哦,知道ᔉ了。”⊃“要在自己身上找毛病。”問和“人家都能和同学搞好关系,你怎么不行?”

      一开始还会说,后来就算了,老师不会相信他,又벃或者相信他,只是不在乎。倉

      콗他还和老师的孩子打过架,因为他比较胖,跑뭻步的时候喘气声音和动作剧烈,被那뗜个孩子大声嘲笑,死肥猪,跑步都要大喘气,臭死了。

      明明那么多人都看到听到,可是当他说出这件事要求对质,整个班级出奇的沉默。

      这时,他心里从入学开始就喜풽欢的那个长辫子姑࿰娘站了起来巿,信誓旦旦荧地保证没有听见那个人嘲笑他,是他主动去挑衅……

      当他按照老师要求,被迫重复自己听到的侮辱时,声音颤抖:“他说,他说我是死肥猪,大喘气臭⌤死了……”

      那位老师打断了他,用一种自认为非常幽默的语气反问:“难道你不是?”

      那之后,这位老师就没有再听过他告状了。

      再后来一点的时间,他的座位上偶尔能看见别人用过的废纸团,鼻涕纸,树燊叶,虫子鳒,无论他在不在那个位置。◃

      班级的垃圾桶在教室的另一头,只是好像很多唊人都更喜欢把垃圾扔在这里。也许是忘了垃圾桶的位置Ǿ。

      ט 再后来一点,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偶尔能看见他出没在䮉一个篡小巷子里,那里破旧又昏暗,没什么人愿意去。

      那里有一只被人折断一只腿,戳瞎一只眼睛后随手丢掉的杂种小猫。这个生命可能是这世界上唯一需要㙞他,也被他需要的存在。

      不是名不副实的老师,不是充满烟酒气的沙发上整天懒洋洋躺着,酒醒了就去打牌的父亲,不是那些小小年纪,就已经懂得成年人人情世故﫥的同学。

      裤再后来一点,他被有一天提前输涅光了身上现金的父亲发现没有在家里做好饭菜,这位父亲怒气冲冲地拎着家里的擀面棍出来找他。 堟

      这可能是他父亲意买焖来后第一次用这根擀面棍,用得十分利落。㡬

       那只小猫被父亲说成是“垃圾,残废”,瘦弱的让那ੁ位父⸳亲一只手就能抓起来。被粗暴的父亲吓得喵喵直叫。腏

      他跪在地上磕头,磕得脑门一片乌青,苦苦哀求父亲不要鬭伤害它,只引得父亲更加暴怒。

      “你给你老子都没这么磕过头,为一个长毛畜生霘这么磕头,是说你老子还不如一个畜生?跟你那和别人跑了的妈一个德行!都他妈一样的下贱!”

      他最终也没能从父亲咭手中救下它。

      ﱢ那个还没来得及成长的生命拎着尾巴重重砸在地上,连惨叫也没发出来,只留下一地鲜红。

      他还ꤱ来得及没给它起팏名字。

      ﶬ 擀面棍打在头上,身上。把他打得趴在地上,他⮀不觉得疼,只觉得胸口空荡荡的,想笑。

      岜 最后的最后,他打开舏教学楼顶那扇平时封着齓的窗户,坐在六楼的边缘,感受着风从他身上流动뷰,感受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拓发出的杂音,感受着不知从什么亅时候起,就再也没有感受过的自由。

      纵身一跃。

      这种事情就发生在陆仁甲曾经的世界,且从不是个例。陆仁甲从不小瞧人心的光明正义,≭也不会小瞧它的对立面。

      他一直认为,一个个体不应该掌握太大的力瑼量。

      这个力量可以是权利,可以是武器,可以是봉自身的修为,无论是什么,都不该由个体掌控鴶。

      一候个国家的领导人可以蠢,他的背后还有一副领导班子,即使他谎话连篇,蠢笨如猪,下达的政令荒谬得连他自己的家人都嗤之以鼻,在陆仁甲离开的时代,这种愚蠢也是有期限的,可更换的엥。

      如果是在艓一个高能的,可修炼的世界?

      这ﳮ位领导人修炼过某种功法,他可以活两百年,两千年或者更多,又因为他本身掌握着修炼的力量,可以镇压军씲队,镇压不服从的百姓,那么他治下的平民就要䛁在这位领导人漫长的寿命中,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

      除去高级阶层,在᫞陆仁甲进入主神空间以前,他的祖国正在飞速发展,并不是当时世界上第一强大的国Ⴌ家。

      于是许多人就提出效仿第一国家的行动方针。

      比如开放禁枪令。

      在无魔的纯科技世界,开放禁枪令ꕮ在那些人口中称为䵗“保护自身安全”,“民主퇞与自由”,对于这种人,陆仁甲一向认为,这些人不是坏就是蠢,或者是又坏又⦧蠢。

      更大的可能是收了钱来刻意吹捧那些一听就离谱뇁的事。

      那个号称世界⬑第一的强国,人民持枪基本上在国内合法,所以新闻里经常看到枪战、枪击,或者嫌ᜂ疑犯背后身中九枪警察判定自ᔨ杀的消息。

      不否认开放禁枪令后有许多好人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但是也同样给了坏人࢘更多犯下更大罪恶的机会。

      如果伇只燴有一把小刀,抢劫犯可瘷能会㧥选择在僻静无人处偷偷摸摸胁迫受害者交出现金,连手机都不敢要,还要担心小刀被夺,受害人反击。因为小刀能造成的霾伤害有限,它带来的威慑也有限。

      如果有一把枪,那抢劫犯的䊤选择就完全不同。

      他就可以在远处威胁受害者,可以在抢劫成功后用枪指着受害者功成身退。

      他在拿刀的时候要考虑对方啓的反击,庁要考虑自身的危险,枪支消除了这些。带来的是掌握他人生命的权柄。

      ﴄ拿着枪,你可以杀了人再搜尸,想杀你就能杀,能杀为⋗什么不杀?

      在一个人人都掌握他人生命的地方,这种自由和民主,不如留给那些公知自己享用。

      当然,他们也只是嘴上仟叫嚷的比谁都凶,否则为什么看不见他们移居去那个强国呼吸甜美的自由空气?只会在自己国家恶心自己同胞的废物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