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佳人百度影音

      ᨮ ۳ 躺在地面,他开始运行功法。

      即使有那一瓶牛二垫底,也免不了肌理脏腑中千痛万楚,好在他这门功法在行功之时无需意守丹田,也類无需臆想某处穴道经络,他的意念可以关注任何事,也可ꊸ以⑰任何事都Ṡ不关注。

       所以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仰望星空。

      即使是他的母亲都不知道、只有给他专门定制了一副老花ꥳ镜的师父和他本人知道,他的眼睛不ῷ是近视,而是超级远视。

      平时他根本看不清身边十米之内的景物和人畜,所以需要戴上特制的老花镜才勉强能够雾里看花,而若是往远了看就不一样了,둵好不夸张地说,他能够看清火星上的一架直升机里坐了几个人、其中几男几邏女! 楼

      所以他从小酷爱仰望星空,只要他想,他能够看။见海王⊠星和冥王星,以及柯伊伯带的那些小行星,他甚至可以看到奥尔特云之外的太空景观!

      这是他的异能。与生俱来的异能,不仅他的母亲不知道,就连他的师父都解释不了,所以即使从前没有뷕条件关注时事新闻,他也能够知道不止月球,就连火星和木卫六上面都有人类居住,更知道这些人类都是从地球移民过Ԫ去刓的,只是分属不同的枞国度和组织。

      然而今晚他最想看的却是太阳系外的情景,他很想找到母亲所在的科考团太空船队,看一看母亲的近况如何。

      但是他没能如愿。在他长达两个小时的观测里,在他的视野中、厚度长达2.4光年的奥尔特云内外没有任何宇航船队在活动⦯。

      凌晨1点10分,楚ꋯ狄神不知㶿鬼不觉地回到了丁家,轻轻将门锁好쇧,轻轻走回卧室,没有惊动主卧里的丁슁米夫妇。

      躺᝾到床上的楚狄当然不会睡觉,练功之后身体异常舒适,正是学习理论ﭺ知识的好时光,学到天亮再睡也不迟,十余年来他一直如此,整夜整夜的不睡觉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 不过今天凌晨他却没有打算专注于某一门学科,而是继续刷论坛,继续写“评论”。

      银河战纪游戏论坛共分为五大板块,类别分别是鹰击长空、风雨雁阵、披纓甲执矛、精武之魂以及科技杂谈。

      箬 鹰击长空板块,其内容主要是交流太空战机的驾驶技战术;

      风雨雁阵板块,其内蠓容塑主要是靂讨论太空舰队阵型和编队方法以及ዻ临敌变化之策;

      披甲执矛板块,其内容主要是研究机甲装具的操控技术以及登陆敌方糸星球时的具体战术;

      以上三大板块楚狄都已经浏览过了,他只看论坛编辑推荐到板块首页的热帖并作出评论,没有深入到该板块内部浏览全部帖子,当他看完这三大板块首页的帖子悷之后,就转入第四板块,精武之魂。

      精武之魂这个板块里的内容主要是讨论武者在一对一情况下的攻防橈手段,具体到某一门武功一招一式的优劣,做出分析和研究봇。

      一进精武之魂,楚狄一眼就看到了一篇置顶的超级热帖,帖子的题目叫做《论螳螂拳的实战技巧》,作者的名字叫术做龙䶳耀京。

      楚狄被这个帖子的数据吓了一跳,0点33分发布的帖檋子,仅仅过了40分钟,点击量七已经达到了8876次,评论数竟也达到了7931个。其热度远超论坛五大板块里的其它帖子。

      楚狄不禁惊讶,从0点30分到1댧点这个时间里,正常人难道不该是在休息吗?本以为整攼个北半球像自己这样彻夜不眠嘢的人都没几个,没想到只是在这᭥个游戏论坛里面就有近万人尚未入眠ᓺ。 ⦩

      惊讶归惊讶,却不耽误他拜读这篇大作并写出煙评论,他照例砳点开帖子阅读,发现这是一篇附带视频的文章,文字影声并茂。

      作者研究的是一门叫做螳螂捕蝉十六式的武功,每一式都配有视频影像,视频里ᱟ是两个美貌的女子在对练拆解,视频里的解说随着二女的招式同步讲解。

      돴 楚狄认真看完整篇文章和몊整整十六幅视频,却对ㆵ作者的观点及所作结论无法苟同,在评论中写到뾒:“这门螳螂捕蝉十六式并不像作者所说的那样足以应付任何武功,至少在应对蛇形刁手或者鹤拳㹁的时候会很吃亏……”

      楚狄修炼的内功只是一门嫁衣神功,他所练过或者没有练过、只存在于记忆中的武学招式却是不计其数,ւ这些招式全部来自于他师父给他的那部笔记本电脑。

      在他记住了其中所有武学知识之后,在他下山之前,他师父亲手把这部电脑丢入烈火烧成了一滩灰烬。

      所以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位叫做龙耀京的作者、本篇著述具有的局限性和错误,并根据他自己的见解给予适当的纠正和补充。

      덙 他对他浏览过的每一张帖子都是这푘样对וֹ待的,㌩对方研究的是自己不懂的,就虚心求教,对方所说的是自己擅长的,就加以斧正。这是他十多年来养成的求知习惯。

      他写完这滲篇评论,顺便看了看别人留下的评论,才发现别人的评论都是叫好之声,大多是两三个字,比如“厉害”、“膜拜”、“威武”“我跪了”、뱝“受教了鮎”、“又学了一招”、“谢谢赐教”等等。

      很少有人在评论中加上称呼,但也不是没有,偶尔的几个加了称呼表示认识作者本人的,称呼作者为“龙少”或“二少”又或“龙二少”。

      楚狄觉得这些人似乎都是龙二少的粉丝,而且是⨢铁杆那一种。他并不觉휅得这个龙二少有什么地方值得被人如此崇拜,正想继续去读下一个帖子,智能手机却发出了提示:“手机电量耗尽,将在30秒内关闭。”

      这下楚狄没辙了,冥充电器应该是在丁俊超的卧室里,这大半夜的跑到别人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成何体统?所以䄳他在天亮前这三个多小时里能做的只有静卧。

      只臝不过即使是静鱉卧也是可以动脑的,他趁着这个机会把上半夜浏览的帖子内容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

      温故而知新。无所谓记忆力强弱,只要时时想着的事情就不会忘记ង。

      他记住了看过的那些关于太空战机空中格斗的技巧,以及舰队在攻击防御时的阵型,不管有用没用,多懂得一些知识总不是坏事,当初他那部笔记本电脑上文档总硴纲的开篇词就是“艺多不压身”,他觉得很有道理。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窗外的景色在不经意间亮了起来,丁米夫妇覫的房间里也有了响动,紧接着有卧室门开合的声音、轄男人沉重拖沓的脚步声,大卫生间的马桶ꃽ抽水声,水龙头的仒哗哗声。 㓁

      而后丁宝祥ह的귅声音响在客厅:“狄⎅狄啊,起床了吗?起床了就去洗脸刷牙,等我给你樏买回早点就吃饭。”

      楚狄颇为感动,起身走出房间,刚说了声“丁叔早”,就听见入户门外有声ఒ音,쒹随即门开,丁俊超的声音传了进来闧:쵺“也不知道是哪个傻缺,居然敢在龙二小姐的帖子后面拍砖,这下可大了,整个太阳系都在人肉这个悲伤犬……”

      ㇎ 楚狄听到“悲伤犬”就똪不禁一愣,“龙二小姐”什么的他不关心,但是这“揇悲伤犬”分明是自己昨霽夜刚刚注册的昵称,怎么就被整个太阳系的人“人肉”了?丁俊超再跟谁说话㹜?

      쟓 丁俊超和端疷着保温桶准备出门的父亲丁宝祥擦肩而过剕,反倒冲着楚狄点了点头,一边走向卫生间一边说道:“你说这家伙是不是找死?谁不知道龙二小姐刚死了一条名叫‘悲伤’的狗?他还敢用悲伤犬这个昵称去龙二小姐的帖子里闹事,这不是故意给龙二小姐添堵么?这家伙完了,我估计他连ꪘ三天都䮸活鉘不⠘过去……”

      楚狄听到此处已经能뱻够确定丁俊超正在与某人打电话,而他和电话彼端那个人说的、应该就是自己在龙耀京那篇帖子后面评论引起的事端。只是不知道龙耀京跟龙二小姐又有什么关联,他不是龙二少么?

      还有,就算龙二小姐曾经有一条狗叫做悲伤犬,自己用了这个昵Ӱ称去评论龙耀京的帖子又怎么了?难道说人和狗重名也有罪?而且自己可是在与作者认真讨论螳螂拳啊,犯了什么忌讳了?至于活不낐过三天么?

      正琢磨着,却听见丁宝祥在门口回头嘱咐:“餐桌上有熬好的粥,你们哥儿俩先盛了喝着,我很快就给你们买早点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