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是木马吗下载

      三月末的天气很舒爽,让人的睡眼质量变得很高!

      幻想烧烤大计直到午夜才沉沉睡下的甘韬,经过短时间的睡眠补充,在天色刚一泛白时,就精神抖擞的从床上一跃而起。

      甘军转了个身,面对弯腰穿鞋的他道:“你还真准备卖烧烤啊?”

      他坚定的颔首道:“昂,说干就干,我先试试,要是成的话,你在来帮我。”

      搞烧烤确实有点冒险,这玩意得看口味是否符合普罗大众,要是做出来的东西,不和顾客口味,他就是吹出花都没用。

      所以,他不在勉强今年22岁,在老家都该抱小孩,成为一家之主的甘军。

      烧烤所用到的工具,经过一晚的思虑,他心里有了谱,一番快速的洗脸刷牙,带上房门,匆匆走过小巷。

      去往液压厂的马路旁,有一家开在草丛里的废品收购站,那是他的第一站,他准备在那买点铁皮、铁丝、钢筋。

      老板是个满嘴络腮胡的壮汉,不是本地人,却客气的用本地话和他打招呼。

      他也见怪不怪,这种在外地开废品收购站的老板,认识的三教九流很多,甚至废品也是一半收、一半偷,懂得腔调多,算不上稀奇事。

      老板见他像模像样的穿了件浅灰色休闲西服,脚上的运动鞋虽有些不伦不类,但总体来说像是个上门收获的生意人,特地递了根烟给他。

      太阳出了,有点热,他点着烟,解掉西装扣子,在杂草丛生的帐篷前叉腰问道:“铁卖不?”

      老板问:“什么价格?”

      他思忖了会,觉得自己买的不多,人家瞧不上眼,可能不肯卖,所以价格得高点。

      他道:“8毛一斤。”

      他不清楚铁的价格是多少,但以现在的物价,绝对没8毛这么高。

      老板诧异,这价格比其他收购商高多了,眼前这家伙别是个探路的,他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要多少?”

      甘韬想了会:“怎么也要四五十斤吧。”

      一句话,差点让壮汉喷出一口老血,大清早的,还以为有新主顾上门揽生意,结果被人耍了一通。

      老板不满道:“一块一斤,卖50斤给你,要不赶紧一边去!”

      老板判若两人的情绪,他没当回事,一块的价格还能接受,反正要的也不多,于是点头道:“在哪了,我自己选。”

      买了50块钱的铁皮,顺带淘换到一辆锈迹斑斑,接近报废的三轮车,他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废品收购站。

      修好三轮车,他一路拖着铁皮到了液压厂门口,要想废物利用还得用到电焊切割,可能得话,他还想借用液压厂里的抛光机,将黑色的铁皮抛个光。

      门卫室的小窗口,他先是递了根烟进去,然后才满面笑容的指着三轮车道:“余师傅,帮忙看下东西,我进去找下我哥。”

      液压厂就那么点人,甘韬好歹待了两月,走的时间也不长,门卫还算认得。

      液压厂的大门外,他指着三轮车上的铁皮,问跟着他一路出来的甘军:“厂里能给搞不?”

      甘军推了下眼镜:“你等会,我去找金工说说看。”

      等待的时间不长,金工跟着甘军一起来到厂门口,见他第一句就调侃道:“小甘,听说你拍电影去了,以后做了大明星,可得给我们厂免费代言!”

      他递烟过去的同时,嘿嘿笑道:“您只要开个金口帮帮忙,我现在就给厂子代言。”

      金工开玩笑道:“没问题,我等会就让人去拿相机。”

      有了金工这个液压厂第二大股东的插手,铁皮焊接、抛光什么的都不是事,小半天的功夫,一个有模有样的长方形的烧烤箱成型。

      房东家的廊檐下,他先将烧烤箱搬进出租屋,随后又骑车直奔菜场。

      拖着自行车回来的甘军,在小院中站定后,瞅着正抱着一大团肉,蹲在水井边埋头剪肉丁的甘韬道:“这么多肉得花多少钱!”

      他用胳膊蹭了蹭鬓角:“好几十了,买多了!”

      说完,拿刀剁下一块道:“大哥,晚上把这块烧了,纯羊肉!”

      卖肉的胖大婶太热情,他也很无奈!

      吃完饭,甘军也帮着串羊肉、串鸡腿、串火腿,好在他没吃过,要不然铁定问“怎么全是荤菜!”

      兄弟俩笨手笨脚的一直忙到晚上11点,总算将几种食材各串了200串,至于能不能赚钱,那得看明天。

      翌日。

      天上只剩一缕残阳的档口,请了一天假的甘军骑着自行车,陪着蹬三轮的甘韬,来到车墩影视城的不远处。

      流动摊贩聚集处,一缕新的炊烟冒起。

      看着甘韬虽不熟练,但一字一板很像一回事,甘军松了口气,不管怎样,第一步没垮。

      肉香出现后,甘韬撒了点调料,又烤了会后,将一串羊肉递给甘军:“哥,这会没人买,你先尝尝,提提意见。”

      “我吃饭都不嚼的人,哪能给你什么意见。”

      甘军说完,接过肉串咬了口,眼睛一亮道:“哎,还不错,下手在轻点,有点咸。”

      第一天的生意不算好,只卖出三十串的样子,一串三毛,算起来才9块钱,连成本都没收回来,但他也没急,毕竟第一天开张。

      第二天,来了几个回头客,张强也带着十来个群演捧场,傍晚后的二三个小时就卖了近200串。

      张强的脑子很活,刚吃了两串,就领悟到了撸串的精髓,给他出主意道:“你这得整点啤酒,整几张椅桌,一大帮老爷们站着撸算怎么回事?”

      他边擦汗,边笑道:“等生意在好点的,在好点的!”

      世上的生意不可能只给一个人做,甘韬的烧烤摊刚起色一个星期,就有了第二家。

      但经常在周边逛的人明白,他是首家,而且口味还可以,另外还有着张强的帮衬,对他的小本经营影响倒也不大。

      添置了桌椅,有了水酒,移动烧烤摊的生意变得越来越好,每天晚上看他开心数钱的甘军,终于下狠心辞了职,准备和他联手经营。

      天色阴沉沉的。

      海市的梅雨季节很厉害,拖拖拉拉的一下就是个把星期,有时早上出太阳,下午就来雨,让人琢磨不透,今天是否该晒被子,洗衣服。

      三天没开张的烧烤摊,让尝到赚钱甜头的甘军,愁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坐在门口,望着雨帘的甘军,回首向躺床上,翘着腿看书的甘韬道:“给我根烟!”

      他无语道:“能不抽就别抽了,又不是什么好玩意。”

      他自己有了陋习,已经是后悔不已,可不想在去害别人。

      甘军没理他,自顾自的回到床边,抽出根烟点着吸了口后,问道:“你明天自己坐车去徐汇?”

      他回道:“肯定啊,总不能骑自行车去吧。”

      明天是恒通招生的日子,他得过去面试。

      面试三关的声乐、形体、个人形象,他就一个形象有优势,要不然也不会抱着书本恶补了。

      而且这书的知识太高端,全是些体验派、表现派、技巧派等大师的表演案例,对他好像没什么用。

      Bp机的“滴滴”声响起,他瞅了瞅是蒋冰柔呼的,他赶忙翻身下床,一路小跑到小卖部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他唤了声“蒋姐!”后,呆立不动。

      周易下部古装武侠戏即将开拍,他作为周易旗下的唯一艺人,蒋冰柔和电视台多方沟通后,帮他争取了个算是男三号的角色,让他尽快赶去海南拍定妆照。

      电话挂掉,想着明天要去恒通面试,他一拍脑门懊恼道:“怎么都赶在了一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