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蓝精灵一样可以看GV的软件

      包拯来回看了几次,这里的难ꗯ民营和官方的难民营完全不同。

      官方的难民营其实就是给设了粥厂,至于难民的居住什么的是根本不管的。

      这里的难民⍗营휽从防疫뎢、干净卫生、整㮻齐䠉度、吃食都考虑到了,甚至还给难民找了生计,能干重活的难民去排水挖土,不能干重活的妇孺则是干点手工活,也一样能够挣钱。

      几乎就是无微不至了。 敩

      包拯忍不住赞叹:“小和尚的心思着实崒是细腻无比啊,倒是朝ꝵ廷这边的赈灾퓶工作,以줞后可以多学习学习了。”

      銣 离开了难民营,包拯去找欧阳辩,他今日来是另有目的的。

      找到欧阳辩的时候,欧阳辩似乎很忙,和十几个人在一起开会,包拯也不好打扰,等了一会才看到欧阳辩带着Ĉ一脸的疲过来。

      包拯问道:“在忙什么呢?”

      欧阳辩笑了笑:“⍰就是融资的事情,明天就要招股了,要确定的事情还有不少。”

      包拯点点头:“把握大吗?”

      欧阳辩点点头:“没什么问题,西湖城现鹾在算是打桾开局面了,有第一轮融资的成功案例在哪里,现在大把人挥舞着钞票准备进场卓呢텤。”

      备包拯点点头:“那就好。”

      ⨵눼欧阳辩笑问道:“世伯今日所为何来?”

      ꕥ包拯佯怒道:“怎么,我就不能随意过来看看你?”

      欧阳辩笑了起来:“世伯囹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来看我这小喽啰。”

      包拯微矷微一笑:“頇你也莫要小看了你自己,现在你身上可ɋ是担任씉着十几万人的生计呢……”

      “……我今日过来,的确有点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爐下。”

      欧阳辩见包拯神色,便知道这事情颇为重要,脸色一正,轻声道:“世伯请讲。”칮

      包拯斟酌了一下道:“……文相昨日有意让我挑起三司的担子,我有些犹豫。”

      欧阳辩有些诧异道:“三司使?”

      包拯点点头。

      欧阳辩惊讶道:“这是好事ꆭ啊。”

      包拯苦笑道:“差遣和官职都上去了,但这活不好干啊。”

      欧阳辩笑璡道:“廉洁公正、立朝刚毅,不附权贵,铁面无私,英明决断,敢于替百姓๐申不平的包公包㶳青天޼也有不敢挑的担子么?”

      包拯佯怒道ি:“你这猴头䩚怎么敢来打趣我……替百姓伸不平,只要不怕得罪人就可,但经济的事情,可不是硬来便可以的。

      你不是说过,理财是一门极其考验专业能力的学问么,我自觉才能不足䪓,才셪因此而犹豫。”

      欧阳辩笑道:“总不至于比张尧縒佐干得差吧?”

      张尧佐是屾张贵妃的伯父,张贵妃当时还是修媛,想以门第抬高෶自己,所以请求仁┴宗将张尧佐稍微提ᨔ拔,这才坐上了三司使的位置。

      禰 张尧佐做官或许ꇆ还是可以的,但做这事可不太行,三濧司使是一个极其考验专业技能的职位,这个职位让技术官僚来做才是最恰当。

      꽏 张㑡尧佐担任三司使以来,虽然大错不多,但如今的财政正是江河日下的时候,需要的是一个有大才能的人,一个平庸的人是没有办法解决宋朝的财政问题的。

      可以说,英宗和神宗时候的窘迫,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初现端倪了。

      形 不过这倒是不能全怪貯张尧佐,而是这个时代的人大多如此,大环境的变化让他们没ힹ有机办法处理好这些事情癞罢了。

      包拯摇摇头道:“我还真的没有太大的信心,张尧佐小错不断,但大错是没有的䨧,我如果接下来,也就只能避免一些小错,但要改变如今的局面,我力有未逮嘶。”

      欧阳辩笑了笑:“这种事情您不应该ᆽ和我商量,我没有办法给您太多的建议。”

      包拯目光炯炯看着欧阳辩:“不,你有,你在经济上的才能,是我见过的第一人,ئ文相籽问我意见,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你。”

      欧阳辩苦笑道:“世伯,您也太看得ꄞ起喞我了,好ุ吧,我有一个问题。”

      똬包拯挺起腰杆子:“你说。”

      欧阳辩站了起来,褪去脸上的笑ⰵ容,正色道:“世伯,我的问题是——你当三司使后,你想达到什么样엑的效果?”

      “自然是国库充盈,国无钱粮短缺之患!”

      包拯道。 䝰

      怉 “啧!”

      欧阳辩叠了一下牙花子。

      要使国库充盈,自然得除去支出之后还有结余ᔊ,这事可不简单。

      就大宋朝这花钱能力,每年给辽夏至少三百万贯,加上给官员的俸禄,养兵的费用加起来,大约都得花了一半多的钱了,这还是经济状况比较好的情叿况下。잋

      像是这几年的情况,又是自然灾祸又是兵祸连连,国库里能跑老鼠已经不是一种夸张修辞手法,相反还谦虚薄了,现在国库里的老鼠已经饿死一批了。

      包拯看⯡到欧阳辩的㹨神色,ࡅ便知道事鋄情不简单,赶紧问道】:“有困难?”

      欧阳辩斟酌了一下道:“有困难,但要看您的决心。”

      困难当然有,而且很大,但欧阳辩倒是想尝试一下。

      厢 如今的当权者是文彦博、富弼、韩⡊琦等ꋎ人,都是未来王安石变法时候的反对者或者说中立者,反正都不是支持王安石的人。

      包拯算是当权派系的人,他想要做出一点事情,以他的性格,应该不忌惮做出一些改变,自己蟓的一些想馼法,或许可以尝试一下,有文᷁彦博、富弼韩琦等人兜底,算是很好的变法环境了。

      赚 包拯点点头:“且说说看。”

       欧阳辩道:“掌财秘诀,无非是四槈个字,开源节流。”

      包拯点头。

      “……无论宴是开源还是节流ꢐ,都会得罪一帮人。”

      包拯再次点头。⽽

      这是可以预见到的,包拯心里有心理准备。

      欧阳辩一直留意包拯的脸色呢,看到包拯的神情,欧阳辩倒也是放开了,面对包拯这样的大龠勇气者,他倒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世伯,我有上中下三策,你䄏可掂量着来。”둨

      包拯眉头一掀,有些吃惊:“这也有上中下⁀三策,你的策略佣怎么随口就来?”ਈ

      㜲欧阳辩忍不住苦퀃笑,什么叫随口就来,这原本就是思考了许久的结果好么,哪里那么容易随口就来。

      当他被逼拜王安石൳为师之后,他就知道这个漩涡他终究是避不过去的,所聈以倒是做了一些思考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