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柠檬柠檬柠檬

      “这……怎么可罃能……”鹷

      魏迎雪满脸惊愕,睁大了眼睛。

      在她心里,柳承剑的实力应该和韦善武差不多,毕竟他入门还不到半年,也算是新人。:

      텞 但没想到,战斗竟然是一边倒的局面,柳承骭剑刚一出剑,韦善武就立刻落败。

      这说明,两人的差距可能要比ꯁ想象中的还要大。

      摕 뢹 “ꡦ韦大㙰哥输了?”一个外门弟子瞪大眼睛。

      旁观的外门鼭弟子几乎还没跟上两人的节奏,战斗就在一起一落之间结束了,总ⓥ共还不到十秒钟。

      在普通弟子眼里,两人只是对了两招,韦善武就被柳承剑一剑击败㳛,几乎是秒杀。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发展,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㲁 只有莫云表现得很平静,微微点头。࿔

      从直觉给他的威胁感上,他已经确定柳承剑很强,在췆场众人除了自己以外,基本没人是他的对手。

      只不过……柳承剑的剑法,确实恐怖。

      又快䩥又准,直指韦阂善ꚓ武刀招的弱点,完全体縑现了剑客的恐㻣怖之处。

      作为一个͖小说爱好者,看过不少武侠小说,莫云很清楚,这种善于抓住对手弱点,一击致命的剑客猣才是最可怕的。

      如果对上柳承剑,在不出底牌的情形下,莫云自己心里也没什么把握。

      “还真是个好苗子,只不过,对剑情有独钟,看来不适合本派的刀法。”吴长老叹息一声,“本宗收集到螖的剑法实在太少了。”

      “呵呵,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杨华元平静道,“只要自己有本事,天下之大,尽可去得。”䐻

      “也对,你擅长的也不是刀法。”长老微笑道。襬

      虽然杨华元的言语푹之间毫不在意宗门凝聚力,似乎还有要将柳承剑推出去的意思,但长老却没有感到奇怪,他心里也清楚,每一位强者,都要经历磨难和历练才能找到最适Կ合自己的路。 鋧

      章炀缓缓走出座位。

       셸 “咳咳,这场战斗,柳承剑略施一筹。”

      虽然实际上鋃是碾压,但为了给門韦善武留面子,章炀还是客客气气ꩌ地ﯯ说了句场面话。

       听闻此言,韦善武似꒚乎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浑身一️抖,这才注意到柳承剑已经收剑入鞘,退出了五步,平静地看着他。

      “我,我败了。”

      韦뻉善武脸色苍白,看向面前的冷峻青年:“刚才那一式剑法,叫什么名字?筋”

      柳承剑抬眼看了ᜒ看他鱻,“没有名字㯫。”

      “没有名字……没有䖺名字。”

      韦善武惨然一㪏笑,柳承剑的意思很明显,他刚才只是随手出剑,根本没用杀招。

      霊 佬 这意味着,两人在招式掌握的程度上,差得太远太远。 ދ

      这是武学天赋的差距,很难弥补……

      他低下头,叹了口气,转身走回座位。

      既然事已至此,他也밉不是接受不起失败的人。

      뫬成为外门弟子已经三年多,这三年里,韦善武曾经经历过多次战斗,也有过轻而易举秒杀对手的战斗,也有过多次惨败。

      ࿽ 因此,对于უ这次战斗,他并非不能接受。

      只是,没想到自己落败竟然如此之快,刻意隐藏Ⴆ了实力,居然还是接不住对方一剑……

      不过,刚走到半路,他的ﭫ面前就出现了一道人影。

      韦善武抬起뉶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刀疤青年。

      “商大哥……”

      商旭光平静地推开韦善武,“善武,面对任何对手都不应该轻视,狮子搏兔,也要用出全力。”

      “是。”

      韦善武低下头,沉默地坐回座位。黎

      章炀看向刀疤青年,神色一动,问道:“商兄,你……要出手?”

      商旭光点了点头,“是的。”

      楩 毫无疑问,他的对手没有别人,只有柳承剑。

      “这……”

      章炀转头看向柳承剑,“呃……柳兄,你是否需要休息玢一下?”

      虽然所有人都뭝看得出来崯,柳承剑刚❗才根本没用力␢,完全不需要休息,但场面话还是要问一下,不然显得不太公平。

      “不必。”柳承剑摇摇头,“我此来,就是为了试剑,不管是谁都一样。⢻”

      “哼,狂妄的小子。”

      商旭光冷笑一声,缓缓迈步走来。

      还没有接近场地,一股庞然气势૖就释放出来,他浑身真气萦绕身体,似乎形成了交错的气流,还未出手,四周的空气蹦就缓缓流动,震荡。

      这是修为接近破关的表现。

      “嘶……商师兄的实力又变强了……”

      “是帺啊᫠,恐怕再过不久,就能破关,成为内门弟子了……”有外门弟子感叹道。

      ꒈ 看商旭光լ的真气ᙶ运转度和气势,隐隐有突破桎梏,离体而出的倾向僩,这说明他距离凝练真气,归元统一的⧆归一境已经不远。

      等到突破之时,真气便如同杨华元一般,可以离体而出,远距离攻击斊敌人。

      而这也是成为内门弟子的标准,归一境的修行者,可以将真气释放出来,远距离击杀敌人。

      修炼到高深处,数十步之外便可随手杀敌。

      因此,进入归一境ꠧ,才可以称得上一声高手,䴘也是被宗门初步认可的基本条件,在这方天地算是真正㤱步入修行者的世界뿘了。 倠  而距离归一境只差一步的商旭光,事实上,已经隐隐成为外门弟子中的第㨐一高手。

      正是因为燄如此,韦善武才对他如此恭敬。

      之前他们也切磋过很多次,每一次韦Ҽ善武都是惨败,几乎撑不过一招。

      看到商旭光走近,柳承剑捏住剑柄,双眼平视对手,似乎提起了兴趣。

      面对商꺪旭光,他似乎也必须要认真对待。

      䵅 “拿䶎出你最强的一击吧,嬄以你真气境七层的实力,如果不全力出手䛺,不可能赢我。”

      商旭光텭展现葹出了狂傲之色,一字一句之间,浑身上下真气涌动,空气似乎都囐被无形的波动给震荡开来,一阵阵无形的劲风拂过,四周众人都隐彃隐感到微风涌起。

      “等到击败你之갲后,下一个就是莫云。”商旭光低沉地一笑,环顾四周一圈,仿佛已经将莫云的院子当作了自己的领地。

      “也好䥡。”柳承剑平ᰤ静地举起剑。

      雪白平直的剑刃闪了闪,柳承剑忽然举步上前,一道银色的ꣵ剑光闪烁,手中剑刃像是活了过来,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激射而出,直刺向商旭光胸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