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精品

      冲千军所向披㺹靡,其威若虎!

      挹 单枪匹马冲千骑۪,其胆若쌧虎! 曒

      如此人物,岂非虎将!

      眼见李汗青一声暴喝之后便单枪匹马地冲向了ꃱ那道滚滚而来的铁流,在场的汉鉧军将士无不凛然,更有朱儁等将领暗自惋惜不已。

      他们是久经沙场的宿将,岂能不明白李汗青荴这么做的ﰣ目的?

      他这是要以一己之力阻击三千精骑,为自己的袍泽兄弟争取更多的时间啊!

      他这是要为黄巾贼效死,是在寻死!

      便是他们先前还恨不得将李汗青围杀当场,但此刻却再也生不起一点恨意了。

      这样的人物,Ꙟ哪怕他出身黄巾贼,熕也值得敬重! 徃

      只是,可惜了啊!

      可惜了这么一땾员虎将,这么一个英雄人物,却偏偏不能为我大汉朝廷所用!

      可惜㔶了这么一员虎将,왹还没有名㦭扬天下,就要葬身在这乱军之中了!

      这一刻,没有任何人会觉得李汗青这一冲还有幸理!

      那可是三千大汉精骑,放眼世间,又有谁可一力挡之?

      大汉精骑威名赫赫!

      昔年,霍骠骑带着八百大汉精骑便能西灎击匈奴数百里,杀得匈奴人胆寒쏹。

      那可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啊,而且ꤝ只有八百精骑!

      如今,一百多年以后的今天,三千精骑的ツ战力又会有多䃟恐怖呢?

      “李裕……”

      刚刚撤到密林边缘的窦平一回头,也看到了这一幕,连忙一拔马头就要杀回去。

      뮲 “军侯!”

      一左一右两个亲卫连忙嘶声劝阻,“李裕是在为我们争取时间!此时再杀回冼去,岂不是要让他࿈白白送死啊?”

      说着,两人已然્红了眼眶,“我们不能让他白死啊!如果被汉军的骑兵缠上,谁都活不了的!我们……我们先护送受伤的兄弟们回去,再来给他报仇……”

      彭辉和何方所部是步兵,又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若被汉ㅩ军精骑缠上,根本没有丝毫招架之力。

      ᒶ 窦平自然明白这一点,听两人这么一劝,只得一咬牙,“先……撤!”뛍

      只是,他拔马转身时,两行热泪已经悄然滑落。

      和普通的黄巾军士卒不同,他知道这次伏击计划是出自Ί李汗青之手,听得两个亲卫这么一劝,便已ᘛ猜到了李汗青的心思。

      他么做是因为愧疚,是因为觉得彭辉何方他们陷入险境是他的过错!

      所以,他拼了命也要护他们周全!

      他怎么可以这么傻?

      根本就没有人会怪他啊!

      李裕啊李裕,兄弟们干的本就是不要命的买卖,早就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真地没人会怪你啊!

      可是,事崺已至此,就算他窦平带着人马杀回去就真能救出“李裕”?

      컛 他清楚调头杀回去的结局:自己这几百号兄弟要놷完,彭辉、何方剩下的那三千多人马婐要完,螒“李裕”的一番苦心也要白费。 ꤖ

      所以,他没有调头杀回去,而是带着人马准备替彭鶸辉和何方所部断后。

      当李汗青挡不住那些粞大汉精骑的时候뵘,就该他窦平和麾下的兄弟们来挡了。

      至于朱儁残部,他们早已没了动手的意思,有三千大汉精骑增援,又何须他们㺴这支强弩之末的败军动手뤂?

      빃 他们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狼狈撤离的窦平等人,尽皆望ﴍ着策马横枪义无反顾冲向那道滚滚铁流的那一人一骑,神色复杂。

      那的确是一员难得的虎将啊,可是,猛虎也架不住群狼哦!

      튲 但是,在他们的注视下,李汗青还是毫不犹豫地撞进了那道滚滚而来的铁流。

      쳓罵“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ꥲ 天地间依旧充斥着那闷雷般的铁蹄声,但那滚滚而来的铁流好似装上一块锋锐的礁컣石,溅起了漫天的浪花。

      听不到惨嚎声,也听不到喊杀声,所有的声音⎈都被那闷雷一般的铁蹄声所淹没。

      但众人看得到那一个个ぽ被挑飞的大汉精骑四下横飞,就好似漫天被溅起的浪花!

      那浪花一路逆流而上,很快顫便消逵失在了夜色之中……

      朱儁所部幸存的将士好似石化了一般,没有上去助战櫘,也没有去救护那些被挑落马下的大汉精骑,只是依旧怔怔地望着那道ẃ身影消失的方ࡓ向。

      他们的视线都已经被夜色遮断,看不到那边的情形,可是,依旧还在紧紧地盯着쮊那퍴个方向,尽皆神色凛然,满眼骇然之色。

      ⶋ ੳ 好快!好猛……

      朩 一个照面,才一个照面啊!

      铌 被他挑落马下的就已经有数十骑了吧?

      他……到底是什么人?

      䚏霸王再世?

      刦 不!霸王再世也没有这等威风!

      那可是大汉精骑!

      是杀得四方蛮夷肝胆俱寒的大汉精骑!

      这一刻,近千汉军将士尽皆默然,火光跳动着的战Ꟁ场鬺上一片死寂,唯有那闷雷一般的铁蹄声还在回荡,“隆隆隆隆……隆隆隆隆䣘……”

      良久,一个声音簗突然惊叫了起来,“你们听……蹄声……蹄声……”

      那声音的主人好似已经震惊得有些语塞了,但众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蹄声依旧还在夜色中稅回荡着,却已明显不如先前那般高亢,不如先前那般振聋发聩了。

      也就是说,在那被夜色遮断了视线的地方,那个黄巾军小将……那一人一骑还没有倒下!㿵

      不仅没有倒吭下,而且已经扰乱了曹㎴都尉麾下那三千精骑组澫成的滚滚铁流!

      “这……”

      朱儁也不禁瞠目结舌,声音发颤,“这岂非万人敌乎!”

      他并不知道,此刻在那道滚滚铁流的巋中军位置,在那杆迎风招展的大旗下,曐曹操正目光炯炯地望着一路朝大旗下杀来的李汗青发着相同꒯的感慨,“不想当世竟有万人敌!”

      闻言,他身旁的一众亲随尽皆暗自苦笑:我的都尉大人呐,那可是敌将!他都快要杀到您面前了,您还有心思称赞他?

      “都尉!”

      一个将领只得硬着头皮开了口,“敌将凶猛,前뎽军难以ม招架,我们还是先退一退……”뇶

      “退?”

      曹操一愣,旋即脸色一沉,杀气勃发,“我麾下三千精骑,难道不如ꀕ敌将单骑?”

      说着,他“呛啷”一声拔出ท腰间佩剑,厉声茡高呼,“变阵!围杀此獠!”

      ᤴ众人都只听到他夸赞李汗青的勇猛,却没察觉到潜藏在他心底的羞愤!

      想他曹操自幼任侠,便是为官之后也是嫉恶如仇,做县令时就敢杖杀蹇硕的人,如今的他更是官拜大汉骑都尉,正欲建功立业,奺名扬宇内,不曾想刚出师便被一员敌将单骑挑翻前军数百人……

      奇耻大辱!

      柛奇耻大辱啊!

      要是不能当场找回颜面,不要说名扬宇内,他曹襪操不沦为军中돽笑柄都已是万幸了!

      便是舍了大破黄巾겯军的军ɞ功不要,他也要当܋场围杀了此人才能解恨!

      “是!”

      众亲随一怔,顿时精神一振。

      这可是三千精骑,只是一直保持着冲锋队形,防御力薄弱,这才会被李汗青杀了个措手不及,难以招架。

      但是,只要及时调整阵型,稳住了阵脚,便是霸王再世,霍쬬骠骑重生,틵也别想冲出去!

      㓑“两翼包抄……围杀此獠……两翼包抄ᴰ……围杀此獠……”

      随即ⵌ,命令嘶声传递开来,山呼海啸,竟压过了那闷雷一般的铁蹄声。

      听得那震天响的呼声,曹操顿时精神一振,持剑立马紧紧地盯着已经杀到距离自己仅有三五丈远的李汗青,眼中泛起了一丝冰莫名的神采。

      能遇见如此悍将,倒也是件幸事!

      古来名军大将多不ꑵ胜数,可是,又有几人曾有幸遇到过如此风采↸绝世的敌手?

      正在此时,李汗青手ꃋ中长矛突然一个横扫,逼开了围堵过来的汉军精骑,随即就是一声暴喝,“住手……”

      那暴喝声就好比平地一声炸雷起,震得一众大汉精骑都是一愣,即便三五丈外的曹操也不禁浑身一震,白了脸色。

      不待他反应过来,李汗青却突然望向了大旗下,双目如电,“曹操훙曹孟德何在?”

      周围的汉军精骑尽是一愣,纷纷望向了大旗下的曹操。

      㾇 曹操也有些懵,“曹孟德在此!你认得我?”

       李烼汗青循声望来,神色阴沉,“你就⯯是曹操?很好!很好㥖……自今夜始,长社城内外军民……每死一人,我都会记在你头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