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styoa

      赵德柱呵呵⯴笑声,按电ꫡ梯上楼:“你家里有钱有势,尽管玩尽管谈恋爱,但又想开好车又想出人头地,还是抓紧时间努力吧。”

      爰 他来就是为了学习的。

      说着自己挺直⤜身板,冯晓婷马上把文件夹放腋下,踮脚给他蜄把衣领整理好。

      好在龙芷羽把高尔夫女生们形体训练得不错。

      走进富丽堂皇的餐饮集团总部楼层时候,李媛媛还是保持了姿态。

      让人家秘书都觉得这小哥身家不菲,随随뒂便便就带着俩年轻姑娘来开会。

      连餐饮阿姨都调侃:原“哟哟哟,你是真不怕凤琳姐生气,也吃定了我不敢把你怎么样?”

      赵德柱介绍人:“播音专业的小冯,高尔夫专业的小李뜡,这是餐饮集团的宋姐,我跟夏姐都在忙着想做汽车租赁的事情,无论跑哪边汇졍报䱬工作,总得培养些人手,莪我那边퐺男的现在都在驾校。”

      宋姐就顺着这个话题聊了:“凤܍琳姐给我说了你把车赌出去,胆子很大啊,现在准备怎么办㦑?”

      瓪赵德柱嘿嘿:“换了六辆破桑塔纳和⨏一辆面的回来,已经不亏了,等着呗,回头一定把车还给您。”

      人家哪里会在乎这么一辆车:“你跟凤琳姐合作这个?”

      赵德柱出人意料:“夏姐家大业大,出手不凡我跟不上,先小打小闹的试试며看,现在反正心里有点泼冷水了,不那么好做啊。”몉 ᱣ 堃 宋姐哈哈哈:“那还不如来我这边剚参与。”

      葫 赵德柱对这边当然很笃定:“考察得怎么样了?”

      鿗 餐饮阿姨还打电话问了声:“走吧……要说服一帮老顽⟏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융” 맭

      赵德柱没说话。

      餐饮阿姨看他表情:畅“懂我的意思吗?”

      赵德柱点头:“当你想做点什么跟别人不一样Ӄ的时候,总有些人会死死拖住你,口口声声稳妥点好,就这样不爽吗?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离开老家,哪怕来这么个野鸡学校都要想办法改变自己的原因。”

      宋姐重重的䟰拍了两下他的肩膀:“你倒是能拍拍屁股走人,我只能鹤立鸡群,毕竟这些人是我走到今天的老帮手啊。”ማ

      站在电梯里,还笑着看了看冯晓婷和李媛媛。

      好썉像在暗示他的老帮手脫可太好看煫了。

      赵德柱呵呵,把长袖POLO衫领口扯开些,示意俩姑娘左右跟上,双訥手插裤兜的大摇大摆。

      居然走出几分纨绔子弟的派头。

      再说他本来就是。

      鑟宋姐还在后面忍住걄哼䚴笑了几声,然后才冷着脸跟出来。

      쨎这楼层看来就是会议室,极大,宽敞的空间拉住窗帘,因为挂着个很大的投影幕布,一袭红衣丽人站在幕布前侃侃而谈。

      䭴画怓面上正是已经改良过的凤嘴崖建筑群效果图。

      依稀,就是后世该有⿝的模样。

      赵德柱其实䘗从未认真看过那些某音、某手上的小视频,根本说不出来细节上到底该如何。

      但表情装得好,端手摸了摸下巴好像在沉思听进去了狦。

      你特么才十八岁,青春痘䇀都没长好,装什么深沉啊。

      会议桌边的十多个䈖人转头看着他就没什么好脸色。

      ꭄ好在俩姑娘的确分担了不少火力。

      冯晓婷能有面对镜头的从容,再说她也一直跟着赵德柱见过好几种场面了。

      瞪 抱紧文件夹装高冷职业脸。

      李媛媛只能本色演出的满脸堆笑,走进来看餐饮阿姨自己找地方坐了,还指指隔着的一个空位,就连忙拉开椅子服务赵德柱坐。 呪

      感觉这小年轻没个开局几十亿的身价,都不好意思开口。

      连红衣女萋子蕪都停下演讲转头看这边。

      㫡脸蛋白皙,发型精ᙇ致,五官姣好但却有很重妆容。

      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却穿着打扮如此成熟浓妆,在赵德柱前后两世的接触范围里,只会是夜场女王。

      而且无需多想,就跟那辆红色越野车联系起来。

      有点隐藏的野性。

      迁 所以他看了眼没多注意,听见宋老板介绍:“这是天湖地产夏总的朋友,是他提出建议我们全面推翻原有吊脚楼古街景方案,改为目前盇这种整栋耊式古建筑群形式,房地产业的专家意见我觉得还是可以听。”

      老阿姨们能成功,没有一个是白来的。

      宋秀琴这튵句话,轻飘飘的利用夏姐的名声地位,ꏆ带动赵德柱来当靶子,让自己轻松躲在旁边等待收割。

      果然让会议桌边所有人脸色都是卧槽,又不太好说的那种反应。

      赵㥍德柱觉得自己这会儿痙手上有个都彭金砂打火机在手里把玩,就把某二代的气势烘托出来퓌了。

      不过他现在连烟都不抽,一次性打火机都没,只能翘着二郎腿看眼那幕布:“有人不同意这个方案吗?”

      语气、态度、眼神都是在翻版梁家辉那阴沉的询问,仿佛有人反对就会被他一巴掌抽到幕布上去那种。

      ᡄ可惜年龄不够,哪怕刻意加ꛢ重的粤东䀔口音,都没能压住场面。

      会议桌边立刻有个超过五十多岁的男人不屑开口:“我们都反对,你要怎么样?”

      李媛媛坐在外围椅子里,有点不由밟自主抖膝盖了,冯晓婷把脚悄悄伸过去踩住,挺直胸脯삲无声的扫视全场。

      一个月以前,她绝对不敢这么做,在场任何一个都是老板吧?

      但这时候她就是敢配合身前赵德柱的动作ꦆ。

      짶因为赵德柱也慢慢扫视了全场,最后看宋老霅板:“他谁呀?”

      话音刚落,那男人就炸❴了,猛拍桌面:“装你麻痹啊装,你ꃈ特么毛都没长齐,在老子面前装个屁,你懂个锤子!搙” 밨

      ꀃ㻎 有他带动,坐在他周⟾围那些人也跟着骂:“就是!这么小的岁数懂啥子……”

      “还不是仗着爹妈生得好,我们才是一手一脚把生意做起来的。”

      “我看可能还是服侍得好哦,穿得也不咋样得嘛……”

      “真的是懂۝锤子,修吊脚楼才投资多少,这么大的建筑投资多少,你来给啊。”

      “好好生生做餐饮不好吗,非⫞要去修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亏了才晓硘得以后哭不出来!”

      “还装得큄跟真的一样……”

      好在赵德柱脸上一点不慌,甚至后仰靠在椅背侧耳示意秘书低声交流。

      也不怪赵德柱啊。

      对方从拍桌子大骂,就全都用的江Ӝ州本地语言,平日他餌能听,但只要说快了绝对抓瞎。

      蝃 现在听冯晓婷给他翻译过来槂,香香的气息吹得耳朵痒痒,半点火气都没。

      李媛媛可能受了这俩感染,居然也有超水平发挥,起身去给赵德柱倒了杯水!

      宋秀琴都笑了,等赵葅德柱毽耳朵离开秘书的嘴삋,坐直看她才示意下:“我前夫,那边是䉱我前婆婆,我舅舅,我的……”

      反正都是亲戚,夫妻两边的都有,鑏只有坐在她和赵槉德柱之ը间的一个中年男人,是营销总监,嗯,还有站在幕布前的那位红衣܋女子是巹江州市内颇为有名的青年设计师。

      现在有点呆呆的站在那看这边商业对骂。

      现赵德柱稍微点头起身走到튭幕布前,示意设计师可以闪开些:“你燚们啊……一看就是每年分红有个几十百把万就觉得这辈子爽歪歪的乡巴佬!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意义吗?”

      他的手指都敲到幕布上了:“未来,整个江州,江州……都要因为这个出名,这핲他么叫做……叫做……”

      卧槽켋,就好像大便都到门口了,就是出不来!

      没有文化啊!

      赵德퀋柱知道有个词形容的,可他说不出来!

      下面都有点嘈杂了。

      还好被他示意撵开的设计师,默默的鯞站在对面低声:“地标式建筑。”

      赵德柱呵呵一笑,不屑的指着她,问다在场所有人:“看见没?她都懂了!”

      从新坡加国立建筑学院毕业,还拿了好几个青年奖项༃的奚莲캗颖猛抬头,嗯?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

      特别是拿她来跟这么一群乡镇붦企业家作对比。

      在场我的文化水平才是最高的好不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