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男男社区

      永昌侯不给孟辞拒绝的机会,大手一摆就将这件事定了下来。

      孟辞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쳅都写着拒绝。

      她前世连恋爱都没谈过,所有的经验都是从小说电视里学的,对于当渣女养备胎这件事,一点都不在行。

      该如何跟慕容枫解释?

      在线等解答,挺鈝急的!

      从主院出来,孟辞面色沉沉。

      沈绎清冷的声音响起:“你不想与我一起入宫?”

      孟辞赶紧道:“不⻔不不,能为兄长尽一点绵薄之흼力,是弟弟我的荣簀幸,我是在想要怎쵼么样才能尽量的帮兄长在陛下面前留个好印象!”

      ᡇ 那可是你亲爹。

      沈绎淡淡道:“不需要!”

      反正他也志不在朝堂。

      ㇳ簫直到入睡前,孟辞还在思考该怎么跟瑞王解释。

      小茶知㭧晓主子的烦恼,道:“公子,瑞王如今已膭经分쐾府出宫,您入宫不一定会碰得到他的!”

      有道理!

      自己怎么没跮想到呢?

      孟辞心神一松,很快进入了梦乡。 ⟀

      大楚实行的迣做五休一的制度。

      也就是说,开五天朝会,就休息一天。

      第二日恰好就是休朝日。

      陛下在御书房接见他们,一路上孟辞也没有碰到瑞鉎王,那心情真是透心凉,心飞扬。

      到了陛下跟前,那笑容还没有收䇵住。

      楚皇今年年近五十,身形修长面容英俊,保养的极샛好,脸上几乎没有皱纹。

      ⣐ 原屸主见过他几次,每次都是规规矩矩,战战兢兢的。䇆

      今日却是不同,楚皇的目光在沈绎的身上转了个圈,却是先开口问孟辞쩄:“辞儿今日似乎긷很高兴?”

      煃孟辞重重点头。

      当然高兴!

      不用跟费心费力跟备胎解释了。

      这就跟老师说第僰二天要抽查背单词,没背出来的罚抄一千遍큗还要满叫家长。但你不幸你早早睡着了,第二天提心吊胆的来媉到学校,发现英语老师请了病假。

      쨰啧!

      盄謺那得多庆幸啊!

      虽然知道,该来的惩罚迟早䏨要来,但是能躲一天᥼是一天!䊻

      不过跟㨏楚皇当然㙬不能说实话。

      孟辞情真意切的回答:“草民开心,是因为寻回௮了兄长!从此我也是有兄长的人,万事都有人商量,所以激动不已␶。” 뿱

      我也是有ﶊ大腿可抱的人了。

      郴楚皇勾了勾唇,语气温和,说出的话却让孟辞后背一凛:“粌可朕听说你从前跟好友说过,庆幸自己没有兄弟姐妹,所以要少了许多烦恼!”

      豪门大宅,子女争宠明争暗斗无可避免。

      但这话原主也只是玩笑间,跟几个关系最密ନ切的朋友说过,却传到了陛下的耳中。

      陛下的探子,简直无孔㳱不入!

      孟辞躬身作答:“不瞒陛下,微袌臣之前是觉得,若是多了弟妹,少不得要酃费精力照顾,小᱔孩子不懂事惹人烦,微臣没什么耐心!”

      “可如今微臣多的是兄长,兄长不止长得英俊还很聪慧,武艺高强,微臣냗心内不知騢多高兴。只恨没有早点与兄长相认!”

      墶 这话里蕴䵃着一层意思。

      놖 沈绎不是个拖油瓶,还能有点助力,所以孟辞很欢喜。

      有些自私,然而却更容易让人信服,尤其是见惯争斗攌的楚皇。

      他满意的点点头,看向孟辞的目睯光柔和了招些:“不愧是阿尝的儿子,果然是앤知书达理。福公公,你带辞翣儿去朕的私库,挑几样好东西吧!喜欢什么就拿什么,随˯便挑!”

      孟쬩辞看了沈绎一眼。

      福公公低声道:“孟公子,随ቈ老奴来吧!”

      看来是陛下要留自己儿子꙽说点体己话。

      孟辞对沈绎道:“兄长,那我便先去了!等我挑好东西,再来找兄长!”ᑛ

      沈绎微微颔首。

      陛下私库里好东西很多,金银玉器,珍奇古玩,应有尽有。

      可孟辞都没有选싵。

      糈 ⊶ 再好的东西,她也带不走,所以拿㶛着干嘛呢。

      在侯府又吃喝不愁。

      엱 她一路看过去,最后在放武器的那一块区域,挑了一把匕首。

      ꀈ这把匕首式样古朴,匕首鞘上竟然是一根垂柳。

      垂柳柔弱,而匕首乃有杀气之物,两个意象很难让人组合到一起⭏,可是在这匕首上,却쨘又格外的融合。

      福公公有些惊诧:“孟公子,这里的好东西不少,您㣆就挑了这匕首吗?”

      梎 据他了解,孟辞也不习武啊!

      㑱孟辞想了想:“綉难得进来,是要再挑一样!”

      ᨺ “敢问福公公,陛下这私库中,可有王右军的字帖?”

      王右军就是王羲之,东晋有名的书法家蘡。

      꽌福公公略有心疼,还是躬身作答:“有的,孟公子请随奴才来!”

      王羲之的字帖被单独封在一个个的盒子里,孟辞看了一眼,讪笑道:“还要劳烦福公公指一㎧下ᇰ,陛下平日里最不喜欢的是ㆠ哪一幅?”

      陛下哪一幅都爱若珍宝矣。

      可金口玉言,福公公也弸万万縨没有不给的道理,所以还ꬺ是指了下。

      孟辞将那一个写䲋着《黄庭经》的盒子拿起来,跟福公公道谢时歌,又顺뽣便给他塞了一⎸锭银子。

      礼䨄多人不怪嘛!

      匕首被她塞进衣袖之中,锦盒则抱在手里。

      得了两样好东西,孟辞脚步轻飘健飘,面带笑容几乎要哼歌。

      刚绕过一处回廊,迎面䡟就看到一个修长的人影堵在她的必经之路上。

      乜是慕容枫!

      孟辞的笑凝住。

      福公公赶紧行礼:“老奴见过瑞王殿下!”

      慕容枫脸上的笑容与平日无异,道:“福公公,本王与ぽ阿辞有几句话要说,你先去吧,随后本王送孟阿辞去御书房!”

      孟辞与慕容枫关系好,这宫内的人都知道。

      福公公不疑有他,应了一声是后便离开。

      孟辞扯了扯촩嘴角,蔖重新对着慕容枫笑:“瑞王殿下,真是糢好巧!”

      慕容枫摆摆手,身后的小太监便退远了。

      他的脸上早就没了刚豟才的笑떛容,脸色乌沉沉的,往前迈了两步,眸中冷风阵阵:“你很ㇽ高兴?”

      他自昨日到现在,备受折磨,她却笑的如謦此灿烂,如此没嫔心没肺!

      男人周身气压很低,孟辞下意识的往后뗝退,然后,后背就抵在了墙上。

      孟辞讪讪开口:“殿下误会了,我刚得了陛下的赏赐,又是与福公公在一起,若是不表现툡的开心点,让陛下知道了,岂非不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四下扫了一眼,心中警铃大作!

      这地方竟然恰好是个视觉盲区,若旁人不走近,根本发现不了他二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