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兽门qvod

      元子洲?

      照理说,元子洲这么一个活脱脱的纨绔混混,为了一时新鲜做一把纯银且样式奇怪匕首也十分正常。

      可是他会是杀掉姜三四的凶手吗?

      “多谢了!”

      许褚道了谢走出铺子,突然想到在西厢的时候,因为看到杀掉元子洲的凶器还在,也没有将杀掉姜三四的人和元子洲联系在一起,只当杀人的只有一个,故西厢也没有太过仔细搜查。

      如今想来,倒是一个大的失误……

      看来明日还得再去一趟李府……

      ……

      第二日刚刚到了点卯的时辰,谢虞就已经来了衙门。

      许褚与她细说了前一日的种种怀疑和线索,又去了趟李府。

      那西厢已经是无人敢去了,毕竟这样突然的就死了人,而且死的还是府中的表少爷。

      不过元子洲向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整日流连烟花之地,对下人小厮动辄打骂,故他死了,不知多少人在背地里拍手叫好偷着乐呢!

      此番来李府倒是没有带人,就许褚和谢虞两个,沈祁还是照旧不敢来。

      西厢的那些血迹早就被收拾干净了,线索什么的也没了,所幸许褚来这里只是为了找那把羊角匕首。

      仔细观察一下房中陈设,便觉得这元子洲着实败家,敢情不是他来做这生意赚这钱,花起来便也毫无顾忌了。

      檀香充斥着整个屋子,早已将那些血腥味驱逐得无影无踪了,纱帐上还挂好几颗精致的镂空白玉球。

      谢虞开先注意力都在元子洲的尸体上了,竟然没发现这屋子这样奢华。此番见了,不免感叹了一句:“简直太奢华了!”

      “若放在以前,哪个商人的家里头敢这样布置?怕是不想要命了!前朝可是还专门制定了商贾府邸的规模和形制的。”许褚道。

      “罢了,我们快些找吧,看看把柄匕首是否还在这里。”许褚叹了口气。

      屋中可以放东西的地方很多,谢虞和许褚将屋中的柜子翻了个遍,愣是没找到羊角匕首的半点儿影子。

      “柜子里头没有,能藏到那里?”谢虞皱着眉,心底因为找不到那东西略升起了一些烦躁,“藏东西的本事还挺厉害!”

      许褚看她皱了眉,便走过来:“我听那个铁匠说,这可是用了纯银打造的,他小心些也是正常,一般心爱之物不是日日随身携带,就是藏在了安全的地方……”

      他靠着窗前的柜子,那柜子上摆了个花瓶,里面不过插了几枝花,无人处理已经快枯萎了,许褚随意将手往柜子一搭,却没想到不小心就将花瓶碰倒了。

      这是在李府,总不好打坏了别人的东西,谢虞见状连忙伸了手去接,她动作飞快灵敏,一个旋身已经一把将花瓶拽进了怀里了。

      与此同时,花瓶里面“哐当”一声清脆的响声。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随着花瓶的摇动刮响了瓶壁。

      谢虞和许褚对视一眼,心下已经了然。

      谢虞将花拿出来,把花瓶倒了倒,果真一把小巧似羊角的小刀掉了出来。

      正是那把柄银制的羊角匕首!

      只是想到的是……匕首上面还有血迹在……

      血迹早已经干了……因为这个花瓶中放的都是每日采来的鲜花,既然一日一换,也不需要在花瓶里头装水了,是以匕首上的血迹还在。

      “这……怎么回事?”谢虞很疑惑。

      思绪如泉涌,许褚彻底明白:“我知道了,是元子洲杀了姜三四!听小厮说,元子洲日日醉酒,大抵他昨日杀了人,因为还醉着,也就懒得去处理了,便直接将带了血迹的匕首扔在了花瓶里面。”

      只是为什么元子洲要杀姜三四呢?

      那些伙夫们说,前一年姜三四突然像是有了钱,变得极为大方。可是天性难改,一个爱贪小便宜的人,若要突然变得大方,那也只有在极有钱的情况下才能做到。

      既如此,那么姜三四的钱财从何而来?

      许褚拿出一块布将那匕首细细的包了:“我们且先出去,问问下人,看看这姜三四是否和元子洲有瓜葛。”

      谢虞闻言点了点头。

      许褚叫李子衿将府中一干人等都聚在了一起,府中上下小厮共有十五人,丫鬟有五人,管家一人,再并上其他杂役,共有二十三口人。

      李子衿也已经清出了元夕夜留在府中的小厮以及丫鬟,留了一个管家,并上两个小厮。

      “可有人知道这姜三四和元子洲有什么关系?”许褚问。

      因为最近府中一连死了两个人,搞得人心惶惶终日不可安。所以这些人也十分怕麻烦事惹上身,于是全都站在那里,低着头也不说话,保持沉默。

      而最边上的那个一直在那里发抖,虽不说话,却是更加引人注目,许褚一眼就看见了他。

      “你知道姜三四和元子洲有什么关系吗?”突然一团影子笼罩住小厮,原来是许褚走过来了,那人一见许褚腿一软直接栽倒在地上。

      可见是心里有鬼!

      那小厮见已经圆不过去了,就势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一个劲儿的磕头:“小的只是当时听见了不该听的话……”

      “听见了什么?”许褚问,他语气中自带威严,于是让小厮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了,连忙将头低得更低……

      “就……当时一不小心听见了表少爷和那个叫姜三四的对话,姜三四找表少爷要钱……”

      听见这话,要钱?

      “姜三四找元子洲要什么钱,不是府中小厮每月的月钱统一发放吗?”

      “小的……小的并不知,只是姜三四那人还逼着表少爷给他钱……简直就是敲诈勒索!”

      那个小厮说完低着头眼睛打了几个转,心中自有了算计,他说的话虚虚实实的。其实哪里是偷听到的,而是……他自己也参与了……

      只是元子洲虽然死了,可是元琼和李从兰还在,他要是说漏了嘴,下一个惨的就是他了。

      都知道元子洲不是好东西,那是因为他爹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有其父母必有其子!

      不过他还是太小瞧许褚了,他还当许褚就这么被他轻易骗过去了……

      “敲诈勒索啊……”许褚拖长了语调。

      “对的,没错,那姜三四本就是个小人……”小厮将罪责尽量往姜三四的身上推。

      毕竟人都死了,他还活着,当下该是要保住自己才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