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大胆全体图片

      翈 “嘻嘻!”

      “咯咯!”

      “곷呵……”

      䲮 当贾蔷对贾惜春行罢子侄礼,额头已微微见汗时㠾,众人都忍俊不禁蠁笑了起来。 ⻋

      原本看到这个大侄子还有些拘谨的姑娘们,这会儿也都放下心来。

      无쳜论古今还是未来,绝高的颜值再加上干净的眼神、温润的声音和得体的举止,都㔵是接近女孩子的捷径。

      若是再加上辈分上的因素,那简直和后世伪装成ga䬌y一样,无往不利!

      ꥤ毕竟,这些女孩子还不知道有一部叫《神雕侠侣》的小说…… 羾

      “可怜见的,快坐下吧。”

      薛姨妈在她姐姐这里明显比在贾⯒母处自在的多,知道王夫人少言,便代她请贾蔷落座。

      贾蔷微微躬身谢过后,在东向末座落座。

      鿫 看到他进门后一系列的举止,王夫人和薛姨妈都微微有些失神。

      俊秀的容貌对她们来说,虽也赏心悦目,但关注已经不重。

      早已过了豆볟蔻岁月,她们更知道什么对男人来说更重要。

      可贾蔷身上那种沉稳自信的气度,却着实惊艳了她们。

      便是林薛并贾家诸女孩子,虽没有ᰡ王夫人和薛姨妈的阅历估见解,却也都觉得贾蔷很有些不俗。

      只生的好不算什么,宝玉生的也好。

      可是和安静沉稳的贾蔷相比,宝玉跳脱轻浮的就像是个꨻顽童。

      颔 不止宝玉,就是她们웫平日里䯤见过的贾琏、贾环等人,也都不及贾蔷的气度。

      只叹,这孩子爹娘早亡,如今又搬出了宁国府……

      说来也是可悲,地位越高的人,对周围发生的事往往了解的越少。

      譬如天子,他所知道的事,大多数灣只是臣子们想让他知道的事。

      在国公府中也差不多,即便下人们暗地里早已风言风语,可阃却无人敢把那些腌臜事告诉贵人。

      协所以王夫人、薛姨妈都㑘以为,贾蔷真的只是因为快十六岁了,所以搬出了宁国府自立门户。

      毕竟,连寻常庶子乃至承爵人之外的嫡子,在国公府长到成年后,一样要搬离出去,除非亲长强留,譬如贾母就一心想和幼子过ᦘ活。

      但无论如何,这样窞的资质,廽可惜了……

      王夫人和薛姨妈对视了眼ꝉ,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惋惜之意嗅。

      ⨁ 尽管二人都不过是内宅妇人,可作为高门大户的管家媳ិ妇,见识过的人ᎆ和经历过的事,却ꪨ是超过世间大多数百⑭姓的。

      ᎃ ᔷ至少在识人方面,有一定的眼力。

      看到贾蔷这般气度,且已近成年,她们就知道先前起的凭借长辈身份,再施些小恩小惠笼络人心的打算是行不通的。

      让这样的人物当宝玉和薛蟠的书童小幺儿羣,侍奉他们,可能么?

      既ꥬ然不可能,那王薛二人也就Ꙍ没什么好说的衕了谭。

      简单问了两句,一人送了副文房四宝和状元及第的小银锞子,叮嘱往后好好读书,就让宝玉送了出来。

      在抄手游廊上,贾宝玉歉意解释道:“蔷儿,太太和姨妈平日歾里也没许多话,要不,我带你去见见老太太?”﨑

      贾蔷心里犹豫了下,随即摇头婉拒道:“䳺还是不打扰老太太清静了,宝二叔,我先告辞了。待往后宝二叔得闲,可往我小院里坐葒坐。虽찰无好酒,粗茶却还是有一盏的。”

      看着一身月白斓衫的贾蔷,其背影隐隐有种孤寒飘逸之意,宝玉直想落泪。

      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烢穿着的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袍光彩明艳,竟የ让他生出了自惭形秽之感。

      不过他也并未难过许久,就赶紧回耳房去了,到底和林妹妹她们一起顽乐更重要……

      躏 ……

      “给太爷请安。”

      贾蔷刚要自荣国府角门出门回家,赶巧正好碰到了自东府而归的贾政,忙于道边恭立请安。㝶

      也是他运气好,没碰到骄横的贾赦,不然今日怕难得好去。

      贾政心情郁更闷,正要进门,见一清秀少年郎于门楼下请安,登폀时眼前一亮,不过随即认出此人为谁,脸色登时黑了下来,冷哼一声,િ喝道:“往ꨛ后不许再放此人进府,再迈进一步,直接打死!”显然厌下恶之极。

      说罢,甩袖离去。

      十来个门驯子闻言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倒是管家赖大回过뙦神来,隐约猜到了些什迈么。

      Ⳬ 不过是非对错于他而言㇯毫无意义,他冷笑一声,对众门子道:“耳朵都聋了?还不把此人打出䰲去?往后没老爷的允许,不准깗此人踏入国公府半步!”

      ཇ一众门子赶紧应声,쑨就要领命上前,却见贾찿蔷已墿经先一步踏出角门,飘然而去。

      身姿潇洒,不代表内心潇洒。

      贾蔷可以肯定,必是宁国府贾珍又出手了。

      而这一次的出手,也不会像上回那般,只在义学里做些手脚。

      只是饶是贾蔷已有心理准备,他还是ힵ没想到,贾珍会将此事做到这样绝…… 䠤

      ……

      “铁牛,给我堵好了门,不许松!”

      “呸!你们这群杀千刀的,休想夺走我外甥的宅子!”

      “铁牛,你挡死了,埥挡死了,放一个人进来,老娘让你一个月都吃屎!”

      此言一出,刚刚被七八个人联手顶开一条缝的木门,“哐当”一声又被堵死了。

      木门后,铁塔一般的铁牛一张黑脸上满是恐惧的汗水,咬紧牙关,拼死力将门挡住,不敢ꩭ有半∘点松懈。

      老天爷,吃一个月的屎,还能活吗?

      在他背后촦,却是色厉内荏的春婶儿,虽看起来张牙舞爪极为厉害,但实则脸色苍白,眼神恐惧。

      国人数千年以来,最重安居,安居才能乐业。

      要是没个家,岂不成了孤魂野鬼?

      可是,她心里也明白,若是那些人说的是真的ዝ,这个才住了一天的家,十之八.九还是保不住了。

      毕竟,铁牛就算力气再大,也大不过人家国公府!

      正这时,忽地,外面传来一道清喝声:

      “张财,你干什么?”

      春婶儿闻声登时激动꛺起来,大声叫道:“蔷儿你可回来了,这群杀千刀的贼说要来收房子,要赶咱们헢……要赶你走啊!好外甥,你快告诉他们,这是你老子娘留给你的啊!”

      贾蔷在外面听见,回道:“舅母,让姐夫注将门打开。”

      溷另一边,一个青衣马脸的中年끄男子不阴不阳的笑道:“小蔷二爷,得罪了。只是,这是珍大爷的命令。珍大爷和西府两位老爷一起下的宗族䔣之命,因小蔷二爷你㗪忤逆不孝,族里收回这处宅子,将你逐出贾家。既然你都不是㹐贾家的人軦了,自然住不得贾家的宅子ᩇ。”

      原本,这位宁国府的外管家以为贾蔷听闻此言,必会大Ჯ惊失色,如丧考妣魏,乃至痛不欲生……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贾蔷闻言后,竟是先左右看了看,见这条后街上站满了人,其中多有贾族中人正往这澀边看热闹,非但毫不羞耻,反而扬了扬下巴,大㖀声问道:“᪤张财,你刚说什么?你再大声一点,我没听清。该不会是,你假传族长之命吧?贾族族볁长,和西府两位老爷下定主意,要将我逐出贾們族䁃?”

      张财虽觉得很失望,也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一时又想不出噀缘由了,便将先前之言大声重复了遍。

      ㊑ 贾蔷闻言后,眼睛里丝똂毫不见落难之意,反而明亮惊人,他大声道:“逐我出贾族,我认了!但忤逆不孝之名,贾蔷绝忭承担不起。张财,你回去告诉贾珍,将我逐出贾家自生自灭容易,坏我德行却不可能。我贾蔷,岂敢有辱父母在天之名?他若敢以忤逆不孝之名罪我,我也不会藏着掖后着,将他在宁府那些下作肮脏事公布于众,必与他鱼謬死网破,玉石俱焚!你转告他,莫非爈以为天香楼之事能瞒得过我?至于这宅子,你们想收回就收回吧,明日午时前,你们来收房便是。”

      张财虽想着立刻就收ꍝ回,可看着贾蔷和他身后的铁牛、春婶儿等人,尤其是铁牛,恍若牛魔王一般,吞咽了口唾沫后,道:“好,那我们就明天午时前来收房!走!”

      待宁国诸仆离去后,相比于즵满目苍凉心痛煎熬的舅舅一家,贾蔷却快乐的䀧简直想放声大笑!

      这世上,竟还有这等好事?

      我艹!求求你们,快点将我除名吧!!!

      ……

      PS:感谢书友小土豆不带泥吖的万赏,感谢大梦醉三年、良辰美景奈何天、有时丶花开花落、风卷狂花、无声弦、岭南园林、ai雪的猫、彡割、假装怕冷、山地游侠、枫林可燕、里鬼件、SunnyW、爷单身丨却潇洒、【汣零】、天气居民等书友的打赏。累积盟主加更啊,上本书还欠六个盟主的加更,等上架那题天一起还了。蜂

      最捈后,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