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50精简版

      今天,各个行业最缺的可能是钱。

      可当年稌真正紧俏的是生产资料偋。

      尤其八十年代初期,我国各个生产领域都在争先增产扩产。

      要是没有充足的原料做生产保障,那工业企业能好受吗?

      这无疑成了工业企业最大的心头病。

      一般的地方工厂,遇到生产资料紧缺问题,往往是去找地方的工业管理部门,要求调଄配。

      퇴 可有些特殊行业的工厂,特别规模较大的国有工厂,却是归属中央部委直接领导的。

      洖 他们没别的办法,只能进京来解决问题。

      毋庸置疑,什濾么时候也不可能真正一ȸ碗水端平。

      于是一些懂得这个道理的企业领导,就几乎㗸隔段儿时间,澗都要派专人跑到京城来哭穷,坊求救济。ዊ

      还别说,会哭的孩子臌有奶吃。

      就这么一哭一求,往往还真能把个计划外的物资哭下来。

      可时间一长,这就了众뉟所周知的“秘密”。

      各个单位全是嗷嗷待哺,自然引起人芈人效仿。

      所以这种竞争逐年升级,也是必然的事儿靦。

      而这种批条战争……如果可以称为战争的话,当然越来越不好打了。穅

      ㍪等到大家都会演苦情戏了,那比得可就是交际能力了。

      聚乙烯,被称为工业的大米。

      煤炭,被称为工业的血液。

      这两样东西因为用途广泛,都是最紧缺的物资。

      尤其是塑料制品加工行业,殸离开了这两样,那就得完全停工了。鶒

      所以南方红᥏太阳塑料制品厂的副厂长常焕发,从去年开始,每年年中和年底都要往京城跑上两趟。

      只是这次进京,这位自诩已经㕳把京城门路趟得精熟,向来马到成功的副厂长却偏偏发了愁。

      敢情就在他要提货的时候,遇到了意外情况。

      部里突然接到上级指令,要틟求调配壞一大批物资,去支援两家军工企业的生产任务。

      这里面就有原定给他的物资,Ⲙ立刻让他这张批条的价值降低了一半。

      尽管批条的那位也算是体谅他的难处,又给开了一张条子,补ふ上了这个口子。

      可麻烦就麻烦在这张条子,得从另一个部委下属的京城大厂转穮调啊。

      常德利以己度人,当然㲙清楚ዒ,别的厂子已经吞下去的东西,哪儿有那么容易再吐出来?

      俗话说的好,县陬官不如现管啊。

      虽然部里的神仙高高在上,一声令下,人家绝不会明着说不办。

      可真要阳奉阴违的敷衍他,并不是没办法。

      ꫶ 让他等个十天半拉月的,再跟他说已经尽力了,实在抽调不出来,他又能怎么办?

      就是再找领导,也不能真把人家生产线给停了不是?

      所以说,这嶂还得靠交际,就得请客吃饭。

      ㏎ 得拿“䕈二十响”(烟)、“手榴弹”(酒)、“炸药包”(高级食品ᆿ),把厂子方面的关系也给胡撸好了,这批条才有效。

      但关键的问뵡题是,他所带来的礼品和土特产,那都是可丁可卯按部里人头算的。

      閭 请客还好说,花钱摆几桌就完了。

      䢮 但送礼就难了,这得现抓现凑啊。

      可他京城没姠什么这方面⦐的关系,好≀烟好酒又从哪儿弄去啊?

      还别看京城这么大的地方,市面上商店里能买到的东西,最好也就是乙级烟,两三块钱퇊一瓶的酒。

      用来办事儿,有点拿不出手啊。

      最起码넷,总得弄几瓶泸州老窖,和几条牡丹、友谊,才୴像话啊?

      交际上真是这样,次的东西送了不如不送。

      因为很有可能让人误会,反倒得罪了人,这才叫得不偿失呢。

      所以啊,他现在发愁的是,到底是通知自己鶓厂子䩯那边赶紧ᝢ派人送礼品来。

      还是从京城就地想办法找找门路,尽可能凑些能上台面的㔉东西啊。

      ߘ

      关键还得快,뽪因为万一人䄦家的生产计划安排好了,原淭料真抽不出来了崒。

      ئ

      又或是别的厂家先拿批条去求了,不也是增加难度吗?

      ꫰ 总之啊,麻烦!

      可别说啊,老天爷真Ԭ是饿不死瞎家雀。

      天下还真有你想睡觉,就有人给送贕枕头的事儿。

      就켘在常厂长天天挠头,无处去寻摸的时候,竟然有烟酒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而这位雪中送炭如天使,救难扶危赛耶稣的主儿,可不是别人,正是大慈大悲的张士즮慧啊。

      㞖说起来,张士慧和常厂长彼얙此并不陌生。

      因为当初常厂长第一次来京城,帮他騋打听具体地址,在地图上画标注线路图的就是张士慧。这位常厂长为这事还送了张士慧一蛤蟆镜呢。

      所以在和宁卫民刚刚达成共识之后,张士慧首先想到了常厂Ʞ长也就不奇怪了。

      毕竟从熟人打开局面是Ῐ最自然的选择,碰壁也不显尴尬嘛。

      正是因为这样,当张士慧第二天下了夜班,换好了衣服。

      完全本着有枣톹没早枣先踹两脚试试的打算,敲开常厂长的房门之后。

      他很顺利ꢯ的就接到了第濝一笔兼职业务。

      “什么什么?小张,你能弄到好烟好酒?”

      ⥸ 打开房门,听到张士慧的来意后,常厂长霎时叫了起来,他鼓泡眼努力的鼒睁开沟壑。

      反仿佛看见了奇迹一般。

      딮 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正为烟酒发愁呢,怎么就偏偏有人送上门来。

      “真的真的,”张士慧头点的就跟小鸡啄米似的。

      他看出了有门儿,眼睛里也冒出了希望之光。

      心里同样也在想,不会这么顺吧?

      嬧 ⹫常厂长还儴有点不可置信。

      “啊?你哪儿来的路子?可靠吗?”

      “当然可靠啊。这是京城,我平趟……”

      闁张士慧答话同时,则警醒的看看周围。

      他并不粗心大츃意,可不想被客房部的人撞见。 ㍎

      “⎚不是䀐,您让我进去说行吗?”

      “好好……”૳

      폐쨟常厂长醒悟,赶紧把张士慧让进屋,关蠋了房门又急着追问东西来源。

      而张士慧早和宁卫民有预案,编呗。

      他声称自㌙己亲戚是糖业烟酒公司的,刚当上个小领导。

      “小张,那你都能弄到̢什么东西?一般的我可不要,我只要好的,最好的,你行吗?”

      这个딒问题昨天也同样讨论过,张士慧一点不怵。

      “茅台还是五粮液?中华还是牡丹?흛” ▲

      “啊?茅台……行啊你!”

      㱈常厂长一愣怔,还真是有点綾叹为观止,刮目相看了。

      随后再问。

      “茅台、中华什么价?牡丹和五粮液又什么价?”

      “茅台和中华烟都是……二十,五粮ꃠ液和牡丹烟都是十먶五块。”

      “时间快吗?我如果要,什么时候能拿到?你能搞藘来多少?”

      긥“这……您怎么也得半天工夫,数量您放心,要多少有多少?”

      说实话,这时候常厂长已经动心了。

      不过毕竟是老跑外场的人了。

      他看出来张士慧刚才说价有点心裉虚。

      眼珠一转,觉得价格上能争取,还是要争⁥取一下的。

      就尝试着划了一下价。

      “东西有点贵吧?商店官价才多少钱?不能一拏倍还多吧?茅台和中华十五行不行?”

      “这……行吧。那您到底要多少。”

      听到这话,常厂长是心里狂喜啊。

      因为外头的行市是茅台十八一瓶,他根本没想到张士慧ག不还价就答应,竟然占了便宜。

      “好,那我要八瓶茅台,慪八条中华烟。你可快着点,我最多等你一天。”

      他开סּ出要求后,为了万全,跟着又补充。

      “可有一样。我得先看见东西,才能付款。”

      “没问题。”张士鼲慧同样是双目放䎌光,他脸傯上的䂵肌肉彻底舒展了。

      跟着也想起了一件事,锰赶紧补充,“您准备钱吧,我们只要现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