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贵妇双飞

      在这个时代,各式各样的霓虹灯是豪华大都市的一种特色,纽约也不例外。在不少闪耀的招牌四周围,挂满了富有时代特色的大型灯泡,洋爛红色充满诱惑力的标题,为那些犹豫不决的顾客깻指明了方向。

      矮油~

      都到了这么晚了,还在挂牌营业的地方想也知道是干什么的啦!

      衣着暴露的红灯区女郎为酒吧生意招揽顾客,贩卖假笑和亲热。

      有些女郎是自营产业,她们附近都有一个常驻的小旅馆,如果有人打算和她们搓澡,就得顺带付清房费,这波叫做双赢。

      血族自然是存在的,但因为这里人流密集,吸血鬼们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毕竟在弗农出现以前,她们的生存法则就是隐藏自己。

      在这里生活的都是底层ꊴ的吸血鬼,一旦暴露出真实뽛面孔就容易的遇到致命危机。 ⎨

      可能是被吸血鬼猎人杀死,或者被人类联邦政府的部队围剿至死。毕竟在䀰现代社会只需要知道一些基本信息,追踪就不是什么难事。 ٲ 봚

      为了更好的隐藏,这片区域的吸血鬼普遍会装作妓女,勾引一些老镩色批,然后带到自己同伴所在之뚑处分食,但是今天似乎和以往有所不同。

      嗒嗒!嗒砗嗒!

      高跟鞋踩在低洼处溅起一小朵水花,鞋的主人满是慌乱、惊恐地奔波在一条小路上。

      露腰的服装以及妖艳的烟熏妆还有清凉的大腿暴露出她땫是一名光荣絼的应召女郎的事实,她的名字叫做琳达。

      끠 但是在大多数时候,应召女郎只是琳达的副业或者说伪装。

      她的主业则是吸血鬼。

      因为长得还行,每天晚上她会为同伴做勾搭猎物的工作。吸血鬼们不缺钱,但也没什么大钱,偶尔从一个猎物口袋摸出的美刀足够花了。

      上中层的吸血鬼都会控制黑帮帮他们做事,但是拥有这样地位的血族不多,在城市里面狩猎的吸血鬼一般组成团体,像她们就属于同伙比较多的团体。

      透 在她们团伙共同生存别墅的地下室有一个大옴冰柜왱,她们会将多余的人血储藏在这里,偶尔用来开开派对什么的。

      伀作为一名生活在下层世界的女吸血鬼,琳达自我感觉良好挬,即ᶕ使每次出现都要杀死几个人,但是那不过是畽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琳达觉得自己就像童话游走在世间的精灵,给予那些犯错的人类以惩罚。

      至于他们犯了什么错?

      从今年开始,琳达不止一次地参加了弗农举办的鲜血舞厅,她也曾经不止一次冬地带猎物进去作为门票。

      只兂可惜当刀锋出现并捣毁第一个舞厅,她就푮只能悻悻的离开了。

      刀锋一般是不会盯上在都市圈游走的独㽻行侠的。

      她们人数更少ُ,效率底下,也更容易隐藏自己的。

      比꧎起那些操控的黑帮和警察局的高端玩家,她们实在不算有很有㻤重大危害。

      就在琳达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要过去之后,另一个吸血瘧鬼猎人却突然盯上了自己,这家伙是一个遮着脸ῠ、披着大号风衣的黄种人,具有十分健康的血液。

      他的伪装让琳达以为只是一个害羞的宅男,所以一如既往的工作。

      没想到,在巷子里他突然大发神威,把自己的同伴뗐砍成了火炬。

      在同伴燃烧的火焰照射下,琳达十分清楚地看到这个䱞黄种人的兜帽下面,是四只ᘃ令人难以忘记的黄色眼睛,灵动艩而锐利的眼神像在戏谑地看着落入精心设下陷阱的小白兔。 政

      “蜘蛛。”

      一名吸血鬼喃喃地说道,这是那些侥幸从对方刀下逃脱性命的吸血鬼给他取得外号。

      和刀锋相比,这名刚出道不到一周的吸血鬼猎人似乎更孺喜欢杀戮落单的吸血鬼。

      传说对方速度很快,氒可以飞檐走壁,被盯上的吸血鬼往往是逃跑了一段距௒离之后,才会发现对方已经在前面等着自䇢己了。

      他就像蜘蛛一样,一步一步地看着猎物在网上越挣扎越紧,最后再出手取走性命。

      “他y只有一个,我们一起上,룮可以杀死他。”

      一名吸血鬼从地面上爬起来,满脸狰狞咆哮着心中的不甘心,手中地枪械举㼔起来想要瞄准他的身后,而蜘蛛就像是后面长了眼睛似的,伸手向后一刺,将其变成了灰烬。

      事情发生的有些奇怪。

      其余吸血鬼不由得目瞪口呆,倒不是惊愕于对方的实力,而是他们看到蜘蛛一只手拿着枪械,一只手拿着武士刀横在胸前,竟然又多出一只手刺死了同伴。

      这个人有三只手的吗,还是什么机关在作祟。一䴖名吸血鬼揉了揉眼禾睛,想要弄清楚ଂ是不是障眼法。

      鲁苏直接满足了他,六只手全部Ⓡ从风衣下面伸出来隖了,每只手上都拿着武器,燼其中包括刚刚刺死吸血鬼的短剑。

      “怪物啊~”

      吸血鬼们对视一眼,不曵知道究舉竟自己的是怪物,还是对方是怪物,联想到对方刚才狠辣地砍死了自海己的几个同伴,干脆害怕地大叫一声逃跑了。

       吸血鬼们四散开来。

      鲁苏追赶了上去,和他们传说中的一样,他的速度比起吸血鬼来说,要快上很多,基本上没밊有跑上泲几条路,就先좫被他一刀致死,现在只剩下被故意留在最后琳汬达还在奔跑。

      琳达䊇满脸慌乱的逃窜,她的逃跑路线就是的原先最为熟悉的红灯区的。

      她的想法很븨简单,想要凭借人流甩掉他,即使没能甩掉蜘蛛,想必在人群中蜘蛛应该也不敢大开杀戒吧。

      她一边疾步뗖向前,一边时不时地看向后面,她情绪是惶恐且担忧的,逃离那片已经成为了唯一的念头,就连踩过ᰣ的泥水塘弄脏自己的丝袜也不知道。

      섨吸血鬼不会流汗,但是我们却能看到有水珠从她的额头上流淌,弄花了黑色的眼线。

      是雨。

      感转眼间天空下起了毛毛雨,周围的世界显得格外朦胧。

      琳达几乎快਀要跑到酒吧了。

      她低着头快速奔逃,却突然撞上了一个人,退后几步的她的脸上不禁露出绝望的神色,才发现蜘ᩈ蛛蝬居然早就在这里等着自己了。

      明晃晃地刀片靲在烟雨下看起来格外刺眼,周围酒吧里面的看门的大汉都看到了她,即使他们中有些还是吸血鬼的手下,但是此时却都不打算出手,大城市的冷漠在此刻一览无余。

      不想死的话,还得继续逃跑。

      鲁苏把对方追㪛赶到一条商业街上,这⊦里营业的都是小商凇小户,再往后ൌ面的就是住宅区,所以全然没辵有夜间营业醗的念头,店铺全部都关门歇业了,周围也是看不见一个人。

      不再쥤等待,他朝着前面奔跑的人ﰧ影的腹部踹了过去。

      这一击直接将她踹到了墙븲壁上,然ၾ后滑落下来。

      “饶㝡命,饶命。”

      릲 琳达捂着肚子,说着求饶的话。

      很难想象前些日子还在以人类为食的她今天居然落到了这步下场,那些天一边惨叫一边求饶的人类男子是不是此时正想着㠹和她一样的事情呢。

      “求求你放过我,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鲁苏低着头咧开嘴,尖牙在清冷的空气中显露,鲜红的舌头竞接了一些雨水送到嘴巴里面。

      쌟 他有些嘲弄地看着这个女吸血鬼굷的求饶以͗及她在背后摸索石头准备偷袭的行为。

      通过这些天吸血鬼猎人的生活,鲁苏已经明白觟了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地狩猎人类的种族没有一个好相与的。

      别看眼前的这个女吸血鬼能够可怜兮兮地求饶,只要自己露出丝毫破绽,对㥃方立刻抓住机会狠狠反击的。

      턏往往是越漂亮的吸血鬼偷袭得就越狠,一开始鲁苏也吃过不少的亏,后来他就开始学会不给敌人융任何的机会了。

      短剑从手中甩出来,女吸血鬼惨叫一声,手掌被直接砍断。

      鲁苏用拳头朝着她的脸上来了几拳,直到把她打得从惨叫变成了呜呜声,才拎起这个躺在地面上女吸血鬼重新放到自己的面前。

      “咬吧。郗”

      “咬?”被打的头脑不太清楚的女吸血鬼不明所以,习惯于游走在红灯区的她,还以为这是什么特别性暗示,当即朝着鲁苏的下半身摸过去,然后又挨了几拳头。

      “我让你咬我的手臂。”

      鲁苏干脆把手臂送过去,等到对方的獠牙刺穿了皮肤,不怀好意地拼命吸d取血液的时候,他又干脆걑的将她一刀劈成了两半。

      转身从这里离开,鲁苏摸了摸手上的洞口,身体自带的自愈能力正在发挥作用,吸血鬼咬出来的两个ᵧ孔洞正在渐渐恢复。

      同时在常人看不到的视角里面,一股特别的黑色病毒流入了他的身体里。

      冁 这股病毒想要改造他的身体,却不料鲁粒苏本身得细胞就很是强悍馷,病毒才改造ꏨ了一些细胞,就被免疫蛋白发现杀死了。

      当然病毒也不是完全没有反击之力,它的感染力足以让碰到普通的细胞变成᪤自己的想要的模样,死亡、感染、扩散。

      一时间,病毒和免疫꬙蛋白僵持了下来。

      ઔ 对此,鲁苏只能感叹自己运气不好,自从那天从刀锋家离开之后,他就找了一个吸血鬼咬自己试试看衑,可是没想ﳩ到自己连一丝变̒成吸血鬼的影子都쟕没有,日光浴照晒,银制品照⸍摸。

      吸血鬼病毒的确能够有效抑制自身的变异,只是需要自己经常被咬。

      如果只是这个也没‏什么,但是随着时间的延长,鲁苏的身体似乎对血族病毒产生了抗性,变异的ႉ疼痛感又隐隐约约地发作了。看来让自己想要完全变好,还需要其他方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