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2:怪兽之王 电影

      ಃ一顿夜宵王文直吃得很不自在,偏偏苏氏是个爽利性子,全程作陪。

      王文直是个客气人,不能拂苏氏的好意,将鄂国公府准෥备的夜宵吃了个底朝天,这过程还听嬷嬷跟苏氏抱怨,李家那些小公子言语上怠慢小杜顂了,说她不阳刚,不像个男人。

      嬷嬷说这些的쯉时候,一脸含笑,苏氏更是哈哈大笑。

      王文直只能假意低头喝汤ꕖ,心里嘀咕,亲外甥被其他人挤兑了ꨡ,为什么当姨母的没有生气反而开心?那后生倒是一脸气恼,但也不知是因为被其他人挤兑,还是因为被亲姨母嘲笑㘇了。

      王文直吃完了夜宵,起身向苏氏告辞,苏氏便说道:“丽娘,你去送送大公子。”

      杜丽娘便恭谨地对着王文直做了个“请”的动作:“老师,请!”

      看ᲃ着杜丽娘和⾬王文直双双走ᛨ出去,嬷嬷立即冲苏氏挤了挤眉眼,苏氏笑道:“如若能成,倒是一对璧人。”

      “夫人真是用心良苦。”瑤嬷嬷冲苏氏Ử竖起大拇指。

      苏氏叹道:“有什么办딲法,我妹子走得早,就这么个闺女,如今找回来了,只能我替她好好룺疼惜了,她那个继母不是个良善人,不会为她筹谋的。”

      嬷嬷点点头,又颇忧虑道:“夫人想得长远,顾虑周密,特意请了王公子来府上授课,给他们二人多些相处੝时༃间,就算他日夫人央檹大将军拉下老脸去梁国公府上向王大人提亲,如果大公子与丽娘小姐看不对眼,也是白搭。”

      那制造了机会,王子俊就能看上丽娘吗?

      ㎳ 苏夫人很忐忑,自己ߌ甥女是个文盲,而王家大公子学富五车,嬷嬷是个惯常安抚主人껅心的,说道:“夫人也别这样想,咱们丽娘小툙姐冰雪聪明,模样又生得俊俏,又有杜家的门第,亲伯和父亲与梁国公都是同僚,那是不折不扣的门当户对。说不定丽娘小姐还未必能看上王大公子呢鸮!” 姄

      嬷櫄嬷只是为了帮苏夫人壮势,谁知道却勾起了苏夫人另一面的担心。

      “是币啊,绒花,你说丽娘会不会不喜欢王子俊?王子俊是个书生,性格拘谨,丽娘从小在市井长大錁,性格大大咧咧,他们会不会不投契?”

       自己的安抚起了反效果,绒花嬷嬷脸上很是识挂不住。

      杜丽娘已经送王文ꩿ直走到屔了府门口。

      “小杜,你晚上胴就歇輘在你姨母府里吗?”王文直尽量摆出一个好㲍老师该具备臿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낁来蠙。

      ➁杜丽娘摆摆手说:“学生一会儿还是ͅ要回自己家里去。”

      箋 Ꞗ王文直抬头看看天色,夜色融融,月近中天ꠜ,便道:“那你快些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杜丽娘֠点点头:“谢谢춽老师,老师不用担心我,我要等我们杜家的꒺马车来接,再向姨母辞别,就可以回自嶩家去了。”

      看着杜丽娘笑容可掬的样子ᘙ,王文直想了想,说道:“小杜啊,其实世间男蝹子不拘䝼泥于什么性子,阳刚也不一定非是男子的特征,柔頥韧、细致也可以是男子的品质。”

      ꋩ王文直这话是为了安慰被烙李家小公子们挤兑了ࠗ的杜丽娘的。⍓

      “虽然我不知道你之前是什么原ꓳ因导致你启蒙晚,不雲过没有关系,ྍ不论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勤学苦练,都会日益进步,你对自己要有信心哦!老师看好你!”

      这话是安慰学ω业上Ӛ有些笨拙的杜丽娘的。

      王老师真是个好人踷。

      杜丽娘对王文直的印象顿时高大上起来。

      坐上了自家的马勴车,雨墨䱨忍不住说道:“公子囆,我怎么觉得杜家公子是䢫个小姐呢?”

      雨蒑墨的话立即遭来王文直的一记敲,“嘟,不可乱说,杜섑家公子只是文秀了些,怎么就能说人家是个女的?”

      靂虽然王文直曌十分笃定,但雨墨却没有陷入自我怀疑,反而看着他家傻公子,心里想着虽ꅡ然读书方面二公子不及大公子,但某些方面,二公子的确比大公子脑袋瓜好使。

      杜丽娘被ǖ杜家马车接回杜家的时候䵙,皎月已中天,釭但她老爹杜尚书的继室肖氏却还嶓没有睡。

      肖氏亲自端了一碗银耳莲子羹过来。 댻

      “丽娘,怎么上课上到这么晚才回来?肚子饿了吧?快来趁热吃扺。”肖氏笑吟吟说道。

      㜗 肖氏身旁心腹章嬷嬷立即补箅充道:“夫人亲自给턘小姐炖的银耳莲쌬子羹,掐着时辰炖的,说是贀小姐这个时ↆ辰回来吃,刚刚好,银耳不烂不硬。”

      杜丽娘看着热气氣腾腾的银耳莲子羹,笑容尴尬鑡:“那个,걃母亲,我已经在댧姨母府里吃过了,再吃就撑了。”

      “哎呀,丽娘小姐,这可是夫人亲手……”

      肖氏看了肞章嬷嬷一眼,章嬷嬷讪讪然闭了嘴。

      셵肖氏将银耳莲子羹搁在桌上,说道:“还是留在你屋里,回头你夜半万一梦醒,腹中饥了,还可以吃。” 騜

      “谢谢母亲。”杜丽娘倒也嘴甜,只不过摆出逐客的架势。ɬ

      肖氏却没有槓马上就走쎥,而是说道:“丽娘啊,你看咱们尚书府也是高门大户,你伯父又是尚书右仆射,皇上亲封的莱国公,咱붽们家又不是请不起ꚺ教书先生,你说是不是?又何必巴巴地往鄂国公府上跑呢?让旁人知道了说闲话,还以为我这个当后母的拦着不让你读书识字……”

      “只要母亲自己觉得没有这个意思,我也没有误会母亲是这个意思,僶不就好了?至于旁人盖说什么想什么,咱们又岂能管得着?咱们也不需要管,母亲鼘说对不对?໴我们才是一凟家人啊!”

      肖氏看着杜丽娘,眉眼长得与死去的小苏氏几乎一模一样,说话的样子也像。虽然她作为续弦嫁给杜克清的时候,小苏氏已经过世了,可从前参加贵女们的聚会时,她见过小苏氏。

      女⯗人之间的感情是很微妙的,肖氏对小苏氏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妒忌,对于小苏氏的亲闺女她又怎么可能真心喜欢呢?只不过他们这种高门大户,谁能将不喜欢摆到明面上,无论如何她都要닼装出个贤良淑德的样子来,这才是让肖氏郁闷的。

      就像杜丽娘刚才说这番话的时候,肖氏特别想上去抽她两个大嘴巴子,狠狠骂她一顿“小娼蹄子装什么装”,但她自己却只能先装。

      “你父亲也正是这个意思,你不愧是你父亲的亲闺女,想的说的,都与你父亲一模一样。”肖氏笑吟吟说完,扶着章嬷嬷的手退出了杜丽娘的屋㞢子。 㠜

      都不用出屋子,只从卧房的宝花湘覫帘退出去,她就冷了脸。

      等肖氏和章嬷嬷走远了,杜丽娘就对丫头宝蝉说道:“银耳莲子羹,你趁热喝了吧。”

      宝蝉原是肖氏跟䥓前褃的人,杜丽냗娘回到杜家后,肖氏便将她㬫拨过来伺候杜丽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