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直播app下载安装

      库洛卡斯没有怪诺亚手下得重,毕竟拉布体形在那里,想要阻止这种程度的打击是必须的,而且这样的打击拉布很快就可以治愈,这个才是重要的。

      趁着拉布晕过去还没沉入水下,库洛卡斯连忙拉出准备好的竹筏,划到拉布身旁艰难的在拉布相对滑的表皮移动,将药罐的药涂抹在拉布因撞击而绽开的伤口。

      看来是长久这样做的缘故,库洛卡斯在拉布仍在水面的短短时间内便上好了药。

      库洛卡斯从拉布身上跳下,划着竹筏回到岸边,对着诺亚两人招了招手便独自向灯塔走回去。

      诺亚两人识趣没有说话打扰库洛卡斯,沉默跟在他后边一起回到灯塔。

      回到灯塔的库洛卡斯没有第一时间和诺亚两人说话,他走到墙角拿起自制的烟枪,从衣服口袋拿出一小撮烟草,熟练的塞进烟枪里,点起火啪嗒啪嗒抽了起来。

      一时间房间里烟雾弥漫,让人看不清库洛卡斯的表情。

      “曾经,”良久,库洛卡斯从沉思中回过神,说出第一句话“在这个双子岬,大概四十八年前吧,那时候我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守这灯塔也是没多久。”

      “那时有一伙奇怪的海贼来到双子岬,是叫伦巴海贼团,拉布就是那伙海贼所带来的,说起来那时的拉布还只有小木船那般大小。”

      “当时年轻气盛的我对海贼当然是不对付的,也没给他们好脸色看。不过要说这伙海贼还真是特别,他们与其说的海贼,不如说是一个乐团。”

      “他们只要喝酒就会拿起乐器在那里演奏个半天,尤其喜欢弹奏‘宾克斯的美酒’,而拉布听到他们弹奏也会跟着在水里舞动着。”

      “不过既然是海贼,那当然是不可能一直停留在双子岬,而那时的拉布实在太幼小,接下来的航路如果让它跟着简直和杀了它没什么区别,理所当然的他们决定将拉布留在这里。”

      “但拉布对他们的感情实在太深了,每次他们偷偷出航它都会偷偷跟在后边,让他们只能一次一次返回放下拉布。为了让拉布放心留下,最终他们和拉布定下一个约定。”

      “当他们环绕红土大陆一周后,他们会回到这里与拉布相聚。”

      说完库洛卡斯长长呼出一口气,将烟枪放下。

      “拉布真是太可怜了,呜呜呜呜呜~”对感性的娜美来说这故事实在太催泪了,她走到窗边望着拉布沉下的水面上眼泪汪汪。

      “伦巴海贼团实在离开太久了,久得让拉布的期盼都变成了愿望,最后绝望得认为是红土大陆阻碍了它和伦巴海贼团的团聚,单纯的它从那时起就日复一日,毫不停歇得撞击红土大陆,以至于现在伤痕累累,这样下去......”

      库洛卡斯那消沉的语气让娜美着急得问道“会怎样?”

      “这样下去拉布的身体会再受不了,然后死去吧。”

      “怎么会这样!诺亚,我们帮帮它吧!”

      “我也曾经出海寻找过他们,但从来没得到过他们的消息,你们想怎么帮?难道你们比我医术还好能医治好拉布不成?!”

      诺亚没有在意库洛卡斯急躁的语气,毕竟他努力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着急是可以理解的,但身为局中人的他却没能看清本质。

      是的,一直束缚着拉布的,是和伦巴海贼团的约定,库洛卡斯没能看清,身为局外人的诺亚却早已明白。

      诺亚看了看天色,虽天色未黑,但已经开始泛着点点红光。

      “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先去准备晚饭吧。拉布的事不急,估计它要明天才会再度撞击红土大陆,既然决定要帮了,那肯定会帮到底的。而且,我已经找到方法了。”

      说完诺亚迈步朝外走去。

      “等等!你说的方法是什么?!”听到诺亚的话库洛卡斯蹬得站了起来,急忙喊道。

      诺亚没有回答,只是背着身扬了扬手出门准备晚饭去了。

      见状娜美对库洛卡斯道别后连忙跟了上去。

      诺亚抓了两条鱼,又从船上拿了些水和口粮和娜美两人美美吃了顿晚餐。

      吃完饭,娜美再也忍不住又想诺亚问到底是什么方法,然而诺亚还是不打算说出来,钓足了娜美的好奇心,让她心痒痒的,恨得咬咬牙。

      第二天,清晨。

      诺亚面朝大海,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得敲着腰间的刀柄。

      醒来的娜美看见这情况,一脸狐疑看着诺亚那明显没有聚焦到前方的目光,在诺亚面前用手来回摇了几下。

      “我看得见,看起来你睡的还好。”

      “你怎么这么早盯着海面,你昨晚没睡吗?”

      昨天晚饭后,发觉是时候的诺亚留下娜美,独自一人前往灯塔,进门第一句话就让库洛卡斯眼睛睁大,惊疑看着他。

      “老先生曾在海贼王的船上呆过吧。”

      “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当然是从原世界知道的,但话可不能这么说。

      “我在东海遇到个红鼻子,老先生看起来像他说的一个在海贼王船上呆过的人。”

      闻言库洛卡斯垂下眼帘,“是那个爱吹牛的红鼻子小鬼啊。”

      “既然前辈跟随过海贼王周游了伟大航道一圈,那么肯定知道霸气吧。”

      “没想到你居然知道霸气。”这让库洛卡斯不由有些惊奇。

      对库洛卡斯的惊奇,诺亚举起他的右手,然后漆黑的色泽蔓延上右手让右手变得犹如钢铁一般。

      “这是?!武装色霸气!”

      诺亚一个刚来到伟大航道的新人不仅知道霸气,还能使用武装色,这就让库洛卡斯惊得瞪大眼睛了。

      “我想问问前辈,如何才能学会见闻色霸气。”

      库洛卡斯没有直接回答诺亚,他瞥了眼诺亚腰间的正宗,“你的剑道现在什么程度了。”

      虽然库洛卡斯答非所问,但诺亚还是诚实回答了他。

      “居然已经初成剑豪了吗?!后生可畏啊!不过不应该啊,见闻色说到底就是感受、感应,让人即便不用眼睛也能看到甚至预知,按理说你应该比武装色更早学会才对。”

      我本应该比武装色更早学会见闻色?

      闻言诺亚微微沉吟着,若有所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