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色色图

      林风阵阵,夹杂着冰雪的寒意,席卷而来。

      白࠲凌抬起头来,灵鹿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和它一同不见的还有那抹广阔㴇无边的淡蓝㶱。

      白月匍匐在地,正偷偷抬起头,看向已뽧经正式继任族长一职䒘的哥哥,眼角眉梢尽是喜悦。要知道,自从牙琢族开始守护灵山开始,至今已经经历了三千余年。而在这三千余年当中,白凌是历代族长当中年纪最小的一位。更何况,今日还出现了极뗡难出现的“万灵朝拜ꜿ”的奇景。如果她记떻得没错,这样的情况在牙琢族的历史上也仅仅只出现过㛽一次。

      뢠她又侧过橁头,看向台下的木南归——他和其他族人一般蓘,也正深深地伏地叩首。山风吹开他的发丝,露出古铜色的脖颈。白月的脸渐渐又开始烧了起来。

      螭 真没用啊!

      她在心里恨恨地骂着自己,这张脸似乎每见他一次덧就要烧一次,无论事先做了多少思想准备都没用。

      膆 不过这一次……

      她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又把目光投了过去。被他冷语拒绝的事已经过去好几碙个月了,那些一直萦绕在她心头的委屈和不甘终于在前些日子有了消退的迹象。而今天,有着精致妆容的自己,盛装出席的自己,做好了十足准备的自己,应该又回复了几分自信吧?应该……可以好好地面对他了吧?

      些她深深地注视着台下那个轮廓俊朗、形如峰岳的男子,不霧知为何,眼中渐渐涌出一丝酸涩。

      “起——”

      说完最后一个字,雪白色的灵雀终于完成了使命,张开双翅,쇢扇动着,腾入空中,迅速隐没在了无边的夜טּ色里。

      众人站了起来。

      “族人们剢!”

      白凌向前走了两步。

      见他上前,台下众人皆聈是一凛,都纷纷起身,庄严而肃穆地看向台上这个身姿如玉的年ꅘ轻人——这是他,牙琢族新一任族长上任后对全族说的第一次话,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곢!

      “今日,我늩们在此地举行盛大的庆典鯑,一,是为了恭贺神山在龙蛰之日友顺利安眠;二,是从今痦天⧬起,我白凌将和历代顧的五十六位族长一样,担负起守护灵山、守护全族的责任,而这,将是我白凌用鲜血和生命去践行的虶誓言!若非身死,决不相负!”

      辶说场罢,只见他伸出右手,面向台下,又将灵气汇聚在左手指尖,鸩对准右掌轻轻一划。殷뼬红的鲜血担立刻从伤口处涌出,顺着駀手指落下。

       鲜血猩红灼目,落入黑土,瞬间消散。

      “若违此誓,人神共诛!”白凌的声音响彻山间。

      歃血为盟ꂹ,以命起誓。

      祩话音刚落,台下众人立即爆发出震耳欲䦓聋的欢呼!

      “我相信,无论发生怎样的灾难,无论面对怎样的艰难,牙琢族人都不会妥协,牙琢族㧫人都不会放弃,我们,一定会黂守护好灵山!Ỹ”白凌继续说道,“这不仅仅是因为,这是神尊赋予我们뾺的使命,更是因为我们牙琢族鏙每个人的体内流淌着的,都是天神的鲜血,继承着的,都是天神的品格与意念!生在白守、长在白守、死在白守,我们,与灵山早已融为了一体!我们,早已经成为了绵绵灵山不可分割的部分!”

      新任的族长将那只寧还在流淌着鲜血的手臂高高举起,额间的图腾闪耀着刺目的金辉。鍻

      所有的族人都被他的心绪引领、激荡!

      “生在白綠守、守在白守、死在白守!”

      人틶群中齐齐爆发出了那句他们䅳从生下来就会说的誓言。

      大地剧烈地颤动了起来,那原本因为灵鹿出现而平静的丛林又再次喧嚣䩙了起来。兽语、鸟语、树语,山川、河流、大地……一时间万物齐语,震撼天地!

      “生在白守、守在白守、死在白守!”

      白星,以及身后的白ﻌ轵、白枫、庪白月、芒山眼中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潮湿,他们挥着拳头,在新族长白凌的带领下,和众人、众찭灵一起,呐喊着牙琢族人对灵山的誓言,心潮澎湃。

      木南归站在人群中,拼命克制着内狙心的剧颤——虽然不是牙琢族人,虽然没有生长在这片山林,但此时此刻,他和在젓场的每一个人一样,也是热血沸腾,也是无比的激动。

      待人声稍减,白凌忽然作出Š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台下众‰人迅Ლ速安静了下来。

      “今日,在此,我还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与我个人而言,十分重要之事。”他朗声道。

      说罢白凌的目光在台下一人的身上停住,唇边牵起一丝桝坚定的笑意。

      “我,白凌,将在此与我的挚友,木南归,结为至亲兄弟!”

      木南归一怔,未曾料到白凌竟在如此庄重的场合提出要和自己结拜,一时间既是惊诧又是喜悦。

      “白兄,你……”

      “木兄,你可愿意?”疗

      木南归看向白凌,就见他眼中含笑,脸上尽是自信与从容。再看看离他最近的白星,亦是表情温和,正对着他微微颔首。

      正要说话,却听身后有一人用浑ᱛ厚有力的嗓音说道:“क木村长舍命救我蛇藤部众,又助我等修补疑难地脉,费尽心力,不辞辛劳,此恩此德,蛇藤部永世难忘!”

      ⪏这声音熟悉非常,木南归连忙回头,果然是草策。

      他冎话音刚落,便见人群中有不少人纷纷单腿跪下,右手护在⦭胸前,竟是齐声贺道:“恭贺族长与木村长结为兄弟!”

      不仅是他们,就连坐在台上,伤愈不久的芒山也站起身来,对着白凌单腿姾跪下,郑重道:“蛇藤部众恭贺族长、恭贺木村长。”

      “草策兄,芒山兄,胈诸位兄弟,你们……”

      桎 看着蛇藤部众如此多人鼎力发声,木南归只觉心中剧震。

      “恭贺族长与木村长结为兄弟!”

      紧接着,便见周遭众봏人竟也同蛇藤部众一般,齐齐下跪,右手护胸,同声恭贺!

      十掣三年了,这十三年中,木南归固然是依凭了牙琢族的护佑才得以建立故国村,可他对牙琢族的帮助,恩义,族中的每一个人也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中的!十三年前的地裂他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救护众人,十三年后的今天,亦是他带领故国村წ众为全族老小雪中送炭,对他,牙琢族人敬重!

      拙看着眼前的情形,木南归只觉眼睛发酸,眼眶早已微红,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确实不知,自己一个外族人,竟然能得到灵族如此多人的认可!

      “南䝯归哥哥。”

      心绪还未平复,耳旁就已传来温柔的女儿声。白月已经将酒备好,她双颊泛红,正温柔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登上台去,完成这场受到全族人祝福的结拜。

      木南归点点头,不㕕再推辞ꉐ,大步走向白凌。

      “木氏南归,多次襄助牙琢,救助我族中多人性命,白凌与他性情相投,早已交付真心,今日,就뵖让你我在这苍山皓月的见证之取下,结拜为至亲兄弟,此生此世决不相负!”

      白凌看着木南归,目光清亮。

      “甚Ᵽ好!我与白兄早已意气相投,今日有幸,能在白兄继任大典上与你结䤢拜,是我木南归一生最大的荣幸!”

       木南归对上白凌的目光,眼中也尽是赤诚。

      “既然如此,便请两位对天地起誓,八拜叩首!”

      ૙白星走了过去,引导着两人向着祭台中心走去。

      鵹木南归微微一笑,向着白凌伸出手去。白凌心领神会,伸手一把握住。二人皆是毫无犹疑,迅速携手而上,跪在祭台中央,对着天地郑重叩拜。

      〦 “此生此世,血脉相连,荣辱与共,若为此誓,人神共诛!”

      响亮的誓言回荡在空中騫,在寒意凛然的夜色中坚定无比。

      踏着清辉,白月带着两䢏名侍女轻柔地走了过来,她看了看哥哥,又看了看心上人,一双漂亮的眼眸中满是欢喜。映着꭪火光,光滑而白皙的手腕轻盈地扬起,将一壶用苍山雪水酿制多年的果酒,斟满两枚古朴而厚重的酒杯。

      “哥哥,南归哥哥。”

      楱她将酒杯递到两人跟前,玉一样的人儿宛若春风,似将这冬日的严寒尽数变暖,站在一旁的白轵看着넘看着,不由地痴了。

      木南归෺端过果酒敬向傓白凌:“白兄,我先干为敬!”说罢,便要一饮而尽,却被白凌伸手一阻,笑道:“木兄,你我既已结拜,此后便不能再唤我‘白兄’塝了!”

      木南归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也是哈哈一笑,道햹:“好,好!我痴长你几岁,应该叫你‘白弟’了!”

      㶋“或者就像叫我一样,叫哥哥‘阿凌’怎么样?”白月却是忍不住笑뱞道。

      “阿凌,阿凌,”木南归顿了顿,휈自顾自地念了两遍,点头,“果然,要比‘白弟’好听许多呢!”

      白凌凤眼微眯,笑意飞上眉梢。

      “木兄。”

      “阿凌。”

      两人相视一笑,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