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光内裤

      洛城中心,湛蓝天空下,金뺺黄色琉璃瓦重檐殿顶。

      满铺黄琉璃瓦,镶绿剪边,正中相轮火焰珠顶,宝顶周围有八条铁链各与力士相连,显得格外辉煌肃穆。

      皇宫内殿彻上明造绘以彩饰,殿柱圆润间,用一条雕刻的整龙连接。

      龙头探出檐外,龙尾直入殿中,实用与装饰完美地结合为体,增加了殿宇的帝王气魄。

      宽阔威严的宫殿中,汉帝刘宏看着台阶下一众文武大臣,压抑不住心中愤怒:“说话呀!”

      “平日里个个不是奏这参那的挺能说的,怎么今日都哑巴了?”

      此刻汉帝龙颜大怒,威严的眸光中泛着点点冷光,欲择人而噬。

      贼军攻陷虎牢的消息暂时还未传出,但想来要不了多久,整个洛阳乃至整个天下便会得知,到时朝廷如何自处。

      颍川兵败,豫州陷落,本就令糜烂的局势更加难熬,如今又让一伙不知名的贼匪攻陷了虎牢关,肆虐道洛阳来了,这让汉帝如何不震怒。

      怒气积攒,无处发泄,皇帝只好择人:“太尉你说,如今时局该当该如何?”

      杨彪心中发苦,俺这个三公只是个没啥实权的名头,军政大权皆为大将军掌管,这种事怎么能找到自己头上。

      不过他也不敢发作,只得硬着头皮参道:“陛下,如今贼军攻破虎牢ু威逼洛阳,乃中郎缴贼不利所至,当治朱隽之罪。”

      “湮灭九族,以儆效尤!홅”

      皇帝不地道,杨彪也不含糊,他一开口,便将虎牢失陷的罪责全部推到朱隽身上,要趁此机会将其拿下。

      他不敢与皇帝置气,那只能把气撒到别人身上。

      其实杨彪也不知城外贼军来历,不过他却瓬将这一切推到朱隽身上,谁让他与朱有隙呢,不咬他咬谁。

      “陛下不可,虎牢关破洛阳危机,当令中郎五万大军迅速回师解洛阳之险!”

      何进出列,言语间暗示朱隽手握重兵,不宜轻动。

      “准!”刘宏未尝不知道其中厉害,只是需要别人提点方才醒悟。

      “陛下臣有话说,”

      一名老臣出列,他拱了拱手道:“洛阳乃大汉心脏帝都所在,如今洛阳有虎贲军羽林卫近两万人,可日夜监寻拱卫洛阳!”

      “准!”

      “陛下,臣认为备还可征召青壮编练新军以备后患,”

      “准!”

      众臣你一言我一语,出谋划策,值此危机关头虽然免不了一番扯皮,但也拿出了一些实质性的建议。

      “陛下臣有意见,”

      三公世家袁逢出列,他拱了拱手朗声道:“诸位大臣,帝都乃大汉命脉所在,万万不可有丝毫差池,安危更不能全係于一人身上!”

      “以老臣愚见,此时应当召天下之兵勤王,以消錹贼军气焰......”

      “不可,万万不可!”

      ⇤ “万万不可啊陛下!”

      袁逢话音未落便有数名老臣列,言辞犀利顚批判道:“袁逢匹夫,汝此番进言是何居心펹?”

      一名老臣出列,环顾四周文武言明厉害:“如今天下贼军未平,前线将士浴血奋战初见成效,此时下诏勤王非但有损天家威仪助涨贼军气焰,到时天下反贼四起如何是好。”趔

      “卢植老帅刚在冀州打开局面,若此时撤军勤王非但前功付诸东流,让黄巾有珆了喘息之机,那才是真正的动摇我大汉朝的根基呀,陛下三思!”

      “陛下三思!”

      呼啦啦,一群心忧社稷的老臣出言:“陛下三思!”

      “陛下三思!”

      众臣皆在反对,汉帝心中大慰:“张卿等人所言有理,此事压后再议,然洛阳乃大汉根基所搷在不容有失,珷百里加急令朱隽三日内回师。”

      “洛阳防卫便由大将军统筹,各部辅之..........”

      “臣等遵旨!”

      皇帝发话一众大臣不在言语,反而准备回去扩充私兵护院,以备万一。

      贼军ꔬ已经攻占虎牢关,下一个目标不言而寓,至于众臣为何亪那么肯定,这还用说嘛。

      境内突然冒出一批贼军,直接拿下虎牢关,有这样魄力的贼匪,怎么可能回师蠢人。

      ........

      虎牢关下,狼骑奔腾,沿着洞开的城门鱼贯而入,身后一䃿群征召而来仓促成军的青壮,紧跟着陆陆续续进城!

      “太史慈,见过主公!”

      城门前,太史慈与一众头目单膝椸抱拳,恭候着大统领的到来:“吾等拜见大统领!”

      “咳咳...”

      捍 “子义多礼了!”

      ⾆李唐忍着肩上伤痛,翻身下马,快步上前将其扶起,对于眼前这名将领,他还是很欣赏圡的:“此番虎牢关破,子义居功甚伟。”

      虽然早知道太史慈敢率八百人袭城肯定不简单,却没想到对鹈方速度竟然这么快,前后不过一日的时间,就拿下了这座雄关,豗这让李唐心中更加欣慰。

      孝心可嘉딠,忠勇无双,再加上此番勇夺虎牢,证明了其中能力,李唐对他更加看重:“吾在拨两㸐百狼骑,凑够千人归汝直接统领,如今子义也算是一方统领,莫负吾望.....”

      “谢主公,慈必不负所望!”太史慈目光坚定,恭恭敬敬行全礼以示忠心。

      “咳咳...咳...”

      见大统领面色有恙,太史慈不敢怠慢,急忙引众人入城:“城外风大,大统领入城再续!”

      “无碍....区区小伤.....”

      稍微平复心绪,李唐虎目微眯,开始打量虎关上下。

      雄关巍峨,城墙高大宽厚,通体由浑厚巨石砌成,站在下方,宛若蝼蚁般渺小。

      城门边还有之前大战留下的刀剑痕迹,坚硬的볔石壁上,一滩滩褐色的鲜血,彰显着此잳前的战况。

      泛着金属光泽的千斤重石,更是彰显着其中的固若金汤与牢不可㕺破。

      抓虽然早已ꏔ听闻虎牢雄关的威名,但是李唐一直只闻其名,而不见其势。

      此番虎牢入手,李쌓唐才算安心了不少,穆天子传记载:天子猎于郑,有虎在葭中,七萃之士擒之以献,命蓄之东虢,因曰虎牢。

      南连嵩岳,北濒黄河,山岭嚢交错,自成天险,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看到这里,李唐宽慰感叹,往日积郁的心病,此刻也大有好转:“哈哈...咳...”

      “咳咳,有此天险↯在手,即使朱隽有十万大军,吾也有信心拒之!”

      “吾,心安矣!”

      虎牢关即已￑入手,ꭏ李唐便不惧朱儁匹夫掳围剿,甚至占据局势主动权,反向宰了那匹夫,也不无可能。

      作为天下排名前列的雄关,其中防御性不必多言,任他有千军万马,也要饮恨。

      只要牢牢守住虎牢关,则洛阳乃至整个司隶,就像是脱光了衣服的花姑娘,任由贼军驰骋。

      到时美人财富,物资武备,青壮兵员,这都不在是事。

      司隶乃是神州大地,最富庶的地方,这一点毋庸置疑,其中人口物资乃至人才不要太多。

      到时征召个三五十万人,编练成军,必能攻破洛阳,宰了那狗皇帝,甚至在有生之年,登上皇宫大内,九五之尊座,也不无可能。

      这就是当初李唐为何要拿下虎牢关的原因,因为此关不但位置险要,最重要的是,关后有一个富庶的司䓻隶大地。

      甚至若能占据关中,得其中人力物力为用,进而窥伺天下....

      ....

      城内,宽阔的府邸大厅,一众贼将落座。

      厅内气氛沉静,此时此刻众人才终于松了口气,大军拿下虎牢关,则代表着贼军已经有了㷅化被动为主动的实力。

      之前经历一场伏击战,军队损失惨重,前路渺茫,又要担心官军围剿,将士们更是有心重重。

      如今吗,他们忧虑还在,却已经䏭不再像之前那样惶惶不安了。

      篖就连老狐狸贾诩,也眯着眸醤子,露出一抹凝重,他看着上首那道身影,不由感叹李屠夫的魄力。

      尽管早已高估了李屠夫的能力,然而今日他才发现,自己终究还是小觑了对方。

      若换成一般贼匪,在刚刚经历一场伏击,损失惨重,且惊惶未定的情况下,很可能直接找个山林一钻,想着如何逃命去了。

      然而李屠夫却能重新鼓舞士气,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突破点,甚至敢以弱势的兵力窥伺司隶洛阳,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想或者敢想的。

      众人心思若何,李唐不甚了了,此刻他面色深沉端坐上뭓首:“如今虎牢关഍破,粦帝都洛阳就像是脱光了衣錳服的娘们,等待我们前去征服!”

      “正所谓兵贵神速,何人原为前锋。”

      “臧霸愿往!”

      一名昂藏大汉轰然出列,之前被太史慈抢了机会,꺐他心中愤懑,此刻无视周围目光丝毫不让。

      觪本来跃跃欲试的一众贼将见此,纷纷无言,如今的贼军中,论资历与地位,能与臧霸正面争的,只有黄邵王丰太史慈等寥寥几人。

      黄邵被留在了荥阳城,王丰时刻跟在大统领身边,太史慈虽然想争,但!

      “嗯!”李唐环顾一圈,见众人没有意义,便下令道:“臧霸听令,汝率一千狼骑与三千新ꝡ兵前行开䆘道!”

      “震慑洛Ꮈ都文武!”

      “诺!”臧霸猛然抱拳。

      “㾱韩显浩逢纪听令,汝二人辅佐王丰征召洛阳周围青壮编练充军。”

      “诺!”苦逼二人组,亦出列领命,

      “周仓杨开,带人接手各地府库,征召考工营内的匠人,统统编入做新军。”

      “诺!”周仓杨开抱拳领命。

      “李和,汝负责征收各地草药,以及搜寻州郡医匠郎中,为手上的兄弟医治!”

      “诺!”李和抱拳应诺。

      “太史慈坐镇虎牢接应黄邵,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城!”

      各部贼将领命离开后,李唐看向下首的一名文士道:“文和,若此番攻破洛阳,不知汝可愿辅佐之。”

      “取死之道尔!”贾诩低眉垂手,道了五字真言便不在﴾开口。

      “咳咳,取死之道吗?”

      匪首闻言,低声自语,他摸着胸口处似又崩裂伤口,隐隐传来疼痛之感,让他眼色增添几分阴鸷:“狗皇붝帝苦苦相逼,不与活路,那吾死之馅前便让这四百年大汉江山一同陪葬。”

      ꥅ 他面色狠辣,眼神中弥漫着森寒的杀意。

      温度抖降,一旁的毒士也不由打了个冷䢞颤,缩了缩脖子装作小透明。

      看来朝廷是把这屠夫逼急了,若不嫍然对方也不会如此决绝,如今更墆是要拉大汉一起陪葬。

      至于李屠夫能不能攻破洛阳,这一点贾诩还真说不准,以他的分析,贼军攻破洛阳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可以忽略不计。

      然还是那句话,事在人为,局Ժ势演变下到底如何,只能看人了....

      ......팝.........

      帝都洛阳,北依邙山,南逾洛水,东接虎牢,騆西控函谷。

      地理位置优越,乃大汉的正治文化,以及权利中心。

      朝廷百年经营下,寓可谓是物华天宝昌盛之极。

      仅洛阳区县,便有民众百万,是这个时代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与同时期的罗马城也不遑多让。

      然一伙贼军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与安详,也是从此刻开始和ⵠ平逐渐远离!

      “轰隆隆!”

      炂 铁蹄崩腾,尘烟滚滚,一队队狼骑在洛阳城外肆虐。

      他们举着屠刀,挥舞马鞭,沿着高大的城墙外,驱赶百姓制造恐慌,更是不时张弓搭箭,挑衅城内守军。

      帝都,只是洛阳的一个泛称,一个概括。

      整个洛阳民众百万,自然不可能都人人生活在城池之内,有内城外城之分。

      皇宫大殿坐落都城,达官显贵与一些富庶的百姓也生活在城内。

      城墙外围,则是来自大汉各地的商贾人杰,与众多的普通百姓,共同组成繁荣昌盛的洛阳。

      但有时一墙之隔,便是天堂与地招狱之别,城内歌舞升平,城外鸡飞狗跳哀嚎遍地。

      凶狠的贼军挨户抓人,青壮们被麻绳串在一起,押送到后方新建兵营中。

      贼军残暴,根本不管普通百姓死活,他的目标是那些身强力壮的胺汉子,有抓错没放过。

      “儿啊,我的儿,”

      都城郊区,茅屋参差ᒡ林立,有人哀嚎:“你们不能这样!”

      “俺家三代单传就这一个独苗!”

      “若没了,俺也不活了。”

      村寨内,一名头发花白的沧桑妇人哭喊着以首抢地,向贼军求情

      妇人可能是平时辛苦劳作的愿因,看着更像一名老妪,不断向贼军叩首。

      四周贼兵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由恻鶀隐。

      좔他们以前都是良家子,强征青壮已经是作恶了,加上此时妇人苦苦求,ૉ自然有人踟躇不定。

      这些贼军,大都是李唐从数十万黄巾中筛选出来的良家子弟。ꬸ

      令行禁止,上阵杀敌自然是个中好手,但让他们去欺负手无寸铁的ᩝ普通百姓,就ጏ有些为难了。

      “韩百长,要不这家就算了吧!”

      有士兵不忍,向头目求情:“我们抓了那么多,不少这一家!”

      “若不然,放了吧!”

      “不젞行!槜”

      正在监督贼兵百长,猛然厉喝ꟕ:“不能放!”

      他不쯮动声色的看了眼四周的手下,见大多人望向百姓的眼神都目露同情,心中更是沉重。

      其实何止普通士兵不忍,他这名小头目,也不既是很赞同臧霸将军的做法。

      但有些事,不是他这个小百矃长能决定的,命令就要执行,这是大统领成军当初定下的铁律,也是他作为一名军队长官的觉悟。

      “军令如铁!”

      想到这里,他不由握紧了手中的刀,目光狠厉的扫过手下一名名犹豫不决的士兵,大┬声道:“记住我们的身份!”

      “大统领的命令就是天!”

      “藏统领的命令就是铁!”

      “敢有违令者,斩!”

      说话间,他以身作则,抽刀上前,指着老妇人道:“吾名韩忠,想报仇,到阎王那报吾名号!”

      㯙“下辈子,投个好胎,不要在遇到这乱世!”

      “噗嗤!”血光划过,将喋喋不休的老妇人砍翻在地后,他转身吩咐手下要压着青壮离开。

      “娘,娘,俺跟你们拼了。”

      人群中,一名汉子眼见妇人被砍倒在地生死不知,瞬间暴起,他目眦尽裂,使劲的挣扎着要摆脱绳索束缚,与贼人拼命。

      “噗嗤!”

      长刀染血,人头落地,溅湿了干涸的土地,闪出一抹红。

      一名心腹贼兵不屑的吐了口浓痰,殷红的刀疤眼环顾四周冷声道:“不知死活!”

      “谁敢乱动,这就此下场!”

      諂 贼军中有良家子,但也有狠辣的铁杆老贼,此刻杀起人来,毫不手软。

      贼兵狠辣,却没有震慑住青壮,反而激起了他们的血性。

      “狗日的,其人太甚!”

      被强征的青壮愤怒,一时间群情激愤,有人怒不፶可遏挣扎着要暴动:“狗贼,与他们拼了!”

      “跟他们拼了!”

      一时间数百名青壮挣脱绳套,一拥而上,要与贼军拼命。

      这个时代百姓无鞅识레,并且初受理学愚弄,但是热血未泯,贼军残暴肆无忌惮的杀戮,自然激起民愤。

      谁家没有老母妻儿,大汉以孝治天下,想入仕先举孝廉,更何况这些同村同族之人!

      “铿锵婐!”

      韩忠见势不可控,再次抽出腰刀:“备战!”

      “所有人,抽刃!”

      先前的刀疤脸,更是眼神阴鸷,他环顾左右犹豫不决的众人道:“还等什么,杀!”

      “一群两脚羊,苟诈延残喘的顺民也敢狂吠!”

      “想造反,就送他们下地狱!”

      面对百长的命令,贼众不敢在犹豫,纷纷抽刀上前。

      此时基层指挥官的重要性,便体现了出来,若是百长不合格,贼首的命令,便很难被贯彻落实。

      此时,在百长的带头휼作用下,普通士兵即使心中不忍,也只得依命行事。

      这就是贼军,是李屠夫麾下೫的贼军,一群纪⊴律森严的戝,一群执行力强大的匪,一群逐渐放下底线的狼。

      “噗嗤哧!”

      刀剑入肉,鲜血横流,一时间整个村落中人头滚滚,残肢遍地,惨嚎不断。

      钢刀利刃,杀人利器,一ꖼ群手无寸铁的百姓,怎是对手。

      他们的拳脚,怎敌锋利的屠刀,散落的抗争,怎敌有组织的屠杀。

      ᔤ 身无蒊存甲,手无寸铁,反抗也能激起血腥。

      对于敢于暴乱者,贼军没有丝毫怜悯,不论这些人是造朝廷的反,还是造贼军的反,都得死。

      杀戮过后,只于一群老弱病残目眦尽裂,却无可奈何。

      一群幼儿懵懂的看着眼前之景,吓得不知所措,有人哭嚎,有人呆若既木鸡。

      此时的朝廷,虽然没有明令禁止民间百姓私藏刀兵,但自从始皇收天下之兵,以及陈胜吴广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后,无论西汉还是东汉,对百姓便多有防备。

      更጖何况皇城脚下,天子卧榻,金铁这些东西虽然没有令,却也明里暗里的多加限制。

      普通百姓连饭都吃不饱,就不必多ꋻ言了,能有块金铁就谢天谢地了。

      偶尔有私藏刀兵,贼军逼迫过甚,血性未泯之下暴起,但是面对成群结队,组织有序,全幅武装且经验丰富誅的狼骑,胜算几何。

      繁华的外城,惨剧几番上演,各地县城村落,宛若人间炼狱。

      一幕幕惨剧此起彼伏,有᪐血性之人奋起反抗,녍残暴嗜血的贼军也不手软。

      臧霸王丰等人将一些自愿来投的义士,及青皮无赖单独编作一军,严加训练저由老贼骨干为核心,直接统领,作为嫡系培养。

      至于一些抓来的青壮良家子弟,不愿投贼,则当作炮灰使用。

      最适合练兵的,其实应该是那ӄ些老实本分的,良家子。

      泼皮无赖,偷奸耍滑样样精通,让他们舍命杀敌还真难说。

      但戝军将领们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用臧霸统领的话说,就是先把他们编起来再说。

      这些泼皮也不一无是处,他们平日里在擝乡间,耍横弄事也算颇有威名。

      贫民百姓大多心有忌惮,作为督战刽子手,多少也能起到震慑作用。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