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雪下载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睡塁着的,直到早上被一阵刺耳的闹钟声吵醒,着实吓˴了我一跳,虽然平时我也定闹钟,不过那都是为了保险起见,因为一般情况㵂下我都会在᥮闹钟响之前醒来。昨天可能确实是睡得太晚了,也可能是昨天跑来跑去,从石岩넥过来龙岗,不仅体力消耗有些大,还一直紧绷着,真的是有点累了,所以虽然闹钟响了,可是我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不过我还是一骨碌爬了箯起来,上厕所,洗漱。

      봳 去阳台收衣服的时候,发现背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上面做脏了一块,我搓了搓了,没用,于是赶快回到洗手盆前,准备打上肥皂,再搓一⋗搓,清一清,反正今天不穿,再晒一天呗。

      我正在洗衣服呢,忽឴然半掩着的洗手间门“咣当”一下ﹶ子被踢开了,把我吓了一跳。回头剗一看,诺曼睡眼惺忪的进来了,离着马桶还有一大步呢,他不管瑛不问,对着马桶就滋,黄黄的尿洒了一地,还有一部分直接就溅到了马桶沿上了。

      靠,这是什么人啊!厕所门这样子的折腾,能用几天啊?总要爱惜点吧,就是在自己家里也不能这么的横冲直撞吧?再说了,里面还有人呢,难道看不到吗?虽然大家都是男人,可是也要留点隐私吧,再怎么着也应该要避点讳吧?还闭有,你这离着马桶还有一大步呢,再朝前走上那么一步就能累死啊?就这ᴃ么搞的地上一片狼藉,那等下人家还怎么用啊?

      我瞪着眼睛,疑惑的看了他半天,可是人家诺曼竟然像没事人一样,转身又回房间去睡回笼觉了伔。我能说什么呢?赶快闪人吧,等下皮特要也这样来一梭子,那这厕所还能待人不?不被熏死也被恶心死了啊!

      我正在房间收拾床铺呢,就㯪听到皮特扯着喉咙的叫骂声从厕所里传了出来,诺曼,诺曼,你个瘪犊㜽子玩意,整什么呢?这又不尿进马桶,我都给你说苸了多牷少遍了哈傽.......

      你骂任靟你骂,我自岿然不动!诺曼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估计根本就没有醒呢,那自然也没有听见皮特的骂声。

      獭这个时候,我也不方便搭话啊,是赞成皮特,还鯪是和稀泥啊,都不合适,所以只好躲在房间里不出去。又过了一会儿龴,听到皮ᠱ特从洗手间出来了的ﲳ脚步声,接着传来了“砰”的一声,煮不用问,肯定是跺诺曼的房门了,紧跟着传来了提高了八度的声音,诺曼,妈了个巴子的,你真邪乎啊,都起来撒过尿了윱,㰂怎么还能睡得着啊?再不起,要迟到了奥。

      中间又听到皮特过去喊了两遍,我也已经坐在床边看完焧两版报纸了,便拿着背包准备到客厅里等他们,正好碰到诺曼终于“踢﫿踏踢踏“的从房间里出来了,乖乖,还没醒呢,双眼紧闭,也不看路,我真怕他别撞到墙上去了。

      ㏨ 一直等到大概8:1ӊ0燎左右,他们俩才总算搞定。我跟着他们一起下楼,一路上诺曼一言不发,原来这小子还没有睡醒呢,我就搞不明白了,既然早上起不来,昨天为什么不早点睡呢?我看到皮特一路也没有和蒏他说话,估计这肢家伙可能是和张梅一个样,起床后有一段时间的起床气吧。

      到碧湖玫瑰园拐角的地方,我跟着他们两个一起进了一家包子店,我拿了两个菜包,外加一个盒ᄸ豆奶,2.5元。藠一边往嘴里ŋ塞,一边녳刚想抬腿走的时候,忽然听到皮特说他差一块钱。我赶忙掏出钱包拿出10块钱准备递给他ɺ,皮特嘴里的包子还没有咽下去,含糊不清的说,不用了,不✀用了,诺曼,刚才我看老板不是找了你一个硬币嘛,快点帮我垫上。

      诺曼瞥了他一眼,懒洋蹡洋的说䡛,那你可记得还཈我奥。

      皮特不耐烦的说道,行,行,行,你个小样吧,就一块钱的事,干嘛抠莂抠索索的,我哪次没有还你啊?快点!

      诺曼很不情愿的在裤兜里摸索了半天,最后掏出了一个硬币替皮特垫上了。我们赶快一边走,一边吃,在去办公室的路上,诺曼喋喋不休的又提醒ᷦ了皮特好几次,让他今天一定要还钱。皮特气不过,褧追上前去想要踹他,没有追上,便又跟在后面骂了他一顿。

      进了办公室,好热闹啊,大部分同事应该是都已经到了。我这可真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啊!如뱋果明天他们俩还是起那么晚,我可就真的不能再等他们了,太耽误时间了,本来我这7点メ不쮗到就搞完了,为了等他们俩,这一个多小时算是白搭了。明天啊,我还是早点到办䈥公室来,借着这个空隙多学习一下,或者多认识两个人也好啊!

      㥣 不过,这也不算晚,看了一样墙上的大钟,分针指到了8:35的位置,显然,离上班时间还差一会儿呢。大厅里站了一堆人,同事们正在三个一伙,两个一堆的,估计也是趁着这个功夫,叽叽喳喳的聊着闲篇呢!

      定睛一看,女生居多,其他人咱也不认识啊,不过露西和爱玛算是认识了,她们俩正在翻看着座位上的一个打开了的頀纸箱,估计是早上刚刚收到的美国公司寄过来的样品。其余的还有六个女生,其中丽萨,Cherry和玛丽昨天见过面了,另外三个,应该是昨天出差了,没有见到的郖。

      站在会议ꗨ室旁的打印机边上的那个女孩,正在弯腰接收文件,个子不高,穿着一件刚刚没过膝盖的黄绿碎花连衣裙,不过齛第一眼见到这位女生着实震ꥯ惊了我,她很显眼,并不是因为闭月羞花,有过人姿容,只见她黎黑的面庞,些许黑色痘印,马尾前扎三刺四的碎发,短身量,粗䈹壮的小腿,我猜测她肯定也得有三十多岁了,肯定都结婚有孩子了吧。

      不过幸亏我只是这么想,后来才知道这位女士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只是看着稍微年长些。她特别喜迢欢穿裙子,在以后的日子里几乎没有见过她穿裤子,她告诉我们说,她就特别喜欢深圳,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一年四季都可以穿裙子,说腖实话,她是喜欢穿裙子,可是这裙子到底是你加分了,还是减分了,不知道她考虑过没有?

      再朝里边,背对着我们,正站在台阶上和伟杰聊天的这位,应该也就21,2岁吧,上身穿着一件绿色的衬衣扎在裤子里,一根红色的帆布탁腰带,下身穿着一件紧身的卡其色休闲裤,从后面可以看到小屁股裹得紧绷绷的,肉嘟嘟的,可能听到了䞔我们几个跑进来的脚步声,ᯭ她回头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反应,孈扭过头去继续和伟杰聊天了。

      她扎着一头马尾辫,有一头齐刘海,纤细的眉毛似一轮瀺弯月“垂吊”在额头下,一双明亮的眼睛专注地目视着前方,透出一股聪明伶俐的劲儿,鼻子端正地站在自己的岗位上,那张小嘴“叭叭叭叭㶑叭叭“像收音机似的,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伟컨杰看来是听得활心花怒放啊,不时的眉毛乱动,双肩波붼动,喜笑颜긂开。喘

      还有一个,靠近窗户,和我的座位挨着,她正坐在桌子前敲着键盘,忙着回复邮件呢!看到我过来,抬头对我笑了笑,说了句早上好,又忙了起来襸。她看着二十八九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杏黄色的长裙,短发,方脸,带着亮晶晶的两个桃型的耳环,肤色微朸黑。

      同事们都各忙各的,我也插不进去话啊,一扭头,看到露西和爱玛正围着一鄆个圣诞树样品,讨论着什么,不时的传来阵阵轻笑声。我忍不住也凑上前去,想请教一下她们呢,刚打了声招呼,就꬙听到伟杰喊了一声“everybody㩲,the meeting is going t떖o be氹gin”,我赶忙转身回到座位上,㘵拿出纸笔跟着大家一起来到了会议室,坐在了皮特的旁边ᚔ。

      参加会ʩ议的一共有17个人(包括伟杰),首先,ཀ伟杰给我一ૅ一介绍了一下⼺昨天没有见到的同事,那个矮个子女生叫Sunny(桑妮),和伟杰谈话的那个叫Kathy(凯西),和我办公桌挨着的那一个叫Linda(琳达),雕刻室的那个满脸络腮胡魞子的叫Ben(本)等等。

      介绍完毕,̂晨会正式开始。

      伟杰先是让大家挨个简短的总结了一錪下自己昨天的工作进度,但是我发现,当他们提出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候,伟᫳杰并没有做出什么点评或者给出什ꩣ么肯定的回答,要不微笑着ﳠ点点头ꓵ,迅速的往笔记本上划上几笔,要不就说,你们发邮件给David。

      看来,这个伟杰并不负责业务,这半天,ꊹ我也没有听到他具体的安排或者解答了什么相关的具体案子,很多人似乎根本不愿意和他浪费时间,就像뽂皮特,整个会议惜字如金,一共没有说两句话。

      ႊ很快,持续了10来分钟,晨会结束了,可真够简短的。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纯粹走个过场,并没有谈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啊,倒是把我这个新人介绍给大家,居然成了整个会议最重要的议题,我真的㤈有点受宠若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