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纪录你快猫

      “老板,不知道此物价值几何。”齐鳞来到当铺内,将一张临时制造的封印着仙术查克拉的疹符箓交给当铺老板道。

      “这个吗。”当铺老板将符篆拿在手里仔细察看。“这位公子,还请恕老夫眼拙,看不出此物的神妙,不知公子可否说说此物是作ṳ什么的。”

      ⑤ “来老板,我演示罖给你看。”齐鳞᜔从身上再拿出一张封印着仙术查克拉的符篆,拿踡出一把刀在手腕上割了一刀,并把符篆贴在受伤的手腕上。等齐鳞将符箓拿掉时,手腕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怎么样,老板。”

      “这,这,这,真是神仙手툫段啊。”当铺老板何曾见过这般手段,大惊道。 킹

      “如果老板你不相信,你也可以尝试一下。也许说它生死人肉白骨有可能是自夸,但是要说他对治疗外伤的疗效你已经见过敋。另外这每张符箓汑大概ꪧ只可以使用三次,三次过后,它就会自动无效。”齐鳞将手上的符箓递给当铺老板道。

      当坟铺老板当场拿出一把小刀在詯手上割了一泭刀,并把齐鳞递过来的符蝑箓放在受伤的位置上,果然等老ꄇ板再拿开时,伤已经好了。

      “老板,这张符价值五十两纹银,应该不是问题吧。”齐鳞对着老板道。

      “没问题,没问题。”当铺老板脸上像菊花一般笑着带着两张符箓进入当铺脊的后厅,不一会儿,就带着五十两纹银出来,“来ύ,公子。”

      齐鳞接过五十两纹银转身离开当铺,老板在后面大声道:“欢迎公子下次再来啊。” 䈢

      齐鳞带着五十两纹银来到酒楼之中楀,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掌柜的,麻挵烦你切三斤䑳肉食过来,䄧请快点啊。”齐鳞拿着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解解渴。

      ὆ 等到齐鳞턧将那壶茶水喝完,一名곱小二才端着一盘肉来到旊齐鳞身边,齐鳞拿起桌上的筷子开始吃饭。

      “今天我们就说说那最近在武林之中名声大噪的两名武林高手,来自丐帮的乔峰和来自姑苏燕ꓯ子坞的慕容复……”一名老者正在酒楼之中说着关于当今武林的舋奇事人物,齐鳞被老者所吸引,缓缓放下碗筷,摸着下巴,脑海中似有一道灵光闪过,“说书,说书。”

      “孙白发,兵器榜百晓生。”齐鳞双眼灵机一动,想起了曾经在《多情剑솈客无情剑》中ᑇ掀起一片腥风밡血雨的兵器榜。“对啊,我也可以排一个榜单啊。哈哈……,小二结帐。”

      Ɏ 齐鳞来到大街上,开始鯷为准备发售的排行榜做准备。

      …… 龷

      有人说过,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獭。齐鳞㍑深以为然,如果想要让自己的声音有人听,就必须要先有那个名声,于是齐鳞准备给自己制造那个名匝声和势。䲋

      汴梁多繁华,远凤胜于其他的地方,即使是在万米高空之上,也都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大宋帝国的心脏,这个本世界之中最繁荣的王朝,它既富足,又美丽,同时也璀璨无比,对比起同时期硬的其他国家훮来说,大宋就如同人间天堂一般。

      只可惜这座六朝古都既将面临战火之첾灾,如今距离那ࡎ使整个大宋彻底没落的靖蛵康之耻,已经既将来临,而整个汴梁上下尚且不知道这一点,依旧是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齐鳞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不过我䦃来了,历史将由我来改变。”

      宋哲宗赵煦正在案牍ᢅ前批改文件。齐鳞借助土遁绕过守在殿룺外的侍卫,出䱜现在赵煦的面前。

      “你ﴋ是什㸇么人。”守护在赵煦身旁的太监内侍看到从土里出现的齐鳞大惊道,连忙护在赵煦身前。

      赵煦将手上用来批改文件的朱죨笔放心,面无表情,眼神中却闪露出녊一丝惊疑。

      ͗ “陛下圣ⶉ安。”齐鳞对着赵煦行了拨一礼道。

      “不知你是何人,为何以这种形式深夜闯入宫内,面见寡人。”到底是做过皇帝的人了,赵煦率先恢复靏了平时对待群臣的样子,对着齐鳞不威不亢的道。

      “不知陛下可知三十年后将会有一场大危机将袭卷整个大宋,使大宋彻底由盛转衰。”齐鳞语气平缓,却说着足以让人掉脑袋的话。匆

      “嗯,不知此话怎讲。”赵煦眉头微微一皱,好奇的道。

      “陛下可是不信。”

      赵煦虽未言,但齐鳞已经从赵煦眼中看出不信两个字。

      “好,那陛下我就跟你讲讲。在几十年后,北方的빵白水黑山之中就会走出一支原本被辽国所死컢死压制的檜女真人믥,他们会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国家金国,金国为了能够解决Ꚉ日渐衰落的辽国,会假意先与大宋联手灭辽。在坦金宋两国灭掉辽国后,金国便会掉直接转枪头将枪口对准大宋,最后导致了一场对宋来说的大难彻底出现,史称‘靖康之耻’。大宋将会被金人掳走包括皇帝在内、赵氏皇族、妃嫔、大臣等三千多人,整个东京城的公私积蓄也将被金人所洗劫一空。”齐鳞喘了口气,看着赵煦继续道,“这一场靖康之耻彻底打텟断了整个大宋的脊梁,整个大宋只能迁都临安,放弃淮河以北所有地区,据河而守鉶,与金国形成两絛相对峙的局面,最终宋朝亡国于草原上的另嚜一支异族蒙古。”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寡人不信。”赵煦难以置信的道。

      “那就₊让陛下体会一ビ番那段痛苦的ྫ岁月吧。”齐鳞眼中闪昿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赵煦双眼呆滞,陷入齐鳞为他编制的幻境之中。

      ……

      “金国完颜宗望Ѵ,完颜宗翰,蔡京,童贯。”赵煦目露凶光,咬牙切齿䐃道。

      “陛鈾下可是信了。”齐鳞笑咪咪的道,知道自己的算计成了。 

      “呼,先生来到寡믔人面前,必定是有事需要寡人相助,敢问先生意欲何为?朕又需要什么代价才能让大宋避免这靖康之耻呢。”ꠘ赵煦深呼了ᢦ一口气㷹,让自己努力恢复平静,强作镇籡定的对齐鳞道。 佚

      “陛下只需要答应我三个要㭮求,我就助大宋解这靖康之耻。”

      “好,寡人答应楈了,䱮先生但说无妨。”

      “第一,我要建立皇鹿城司,专管天下武林之事,与对外战争一事。我不喜欢一ሚ群酒囊饭袋涣站疙在我头顶对我指手画脚,所以我只对你一个人负责。第二,还请陛下为我搜寻天下的武功秘籍,因为我想创造一门萬神功。第三,还请陛下能够设立招贤馆,负责招募天下的能人异士郖入我皇城司内做事。”

      “这。”赵煦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好,寡薭人答应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