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红颜之风行天下

      嘱咐完了,纳兰若初便被慕容曦拉着离开了景王府。

      “初儿倒是想得周到。”慕容曦想着今晚发生的事儿,心里还在泛酸。

      “女人一般都会比男人的心细些,这几个都是男子,肯定要嘱咐一下的。”

      “怎地就不见初儿对本王心细呢?”这醋吃的,让纳兰若初怎么接?

      自认为机智的纳兰若初想了想,咧嘴一笑:“换了你我也一样啊!”

      可谁知……慕容曦郁闷了,不再说话。

      内心却在呐喊:一样?能一样吗?我是谁呀?他,又是谁呀?

      纳兰若初却不知道她自认为机智的一句话能让战神王爷生气了,还在那儿问:“你给我说说慕容昀的母妃的事情吧?”

      见慕容曦没吭声,又问道:“怎么了?”

      少顷,没有得到安慰的慕容曦重重叹了口气:“没什么,就是觉得累了,想回去睡觉。”他能说他现在没心情说别人的事儿吗?

      “呃,那好吧,那……我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回家睡觉,拜拜!”话落,甩给慕容曦一个眼神,人已远去。

      看着飞身离去的纳兰若初,郁闷中的慕容曦有些傻了,什么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还“白白”?什么意思?什么情况?这合着是自己被抛弃了?

      一向英武不凡的昭王殿下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

      等等,那甩给他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慕容曦敢肯定那不是白眼,对,是媚眼,初儿可真是……可爱,还给他抛媚眼。

      本还在郁闷生气的男人突然间就“呵呵”傻笑起来,郁闷全消,这自我安慰的,也没谁了!

      好吧,到底是两个世界的人,偶尔的沟通困难是免不了的。

      翌日,景王备了礼物来丞相府向纳兰若初道谢。

      “若初,谢谢你昨晚来景王府……呃,看我……”慕容昀对昨天的记忆虽然有些断片儿,但通过小斯的叙述,还是知道了他对纳兰若初的逾距,“那个,对于我昨天……嗯……那个酒后失态的行为表示道歉……”因为很不好意思,所以说的磕磕碰碰的。

      “哦,不用道歉,你也是喝醉了才把我当成了你的母妃,理解。”现代人思想的纳兰若初不会因为被他抱了一下就不好意思,何况那还是个被认为是母子间的拥抱。

      “那个,我怕堂兄对你……会不会心有芥蒂?”

      “没事儿,你是他的兄弟,他不会有什么想法的,放心。”嗯,没其他想法,只是吃醋了而已。

      “那就好。”慕容昀舒了口气,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破坏了她的幸福。

      “慕容昀,其实,我是昨晚上知道你母妃的忌日后才和子煜去了你的王府,结果看见你喝醉了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我们是朋友,以后心里有不快都可以倾诉出来,不要一个人喝闷酒,太伤身体。”

      纳兰若初这席话让慕容昀很是感动:“我记住了,谢谢你!若初。”

      见他点头,纳兰若初犹豫了一下又道:“那个……你可以和我讲讲你母妃的事情吗?”

      提到母妃,慕容昀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平息内心的不平静,才慢慢陷入回忆:

      “我母妃是个很美很美的女子……”

      ……

      被皇上召去宫里的慕容曦不知道他堂弟去了丞相府见他的初儿,因为皇上寿辰在即,很多事情皇上都安排了慕容曦去做。

      等我们的昭王殿下从皇宫里出来,便从墨白口中得知慕容昀去见纳兰若初的事情,不等墨白的话说完,心中已是醋意骤起,马车也不坐了,一个闪身往丞相府飞去。

      身后的墨白还张着嘴,眨巴眨巴眼:主子这是……是什么?心急如焚?……迫不及待?……醋意大发?算了,他什么也不敢说,现在的主子太陌生了。

      只是,急急而来的某人到了相府,慕容昀却已经离开了。

      “他走了?”这话一出口,慕容曦自己都有些嘲笑自己,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很不好,现在的自己与那些争风吃醋的后宅妇人有何区别?但,谁让他如此爱她,他只是怕初儿的心被别人霸占,想独占她的心而已。

      纳兰若初淡然回答,“嗯,走了。”

      话落就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肩颈处多了一颗脑袋,还蹭啊蹭的,“初儿,我想你了!”

      虽然“情笃初开”这个词用在慕容曦的身上有些……嗯……那个啥,但某人也的确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但说情话,卖萌什么的,确定是天生的???

      被某人拥入怀中的纳兰若初内心独白:卖萌可耻!!!

      “初儿,那个慕容昀为何又来了?”什么叫又来了?别人有你来得多么?

      “他是来感谢我们昨日去他府上的事情。”纳兰若初翻白眼:真是个醋坛子。

      “那他怎么不去我的昭王府,跑这儿来做什么?”分明是别有所图。

      “这只能说明他知道你是他兄长,不是外人,感谢的话应该是感谢我这个外人呗嘛。”

      “初儿怎知他的想法?”这还用说?猜的呗,当然也是为了说服你这个醋坛子。

      ……

      皇帝寿辰在即,京城也更加的热闹起来,满街都挂起了红灯笼和红绸缎,整个京城看起来红红火火的一片。

      各国使臣也即将纷纷入京贺寿,街上不仅多了各种装扮怪异,服饰独特的异国商人,也多了很多穿着一身铠甲巡逻的护卫军。

      这段时间纳兰若初忙的很。

      庄子上播种的时间到了,纳兰若初又去庄子上呆了几天,指导庄里的农人们培育出了秧苗,田地也按她的要求沃了肥,装上了她改良的水车,还建了蓄水池。

      纳兰若初一定要保证这次试验田的成功,明年她还要大展拳脚,成为最大的农场主。

      回城又和南宫锦商量她的商业宏图,还去“风花雪月”编排了新舞蹈。

      就连景王也被她邀来“风花雪月”呆了几天。

      昭王府。

      “初儿,这些天,京中出现了很多不明人士,在没有我陪同的情况下,你最好不要上街,知道吗?”慕容曦对正在捣药的纳兰若初嘱咐着,“为以防万一,我会把墨言派在你身边保护你,你记得随时要带着墨言。”

      “那明天你陪我去‘南宫别院’吧。”南宫锦这次竟然不直接来昭王府,而是下帖子邀请她去“南宫别院”,说有要事相商。

      “好,我陪你去。”慕容曦巴不得随时陪着她呢。

      哪知第二天一早,慕容曦就被皇上召进宫里去了,只好嘱咐墨言保护好纳兰若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