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体大YIN乱

      这一觉我睡得很香,很沉,身上的疲惫渐渐散去,我慢慢醒了过来。就在要醒还没醒的时候,我听到耳边传来了秦雪的声音:“刘寒,刘寒,我好冷。”

      我一激灵,打了个冷战,忽的睁开眼一下就坐了起来。我感觉床边站着一个人,猛回头看去,是小萌站在那里,看她的表情显然是被我的样子吓到了,她问道:“怎么了?做噩梦了?”

      我看看四周,那些船员们都已经躺在床上呼呼的睡了,我小声说:“刚才是你叫我吗?”

      “没有啊,我刚想叫你你就起来了。”

      “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我就起了有十分钟了吧。怎么了?”

      “没事。可能就是做噩梦了。”

      “一看就是做噩梦了。给,吃吧。”小萌递给我一个塑料袋子。

      我接过来一看,是一条水煮鱼,“这是从哪拿的?”

      “他们给的,就挂在床头,我刚才取下来后就要叫你呢。你就被噩梦吓醒了。”

      “我肚子还饱着呢,你吃吧。”

      “我这些天,天天吃鱼。现在看到鱼就吃不下了。还是你吃吧。”

      “你这话可别让他们听见。好,我吃,你上来继续睡吧。”

      “嗯。你慢慢吃。”小萌又上了床。躺在那里看着我,说:“吃完了我有话给你说。”

      我吃完了鱼,重新躺下,问道:“你要说什么?”

      “你知道谁把我叫醒的吗?”小萌神色惊恐地说。

      “是秦雪?”我也有些毛骨悚然地问道。

      “不是,是余万水。”

      “是他?你也做噩梦了?”

      “像梦又不是梦。我听得很真切。你是不是梦到秦雪了?”

      “嗯。我梦到她叫我。也很真切。”

      “我们是太累了吧。”小萌嘴上这么说,但是表情还是很凝重。

      “我不能就这么放弃秦雪。”

      “我们谁都不想放弃,但是我们现在自己都处在危险之中,而且我们也不会回来了。”

      “有机会我会再回来的。”

      “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们就是再回来也没用,如果秦雪已经发生意外了,我们根本找不到她。”

      “可我想试试,她为了我才出的事,本来她可以好好地等着我回去的。我不能把她丢在那里。”

      “好。”小萌抓起我一只手,说:“你要是去,就给我说一声,我也去。”

      我没说话,对着她点了点头。

      四天后我们上了岸,上岸的感觉是久违的舒适,就像是游子回到了家乡。

      这里是吴川东边的另一座城市。

      在船上这四天里,我们也帮着做一些杂活,衣服上也粘了不少污迹和血迹,头发也乱蓬蓬的,一身的鱼腥味。

      小萌裤腿上被抓破的几道口子特别惹眼,伤已经好了,绑着的绷带也扔了,袖子和后背也破了几个洞,头发都干枯得粘在了一块。

      我的衣服材料特殊,并没有破损。我们最干净的就是口袋了,一分钱也没有,然后就是脸,脸总算也常洗。只是很久没有刮过胡子,胡茬已经很长了。

      现在我们的模样很是狼狈,走在路上引来了许多异样的目光。

      “我们现在去买衣服。现在我们就像怪物一样了。”我说道。

      “你真给我买啊?”

      “那是,我说话算话的。”

      “那好,先说好,我不喜欢穿名牌,我喜欢运动,衣服穿不了几天就破了,随便买一身就可以了。”

      “你放心,我现在有钱。”我笑了笑,我明白小萌的意思,她担心我钱不多,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给她买便宜的。

      “买太好的以后我没钱还你。”

      “我送给你的,知道什么叫做送吗?就是不要你还。”

      “你的刀呢?”

      “刀我收起来了。”

      “送给我好吗?”

      “没问题啊。”我拿出刀来递了过去。

      “这是很有纪念意义的刀。”小萌接过了刀,塞进口袋里,说:“我会好好收藏的。”

      听到她这句话,我心暖暖的,这是我们生死与共的见证,但也仅限与此。

      我们走到了一家装修比较漂亮大气的服装店门口,店牌是一串英文,门口的迎宾员是两个小女孩,像是刚中学毕业的学生。他们很客气得把我们让进了店里,店里有几个顾客正在挑选衣服,旁边还有店员在不停地介绍着。

      我们走了进去,有几个正闲着的店员看了我们一下,然后又把头扭了过去。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过来,冷冰冰地问道:“你们干什么?买衣服吗?

      “我们肯定买衣服啊,吃饭不上这!”小萌也没好气地说道。

      女人冷笑道:“我可是一番好意,我这店里的服装都是高档名牌。最便宜的都在千元之上,你们想买衣服,可以往北再走几百米,那里有适合你们价位的衣服。”

      我没想到刚上岸就遇到这种人,心中不悦,说道:“我们还没开口,你又怎么知道我们需要什么价位的衣服呢?”

      说话间,小萌已经走到衣架前,开始伸手翻看衣服。

      女人瞥了一眼小萌,满脸嫌弃道:“你们看看你们的手,你们的身上。把衣服摸脏了赔得起吗?知道这衣服多少钱吗?”

      我看小萌气得准备发火,忙拦住她,对女人说道:“看样子你是老板吧,你做生意以和为贵,用不着这么夸张吧?我们怎么就把你们的衣服摸脏了?我们衣服是破点,但我们手不脏!你怕卖不出去是吧!好,我告诉你,今天我们摸到的衣服我们都要了!”然后对小萌说:“亲爱的,随便挑,看上哪个我都给你买!”

      小萌用眼神问我是不是真的,我对她点了点头。

      这时其他人也都围着我们看,有嘲笑声,也有议论声。

      迎宾员面色很难看,不敢直视老板,只是偷偷地瞄几眼。

      小萌也很配合,她眉毛一挑,说道:“亲爱的,来,我们一起挑。”小萌快速地在货架前穿梭了一遍,说道:“这里衣服是很多,但是好看的没几件啊!都不合我胃口!”

      我也走了过去,说道:“别急,慢慢挑。”

      小萌挎着我的胳膊小声说:“这里的衣服真的都很贵,我们走吧。”

      我也小声说:“我知道,你别担心,放开挑。”

      “真的?”

      “真的。为一口气,也帮帮门口那两个小女孩。”

      小萌瞄了一眼那两个小女孩,说:“没问题。给个底价吧。”

      “也不能太便宜她,五万内吧。”我小声说道。

      “这已经很便宜她了,一万就可以了,我还有别的办法。你就看我的吧。”

      小萌突然变了一种状态,就像小富婆一样,用傲慢不屑的姿态去评价贬损着自己不喜欢的服饰。

      转了几圈后,挑了几套衣服。然后扭着腰把衣服甩到柜台上,说道:“包起来!”

      女老板看了看衣服,眼睛一翻,斜眼看着我们说道:“一万六。”

      小萌抱着胳膊也不看女老板,背靠着柜台,眼睛上挑,盯着天花板。

      我用最潇洒的动作把银行卡往桌上轻轻一拍,说:“刷卡。”

      “好,好,好……”女老板立即笑着说道。

      付了钱,小萌提着包挎着我胳膊,甩了甩头发,“走,到别家再去逛逛。”

      我们出了店,拐进了另一条街道,小萌松开手,说:“气死我了,我们先找个地方整理一下,晚上我们再来。”

      “你还要来?”我问道。

      “肯定了,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一定要教训她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