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田萌奈美

      清晨时分,嘹亮㼐的鸡鸣声响彻整个合信府,床上熟睡的赵厚也连忙爬起身,开始穿衣束带,以迎接新一天的管事培训。

      到现在为止,离赵诗雨规划的培训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内,合信府的“种子选手”们表现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韧劲和忠诚,面对培训过程中的种种考验都能直面应对,让主办的四大管事甚感欣慰ꑆ,毕竟这些人选都是从各自的手下提拔上来的,也算是为自己争脸了。

      而赵厚便是从王永手下调来培训的执事之一펉,此前是负责赵国北境的粮食采购。

      ᯸与其他一起被安排来学习的众多执事一样,赵厚此前㟁并不知晓上面的安排,直到培训开始的前几天才被告知合信府日后的大变动。

      也就是这样,赵大小姐的威名就在此次培训之人的心中扎下了根,毕竟能够站出来引领合信商会走向变革,先不说日后能否成功,就光是这份胆识和魄力就不是常人所能具备的。

      ࣢ 就连一向自视甚高的合信君赵岳以及其下的四大管事都对赵诗雨赞赏有加,更别说其他人了。

      릒在培训前的演讲会上,赵诗雨的一番讲说成功地震慑到了台下所有人的心⮸,其中就包括赵厚,经此之后,赵厚鱀的心中对于赵诗雨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感,仿佛不管如何,只要跟着赵诗雨走下去,就绝对会成忽功一样。

      这种着了魔一般的心态,不止赵厚的身上有,其他人也大多抱有这样的心情,而随着训练的日益加重,这份“信仰”似乎也在慢慢积累,只待他日绽放幻化。

      簌簌的流水声中,赵厚完成了洗漱,整理完床榻,赵厚也就跟着同样早起的“大部队”,前往集体培训的地方走去。

      在上月的基础培训中,赵厚完美的表现再加上以往的采购经验,使得赵厚被分配到了“掌柜”这一训练板块,拿赵诗雨的话说䧽,自己等人就劾是“掌柜系”的第一届学员。

      虽然不太明了其中含义,但是出于对赵大小姐的信任,“掌柜系”“主簿系”“厨师系”这一新颖的称呼就传遍了合信府。

      当赵厚跟着同为“掌柜系”的学员来到中泰院的议事堂后,便各自找寻到自己座位端坐,等候今日的讲师。

      有ᖦ人的地方就有八卦,早来的“学堂”也不例外,一些人不像赵厚在端坐冥想,而是在讨论这些天听到的“小道消息”。

      “听说了没,昨天厨师系的又有人被罚了,这两天陆陆续续都四五个人了!”죖学员甲引出话䷕题,众人三三两两聚篾首,开始兴侼致勃勃地讨论起来。

      “可不是,据说昨晚被罚的两个,光是顶缸绕合信府就跑了三圈,后面还要被罚推磨,还有讲师在一边盯着呢!唉~不晓得今日能不能坚持住啊!我可是听说,培训过不了的学员,可要被填补到其他ப地方当苦工了!”学员乙接过话头,感叹道。

      “怪不得都说‘厨师系’不好混,前一阵子我还以为这只是谣传呢!”另一人➀接嘴。

      “谣传?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负责‘厨师系’的四位讲师是谁吗?那可是号称‘合信四煞’的石安四兄弟,獡人家可是直属于大小姐下面的,别提有多牛气了!就连主上对此都是睁뗊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别说䄶操练我们这些‘学员’了。”学员甲见有人质疑自己的消息准确性,立即驳斥对方。

      “直属于遧大小姐管辖?这么厉害!那你所说的‘合信四煞’以前是干什么的呀?”有人提出问题。

      “额……据说以前是小姐府上的差늟役,不过后面小姐有感四人忠诚,将庖厨之法教于四人之后,他们就一直负责小姐的吃食。现在我们商会곗要推广此道,肯定不可能让大小姐来操刀呀,所以大小姐就让石安四位管事来当讲师了!”学员甲踌躇片刻,顿顿回道。

      “原来如此啊!没想到他们竟然有如此殊荣,能让大小姐亲自教导他们,当真是如梦似幻一般啊!如若是我也有此幸,由大小姐来教习,那我肯定能当第一啊!”一个满脸胡子拉碴的沧桑之人,年纪都有三十好几岁了,还做出一脸憧憬的花痴之相,令其身边的一众学员都心生恶寒,尽都满脸怪异地“咦~~”了一声,一脸嫌弃地远离这货。

      众人谈笑间愈发卑热闹,学员甲见此,面露鄙夷之色,对那位一脸憧憬的大叔说道:“想什么呢?大小姐是何等仙子!这种事情想也不要想。另外我听说啊,那四位在最初学庖厨之法的时候,也被骰大小姐给批得很惨,要不然现在每天一个花䯀样地整治,这都七八天了还没见个重样儿的,可见都是前车之鉴啊!哈哈哈~~”说完顿时就笑开了场面。

      “唉~看来这‘厨师系’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待的呀!不过其他两系现在都是培训的热火朝天啊,虽然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但怎么不见我们‘掌柜系’有什么特长之处呢?”学员乙在感叹之余,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

      “谁知道㇮呢,昨日福伯不是说,今日会有大课程嘛!既如此,那我等就稍安勿躁,等着吧!”学员甲说道。

      “大课程?”身后一帮人的谈论声,自然是没逃过켇赵厚的耳朵,赵厚口中喃喃自语,平凡的相貌却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坚韧之色,赵厚目光坚定,心中对即将到来的课程,愈发地넷期待起来。

      时间就在此滴滴流过,不过多时,议事堂的大门被侍卫打开,随即一众披甲带戈的侍卫涌了进来,围绕屋内密密麻麻站了一圈,将其中的二三十“掌柜系”学子包围其中,肃立以待,锋利的戈在晨时的阳光照射下,泛着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这룦一突变,虽是造成了一些骚动,但是却没有令众学员惊慌潣失措,毕竟好歹也理是执事级别的人,还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也算是有些定力。

      这时,从后面的大门外传来了缓重的脚步声,随后就嫯看到福伯一脸严肃走了进来,待进入屋内后,门旁侍立的甲士立马将房门紧闭,站于之前,等候命令。

      福㜩伯先是巡粱查一周之后,来到前台站定,随即面容严肃,郑重说道:“今日之事,尔等必须视为毕生之隐密,日后不得在任何场合以任何形式透露,若有违反,一经查实,定斩不饶!”

      言罢,杀机顿显,一圈的侍卫身上传来了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每个人都似乎感䧒觉到䧊那锋利的刀戈就在喉间游离。

      “在开始今天떇的课程之前,我需要给诸⇂位说一下一些事情。”福伯开口道:“想来你们也都知道了此次培训不过的后果是什么吧,那便是填补合信酒楼的空缺职位,像是店小二这一类的打杂工人。但老夫今天要说的是,这些只是‘主簿系’和‘厨师系’针对淘汰之人的处理方法,在我‘掌㩊柜系’之中,没有这么仁慈的处置方法,只要是过不了最终审核的,只有死,或烒是终生监禁这两条路!”

      此言一出,底下顿时有些骚动,私下议论开来。

      对于这些骚动,福伯是看都没看,혨自顾自说道:“如今,흆无论是谁,若是有人想退出的,老夫都会同意他的这一请求,并且后面也会妥善安置,只要不透露今日之事,就可平安一生。反之,留下的人,就要做好赴死的准备溅!”

      福伯的话音还未落,底下就已经止住了议论之声。台下众人尽都目光坚定,挺直了腰杆,座无虚姿,再无一丝骚动,对福伯这句好心的熱“劝说”,众人的面上毫无波动,似是没有听到一般蟧。

      将眼下这一幕尽收쵠眼底,福伯心中顿鯟觉宽慰,暗道:这才是合信商会的好男儿啊!

      不过宽慰归宽慰,该说的还是要说。见台下无一人吱声,福伯复又高声问道:“究竟有荛没有人?不要害怕丢人,今日之事不会有任何人提及,所以有后退之心的人大可安心!”

      闻言,台下众人的身姿又挺拔了不少,一双双坚定不移的眼神凝望着台上高뵐声呼喝的福伯,眼底竟无一丝后退恐惧之意。至此辄,无一人轻言鋱后退,甚至连迷茫之色也不曾有,二十多人用无声的目光回答了福伯的问题。

      “好!!!”福伯忍不住大喝,掩饰不住的激动神色,老脸一阵颤抖,浑浊的双眼中弥漫着些许雾气。

      受到这位老人的情绪影响,台下的众人也被这位老人的情绪所传染,就像是ᶙ看一个坚定的信仰,目光如炬,尽管有人的热泪落下,眼睛通红,却不能动摇分鰁毫,在这些人的心中,合信府已经是内心深处那块谁也不能侵᫩犯的信仰!!

      铽 “我合信商会,将永世不衰!!”看着台下的哄众人真情流露,回想着赵诗雨勾勒的美好未来,膂福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高呼出声。

      一时间,台下所有人,包括一旁肃立的侍卫,都受到感染,一齐高声呼道:“合信永世不衰!合信永世不衰!合信永世不衰!!”

      区区数ᾂ十人,声浪却足矣淹没整个中泰院,闻者皆激动地跟随出声,不得不让人心生感佩。合信商会历经数次劫难,顖最终都能顽强存留,靠的可不仅仅只是一时之幸,从这儿便可窥得一二。

      良久,福伯才安抚下自己的那늯颗跳动的心脏,抬手止住了台下呼啸的声浪,挥手斥退了̡侍卫一众:“你们下去吧!”

      “喏!”侍卫长领命,率领侍卫ୖ们从容退出,未发ͫ一声。

      福伯看着台下一众人等,似乎是롒看到了合信府日后的辉煌,感慨不已。

      待平复好心情,福伯郑重掊道:“既然诸位都选择为此拼搏一把,那老夫便不做隐瞒了。今日之警示是为了确保各位都有足够的毅力和胆魄而设立,当然方才所言并不是假。当你们做好准备要成为一名掌柜之时,就已经㕎是我合信商会的核心之人᭚了,如此我合信府的未来规划也会与尔等诉说。”

      一句话,勾起了台下所有人的好奇之心,要知道合信商会的转变是由主上赵岳之女赵诗雨一手策划的,众人都想一看这位“天之骄女”谋划的劤高深之处。

      䅑 㲸见众人都是一副“好奇宝宝”的表情,福伯满意地一笑,接着道ꗲ:“推广酒店和吃食等뱈服务业,是我们合信商会制定的后续发展计划,依照大小姐给出的众多庖厨之法和经营理念,将我合信商会的酒楼开遍整个赵国乃至于天下뵵,这便是我们的计划。你们这些天学了一些经营之法,可有什么感想?”

      䣩福伯并没有直接道出关键,反而留了一手,却是有考验众人之心。

      台下众说纷纭,每个人对此都有不同的见解,一时间议事堂内像是真正在议论大事一般,如同滚开的水面一般。不过,尽管众人都䞞有各自言论,福伯却仍然一脸淡然,显然这些答案都不是想要的。

      见此,赵厚皱眉思索片刻,抬手说道:“大小姐的经营理念大胆、简易,但却直指问题根本኷,且对于酒楼日常管理和经营盈利都有涉及,真乃不世之法!但是……依照我合信府目耽前的影响力和规划职能,根本不需要用到这么复杂的方法就可以达到目标,为何要一心培训这么多的管事ꫬ?这岂非画蛇添足?”

      此言一出,众人似乎被点喌明了思路,尽皆皱眉苦思。福伯闻言双眼一亮,灼灼的目光盯着发言之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前쏙在谁下面?做过何事?”

      赵厚谦恭有度,行礼道:“禀福伯,小人赵厚,先前为王永大管事之下,负责采购北境之地的粮食,职位仅为二等执事。”

      (员工--执事--铜玄管事-碐-银玄管事--金玄管事,除೬了襟锈玄鸟的管事外,剩下的都分三等,一等最高,三等最低。)

      “不错不错!”福伯连连称赞,尽管只是一个小小执事,但是福伯的眼中充斥着对赵厚的赞赏,这让其他人都有些羡慕。

      “能意识到这一点,说明你很用솤心地在观察,而我合信商会如此行事的原因有二,先说其一!”夸赞之后,福伯开始为众人解惑:“这其一,就是因为合信酒楼不光是要开遍赵国,而是要在各地深深地扎根,包括教给你们的所有方法都是为了让合信酒楼成为每个区域的标杆场所。一句话,日后合信酒楼开ꭇ设在哪里,那就必须是那个区域之中最好的酒楼,鞡要让所有的人都明白这一点。这便꼨是大小姐所说的‘垄断’,即为独占!”

      “至于其二,便是今日为何要警示诸位的原因,此事牵扯到我合信府的隐秘,所以接下来这些天直到培训结束,诸位都会被方才的侍卫统一看管,哪怕上厕所也ᖊ不会例外。”

      到最后,福伯还是叮嘱了众人一番,这才缓缓道:“我合信商会此次变革,并非只是为了做一个供人休႘养的酒楼场所,合信酒楼只是诸位在明面之上的身份,我合信商会最终的目的是要:网罗天下!”

      “身为掌柜的你们,除了维护酒馆的正常运营之外,还需要做的事情,便是为我合信商会在每一个区域之౨内设立一座隐秘的站点,并暗中发展‘间者’渗透入各自区域的重要府邸,同时根据每日得到的信息作出评判,定时上곇报。这便是你们身为掌柜的最大职责!”

      “若是将来诸位建功聆,我合信商会遍布天下各诸侯国,那便犹如一张大网,网罗天下各路讯息,届时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合信商会的眼睛!到那时,我合信商会便可跳出局面,作壁上观,静候天下之局大定而左右逢源!成全不世之名!!”

      静~~~全场寂静无声,整个偌大的议事堂静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被福伯的这一番话给震惊得无法言喻,甚至想合拢下巴都做不到。

      福伯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得意一笑。完全忘记了当初赵诗雨提出这一㛣观点时自己的反应,似乎也比这强不了多少。

      终于,众人从方才的震惊之中缓过了神,不过之后巨大的荣誉感,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面色涨得通红。

      只要是一想到这项伟大的计划将由自己等人来完成,在场䇲的二十多位“歏掌柜”顿时激动的唇齿颤抖,手足无措。

      就连一向自认心静沉稳的赵厚,此时也按捺不谮住心中的崇敬,颤抖的双手让这一个在外打拼数年的执事完全冷静不下来,心中除了荣誉感之外,就是对赵诗雨的尊崇之心。

      “这就是掌柜之职的职掌,接下来二十多天,老夫会教导你们学会这些基础部分,也请诸位能够用心去感悟,诸位都是我合信商会的骨干,老夫希望能一直看到你们,为我合信商会奋力前行,披荆斩棘!”

      随着福伯的话语,众人开始了为期一月的秘密集训,而集训之后的成果,将直接影响到未来“天网”计划第一阶段的规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