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吊色大香一蕉伊人

      ㄦ 杨恒进入道观之后,凡是认识他的都赶紧的给他行礼,热情的不得了,这让杨恒有些受宠若惊。

      要说这些行礼的人中,很多都是杨恒的ᅨ晚辈,但褉是以前鎧的时候,这些小道士对杨恒也是爱搭不理的。

      因为大家㮂都知道杨恒虽然辈分高,但是他ᾼ却是被发配到远处偏僻道观,以后不会有什么发展,因此大家都懒得奉承他。

      可是这一回却不一样,大家的热情让杨恒都有些害怕了。

       就这样杨恒赶紧敷衍了他们一下,就一溜烟的跑到了后院的方丈室。

      等到了门外,杨恒敲了敲门说道:“师傅,希昙来看你了。햇”

      而这个时候里边的清ᄊ虚老道士正在那里愁眉苦脸的想事情呢,一听到外边的声音,他没有马上反应过来这希昙是谁。

      袥不过很快他就想起㡒来这个希昙,不就是他的发配到登天观讙的那个小徒弟吗?

      于是他一下子又从床上蹦了起来,两步就来到门口,打开门一看不是杨恒是哪个?

      现在淒的清虚老道士看见杨恒,就像看到亲人一样,上去就抓着杨恒的手,差点激动䖨得流下眼泪。

      杨恒被清虚老道士的肉麻,闹得有些不知所措,他轻轻的一挣扎,好像是无意的一样从老道士的手中挣脱出来,然后扶着他进入了方丈室。

      进了方丈室,杨恒先把清虚老道是安排在主坐之上,他才在下首ᨫ相陪୽。

      “师傅,徒儿我ዬ多日没有来拜见,让师傅您操心了。”

      “不妨不妨,你有事乣先办。”说完这搵句话的时候,清虚老道士还向杨恒献媚的一笑。

      杨ð恒看着清虚老道士的䑺样子有些不得劲儿,再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的师깳傅,用得着这样低三下四的吗?

      “师傅,有事您尽管吩咐,徒儿我是尽力而为뙯。”

      潂清虚老道是见到杨恒쵖松口,一拍大腿뜁,“哎,说句让你笑话的话,师傅这一次把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师傅,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虚老道士叹了一口气,这才将前因后果向杨恒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段时间随着杨恒的名声慢慢的在城市中打开鿏,许多人想要找杨恒处理一些事情,但是杨恒又躲在异界,在现在他们根本找不到人。

      不틛过找不到杨恒没有关系,他们很⾖快鸔就通过各种的渠道,打听出了清虚道长を是杨恒得师傅。

      既然连徒弟都这么厉害,那师傅更是没话说﹮,因此这段时间清虚道长的客人是应接不暇。

      赋而这位清虚道长的身价也淜高了许多,以前清虚道长出手,也䟑就是收个一两万块钱意思一下,到了现在,你没有十万块钱连见都见不着他的面儿。

      刚开始的时候,清虚道长还是很风光的,这些人开着豪华轿车将他从三清观中接走,到各处做法事。

      也许是他们没有碰纭上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清虚道长做岯法是有굯多少年了,对这套流程非常的熟悉。

      因此刚开始的时候,双方都非常满意捤,清虚道长挣了钱,而那些富豪们也得到了心理安慰。

      可是又过了一段时间,就有一个外省的富豪找上门来,想请清虚道长前去捉鬼。

      刚开始的青时候,清虚道长还没有放在㽥心上,他以为这不过是对方疑神疑鬼,因此满口的答应了。

      ߫结㑧果清虚道长这一到对方的地盘上,就出了怪事。

      清虚道长这里的法坛刚刚摆好,坛前的蜡烛就被接二连三的吹灭。

      刚开始的时候,清虚道长还以为是哪吹来的邪风,不放在心上䁳,可是次数多了,清虚道长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到了最后他颤颤巍巍的重新换了ᱹ个方向,点起了蜡烛,准备开坛做法,结果Х他坛前的铜锣刚刚敲响,那铜锣就掉在了地上。

      粐 清虚道鐰长上去查看,发现栓铜锣的绳子竟然断了,虽然清虚道뒗长已经被闹得有些心慌,但是他还是轃强忍着心中椈害怕的情绪,重新拿了根新绳子拴上。

      结果还是老Ə样子,只要是一敲铜锣,那那绳子立刻就断。 ⧷

      到了这时,清虚道长真的害怕졉起来,这明显是真的有鬼怪在作祟。

      而站在一旁看着清虚道长施法盷的那个富豪,⫳也看出了端倪,这个老道士莫不是也是个样子货。

      结果这场法事也就此匆匆的中断了,不过这个富豪还算是讲人情,对于答应清䶥虚鷒道长的法事钱一分都没少,只不过有个要求,那就是请清虚道长为他引荐杨恒。

      清虚道长能怎么办,自己丢了脸,只能是让徒弟给릫自己找回面子来了,于是满口的答应。

       等到清虚道长重新回来给杨恒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无论他打多少电话那푊边都不接。

      䣫后来清虚道长没有办法,派了手底下另外一个徒弟前去登天观去找杨恒,结果得到的回报是,登天观已቉经关了门儿,杨恒根本不在观中。

      结果这边找不ܹ到杨恒,那边那个富豪却不停的派人来催促。

      这件事闹得清虚道长是坐卧不宁,本来清虚道长还想甩开手不管了睛,但是那个人的能量实了在是太大,甚至有本事把宗教协会的会长都出来过问这件事情,让清虚道长뼈弄了一个下不来台。 ᮏ

      ⤯也就是在这뉃个时候杨恒找上门来,这才让清虚道长松了一䑺口气。

      䋝杨恒坐在那里静静的听完师傅讲完事情的经过,然后微微的一笑说道:“我当是什么事?原来是一个小鬼。师傅不必担心,只要我去了,那혎小鬼还不手到擒来。”

      墂清虚道长上下打量了一下杨恒,他有些闹ꕠ不明白了,这杨恒拜在自己门下也就是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变化这么大。

      ࿇刚开始的时候他在别人那里听到釙杨恒的名字,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呢,结果一打听果然是自曖己的这个徒弟。

      不过对于自己这个徒弟的斤两可是非常清楚,刚入门的时候杨恒连什么道教的常识都不知道,明显就是一个混饭ォ吃的。

      怎么没多长时间他就传出了这样的名声,而且现在看杨恒的鍤样子也是胸有成竹,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那个本事,难道那登天观中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清虚道长有㯤了ꍉ这个想法之后,眼珠一转便问道:“你这在登㷝天观中可好吧,不如我把你调回来,ओ这样将来你也能继承我这座三清道观。㡧”

      这也是清虚道长在试ᗎ探杨恒,如果杨恒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登天观的话,那么这位清虚ඤ道长反而会全力将杨恒调走。

      “既然师傅这样关心我,那么徒儿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现在的杨恒已经잳学到了一身本事,对于那登天观已经没有多大的留恋了,如果能回到市内,离家里近一些,反而更对杨恒的胃口。

      清虚道长一听杨恒㏥得回答,心里就有些纳闷,难道登天观没有什么秘密?

      现在的清虚道长反而开始嘀咕起Ӂ来,现在他还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让杨ᚧ恒看出他的心思。

      因此清虚道长立刻就脸上带笑的说道:“我刚才想了一下,这件事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毕竟你的登天观也是祖师留下来的,现在说不好听的,也没ᑯ有人愿意去接手。”

      氿 狛 清虚道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杨恒,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

      줧而杨恒听了对方的话,脸上露出了失望。

      清虚道长见到杨恒这样的表情,心中就想着看来那登天观没什么秘密,应该是杨恒无意⣕中得到了什么功法秘籍。

      看来这段时间要在他身上多下点功夫,也许能把这把秘术给套出来。锯

      “好,那就这样,咱们明天就去成去X市,等쵬到这件事办完之后,你再回登天观,毕竟那里也不能没有人照顾。”

      “是。”

      清徐老道士见杨恒满口答应,脸上终于饱是松弛下来,他对着门外喊了一声。“清风。”

      ꁫ随着清虚老道时的话音,马上就有一个清秀的小道士推门进来。

      “师祖,有何吩咐?”

      “这是你希昙师叔,你带着他去客房休邙息。”

      “是。”

      这小道士答应一声就转过头来对杨恒施了一⭇礼,“请师叔随我来。”

      杨恒急忙站起来,再次向清虚老道士行了礼,告銜辞,然后就随着这个小道士离开了。

      清虚老道士在杨恒离开之后,看着他的背影,眼光变得深邃起来,同时有一股阴森的气息在他身上散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