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学第一天就对校草告白是否做错了什么

      距离小联盟开考㧒还有22天19个小时쳃

      天气:小雨

      状态:烦

      复习(划掉)学习进度ᶔ条:100%

      人物克隆:100%

      尤加利不想工作嫑,尤加利婎想去打电玩。

      从陌生的床上直起身子的冒牌尤加利这样想到,他睁开晚上因为睡眠质量差ݟ无神的双眼。

      ꕰ尤加利的家透着一股难言的整洁,这整洁让躲在他皮子底下的另一个青撵年感到神经不适。

      刷牙从곏左到右自上而下,吃饭前要把餐具摆放成固定的模样,开吃,因为过于繁琐的步骤尤加利觉得本来应该好吃的早餐此刻难吃极了。

      ፟早上任何心情都因为这些形式的步骤悄然消失,西因士老感觉尤加利是㴜一个没什么意思的人。

      㘪 魠把早餐吃得和设定机械臂工ᦻ序一样也没谁了。

      活成这样说话能不阴阳怪气吗。

      尤加利从这张脸原主的公寓出来,没有撞到原主的熟人他为此颇为欣慰。

      不必学着他的腔퉈调对人嘘寒问暖膈应自己真是感激不尽。

      就在他想要转动自己手指的时候他记起来了,自己不是西因士,他是尤加利,他不能把原主的ᴫ习惯代入到这个陌生人的生活中。

      ඕ尤加利拿着伞看着外面的쌭雨天叹了口气,真鸷是作孽。

      他簉伸出手指,两指间一崩开荧绿色的琴弦就出现在手指之间,看着这很鸡肋的竖琴琴弦,尤靠加利在思考自己要用什么方式替代自己转手젵指的习惯。쒖 矒

      打着雨伞,尤݆加利走在不因为ౡ阴雨天⤥而冷清些许的繁华街道上,尤加利本人住在划分东西两城的马鐬切尔ℙ大运河东堤,那里一出门顺着马切尔大运河的河道走就能走到连接两城的高架桥

      辛达理的跨河高架桥们上面走常规运输工具下面则是跑着动力机车,走在高架桥的沿茱边人行道上,尤加利看着桥墩下面因为连绵不断的雨水而疯涨的——汹涌水位距离桥墩警戒线还有不少距离,毕竟雨季才刚刚开始。

      感受到动力机车从桥下的轨道上呼啸而过,尤加利听到机车穿过带起的轰隆车轨声。

      辛达理往年遇到极端降雨天气的时候,马切尔大运河的水位漫过桥墩警戒线,高架桥就会封路,无人驾驶的满载动力机车组就会紧急驶入高架桥轨道中切断所有能源ᮦ集中承重压桥。

      那时候尤加利记得很清楚爧,巴赛勒斯就领着他站在西城防洪警戒第一线氬,疺看着马切׻尔大蚧运河上的粿高架桥在洪水拍打下被狂风骤ᰞ雨洗礼而肉眼可见的晃动。

      那些承重负责压住桥梁的动力机车组可以增加桥的重力防止㓨高架桥的桥基被洪水冲毁,那时候看尤加利觉得很神奇䴶,现在엚看却多了很多感慨。

      如果桥少了那些载重的动力机车组压桥,自身较轻的钢结构便会在洪水过桥的那一段时间,大쨋桥钢꾎结构桥梁便很可能被惊涛骇浪顢冲走。

      这桥就⮻和人一样,如果身处在太大的浪里面恰巧你又缺少把你定在原地的精神力量,人便会跟着浪花被卷向远方永不回来。

      蠯 看着高架桥下面因为雨天而浑浊得一塌糊涂的奔流河水,尤加利想点根烟。

      之后他又记起了这颀个该死的家伙竟然烟酒不沾,老哥您活得真ۛ是够意思的,不烟不酒没有女性朋友᠓。

      活这䳺么清心寡欲,干脆给自己下ꍱ面一刀得了,阉了的公猪肉质细嫩脾气还㥜温顺。

      ꕪ尤加利把头歪起来垓和肩膀一起夹着雨伞,他拿出打火机自顾自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减肥都说是吃饱后再减,戒烟当然是小联盟浙前夕才戒。

      떪因为不想工作,尤加利特意不乘坐交通工具,他拖拖직拉拉的用双脚从东堤穿过高架桥猥往西城走䑤。

      不是去工作往金砂岛那边走吗,确实梓如此,所以他走错了吗඿?

      其实没有错,尤加利走过㋪高架桥往赌场ᶳ密集的商业中心走,有人的办公室在金砂岛而有人的办公室不在金砂岛。

      今天他就来会一会辛达理地下的娱乐女王——鸭梨姐。

      在前一阵子金쑟砂岛的起底行动中,地下王国的统治者没有一个不折兵损将,在辛达理娱乐圈里举足轻重的鸭梨姐也是如此。

      黄鳝上沙滩不死一身沙。

      끣 尤加利一路往西城的繁华路段走,这里有大量其他派ꅬ系资本⿄入住的高楼大厦。

      只要看看商城大楼上的标志你䪚总能看到无孔不入白芝系注资的金融大厦,建뎹筑隐隐透露出圣地风情的教廷融资创业孵化基地。

      뾭 打着伞走在这些摩天高楼下,他身边有穿着西装制服的人踏着他们的战靴从他身边疾步略过。

      人活着就为争一口气,不求自己做人上人⓸起码也要过봖个西装革履的白领生活。

      在坐拥一线赌城风景的高级写字楼上班,下班也⾮能回到租的高级公寓过小资生活。

      捕 옽尤加利观察着这些工作牌上面有名有姓,接电话接的手机烫手的高级白领们。

      㐾这群业界精英整体上容貌并不出众,偶尔会有几个长得俊俏뉱帅气的型男靓ᛅ女在他眼前闪过,这些算是他们行业的凤毛麟角。

      尤加利对此并不惊讶,有些工种并不看中容畎貌,它们对工作者的要求是容貌得体即可,这类工作更侧重于工作能力。

      就像赌ⷺ城派编内的能力ハ者那般,他们又不是上综艺做娱乐对模样有着硬性的要求,他们즌的价值在于脑子㚢和自身的钥匙能力。

      走到商业区的一个大十字路口处,尤加利停下抬头往上看,看着路牌显示렭他的目的地就在这附近。

      촍他透过四周穿梭的行人左떾右大打量建筑物上的公司招牌,他在找一个经纪人工作室。

      最终,尤加利的眼睛在接触到某个字眼后微微眯起来,乼他找到鸭梨姐旗下的那个最能创收的经纪工作室。

      鸭梨姐手下艺人无数,商务小模特十塥八线小演员不尽其数、想要争相咂进入一线圈的艺人多如牛毛,可是被顶级经纪公ߝ司签下并赚大䘀钱的䝒屈指可数。

      尤加利走到那栋直指青天的大楼面前,这栋楼出入幽的工作人员明显就比刚才那几栋大楼的好看不少。

      看着身边经过的男人长得精致身上檀木调香水盖住了他脸上的脂粉气息,尤加利习惯性耸耸鼻子。

      在这栋楼里中下层扎根的就䰆是绵海量的购物拍摄基地还有퓡网红ই直播间,越往上走越能看到大大小小的经纪公司招牌。

      出入这里的不是美女就是明艳女士,不是帅哥也是雅痞男士。

      这栋办公楼的保安会守在门外逐个查看进入大楼工作人员惱的证件。

       快轮到尤加利的时候扌,正当他打算把自己那张镀着防伪彩쾁虹膜的四方公会认证成员卡出示时。

      在他前ᇣ面登记进꿒入的老哥出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