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时装秀

      那小童见他们没反应, 战战兢兢地又唤了遍,沈凛应Ꮧ声道:“知道了。”

      沈凛又响起之前在梦境里听到的声音,那声音反反复复地出现在他梦里, 那仿佛是一呼唤, 他却没法明白是什么在呼唤他, 呼唤的内容又是什么, 他只感觉到自己身体朦被拖入了沉삠重泥潭, 密密麻麻黑泥从四周围拥挤过来, 他身体牢牢地锁定,无法动弹,只能被动地听从呼喊。

      ——都说修真者修到极致的时候会听见天道声音, 可能那就是天道发ۈ出的残响?ኃ

      亠 沈凛沉思片刻,从一旁衣架܆上拿起衣服穿上,귖推开门,门外站个妖娆弟没子,见到沈凛时候顿时扑上来,软绵绵地哀求道:“师叔,求您恩赐蜜『露』。”

      沈凛:“?”

      背后, 晏修一走了出来, 他眉眼清俊冷淡, 眸光里带着森森寒意, 那群弟子惧怕地退后一步又壮胆子蜂拥而上,匍匐在晏修一脚边, 嗓音又柔又脆地地道:“师叔, 求您᲏恩赐蜜『露』。”

      晏修一:ĭ“?”

      옥 这门派怎么回事?

      沈凛举目望去,这门派建筑风格异常『骚』气,都是夹带着嫩白『色』的柔软『色』调, 乍眼看去,到处都飘『荡』着半透明的轻纱,身段窈窕婀娜弟子走其间,高矮胖ᑞ瘦相差不疈离,跟个模板里刻出来的多胞胎一样,时难分男女。

      然풭而最令沈凛惊叹的是,这门派是盖ᓲ在퉁悬崖峭壁上,魝本是悬危高耸的危险地带,愣是被他们开山辟土,在岩壁上凿出了片与地形极不相符极乐净土。

      开山祖师可真是个奇才。

      哦不如ฃ说kp是个墨奇才。

      路都有弟子匍匐在地,⋍这让沈凛非常不适应,好不⇟容易捱到议事大厅,进门就受到视觉暴击。

      议事大厅格外高耸宽广,像是个硕大的山洞改建出来的。

      正对面的墙壁上雕刻着幅令人惊叹的彩绘壁画,占尽人世间七情六欲,三人高巨大座椅上,坐个道袍紧裹,长须飘飘老者,听见沈凛㹲他们的拜见,他略略睁땔开眼睛,道:“坐吧。”

      两把鉝椅子被穿暴『露』的弟子推到两人身边,他们坐下后,人又簇拥上来,捏肩捏背捏腿捏胳膊,没碰什么,就被晏修一长臂伸,隔绝开来:“不用。”

      柫那些弟子委屈地看他们,晏修一眼神冷漠,不쯉容拒绝,人只好站起来,步袁一回头地走开。

      等他们走出些距离,沈凛清楚地听见那几个弟子说:“师尊说咱们宗门修为越高越是看淡七情六欲,晏师叔修为那么高深,怕是已南经不了叭。”

      “大抵如此,真是可惜生了副那样好皮相,银样镴枪头。”

      沈凛:“……”

      晏修一:“……”

      箵沈凛安慰道:“不就不吧,没事。”

      晏修一:“?”

      此时,又听那两名弟子道:“噂沈师叔也已入化境,怕也离不不远了,我有时在想,极乐修炼至化境是无欲无求,那得多无趣,吃什么都没滋没味!走㏗,咱们回房玩炮仗去!”

      沈凛:“……?”

      此时,高座之上老者沉声说道:“修一,凛葛,二位是我宗门天资卓绝者,此次应天试炼,当夺得魁首,叫那些所谓名门正道开开眼界,最后两个位列仙班的飞升名额定是我们极乐宗所有!쎜”

      二人作揖答是。

       老者颔首,慢慢踱步从高位上下来,又道:“们马上要前往开天小世界接受历练,为师有秘密要告知你二人。那小世界方启时,为师便觉察许异样,前段时间仔귅细查探过,确定那小世界是咱们极乐宗开山祖师爷开天辟地,羽化归去所留下处方外洞府。为师能感受到属于无极宗强大力量凝化而成ꏍ仙丹,们去拿到那颗仙丹,双修消化,借此定能一끀举飞升。”

      沈凛听完,抱拳作揖再次应是。

      煬 老者满意地捋了下长须,道:“退下吧,峘们回去准备准备,下午便出发。届时,进入开天뺔小世界人除了们,有其他五个宗门的双修弟子,他们各有机缘,们一定要抓紧机会。횵”

      3号kp说道:“导入剧情结束,们两个现在打算怎么做?”

      沈凛琢磨了下,上前步,拜道:“师尊,可有要传授弟子护身法器?”

      3号kp:“…骸…你这就开始敲诈勒索了?”

      沈凛抬头看向老者竵,又道:“此次秘境᣺定쇺是困难重重,师尊想必也不愿意我们铩羽而归,我等想要光耀宗뼅门,需要师尊提点、协助。”

      眤 沈凛对3号kp说:“过魅『惑』。”

      3号kp:“…………”他转而问晏修一,“意?”

      끚 晏修一点了艱点头。

      沈凛先投掷魅『惑』:2/70,大成功! 癦

      晏修一:“按照规则,我不用投了,对么?”

      攇 “是,”3号kp说,“魅『惑』大成功,챞不用过意志对抗,牛『逼』,欺师灭祖,白胡子老头都不放过。”

      “善用技能,”沈凛了칱:“别紧张,我就试试有没有吃透规则。”

      “按照规则,魅『惑』大成功增长一点魅『惑』技能值,魅᪍『惑』提升至71,恭喜离靠魅『惑』征服修真界更近步。”

      厏 又坐回高位之上老者沉『吟』声,道:“确如此。”话音刚落,老者手땧指弹,道白光迅速地向沈凛和晏修一靠近,沈凛下意识抬手去挡,白光没入手腕,盘绕小臂旋转了圈后渐渐稳定下来,变成个套挂在沈凛右手手腕上光环,时,晏修一手腕上也多了个光环。䨊

      “带着这个,前去心欲斋,那里曾是祖师爷的房间,去找找有什௶么能帮得上。”

      “无论找到什么都可以带走?”沈凛问。

      “凛,”老者深情款款地说,“知道,为师没办法拒绝任何请求,㦦唉,但凡我年轻个七八十岁……哪里轮得到晏修一双修”他边叹气边一挥袖子,两道旋卷的清风将他们送了出去。

       轻纱在脸上拂过,沈凛和晏修一站在大殿外。

      脑海里浮现3号kp塞给他们的有关信息。 

      现在是辰时四刻,上午八点,如他们去心欲斋至少消耗个时辰,然后回房收拾东西两刻钟,前往开天小世界则又要花费个时辰。俗

      他们必须要在未时四刻(下午两点)之梠前赶到,小世界在那时准时开启。

      ⷽ满打满算,时间还봦超出半个小时,这是在让他们自己抉择要不要浪费这半个小时去心欲斋查看情况。

      这消息是他要来的,不定是什么有用消息,但既然得了,就没有不去看回道理。

      “要不然咱们分头……”沈凛张了张嘴,刚要开口,猛地想起件事。

      跑团其实有个很重要内容是要分散人力去各自搜集更多线索,所以在遇到问题时候,潜意识习惯是分头行动,但这个游戏明显簌是要把他们两个阎绑定在一起,旦分开,后面也许就很难再碰头。

      他咽回想要说的话,但迟到半小时与去心欲斋探索这两件事情龇实在没有任何决策参考因素,完힊全只能凭借运气,沈凛握拳在掌心砸了下,问晏벶修一:“哥,如是你话,怎么选?”

      晏修一沉默片刻,说:“쏧准备前去小世界。”

      “放弃心欲斋?”沈凛问。

      “是。”晏修ङ一点头。

      沈凛说:“成,那我们就去心欲斋,靠运气东西跟反来选肯定没错。”

      晏修一:“……?”

      晏修一按住沈凛肩膀,在他鼻子上䚁轻刮了下:“拿我当明ꉠ灯?”

      ⬵ “特亮。”沈凛说。

      他们前往心欲斋,路上实耗费了功夫,祖师爷的洞府是宗门禁地,只有掌门赐予手环才能避开封印,顺利进入。

      蹋心欲斋盖在岩壁底层个石窟之中,整个建筑不用一丝木材,全用石料堆叠而成,洞内阴风扑面,但因为常年有弟子前来替祖师爷打扫,地面整洁干净,不留丝灰尘。

      这里倒是比外头正常得多,没那么多奇怪的甸粉『色』纱帐,器具物陋件也不多,乎一眼能把整个大殿扫视个遍。

      沈凛在殿里漫步走了圈,把结构记釛在心里,问kp:“如在这个殿里我们想分头搜查也要算个人吗?”

      3号kp说:“依然需要心,这里没有任何特殊情况。” 曙

      륖沈凛挑了下眉头,他先走到靠窗边的죒桌子旁,那是个成年男子展臂长的书桌,虼桌子上摆放着个银质烛台,上面没有蜡烛,只有顶端尖锐俊针头被谷底微弱光线亮出一线不算明亮光。

      “对奥桌子过侦查。”

      沈凛和晏修一起投掷检定,这次两人都过了,直接算过。

      沈凛在桌子里发现了本修仙心험法,正是极乐宗入门心法,《修真——从入门到大成,从七情六欲到无情无欲》。

      kp让他掸过智力,成功之后,沈凛想起来,极乐宗开山祖师爷是预言飞升里第一人,然半而再往后其他宗门各有飞升,只有极乐宗蹶不振。

      他敘又回头去侦查床铺,发现了曾经祖师爷留下来的东西——按照祖师爷的要첏求,这里东西依然保持他飞升前样子,能看到很多祖师爷生前习惯,床榻旁散落着퇓个本子,翻开看是满屏的马赛克,旁边是⛩大写“春宫图册”。

      别致的爱好。

      3号kp说:“过个聆听。”

      沈凛投掷成功,晏修一쵨难得也成功了嚷。

      于是在下刻,他们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那声音宛如诡异呼唤。

      3号kp单㘷独对沈凛说:“过个灵感。”

      沈凛投掷检定,失败伀。

      他没能认出这呼唤是什么,只是觉得有莫名熟悉。

      就在这时,个玉佩从春宫图册中掉落下来,它本来是上好的冰种翡翠,却不知道为什么清透中混杂美了樬丝鲜红,宛如飘『荡』在血中的艳『色』绸带。

      “这是什么?”沈凛纳闷地问。

      쥁 悬崖上传来厚重钟声,这是提醒他们该出发了报时。

      顾不得别的,沈凛只当它是kp发放的线索,捡起玉佩,不打算再耽搁下去,他对晏修一说:“时辰差不多了㫧,툱我ళ们走吧。随身携带飞法器是什么?”

      晏修一说:“飞剑。”

      “没意思,”沈凛撇了撇嘴,“坐我。”

      他扬手腕,系在手臂上腕带飘『荡』出去,훐迎风而张,变成了个飞毯,飞毯上摆放着张小几,稳稳当当地托放着套茶具。

      厂 “走,”죃沈凛盘坐在飞毯上,冲晏修一抬了抬下巴,“带你兜风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