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起来扔垃圾附近的太太

      ꬧ 万兽灵语这道法术的施展有两种方式,一是䗿直接以神识沟通,二是采兽类的血液毛发,或者粪便尿液口水粘液做法术材料。

      两种各有优劣,第一种容易让臄施法者与被施法者精神受创,因为双方的思维并不同步,胨且个体不同,精神念头也不同,因此,就有可能互相影响,所以神识交流多了,极有可能精神混乱,变作疯子。

      第二种不言而喻,会恶心人。

      易之已是养神定魂之境,施展这万兽灵语却不必用兽类的各种材料,只需神识勾连,养神✕定㘛魂者的神魂已经壮大到一定地步,不必担心精神被污染。

      퓧 䏂而且养神定魂者都会在神魂中冥想出一道镇魂物,如此更容易定住魂灵,不被外界干扰污染,而且能够更好的养炼魂魄。

      接着就见易之已神识探入鞊白猿的脑袋中。

      翔 易之闭目半刻钟,方才睁开眼睛。

      礍 “眉山纳师嚄叔,此兽灵性单一,只可讲简单的兽语。”

      “它说这个世界也有我们这模样的生灵,那些生灵还会抓它们献祭给某个强大的存在。”

      “另外……嘶,那座撑天神山不是自古就有的,而是刚长出来的。”

      ……

      洞天,某部落。쀄

      祭师虔诚叩拜一棵遮蔽半个部落的大树,口中念念有词,하期许着大树给予回应,哪怕只是落下一片叶子。

      然而……

      大树垂下了一根根须,根须抚过祭师的额头。

      ᩁ祭师受宠若惊,然后脸上的表情又惊又喜又怒,十分丰富。

      大树收回根须,祭祀结束。

      祭师叩首九下后,才起身对身后同样跪在地上的部落居民咆哮起来:

      “神说,有邪恶入層侵我们的世界,他们会抢夺我们的土地,抢夺我们的孩子,抢夺我们的然男人女人,抢夺我们힔的生命,抢夺我礩们꺊的粮食,所以我们需要峘拿起我们的武器,我们需要向神献祭更多的祭品,神会赐予我们ᖐ力量,让我们能够将븅邪恶打败。”

      “打败邪恶,献祭吾神。”

      “打败邪恶,献祭吾ﯓ神。”

      部落的居民疯狂的随웆着祭师的咆哮⭞而大声咆哮。

      一时间,响应徔者众多,声音隆隆发散开。

      ﬢ ……

      芝山䯥派无有靠막山,全宗门人弟子都被传غ送分散,阳礼也独自行走在一片草原上。

      草原的青草才刚刚淹虭没他的쪈脚踝,而他已经斩了十个八臂猿人。

      猿人伏尸在地,殷红葴的鲜血淌了一草地,在绿色中格外显眼。

      这些猿人一见他,就不由分说름的冲上来,举着各类武器要和他鮀拼命,语言不通的情况下,阳礼只能以剑问人了탚。

      ꘃ一剑两剑,之后七八九剑Č就收不了手了,十个猿人全被他斩了。

      絹 ᙫ阳礼虽然是个剑ꤧ修,但其他法术也有练习,聚魂问魂的法术也有习练过。

      ䷸十个猿人的残魂还未被幽冥地府带走,就先被阳礼以拘魂法术抓来,

       一通拷问后,阳礼才从㳏哪養杂乱的语言中听懂意思。

      ᱣ 是猿人的神来找阳礼这样的域外人,将阳礼他们杀死,然后献祭与神。

      阳礼还问了婹他们家住何方。

      不过阳礼没有直接寻上门去,谁知这些猿人的神有多强,若是堪比金丹,他到了祂的神祗领域内,怕是直接完蛋。

      阳礼虽然莽,但不蠢。

      所以他决定先找到芝山派的其他门人,然后再寻几个门派的修士,之后再决定是否要去找那个猿人部落的麻烦。

      毕竟这儿不是须弥幻境,在这儿他们是会ᅸ死的。 ৷

      珍稀生命,从我做起。

      팃阳礼去找猿人们记忆中的人类城市去。

      廘这方洞天也有人类,而且人类还建了城市,获得超凡脱俗的力量。

      但人类在草原上的猿人看来,厷却是异类,异端。

      因为人类不信神,没有自己的信仰,所以都是异端异类。

      草原上的各类智酩慧种族就常有进攻人类城嫹市。

      所以阳礼选择人类城市的方向去了。

      ……

      “倘若那山꿇不是自古就有的,那是哪位大仙꣦以大神通造化出来的呢?”曕

      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

      他们能想到的人也只有那遬位清真人了。

      “可这不是须弥幻境,元神莩真人真有这等能力?”

      看看这山,插入云霄,起码有万丈。

      虽常有传说元神真仙可移山填海,可他们也没亲眼见证过,也没法确定这传说是否为嶆真ᇊ。

      “少去妄议元檫神真人。”杨之呵斥一众嘴碎的弟子。

      塃 鍝毕竟那位元神真人就在外头,说不定就盯着他们看呢,所以小心为妙,不然祸从口出,可就真是无칰妄之灾了㙒。

      蜀山派可没法应付一位元神真仙๕。

      “我们绔要继续探索吗?”眉山问杨之。㝢

      杨之没有犹ض豫,直接答道:“继续。▿”辷

      没有犹豫,修行虽有讲清静无为,但却也讲大道为争。

      道祖的道德经中都已经将修行讲清楚了,人的本性也让人不止有一面,晾所以修行者也不可能只有一个清静无为,否则隦还练什么法术,炼什么法器,就每日打坐吐纳便是。

      而会来这方洞㛺天的弟子都是为求争得一份机缘的了,怎么能退却,所以,惟争。

      “易之,问他此方洞天的人ꢂ族在何方睨?”杨之吩咐道。

      餵易之继续神识沟通四臂白猿,最后得了答案。

      “在山㽢下有一࿟个村落。”易之说道。

       “好,我们去那查探一番鶢。”杨之끦道。 ꟤

      庯“师叔,留它性命否?”易之问。

      “先留在我等身边。”杨之说道。

      폝  虽说进入此方洞天惟椂争,但乱杀无辜有駈伤天和,而且白猿与他们颇有ᐍ缘分。

      杀之颇为不易。

      不过也不能随便䶖放了,不然,这白猿将他们的消息透露出去,他们缛可就得遭殃了。

      “师叔,白猿还说,它与这剑冢的主人有傳些渊漄源。”

      “有何渊源?”

      “剑冢主人曾教它三剑。”

      “教它?”

      杨之不大信。

      “要它耍来吗?”

      “不必,就问他,这剑冢主人死了没。”

      ⮕“死了,被好쩱多人用剑砍死的。”

      这句█话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这方洞天的武道不似乾坤天地的武道,只熬炼体魄与武术技艺,而非修炼气血气魄,最后开三花,练得武道法相,可与金丹宗师相当。

      所以……

      好惨一人,被人围殴致死。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