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暂停

      “真人...”

      看到李道一到来,正道连忙迎了上来。

      “嗷呜...”

      朗森自然不会忘记显摆自己的存在,靠着李道一的腿,仰着脑袋不断晃尾巴。

      那摇尾巴的速度,李道一都担心,哪怕已经入道的朗森,尾巴摇晃的如飞机螺旋桨,会不会把尾巴摇断。

      “吱吱...”

      袁玄只是跟在后面,总是盯着李道一来的方向,嘴里发出阵阵低沉叫声。。

      以袁玄练气三重天的感知,刚才可怕的灵行沟,似乎少了一种神秘的面纱,完全暴露在他们眼前。

      袁玄不懂人言,无法表达而已。

      “观音寺德坤,见过清虚观主...”

      站在最前面的德坤貌似五十余岁,身材瘦小,看似普通,双眼精光闪闪,暴露了他自身的不同。

      李道一明显从德坤身上,感受到奇异气息,所以多看了德坤两眼。

      “清虚观李道一,见过大和尚...”

      德坤称呼李道一为清虚观主,而不是真人,首先就已经从称呼上表达自己的态度--什么术法高人,也不外如是。

      李道一更是直接,他本身就已经是筑基境界的修行者,德坤哪怕在华夏大地拥有再高身份,既然已经充满轻蔑,还需要什么尊敬可言?

      德坤双目更是精光奕奕,如果是在黑夜,这双眼睛必然如同电灯泡一样闪亮。

      大和尚,这已经不是普通称呼,而是带有一定的轻视。

      自从拥有神奇能力以来,谁见了他不是恭敬的叫一声:“大师?”

      道佛之争由来已久,他从德性传递的消息来看,道门出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只是,自从李道一出现,他并没有感应出李道一有何不同。至少,从李道一身上,他没有感受到同样强者应有的特征。

      作为佛门几个最具有影响力的僧人,德坤且不说向来自视甚高,也由不得道门高人在自己面前,让他仰视:“清虚观主从灵行沟而来,可有什么收获?”

      眉头一皱,李道一有些不悦。

      这大和尚德坤,可以说好不客气,用质询的语气询问他了。

      “降妖除魔,乃是我辈修行之人的本份。贫道因遇到佛门弟子受到魑魅攻击,是以来到这里,降服斩杀魑魅,要说有何收获,只能说世间本不公,妖邪逆行踪,贫道降妖除魔,体悟了道之无穷...”

      “哦?”

      盯着侃侃而谈,不说重点的李道一,德坤面目含笑:“清虚观主,这是要与贫僧论法吗?”

      道称之为道,佛称之为法。

      这大和尚处处咄咄逼人,李道一不想结交这种人,心中已生离去之意。

      论道说法不是修行,修行是道心领悟天地,明通法则,提升自身。打口水仗谁不会?谁的口才好,谁就是胜利者。

      根据李道一所知,道佛之争,经常会扣生僻字,寻找偏门道法佛经,故意歪曲见解,迷惑对方,为难对方。

      一方无法辩答,就是失败。

      或许上古时期,论道说法有助于修行。

      如今...本身境界不足,还想效仿上古。

      这对于修行者而言,并没有实际意义。

      遇到妖魔,你也要论道说法?

      妖魔可不会与你论道说法,只会要你性命。

      道佛之争已有两千年,论道说法持续了两千年,道门佛门有何收获?

      只有敌视越来越重。

      “贫道只是修养自身,不善论道说法...”

      李道一笑了笑也不去争辩,踏步离开:“诸位请自便,贫道离开了...”

      “道不论不清,法不辨不明。贫僧所了解,境界到了,自然知道何为道何为法...”

      德坤语气毫不客气,甚至带着挑衅:“清虚观主莫非只会卖弄神通,不懂论道说法?”

      “贫道的确不会...”

      李道一并不争辩。

      德坤为之一噎,他并不怀疑德性所说,这个道人道法通玄,召唤雷电的本领神通。

      没有亲眼所见,所以德坤更想知道李道一有什么本事。

      召唤雷霆的本领,他知道的就有两位...这两位都是佛门中人,每一届道佛法会,这两位佛门高人,总能在这一方面为佛门立下大功...

      只是,召唤雷霆,耗损极大。

      每一次召唤雷霆,佛门两位高人,都要修养一年有余。而根据德性给的信息所说,面前这位道人,召唤雷霆信手拈来,轻松如意...

      道佛法会就在眼前,容不得出现大的变故,让佛门蒙受道门欺压。

      “德性所言贫僧是信的,清虚观主莫非怕论辩输了,让道门蒙羞?”

      德坤争胜之心极强,而且带着极强的目的性而来:“贫僧可以与清虚观主保证,今日之论,只是你我之间,修行者对大道佛法的交流,没有道门佛门胜负之分。”

      脚步一顿,李道一眉头深锁。

      这大和尚不到西天不死心,刚才一番言论,已经是羞辱!

      “道法佛法修行,嘴上功夫只是下乘...”

      随着修行,修为境界越来越高,李道一本身养气功夫也明显达到某种境界。饶是如此,李道一心中还是有些怒火。

      既然这大和尚不识好歹,自找难看,何必在怕得罪于人:“往西百里,根据贫道所知,乃是当年皇帝蚩尤涿鹿之战前的一个战场...”

      这是炼化山神元神,小世界反馈的信息。

      李道一本就想要前往,此时正好顺带让这佛门弟子吃吃苦头。

      “嘶...”

      德性倒抽一口冷气,他虽是佛门普通弟子,也曾听闻神农架这一处神秘之地。

      涿鹿之战前的一个战场,传闻乃是黄帝蚩尤双方涿鹿之战前的一个前奏,乃是仙神之间的对抗...说白了,就是一处仙神陨落之地,充满迷幻与危险...

      多少年来,这一处神秘之地,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德性也是侥幸听闻。

      三十年前,佛道两门数位强者前往此地,再也没有走出来...

      德坤修为虽高,恐怕也没有三十年前那几位先辈实力强大。德性忧心忡忡:“师兄,此地不可去...”

      “此等神秘之地,向来乃是少数人之间的秘密,而且修行者之间互有约束,不显神通于人前,不言上古之辛秘...”

      德坤脸色肃然:“你从何得知仙陨之地的?”

      “如此说来,你佛门已经违约在先...”

      从一众佛门弟子身上扫视而过,李道一言中之意已经很是明显。

      佛门这次来的弟子,包括德性在内,似乎都知道这个仙陨之地。德性更是知道其中危机重重,还在劝阻。

      德性脸色一黑,李道一也不多纠缠:“贫道此来,就是寻找此地,前去化解仙陨之地的怨气,大和尚要是想要知道道佛高低,就随贫道来吧...”

      李道一已经走远,这边德坤抬步就要追去。

      德性阻止道:“师兄,三思。”

      道门弟子前去送死,与他们佛门无关。

      德坤却是佛门仅存的几个奇人之一,要是有所损伤,对佛门而言,是一种难以弥补的损失。

      虽然自信,自家师兄不弱于刚才那个道人,只是...佛门硕果,岂能在这里涉险?

      “贫僧最近感悟佛法,自感修为略有精进。既然这个后辈末进,如此狂妄,同为修行中人,岂能坐视不理?”

      “到时候道门以此为理由,对我佛门发难,人道司可不是好相与的。”

      德性身子一震,人道司,华夏最神秘,权力最大的,本领神通最强的一群人组建的组织,向来隐于幕后,从来不偏不倚。

      最近几年,这个神秘组织,似乎很是乐意扶持道门。

      如果佛门犯错...

      “所以...”

      德坤踏步而行:“我们必须要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