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虎东方伊甸园

      朝夕酒吧内的装潢,与冥界的传统店铺截然不同。

      杨修砸了重金ꮜ,搞豱了个地球现代小清新潮流混搭风!

      大概什睦么样呢?

      地板是玄灵软木的,踩上去像是踩着一层薄海绵。

      卡座是皮革的,还铺了횹狼懕毛垫。

      㚘墙壁贴的薄砖是白玉的,上面挂满了灯饰。

      旎门面层高是八米,自然是做了三层。

      中央镂空直达天花板,天花板上装了无数照灯,灯光却分外柔和

      一层中央是一座小舞台,一圈吧台将其围住,四周全是卡座。

      第二层是包间,各个包间的装修风格也有所区别。

      第三层,则是尊爵室。

      韁 平时不对外开放,能进的,只能是大人物!

      楚欣禾倒是有想过双杨修会开个可以喝酒的얏地方,毕竟杨靜修在不﫱修炼的时候,只要不去天书阁,基봚本都是在偏ﶻ房里调酒。

      酒吧内的装修懥的确让楚欣禾新奇。

      但这酒的价格却是让楚欣禾哑口无言。

      最低的幽兰缕香两千一杯?

      这不抢钱吗蠅?

       所峌以开业十天,根本没有人进店!

      而媑且,过往的行人看到那门口牌子上写的价格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走几步就到魅魂楼了,两千?都疿够找个出窍境的双修了!”

      但杨修却是非常沉得住气,又过了半个月,楚欣禾在归魂殿的天书阁看书看到了晚上,便㐹来到了迷魂街。

      ﺱ 白天和晚上的迷魂街是两回事。

      此时的街道上,灯火通明,来往行人络绎不绝,嫔女招客的媚笑声回荡不止。

      多走一段路,便是朝夕酒吧。

      与魅魂楼不同,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楚欣禾뀖叹了口꫌气,打开了门,挂上“正在营业”的쒯牌Ḫ子,走了进去。

      虽然没有客人,但闲暇时,楚欣禾还是会来这边打扫。

      没多久,杨修也来到了店里,捧着一件裙子兴冲冲道:

      “来来来,欣硊禾你穿上看合不合ゃ身!”

      楚欣禾接过衣服,仔细打量。

      这衣服的样式,她从▕未见过。

      上衣连着裙子,黑色打底,袖口,衣领,胸前用精致镂空花纹的白色布料拼接。

      还有一件遮不了多少地方的白色围腰。

      楚欣禾拿起一摞黑凲色丝制长带问道:

      “大人,这是何物?”

      杨修:“哦,这个呀,这叫丝袜,你,你当裤子穿就行,从脚穿到腰,你试ꈉ试就懂了。”

      杨修花了两天时间,找裁缝做出了这件女仆装。

      杨修௥暂时不打算招工人,而他邛自己要作为店里的老쉈板和唯一的调酒师。

      那这侍应生的工作,自然落到了楚欣禾的头上。脔

      楚欣₪禾迷迷糊糊地换上了这件标准的女仆珿装。

      䡖 燡“大人,这鞋,走路有点别扭。”

      “那是高跟鞋,你适应适应,膝盖㒡稍微往内转一点,对,对!”

      㭪 得,一代先天道体,不归河㴴的可怕传闻,现在成了女仆。

      还真别说,楚欣禾这么一唣打扮,活像是从地球二次元里走出来的角色。

      这颜值不得碾压魅魂䯏楼那些嫔女?

      虽然有些不适应,但看ᵅ到杨修的眼神中似乎有那么一丝欲望的光芒闪过,楚欣禾倒是害羞了订起来,心里也再没有什么拒绝的情绪了。

      不过楚欣禾还是担틕忧道:“大人,都快一个月了,我们店里还是没有生意,您真的不考虑降低价格么?”

      羌杨修满不在乎地说道:“诶ゕ,山人自有妙计!嗯?来得这么巧,欣禾你ڟ在门口盯Ԓ着,一会儿见机行事₾懂吧?我去去就来!”

      “大人!묘大人!”

      ꬯ 杨修跑得飞快,楚欣ᩆ禾只得抿着嘴,低下头打量着,嘟囔道:

      湼 “这真的好看么?”

      殊不知,店外正好有一位男魂路뵄过,透明的砕晶体大门现ᙤ出的魅惑身影,让这位퐳男魂不禁咽了咽口水。

      但一看店外立的板子,犹豫再三,随后表情决绝得像是ᮔ要举ዥ刀往自己身上砍一般,闭着眼咬着牙,不甘地走了。

      “魅魂楼祦里的金牌嫔女也没ꢱ这么诱人呐,等老子有钱了,一定要到这什么朝夕酒吧里看看!”

      葦此时,在杨修的小院门外,正站着一位身穿黑色长衫,顆看上去威严十足的长胡中年男子。

      “没人么,看来本王来得不是时候。”

      “正是时候,正是时候!”

      杨修来到了长胡中年男子的身边,行了싑一礼:

      “阎王爷!”

      虽是换下了十殿阎罗的专属官服,但阎罗王的样子,化成灰杨修都不敢忘。

      这可是朝夕酒吧的大客户!

      ⟕“你小子。”

      见到杨修之后,阎罗王也不免ꇭ有些诧异:

      “你的三魂七魄……凝练得可以啊!小子,这可不是大駵乘境该有的强度。”

      杨修:“侥幸得了点青魄石。”

      ⯗ 阎罗王瞪大了眼:“青魄石?”

      杨修比了个小手指퇡头:“就鹌鹑蛋那么大点。”

      老实说,阎罗王开始佩服杨修的好运了。

      青魄石,哪怕对于他堂堂阎罗王,大罗天仙级别的大佬来说,也㌺是有作홦用的!

      而杨修,在洞虚境就炼化了一枚。

      ꢞ阎罗王:“气运这事,玄乎,走吧,我难得休息,给我调几杯好酒!”

      杨修폚:“阎王爷您老来得正是时候,我在南帝城开了个酒吧,您要喝酒,去我酒吧똣里喝就是。”

      봭阎罗王:“酒吧?为何物?”

      冥界喝酒的地方一般都是㬟叫酒馆,酒楼。

      酒吧属于“新楒名词”。

      杨修:“喝酒休闲的地方,你去了就知道了。”

      뭴 阎罗王好붊酒得很,自从喝过杨修调出的酒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一定会来南帝城解解馋。

      对于那酒吧,阎罗王也有些好奇,也就任由杨修剎在前面带路了。

      ẃ 퉺来到迷魂街,阎罗王不禁感慨:“唉Ḳ,多少年了,这里变化倒是不小。”

      賊 杨修下풥意识抬了抬眉毛:

      “好家伙!看来阎王爷也有年少风流时啊!” ⺼

      楚欣禾,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杨修和阎罗王。

      这时候,싔楚欣禾才明白了杨修为什么让她在门外候着。

      荧 当杨修领着阎罗王ꔰ刚刚走到魅魂楼门口时,楚欣禾冲到了两人身前,深深弯腰:“参见阎罗王大人!”

      楚欣禾用了魂力,声音传遍了街道。

      拙 쏟一时间,魅魂楼里男人的叫嚷,女人的娇笑全都停止。

      过往行人无不像是中了定身咒一般杵在原地。

      整条街所有人的注意力莫不在魅魂楼门口三人身上。

      ꬮ准确来说,是全在阎罗王身上!

      阎豄罗王记得杨修的这位附属魂魄。

      当前的局势阎罗王也理得一清二楚,悄声对杨修说道:“今天我喝的y酒……”

      杨修:“免单!”

      “这큶还差不多,不然白给你宣传了。”

      阎罗王这才双手附于身后䙿,展现出阎罗王独有的气息说赀道:

      “都愣着干什么?本王只是酒瘾犯了来朝夕酒吧喝点小酒鞄而곘已,都散了吧!”

      杨修偷偷竖起了大拇指。

      阎王爷亲自嚐口播广告,这波还不起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