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精学院无码中文

      吃完丰盛早膳,易尚延放下筷子,拿起他左手边放着的干净麻色热毛巾,擦了擦嘴角和双手,站起来,取下挂在墙壁上的大弓,斜挎到背上调整一下位置,道:

      “单老大早上着人传令,让咱们辰时正,前去北城监守公房点卯,今日我和黑娃要ଛ带队前往南方荒原山区,搜查肃清残余逃亡的北戎败兵,时候差不多了,走吧。”ฝ

      常思过赶紧也用放笯他左边的热毛巾,擦手擦嘴,跟着二人往外走。

      他把二石弓拆了弦放在家里,弓囊中插着黑木弓,背上装满箭矢的箭⋵壶,左侧腰间䖠挂着连鞘长刀,心中嘀咕:单老大昨天놼还说准他好生歇息几꫖天,怎么Ქ转眼芛就忘了?或者只是一句单纯客气话?

      他还想去典籍库多看几天书,充实他剝缺乏的常识。

      点完卯剆,拿到令箭,易尚延、常思过从公房走出。

      튌쑻外面娝空地上,数十士卒牵着马匹,三五扎堆,围着小声又兴奋地聊天。

      易尚延右手翲抓着一枚黝黑金属令箭,举起对人堆中间叫道:“老牛,点齐你的手下,咱们早点出发,希望能收获不错。”

      쬠 “来了,来了。”

      牛伙长牵着马挤出人堆,笑得满脸褶子都放光,拱手쭑哈腰:“托您两位的福,这次让老牛捞到一个美差,跟眽着您,收成肯定好,没说的。”

      易尚延笑道:“这个得看运气,可不敢打包票。”见跟着出来才十二三号人马,皱眉道:“借不到马?”

      牛伙长苦笑一声:“许了一马篹一天十两银子,才借到这么点驽马,借战ᇨ马要价太高,我没敢借,担心……嘿嘿,亏不起。” 度

       三ᷣ十多岁的汉子ⲵ,小心翼翼觑着易尚ﲢ延艦和常思过的脸色。

      常思过听明白了彶,ఴ派遣出去搜查北戎败兵,并不是谁都能抢到的肥差,很有油标水和战功可捞,是单老大对他的照顾。

      他以前是只知道冲杀的二傻子,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

      当然,这种好处也很少能轮到破贼军,即使破贼军分到一定的份额,也由上面安排亲信做了騲,下面的苦哈哈们根本不知情。

      ᅚ易尚延虚指着老牛笑骂:“亏我提恻前着人给你送信,让你做好准备,你个老小子,胆儿也忒小,扣扣索索的,怕个球啊,每次有这机会的,哪个不逮他十几二十个藏起来的溃兵败栂卒?运气好的,捞三四十匹战马都有可能,你才这么点人手,撒开能找多大片地方?”

      牛伙长忙道:“ᥛ要不,我再去找护城卫借些战马?”

      “你尽想好事,一来一回折腾,至少半个多时辰,咱们得即刻出发,军令如山,耽搁不起,뺘咱们第一批搜查过的地儿,后遗面还有一波等着捡漏。”

      歙易尚延很干脆地拒绝,看了看天色,又安慰道:“行了,别哭丧个脸,说不定咱们运气好,两天时间,抓紧点能搜好几十里的山区。吃用的东西,带够了吗?”

      “够了够了,带足了干粮和扎营的油㲘布毡毯,还带了쩡一些用得着的东邯西。”

      睑 ڟ “那行,走吧。”

      出了北城门,易尚延跳上一匹ꃕ空出来的老马돈,与常思过并驾齐驱,一行줷十五骑往东绕行,过了四荒城,踏着积雪径往东南跑去。

      荒原雪地上,有好些샮人数多少不一的骑队,分别往南方馹不同方位奔去。

      每支骑队,都有两名炼体士带队,各自大体划分了Ꭳ搜查区域。

      另有单个的或两个组队的炼体士,已经提前出发推,沿着四荒城往南的山区,上下百余里,都是肃清范围,一直清理到沧河畔,免得残兵渡河深入沧河对面,遗害百姓。

      五十余里的路程,紧跑了一个多时辰。

      太阳高升,薄雾散去,十多匹老弱驽马口喷粗气,嘴ﳳ角白沫,汗水滴答直流,速度越来越慢,显然劊是跑不动了。

      豑易尚延看到前ꀊ方山丘在即,跳下马背,道:“老牛,给马匹擦干汗水,牵着去前面二岔口山脚避风处,喂它们吃ዒ些精粮,喝点水,歇歇马力,我和常兄弟先去먉把憄附近칟山头踩一遍,你们加强戒备,若有紧急事,发警讯通知我们,机灵着点。”从箭壶抽了两支响箭递去。

      “好嘞,辛苦您两位,都怪老牛不会办事……”

      “行了,念多了烦,下次仔细点就是。咱们分的这片区域是二岔口山谷沿线五里往上,不算偏,也得抓紧点搜,别让边上的两队帮咱们搜罗륱了。”

      易尚延取大弓在手,与常盧思过一道往前方山谷掠去,照顾着常思过的速度,没有全力纵跃,随口解释道:“牛力是我同一个郡城낤的乡邻,出门在外,都挺㙨不容易。”

      常思过笑了笑⥜,他銈早看㑰出易尚延对牛伙长的照顾,原来是这层关系。

      垒对战功不甚在意,却也갽不会出言推脱易尚延的一ಲ番好心。

      缢 就当是出门历练,磨쏖砺对身法的领悟吧,进了䐩山区,他不准备再乘坐马匹,全凭两条腿赶路果,速度还更快㖫,有什么变故反应Ⅷ能更及时。

      転 顺着山谷쬦跃上矮山头,易尚延四处观察片刻,指着东边连绵山头赈,⡻道:“黑娃,你往韣东去三个山头,我去西边,以这条몦山谷为中线,咱们分头兜圈子往南找一找,别离得太远,小心有北戎炼体士潜藏,以前ᰃ发生过类似情况。”

      Ű “发现不嶳对,赶紧弄出动静,或叫我一声,我很快赶到,北戎人现在成了惊弓之鸟,胆气泄了,不敢死战,你只要稳住片刻即可。”

      “成。”常思过贌点头应下。

      两人分ॸ开,一东一西,时隐时퉑现在山坡矮岭寻找。

      常思过从高处扫视雪地痕迹,遇到有土洞窟窿,他直接开启天眼扫视。

      有人没人逃不过他的“视线”探查,前几天,是他被北戎퍌炼体士追着狼狈逃窜,东躲西藏,这才几日,风水轮流转,鶹轮到他搜查追捕北戎人了,世道无常啊。

      飞快地在山岭纵跃,身謶躯偶尔还抽风一样摇晃摆动几下,是他在尝试奔ꉆ跃途中协调真元流转,与身体平衡的细微变换,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心得。

      寻了两刻钟,两人在山谷碰䱎了几次面,往前推獌进近十里,一无所获。

      正无聊搜寻之际,常思过猛地转头往西南方向看去。 糗  一点璀璨亮光,在蓝天下闪㕻耀,接着听得空中传来一声炸响,一道警讯烟火在空中爆开,惊起好些趁着晴好日子出来觅食草籽野果的野鸟,扑楞翅膀惊픰叫佒乱飞。

      估摸着那地方离他这里约十余里,属于边邻另外㵈一队的搜查区域。

      욬 还真有北戎修者,潜藏在山区没有连夜逃回北戎,而且还螓是非常厉あ害的那种,一个两个修者对付不了,被逼得需엩要发出焰火讯号,向附近同伴求救。

      常思过抽出䙇一支竹箭,没有犹豫,弓身迅速往西南方位奔去。

      쳶 见焰火讯❰号起而㴓不加援手者,将受重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