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直播下载app379苹果版

      入夜。

      整个镇妖狱里一片寂静,除了时而会四处巡逻一圈的狱卒以外,再无其他人员走动。

      行刑者按照规矩,夜里都得老实待在房中,屋内有厕桶,非重大急事不得随意外出行动,违ꙺ者按伏魔司规令处置。

      ……뽨

      【元阳拳:五层(11\/1600)】(+)

      【金钟罩:四层(112\/800)】(+팔)

      【灵目观箠气术:未入门(0\/100)】(+)

      通用熟练度:1100

      ……

      今日处决了邪祟后,宁修再得500点通用熟练度,眼下积攒已是颇多,到了该消耗的时候。

      首先将100点通用熟练度加在灵目观气术上,直接让这门ﶀ术法晋升一层,如꓈此一来,宁修便可以施展出灵目观气术的部分能力。

      坐到床上,修炼起白狐女子教给他的口诀,很快便见宁修瞳孔迅速变白,看着多少有些妖异。

      【灵目望气术,熟练度+1】

      “这灵目望气术还真是奇妙。”宁修惊叹。

      此时绩在他眼中킣,这屋内飘散着大量平日里根本看不到的黑灰浊气,这些浊气縝无形缥缈,时而穿墙离去,时而透门而入。

      如没有猜错,黑灰浊气便是邪祟身上散发出来的邪气,챝镇妖狱关押邪祟不ꩴ知有多少数目,邪气早已多到弥漫了整个镇妖狱。

      为了防止这些邪气影响到朝天都里的百姓,估计这就是镇妖狱之所以会被建造在地下的原因。

      剩下的1000点通用熟练度,宁修则全部加给了元阳拳。

      虽然元阳拳已经修炼到了第五层,为宁修提升不少血걬气,≮但对于抵抗邪祟死后爆发出来的邪气而言,仍是不够。 鍯

      每当处决掉邪祟以后,宁修依旧还是会看到各种怪异诡诞的骇人景象,并且胸中乏闷,头脑胀痛。

      所以眼下宁修的第一目标,便뷾是将元阳拳练到体内血气能够彻底无视邪气的程度。

      等到什么时候⇅处决掉邪祟不会再产生幻象了,再去提升其他的武学功法也不迟。

      就在宁修修炼着灵目望气术时,镇妖狱黄区却出现了意外情况。Ⱡ

      一名高瘦狱卒站在血泊当中,在他四周,七名狱卒ᣜ死状庚凄惨的倒在地上,不是胳膊缺失,便是身首异处。

      血迹甚至还溅撒到了墙上,流出一条条血印子。

      “我只是来带我家那袗孩儿离开,你们阻拦作甚。”高瘦狱卒笑眼如月,眯眼笑道。

      碀踏着血脚印,杀了七个人就像是顺手捏死几只蚂蚁般,他淡然离去。

      寻气息来到了黄区八号牢房前,他直接伸手推开:“兰儿,叔父来接你回家了。”

      렒 然而牢房内空空如也,空有自己侄女那熟悉的鬜气息却不见气息的主人,高瘦狱卒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下来。

      镇妖狱一妖一房,轻易不迁移,若房空,必是已雿经处决。

      訜 想到这,高瘦狱卒的眯眯眼缓缓睁开,露出了一对深邃的蔚蓝瞳眸,并且嘴角笑뢑意也收了下去,整个人有如冰库,使得空气妳中都带上了几分寒意。

      “兰儿,叔父来晚了땟……”

      牢房外,走道的墙壁有一圈符箓乍现,随即一名布弻衣老道就从墙中走了出来。

      䗱 待他看到高瘦狱卒以及不远处的血腥惨菳状,老道不禁摇了摇头:“千赶万赶,还是来晚了,那边的你乃何人,竟敢擅闯镇妖狱,还滥杀狱卒,可知这是死罪。”

      高瘦狱卒浑身青雾爆发,于青雾之中,他的模样瞬时就发生了变化。

      䍂化为ᚄ一位青发男子,面貌俊俏,头生兽耳,身后七条青绿的大尾巴肆意甩动。

      筝 “呦,七尾狐妖!”老道微微诧异道。 ૂ

      텍人族修行,大道众多,但每一道都以一至九品的实力境界之分,邪祟也不例外。

      ⇘以狐妖为例,两尾狐妖实力可敌人族八品,三尾七品,由此往前推算。

      眼前这寢七尾狐妖,正是三品境界,放在整个朝天都里,都可以算是有名的存在了。

      “杀我侄女,今后必要人族以万命偿还,你让伏魔司的人且记好。鲉”狐妖抱手说道,周身忽然卷起气流,吹的走道狂风大作。

      老道人靠着墙壁做好防备,打算后发制人,待狐妖动了以后,再出手制服对챌方。

       哪想到狐妖全身被气流包裹的瞬间,直接头也不回的就朝着走道的另一端飞遁컎而去。

      整个过程堪称潇洒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显然是早已有这主意了。

      老道一愣,气笑道:“好你个狐崽子,贫道还以为你有多勇呢,撂下狠话就跑啊。”

      言罢,他立马朝着七尾狐妖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찤镇妖狱乃是正儿八经的天子脚下,让一只狐妖偷偷摸摸的潜入进来,还杀了数名狱卒,这已是很失责的퓮事情璊。

      若再让这妖物᫄邪祟说来就来䮎,说走就走,伏魔司的脸面在今晚可就要彻底丢光了。

      青婴以风裹体,御风奔涌,速度极快,不出两息就已经飞跃出了上百丈距离。

      妖狐历来以毛发颜色看所属术法,青狐善风,多学风道。赤狐喜火,火术伴身。

      而白狐则是万中求一的存在,任何术法皆可学。

      此次青婴正是靠着自己最为擅长的风道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才化为狱卒模样潜入镇妖狱,打꣼算救出龜被关押的侄女白铃。

      但不曾想来晚了,并且自己还被伏魔司的人发觉,今晚也不知能否安然逃出镇妖狱。

      就在青婴狂奔之际,前方走道突然地面隆起,化为一道土墙阻挡住了他的去路。

      一黑一白两道从土墙穿过,走道里凭空便多出两名道人。

      黑袍道人面瘦如枯骨,左右耳洞串活蛇为环,手持一根兽头骨棒,双眼无神的盯着青婴。

      白袍道人是位美妇,人高胯宽,肩窄腰细,一身正儿八经的宽松白袍穿旚在她的身上衣襟鼓鼓,饱满立挺,总显得不像那么一回事。

      美目魅意间,白袍道人抱胸轻笑道:“还是只俊狐狸,不错不错,今年立冬的狐裘有着落了。”

      “仙道三品。”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二人,青婴惊道。

      뭳 他没됭有想到伏魔司的人会来的这么快,并且一来就是쐾两丗位三品境界的伏魔尉。

      刚刚那个힧老道㜄人的实力他看不透,只怕是仙道二品뙸的存在。

      本以为靠着自己风道的速度,能甩掉那老道人,迅速逃出镇妖狱,可没想到赶来的伏魔尉竟如此之多,青婴已知自己今晚绝无可能轻易离开。

      当即双掌御风成旋,奋力拍向黑白二位道人,欲拼出一线生机。

      ……

      轰!

      整座镇妖狱蓦然震动,正在쫃修炼中的宁修连忙停下了对灵目望气术的练习,以防注意力不集中而练出岔子。

      “怎么回事?”看憜着房门和木쐞床皆在微微抖动的房间,宁修心里大为疑惑。

      难道这大商的京城‘朝天都’,闹了地震不成?

      他连忙打开房门将头探了出去,便见早有狱卒在走道上维持秩序,大喊着:“都回去睡觉,伏魔≦尉正在狱中办事,不到明日,任何펁人不得踏♼出房门。”

      宁갹修闻声把门关上,他有直觉,今晚的镇妖狱,只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天塌下来有个高的人撑着,宁修不过一小小冠军营学徒,连官职最低的铁马ϕ伏陪魔尉都不是,不管镇妖狱发生了什么,都压根不需要他去操这心。

      眼下镇妖狱震动连连,并非修炼的好环境,宁修便收起自己这颗勤奋的心,躺到床上开始了休息。

      ……

      翌日一大早,宁修迅速出门前往大殿,昨晚的뺛异动究竟为什么原因,这谁都好奇。

      提早去与拙安排任务的狱卒打听打听,对方或许能有耐心跟你解释一二。

      “大人,昨晚镇妖狱究竟发生了何事啊,震动的那么厉害。”看着手持名册的狱卒,宁修低声问道。

      “能有啥事,一狐妖溜进了镇妖狱,被伏魔司里的大人们给逮到,大战了一场,现已关入天区牢狱”狱卒表뫳情漠然,口气平淡。

      这一看괵就知道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

      “宁修是吧,已经处决了三只邪祟,表现不餬错,鍴那你今日去玄区三十六号先试试水,若能撑得住玄区邪祟的邪气,以后你就都领玄区的处决,那边惢邪祟的计墭数,一只可抵黄区两只。”

      镇妖狱既分为天地玄黄四区,那自然是每个区里关押的邪祟危险度各有高低。

      能蟷去玄区行刑,对于宁修来说倒是一件好鄬事,他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告别狱卒,来到玄区三十六号牢房,待推开鏑门ಞ的瞬间,宁修便见里面关押着的乃是一名秃头黑鬃大汉。₯

      熏此人面貌凶狠,肌肉虬结,手脚具被铁链捆住,但浑身依旧透露着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煞气。

      “竟派个黄毛小子来处决我,伏魔司莫非是没人可用了不成,小子,劝你乻赶紧滚,不然大爷就算是被捆着,也能一不小心生吃了你。”大汉睁裡着如铜铃般的双眼怒瞪宁修,试图吓退对方,施以下马威。

      可듗不曾想宁修异常淡定,反倒是以着看待㈗蠢货的眼神反盯大汉。

      “废话真多,我直接送你上路吧。”拿起牢里木桌上的雁翎刀,宁修直接挥起就朝着大汉首级砍獅去。

      哪知大汉一个闪躲,轻而易举避开宁修的攻势,随即伸手抓住刀背,单ᛒ掌便对着宁修抓来。

      这还是宁修处决了三只邪祟以来,第一次遇到邪祟还会反抗的,果然不愧是被关在玄区里的家伙,有够特殊。

      宁修不慌不忙,反手元阳拳打出,将大汉的手掌击退,继而双指迅猛点向对方颈部䌛,以着极快的速度一举刺入大汉咽喉。

      金钟罩为横堏练武学,练至高层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宁修虽还未茊提升到那种程度,但身具金钟罩第四层,身体指节已堪比铜铁,与寻常利器无异。

      “咕咕!” ண

      大汉捂着脖子,手缝间鲜血涌出峃,突如其来的伤痛也是逼出劤了他的凶性。

      直接张开盆碗大嘴,一口对着宁修肩膀咬下,但哪知当他咬犚中宁修的瞬间,只感觉牙根震痛,仿佛自己咬的不是人⫌,而是一块石头。

      宁修双指勾起,用力一扯,※直接扩大꺑了大汉的咽喉伤势。

      同时一把将手中雁翎刀插入妖人腹部,给他刨了个开膛破肚。

      不出几息,此人便栽倒在地,靠着墙壁断了气息。

      【击杀妖人,获得通用熟练度+800】

      դ“这不是邪祟,是人。”看着手指봧上的温热血液,宁修皱眉븵。

      괂本以为这也是一只会化形的邪祟,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人,那为何会被关在这镇妖狱里。

      宁修连忙动手撕开大汉的衣服,顿时大汉胸口与肚皮上,一块脚踏黑云、口呼烈火的三头怒目恶神彩纹映入了他的眼中。

      “原来是黑天门,怪不得。”见到彩纹,宁修恍然大悟,心中疑惑瞬间解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