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姬软件视频

      最先有所反应的正是林锋,双眉一蹙,扭过头去!

      双眸的另一边正是幼狼朝着两个孩子飞奔而去。

      幼狼感受到实力的差距,打不过强的,想要报仇只能找实力较弱的一方。

      林锋心底暗叹不妙,源气调动双腿,加快着速度朝幼狼奔驰。

      林静虽然已通五脉,但是幼狼的实力最少是达到了源境师一段的实力。

      所以林静肯定不是对手,不光如此,就连身后的徐燚都可能被一同击杀。

      想到这里林锋更是铆足了劲,身后的徐莹和阿大也看到了危险,不顾自身伤痛,一并奔去。

      三人同样的念头就是,不能让这俩个孩子受到一丝丝伤害。

      林锋两步一跃,在幼狼将要扑倒二人的那一刹,成功的阻止了这场偷袭。

      五指捏在腾空跃起的幼狼脖子上,心里也同时暗松一口气。

      正欲五指用力结束这个幼小的生命,突然近处一道黑影快速奔来。

      那道黑影正是头狼,前面双脚用力的在草地上踩踏,拖着已经截瘫的后体。

      爱子之心激励着它不顾一切的前行,眼眸中只有那喘不上气的幼狼。

      “锋哥!”

      徐莹注意到头狼的不顾一切,大叫的提醒起来。

      可一切发生的就是这么突然。

      不顾一切的头狼在父爱的激发下发动了毕生所有的力量。

      前身用力一跃,张开大口,尖牙瞬间朝林锋手臂上咬去。

      在头狼脑袋用力一甩,林锋抓着幼狼的左臂被生生的扯了下来。

      一瞬间,血液喷涌而出。

      那撕心裂肺的痛感让林锋大声咆哮起来。

      径直的倒在草地上面,将那绿色的嫩草瞬间染成红色,砂石路上流出一道细小血河。

      头狼将最后一丝力气用完,沉沉的摔在草地之上。

      最后望了一眼同时摔落在地上的幼狼安然无恙,欣慰的缓缓闭上了眼睛。

      幼狼摔在草地后,急忙翻起身子,短小的红色舌头,不停的舔着父亲闭紧的眼睛。

      它想要其睁开,但是根本做不到。

      不知是悔恨自己的冲动,还是眼睁睁看着父亲离开自己,凶狠的魔兽第一次落下了泪珠。

      赶来的徐莹看到这突发事件,惊呆了双眸。

      举起手中佩刀就要朝那头狼挥砍,但是看其已经失去生命迹象,尖刀立马移去一旁落泪的幼狼。

      幼狼恶狠狠的眼神瞪了瞪徐莹之后,昂起脑袋,闭起了眼睛,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呈现在徐莹眼前。

      徐莹呼吸开始不断急促起来,眼神从仇恨到同情,再到心软,手中尖刀被那颤抖的手滑落在地。

      转过头去将躺在草地上的林锋抱在怀中,泪水止不住的从那眼眶中滴滴滑落。

      看着失去臂膀面无血色的丈夫,徐莹的心犹如刀绞,火烹。

      “哥哥!”

      林静迅速跑来跪在一旁拉扯着林锋的衣角,不停的呼喊着。

      她内心的悲痛不比徐莹好受多少,一旁的徐燚则是呆滞的站在原地。

      他比谁都明白,今天走到这个地步的起因,都是因为自己。

      林锋虚弱的调整着紊乱的呼吸,右手缓缓抬起,张着嘴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

      徐莹将耳朵凑近了些,听到林锋保存着最后一丝念力说的话,那泪水流的更多,更快!

      “拿魔核!快拿魔核!”

      徐莹重复着林锋说的话,眼神中变得慌乱,着急。

      手掌按压住林锋的伤口,但那喷涌而出的鲜血,依然从五指缝隙中不断涌流。

      “哥!”

      林静也在这时变成了一个泪人,她心里最明白自己这个最讨厌的哥哥平常只会故意惹她生气。

      但是真正到了危险来临的时候,第一个挡在自己面前的也还是那个讨厌的哥哥!

      徐燚五指不停的安抚着短发下发麻的头皮,眼角滑落出一滴泪水。

      一番思忖后,心里打定了主意,朝着徐莹身旁走去,弯腰捡起被徐莹扔在草地上的尖刀。

      当所有人都觉得他是要取魔核的时候,尖刀瞬间从那幼狼心间上狠狠扎去。

      徐燚也是从这一刻告诫自己不能再软弱下去,他的软弱只会让自己身边的亲人,一个一个离去,如若他变的强大起来,今天就不会发生这种惨痛之事。

      幼狼如愿以偿的倒在了父亲身边,徐燚也一并将其魔核取出放在物戒中,手起刀落,没有丝毫犹豫。

      此刻那清澈的深邃双眸,第一次亮出了凶狠。

      徐燚转过身子平静道:

      “姐,我们先把姐夫带走这里吧,找些疗伤的药,一会儿其他魔兽来了处境就会更危险了!”

      此时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变得特别的冷静,冷静的有些可怕。

      闻言,徐莹无言颔首后,丹凤眸子停在怀中那个晕死的男人身上,一滴滴痛泪砸在林锋毫无血色的脸庞上面。

      待阿大将其他魔核收集返回时候,将昏厥过去的林锋抗在肩上,众人赶忙离开这个悲痛的地方。

      徐燚边走边回头望着那倒下的一具具尸体,想要变强的心,再度死灰复燃。

      他的心狠不单单是这些发生的事情导致,另一方面是曾经看过的书籍教会他的一些道理。

      一个骁骑校尉曾经告诉过他,宁我负天下人....

      一路上的奔袭前进,躲躲藏藏,幸运的是在经过徐燚的药草天赋上,成功找到了帮林锋止血和恢复体力的药草。

      但不幸的是如果想让虚弱的林锋快速恢复,只能往更深处寻找更珍贵的药草。

      徐燚不能炼丹的这个原因,要想要林锋快速恢复身体,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棘手的难事。

      除了用些简单的药草搭配磨成药液服下,身体吸收远远不如丹药的效果。

      从清晨一直走到夜幕降临,魔灵山脉一望无际,地阔山高。

      一路上林锋那诱人的血腥味引来了不少饥饿的魔兽光临。

      幸好阿大随身带着高阶魔兽逝去后被人们研制的药粉,这才使得低阶魔兽还未靠近,嗅到那危险连忙仓皇逃去。

      不知道这几年漂泊在外的阿大经历了什么事情,但是徐燚细微观察下,发现这个满身肌肉留着板寸头的阿大哥,心内却藏着非寻常人的谨慎与细心。

      在几人的提防,小心下,终于离开了这魔兽最聚集的地方。

      来到了一处没有一根青草生长的山谷中,众人找了一个山洞栖息下,准备等天亮时再去赶路。

      因为出了这寂静的山谷中,外面便是高阶魔兽聚集的地方。

      反复观察山洞后,几人这才放下心,进到了里面。

      将火把点亮后,阿大走出山洞后,往更远的地方走去,觉得把药粉撒的远一点会更加安全。

      三人把林锋放在地面上,这时的徐莹也比那时候冷静了不少,心底一直安抚着自己要坚强一些,毕竟还有俩个孩子要照顾,不想发生的事情也已发生,成年人的处理方式只有面对,和不去抱怨。

      林锋的断臂处在敷上药草后,徐莹给他做了简单的包扎,心里不断的想着那个一直以来将所有危险挡在身前的丈夫,从今以后若是靠着单臂生活,他的心该有多痛啊!

      一旁的林静想法和徐莹一模一样,看着自己那受罪的哥哥,心内好似一把尖刀无数次的戳痛。

      终于在这片刻的停歇中,爆发出来。

      “都怪你!如果不是为了你的话,哥哥就不会变成这样!”

      站在一旁的林静突然回过头来,细指一边指着身后瞪大眼睛的徐燚,一边大声的呵斥起来。

      这个突然让徐燚立马傻了眼,他一直都在心中怪责着自己,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说出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正是这个和自己以后要成婚论嫁的未来妻子。

      虽然这三年来和这个貌美如花的青梅竹马接触下来,从真正内心来说,望龙对她却没有那种特别喜爱的感觉。

      从见面,到相识,一直对她都是那种抵触拒绝的状态。

      毕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感情的望龙,觉得太过亲近当然也不好。

      应该就是望龙一次次的刻意躲闪,拒绝,这才使一直以热脸贴冷屁股的林静慢慢的心寒。

      只是借着这次机会好像要把那些所有的委屈,气愤,通通表现出来。

      徐燚一旁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无比难受,他却是明白姐夫今天落到这种地步,都是因为自己那个病体。

      在这点的基础上,他是无法推卸,也不可推卸这责任,只不过那被人指着鼻子的感受,让他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着实有些难以接受。

      不管一个人变得多么坚强,多么无法打败,可是那也只是他伪装出来的面具。

      就算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多么的成熟,他的内心始终藏着那鲜有人知的软肋。

      见徐燚没有说话,林静的蛮横却变得变本加厉,柳眉竖起,脱口而出:

      “我不喜欢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