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草七三八区

      一把狂赚20亿,쇅可谓一场惊世骇俗的豪赌,就连久混赌局的大佬,平生都很难见到如此大场面。

      轎“怎么样?还要不要继续?”

      吴天天笑吟吟的问,知ౣ道自己这一刀割ő狠了,他们不缓缓劲,琢磨清楚输的原因,很难再跟他进行下一局。

      “我今天有点事,不赌了。”സ

      ㋾ “对啊,还要留点钱拍买那个小公主呢,听说十分水嫩,还是个雏呢,玩起来一定혃特爽!”

      麱“我也有这个打算,计划玩够了给她丢到妓院去,一解满门抄࡭斩之仇!”

      “兄弟,你不对劲,都满门抄斩了,你从哪来的?”

      “哈哈哈,有些事不必问的太细。”

      .뜘......

      一众團大佬㛲开始找各种理由拒绝在赌鷍,毕竟这些钱可供他们平时玩很多局,可是今天只玩了两局,已经有几个人所带的筹码全部输光了。螪

      不过他们不是因为输钱才不赌的,而是感觉今天有点儿邪门,更对吴天天的身份产生好奇。

      不ዛ过在黑市,大家都不敢轻易拿真面目示人,所以问名字家庭住綝址这事是不存毣在的。 俺

      许诺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筹码,顿时觉得自己和做梦一样,因为她虽贵为公主,但是钱这东西她平时并不摸的,而今天吴天天只用十万博得20亿巨资,可谓千古神话一般。

      陃 太震撼了!

      太震惊了!

      ៮ 太不可思议了!

      眼前的那个男人太帅了!

      许诺越想越觉쫞的这个男垏人的强大,跟本不是演一个普通鞎人,难怪那个空姐那么喜欢他,果然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

      如此嗆,她觉得有必要抢一反下!

      不,놙算了。

      䰵 和空姐共享一个男人也不碍事。

      毕竟她父王可都有佳丽数千,天国也是ꟽ多妻制度,造成她潜娫意识里并漣不是特别的抗拒此事。

      ¢ 可是身为堂堂一国公쵫主,要嫁给一个男人当&妾室,ᢗ多少有点让人难以启齿,可以说是天国历史上从没有的事! 椁

      不过,让她想到自己的王国已经没有了,自己的公主身份自然뼻就消失了,也就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薁想到这些,她心中突然释᠈然,决定放手去追求自己的性씯福,其他事情一概不管了!

      “领主,回到船上之后襩,㕚你来我房间一下。”

      吴天天正在收筹码到包裹,不经意撇了许诺一眼,不解的问:“哦,有什么事情吗?”

      “没,没事。”

      许诺脸涨的通红,犹圎如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贴在吴天天的耳改边,轻声说。

      “那干什䕴么去你房间뤹啊?”吴天天皱了皱眉,更不懂这个女人了,毕竟他没有随便进女人卧室的习惯,而眼前这个女㠲人之前也明确表示,不让人随便进她房间,就连莉莉丝这种亲密的人也⛾不行。

      ⅰ “我.....我下面给你吃。”

       许诺娇羞的说。

      “嗯?下面为啥不在厨房,难䡔道你想开个小灶?”

      吴天天刚才赢了巨资,满ꍓ脑子都是哗哗作响的钞票,对其他事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ḭ。

      许诺更娇羞了,轻推了吴天天一下,天声细语的说:쨢“讨厌,人家想让你当世界上最性福的男人!”

      “幸福的男人?”

      “我现秕在挺幸福的呀!”

      “你看多少钱,哈哈哈哈哈!”

      أ 吴天天再一ᣋ次乐了起来,毕竟这辈子他没见过这么多钱,感觉思绪已经有点不受控制了,做梦都能梦见睡在钱窝里笑醒的那种。

      “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你一定要来知道吗?”许诺认真的说,觉得那个男人哪都好,就是有点不解风情,不过这些都不是事,因为她的心已经被휊吴天天彻底征服了册,愿意迁就对方。

      “嗯,没问题。”

      吴天天随口应了下来,因为他现在正在荷官小姐姐那里兑换金ગ币,这些筹码一枚就是100万,他可不想数差了。

      “这位先生有空吗,我们老板有请你去见一面。겸”

      ㇠ 就在这时,穿着制服的女经理走了进⹣来,她叫王艳,是这个赌场老板的小情人,十分受老板的喜爱和重用。

      吴天ﴛ天认出了她,因为这人就是刚才给她打折售卖竞拍票的女经理。

      “哦,马上就完了,你老板是谁,找我什么事?”

      吴天天疑惑的问。

      咉 王艳淡淡一笑:“我老板就是这个赌场的老板啊,人称地下天王,和天国老天王一样的地位。”

      地下天王?

      所有人都被此言震慑住了。

      昧 因为地下天王不是别人,正是掌控地穴生物的暗夜王子,也是天国天王的亲哥哥,因为争夺帝位,被老湁天王囚押在这里。 嫞

      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很多뼯人都是只醊闻其名不见其人,只有赌场女经理能有幸见过此人,但大多都是给地下天王泻火,或接受指派任务去的。

      所以地下天王,没人知道具体什么样子。

      而那人喋,现在独邀吴天罳天去面见?

      不得了!

      不得了!

      看来此人果然有点来头。

      在场的所ʀ有人都对吴天天投来了钦ꞧ佩的目光戲,不在为输钱的事而歘苦恼,反而觉得能输给大佬点钱,是自己的荣幸ꅯ。

      只ꬬ有赌王一人气不顺,因为他也曾多次请求,也不能见老天王一面,现在突然来了这么一号人,就要约见꽌他去见面?

      显㌻然不把他个赌王廢放在眼里。

      不过在地下天王那里,他也不敢太腲过造次,只能暂ﰡ时把这口恶气쏷压在心里。

      但是吴天天一点也不惊讶,也不觉得荣幸,只觉得这个赌场老板,可能因为输了钱,要对他不利。

      “嘿嘿,恐怕我没空!”

      什么?

      这小子是谁呀?

      地下天ᕵ王的邀约,竟然说没空? ⠵

      换我,肯定房子ᇇ着火都去面见呀!

      㛟 在其他人眼中,能得到地下天王的召唤,跟面见天国老天王一样,是至高无흄上的荣耀。

      ␓ 显然吴天天刚釡才的话,又触碰了他们心中那根最脆弱的弦。ヺ

      不料,王艳竟然开口说:“什么事?我们老板说他凑你的时㥲间,但是你必须要去,否则驳了我们老板的面子,你跟㉃本不可能离开这里。”

      㳾什么,是凑他时间?

      我没쯼有听错吧! 瀢

      黧 嗡~

       在场的所有人,戰脑瓜子嗡嗡的,感觉自己仿佛听错了,ᱴ好似听到太阳从西边升起一样不可思议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