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很大的小网站

      “白痴!簭”

      “是谁叫你们这样卖的?”临仙宗的店铺内,一道女高音响起。

      “小...小...小姐,是少爷吩咐的!൥”店铺内小二一边将手中的材料递给旁边的剄顾客,一边揉着被敲出个大包的脑袋,颤声道。

      “少爷去哪儿啦!”

      “和叶公子出去了!”

      “哪家叶公子?”

      “昨天碰到的那家!”

      “...”

      逌 聚仙镇外十里坡,叶平安几人此刻正漆与一㗺群人对峙。准确的说是叶平安和一个백少年,因为段少聪和对面的几人此刻真端着꫹手嬉笑ኘ着看戏。

      “你,滚出万宝大会!”

      来自万古门的纨绔少年伸手指着叶平安,满是厌恶地说道。

      作为要滚的一方,叶平安一边蹲在≦地上数蚂蚁,一边纳闷问道:“你谁呀?有病吧!”

      纨绔少年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顷刻间怒火上涌,眉毛倒竖:“你敢对我无礼?你可知道你惹上了谁?”

      ᤅ 叶平安将逗蚂蚁的棍子一丢:“就是욿不知道才问啊ᄡ!难道你耳朵有屎?”

      ꍖ “小子,我乃万古门二公子李千秋,别以为跟段少聪混了Ꭓ几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过就是某个旮旯ꈭ里来的破落户,你想死我成᧤全你……”

      那少年下意识就将手伸᏾入衣服内袋,一根细小的银针,出现在手里,看那散发出的盈盈流光,至少也是一上品灵器。

      “我槽,你耳朵里真有屎!连掏耳勺都准备好了?”叶平安猛ᆾ地瞪大眼睛,作害怕状,口里却没显得有一丝害怕的成分。

      跟着这少年同行的几个纨绔子弟也是一脸憋铹笑,以前见他使用到不觉得,被叶平安e这么一说,显然这法宝确实跟掏耳勺很像。

      李千秋额头青筋直冒,显然已是愤怒到了极点。

      “我已经说过一遍,让你从万宝大会滚出去!”此刻,李千秋手上的银针已是高高举起。

      깻“等一下....”

      “怎么,现在想通了?”李千秋冷笑。䞑

      “就因为洛阳草这么点事?”

      “呵呵....你觉得呢?霸占VIP展位,垄断洛阳草,小子,你觉得你很行吗?” 퀨

      䌖“是男人就不能说自己不行吧,难道你不行?”叶平安拍了拍手,站起身来。

      李千秋终于忍不住准备动手,而就在此时,他的几位同伴等不耐烦了跟着走了过来:“小李子,怎么这么慢?”

      “到底行不行啊?”

      停下手,李千秋双手一拦:“你们两个䈛不要插手。”

      “我们没插手!只是叫你快点!”

      “……”

      叶平安纳闷地看着在那里吵成一团的纨绔四人组,然后看向꤃了待一旁的段少聪。

      炜 “段兄,这四个脑残是什么情况?”

      段少丏聪暗骂了一声晦气,本来让这几个白痴试探一下叶平安的实力,自己打算场外看戏,结果还得自己下水?

      儱 被叶平安点名,段少聪不得不施施然的走了过来,与那几名世家ꔡ子弟打起招呼。

      “李公子、张公子、凌公子、陈公子。”

      几人见段少聪下场,也停止了鷝争吵:“姓段的,你这是……?”

      叶平安吃惊道:“段兄,好像你在他们几个人眼里没什么地位啊?”

      妏段少聪暗骂:废话,这几人中有三人都是六挍大顶级门쮁派的,剩下的万古门,那是一个纸面实力比云仙宗还筹强的门派,而且他们四个人联手,我这区区临仙宗大公子当然谈不上什么地位!麻蛋,自己强行装逼,还䆭把别人拖下水。

      但段少聪毕竟是段少聪,这种局面还጑难不倒他。对着叶平安拱了拱手,说道:“方才李公子的意思是,希望你离开这万宝大会!”

      ࠒ小狐狸!叶平安心中暗骂,面上却仿佛什么ᅀ都不懂似的:“什么意思?段兄,我们做生意也没䑋碍着他们吧!”⪮

      看了看四位公子,那四人显然不打算和叶平安多说什么,都在等着他的回㒽答。

      好吧,果然扯到了自己身上,既然下场,说不得也본只能参与一퉬下。

      段少聪清了下嗓子,做起了解说:“呵呵,说来也简单,几位公子家大业大,看见市面上的筑基丹材料下降了一成,刚好他们买了大量的材料ആ,而叶兄你呢,垄断了市面上所有的洛阳草,并且还上涨了足足五成……”

      听到这里,叶平安有些不耐烦:“我又没逼着他们买我的洛阳草,况⑥且他们凭什么让我滚出万宝춵大会?难道云仙宗是⎖他爷爷?”

      “这个么ບ…ꃉ…因为你是以쭓平民身份进的万宝大〄会,现在却独霸市场。而且,貌似你这几天光是洛遞阳草就赚了一百多栆万灵晶,而李公子他燐们身份⨃高贵,却在市场上任人宰割,这一点么……于理不合。”段少聪说完,又补充道,“当然,我只负责解说,不代表本人观点。”

      ꣆将话挑明后,段少聪便继续做了缩头乌龟,沉默不语,等待叶平安的反应。

      叶平安的反뙺应则是看着云仙宗的方向沉默不语。

      李千秋实在不耐烦:“小子,你到底滚不滚?浪费我们的宝贵时间,你可付不起那代价!”

      思绪被打断,叶平安眼中闪过一丝血红,冷笑道:“我ኲ明白了,你们就是那种在家族里经常被别人称之为蛀虫的纨绔子弟,然后趁着万宝大会出来试图通过各种成绩证明自己价值的中二少年。段兄,我没猜错的话,这几个所谓公子世子,ዽ恐怕在家族里也混的狗嫌人厌吧?”

      段少聪苦笑,这种得罪人的话你鐰让我怎么说?何况要说狗嫌人厌䇼,还真ꖋ的谈不上,能来万宝大会的,在门派里那都有后台䇩站着,谁也不敢乱说什么……但有一点的确如王陆所说,他们各自都想通过万宝大会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李千秋等人此刻却已经怒火中烧,不能再忍。

      “臭小子,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们了!”

      “哼,不知死活!”

      “以为攀上了段少聪,就真把自㍦己当成非凡的人物了?”

      一时间四人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气势最强的那位凌公子烆其显露出来的修为赫然已是金丹初期的修为。

      更要命的是除了那李千秋,其他人手上拿的居然没ꇵ有一个是灵器,看那散发出的毫光,估计最少都是法宝级别的武器。

      段少聪心中一禀,连忙后退了几步,他怕溅一絾身血。

      毕竟在他们看来,叶平安这种攀附权势,便肆无忌惮的散修,碍着他们这些大人物,那就只有一个死字췪。

      至于叶平安的钱财,他们褢始终认为那不过是段少聪掩人耳目的手段而已……杀个傀儡,狑段少聪还不至于跟他们翻脸。䕖

      在一旁的段㖁少聪此刻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叶平安晑,看看他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实力,毕竟能比他还抢先占据VIP展位的人,不可能没有底牌。

      说到底这位段公子也和其㕝他纨绔子弟有一样的通病,踩了自己蕣的人,就那简单的放过?虽然是无意的。

      而且,若是连这种㷌局面都对付不了,那只能说明自己看错了人,不值得关注,更遑论结交。

      叶平安不慌不忙地从怀中掏出一颗珠子轻轻的捏在手里:“你们……莫非真ᣍ要动手?”

      㝰 四人看着叶平安手上那颗布满裂纹的珠子,面面相觑。

      “你就用这玩意儿?虽然镇魂珠也是不可多得的法宝,看那上面的㉞裂纹,怕不是在哪里捡的吧!”几人面露讥讽,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至于段少聪,愣了片刻后䷛便忍2不住提醒道:“叶兄,那镇魂珠是镇自己魂魄疗伤빡用的,你是不是拿错了法宝?”

      龭叶平安也笑了,露出了森白的牙齿:“没拿错呀!就你们几个杂碎,用这个就够了!”

      如此震撼的发言,ꀌ让这个不大的小山坡上一时间㮡竟然安静了下来。

      在段少聪看来,샰这镇魂珠不过就是个幌子,叶平安的底牌应该就在这一刻揭晓,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过,︓这种揭秘式的激情动作大片让他无比的兴奋。

      至于李千秋等人,却꿾只有无穷无尽的羞怒。

      被一个下贱之人如此羞辱……已经不是伤了ી脸面了,那是将他们几人的脸踩着地下摩擦,还顺带吐了几口浓痰。 팁

      叶平安,必须死!

      掱 “梨花暴雨针!”

      “追云◣剑气!”

      ᑰ“三分归元锤!”

      “炎火烈羽!”

      四人同时祭出了法宝,一针、一剑、一锤、一羽,就这四件辢武器,却让这片山坡之㼙上各种暴烈的灵力햪纵横交错,密密麻麻。虽然几人所用招式粗糙不堪,㉩几无精Ḙ妙可言,但就凭这些法宝自身所显威力,䜮也足以将얺叶平安打得粉身碎骨。

      而此时的叶平安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是裂碎手中的魂珠,喊了一声。

      “옫老娘,有人打我!”

      话音未落,一这方天地瞬时风起云涌,一道无比强大的能量气息毫无征嚒兆的降᭮临,那李千秋四人手中的法宝毫光就像燃烧的火柴般￁被风轻轻的吹灭。一只遮天玉手从天而降,只轻轻一弹,四人便如苍蝇般飞向天空化作星星。而那玉手也不停留,瞬间便消失頻不见。

      山坡之上,只留下了一脸惊骇的段少聪和淡定的拍着手上残留的镇魂珠碎屑的叶平安。

      然后,段少聪清楚地听到了叶平安不屑一顾的声音。

      “几个纨绔混子也敢跟我拼爹?不知死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