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豪

      这些日子以来,褚玉每天练功简直到了发狂的地步,他几乎不给自己一点空闲时间,完全是一天当成两天在用퓠。施馨卉见他如此吃苦用功,心中时常感到莫名的疼惜。在这些日子里,赵、方二人和施万山先后都回到了山庄。

      赵、方二人回山庄后,时常在褚玉身旁作陪练,由于他俩以前对褚玉有诸多关혺心,所以褚玉对他俩一直都心存感激。而这二人跟褚玉也比较谈得来,所以才会跟쇘褚玉作陪练。

      一日,施万山刚回山庄不久,他想看看自己新弟子褚玉的练功情况,便来到练功场地。

      褚玉见施万山走过来了,随即暂停了练习。

      “弟子拜见庄主!”褚玉道。

      “你最近练武练得怎么样了?”施万山道。

      “回禀庄主,自我感觉有些进步。只是弟子有些笨拙,所以进步得比较缓慢——”褚玉道。

      “阿爸,他才不笨呢,基本一说就懂。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基本功进展神速,一般人可能练上一年,也不一定能到他现有水平。不过,他就是太刻苦过于了,每天都发疯了似地练习。我们怎么劝说他,他都不听。——阿爸,你好好教导他一番吧。”施馨卉喜形于色接话道。

      施万山听褚玉进步如此神速,感到很吃惊。有些不敢相信施馨卉所说。“啊!真有那么神速吗?!”

      “师姐说的一点都不夸张,从力道上讲,我和方师弟联合起来,现在都比不过褚师弟了。大家都担心他过于刻苦了,对身体有损,然而他却就是不听。”赵大头接话道。

      “褚玉,学武虽然要有你这般毅力,但是你要记住,过犹不及、欲速则不达。万一你操之过急,损伤了经脉,又伤了혼五脏六腑,到时候就悔之晚矣。——哎,你怎会连你师姐的话都不听呢!”施万山最后那句话,显得很关心褚玉。

      “他一直都阳奉阴违,每天晚上一直到凌晨都不睡觉。一个人在房间里练习,我怎么管得了他呀。”施馨卉接道。

      褚玉听了大家关心之言,心中很感激,同时也显得有些尴尬。“感谢庄主的դ尊尊告诫!弟ℰ子下次一定听师姐的话。只是弟子确实很想马上就有武功。”

      “你为何如此心急?”施万山好奇问道。

      “我想亲自为家人报仇窏,也想有本事为庄主出力。”褚玉道。

      褚玉此话一落,施万山突然间显得心事重重,随即叹气道:“哎,你就别操之过急了。你家的仇人,大家都在为你察访——”施万山话到此处,忽然快步赶来一弟子。

      “报告庄主:云霄蓬岛的吴中浩前来山庄,现正在客堂上等候。”

      施万山一听此事,便没再跟褚玉言话了。随即转身离开,回到府上去接待来客了。

      施万山离开后,褚玉在大家要求下便暂停了练功。随后大家开始了一阵闲聊。虽然赵、方二人返回山庄已有好几天了,但由于褚玉一直都只顾练功,大家在这些天里几乎都没怎么闲聊过。

      大家一阵畅聊过后,褚玉从赵、方二人口中得知施万山曾在自己家人坟前祭拜过,心中不免对施家又是一番万分感激。上次,施万山带着ᖺ人马去过褚玉的家——此事,褚玉虽然早已知晓,然而施万山在坟前祭拜过他家人之事,施万山却不曾向他提起过,于是褚玉才有此番迟来的感激。

      关于褚玉和施馨卉曾经所遭遇之事,赵、方二人听了后,不免感到无比吃惊,因为单单讲他俩遭遇了女鬼之事,就足以让人产生如此心理。

      大家相互讲完了一些事后,褚玉忽然对巫山、云雨夫妇俩被九地鬼影所抓之事,心中又是一阵愧疚,感到十分自责——

      “哎!巫山哥和云雨嫂完全是为了替我寻找仇家线索,才被九地鬼影给抓了的。上次,我们去九地龙潭的时候,整个九地帮空无一人,他夫妇俩现在下落不明,不知糲生死,我对不起他夫妇俩啊!倘若他二人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这一辈子都会寝食难安,无法原谅自己——”

      褚玉话到此处显得有些悲伤激动。这时,施馨卉却听得有些不耐烦了——

      “好啦、好啦!你天天哪来那么多隴的感激和自责。说不定他夫妇俩早就被九地鬼影给放了,而你却在这里自作多情。再说,阿爸现在都已知道了这事,如果九地鬼影真对他夫妇俩下了毒手的话,整个武林都不会放过九地鬼影的,所以你就别有事没事就来情绪。——听得真是让人心慌。”

      콿施馨卉这番话让褚玉平复了情绪,不过ⱍ他感到很尴尬。

      “师姐说的是!”褚玉回道。

      ᭹ “什么是啊!你除了只记住了他俩,难道就不想那枝牡丹花了么?”

      施馨卉在言此话遞时,一直似笑非笑望着褚玉,显得心情不错。

      褚玉被施馨卉这番玩笑之言,忽然逗起了兴致,他没做过多思考,随即也笑道:“师姐,我才不想什么牡丹花呢,我只想那只翩㛻翩飞舞的蝴蝶——蝴蝶花。”

      褚玉本想以牙还牙,以玩笑回敬施馨卉的玩笑。他没料到施馨卉听到后面内容,脸色瞬间泛红,不由面显怒色。褚玉觉察到了她神情突变,及时反应过来,临时将“蝴蝶”改成了“蝴蝶花”。褚玉此番掩饰对施馨卉来说,完全是欲盖弥彰。

      施馨卉知道褚玉此话之意,知道那“蝴蝶”暗指的是自己,因为她曾在杨樱花的地下室梦见녤自己变成了蝴蝶。刚才,她脸色之所以会突然泛红动怒,是因为褚玉回话时面露笑靥,于是她认为褚玉脑子里又想到了那天“猥亵”她的事앵。当然,赵、方二人不知道有此事,他俩虽然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并没有多想其它。

      銞 施馨卉很想一脚将褚玉踢飞,只是碍于赵、方二人在场,她便隐忍于心了。只见她쯝一双犀利眼神望着褚玉,显得怒而不发。

      褚玉为了避免尴尬,只好装糊涂,假作镇定。他想立即转移话题,还没等大家开口,接着又道:“喔,师姐——有一事,我都忘了跟你讲,那钟牡丹的口音跟师娘的口音十分相像,她俩很像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呢。”

      关于褚玉所言此事,他是来到山庄见了施馨卉的母亲,听了她母亲的言话后,才有此发现。

      褚玉戂此话刚落,施馨卉还没来得及回话,施万山出门送客的声音忽然传来。大家都感到有些好奇,不由放眼望去,只见施万山面带笑容,甚是谦恭地将吴中浩送出了山庄。

      施万山如此谦恭之举,让施馨卉ᄪ顿生一番疑惑,“阿爸,这是怎么啦?虽然送客是㸖基本礼节,但阿爸毕竟是堂堂正正的武林盟主,他这礼节也做得太过于了呀。以前,还从未见过阿爸对云霄蓬岛的人如此谦恭过,真是搞不懂。”

      吴中浩转身离去之后,施万山望着吴忠浩离去的背影,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显得心事重重。随后,他转头面向大家,开始叫喊施馨卉,让其回屋说话。施馨卉听到她父亲在叫喊自己,便离开了大家。之后,褚玉又开始继续练功了。

      褚玉经过一段时间的⑩苦练,基本就能引出体内五成左右的内功了。褚玉若是룤没有吃杨樱花的草仙丹,他要练到现有内功水平,至少要修炼一、二十年,才有此可能。以他现在能使出来的内功,在整个山庄中,除了施万山暂时还在他之上以外,其余人等皆无人能及。只不过他还没有开始练习剑法,只学了一些简单拳法而已。

      自从施馨卉被她父亲叫去谈话菇以后,突然间神情大变,不仅变得成天闷闷不乐,还时常眼含泪光、神情茫然、痴痴发呆。虽然褚玉看出了施馨卉的神情有些异样,但他成天一心只想到练功,所以就没怎么询问过她。

      这天,褚玉正在练功,他不经意一回头,猛然发现施馨卉神情茫然、泪光闪闪,正望着自己入神发呆,他便暂停了练功。

      “师姐,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我哪里又惹你生气了?”

      褚玉一开口言话,施馨卉顿时回过神来,立即以袖遮脸,快速抹去眼角处的泪水。

      䗭 “你就那么容易惹我生气吗?”施馨卉反问道。

      צ

      “反正我觉得不是很难。因为每次惹师姐生气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提前发觉。”褚玉道。

      褚玉话音一落,施馨卉猛然撩腿一踹,将褚玉踹了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施馨卉不由迸出一声大笑。只不过她这番大笑,笑出了泪花点点。

      “谁叫你成天油嘴滑舌地跟我耍贫嘴。——活该!”施馨卉笑定后道。

      虽然褚玉很ᄲ想逗施馨卉开心,但他骨子里却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施馨卉这番踹他,让他自尊心很是受伤。他从地上灰溜溜地爬起来以后,就开始沉着脸,没再理会施馨卉。接着,就在一旁继续练功了。

      “如果生我气,想要泄愤的话,那你快来踹我一脚,还回去。我绝不会躲闪,롺绝会不还手,也绝不会怪你。你来呀——快来呀——”

      施馨卉话到此处,不仅显得很激动,而且泪水更是忍不住夺眶而出。不过,她没让褚玉看见,及时以袖遮脸,将其迅速抹掉了。

      褚玉一听此话,感觉施馨卉确实有㇪些异样,立即又停止了练习。与此同⮷时,心中刚才那番委屈也消散了。

      “师姐,你到底怎么啦?”褚玉关切问道。

      “你不要练了,好吗?陪我到山中去逛逛,我心情不好。练功,以后有的是时间。——好不好?”施馨卉乞求道。

      褚玉见施馨卉神情举止异常,又见对方如此乞求自己,便爽快地答应了。随后,二人就往山中走去。

      二人还没有走多远,忽然听见两声哞哞水牛叫声传来,施馨卉知道这头牛是别人抵债给的,昨日才刚牵回山庄。施馨卉平时没怎么见过水牛,于是心中有些好奇,准备前去瞧瞧。

      一会儿后,二人便来到栓牛的树桩处。大家发现树桩前堆满了草料,那些草都是些粗糙的干草。那水牛见有人来了,便开始昂着头对着他俩一阵哞哞地叫。

      “师姐,这是一头老⚷牛,它现颰在很饿。”褚玉道。

      “你怎么知道它是一头老牛聇呢?还有,如果它饿的话,它面前就有一堆草料,怎会不픢吃呢?——你成天就只知道瞎说。”施馨卉道。

      “我没瞎说呀,师姐。我从小就是个放糂牛娃,怎会不知道呢。师姐你看它的胃是凹的,如果它吃饱了的㷊话,这里就会凸起来,所以它现在很饿。”褚玉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指着牛胃的궈位置。

      “啊!原来牛的胃是在这个位置呀。我还멤以为是在它吊着的肚皮里呢,看来你还真是个放牛娃。”施馨卉话音一落,忍俊不禁一笑。

      “师姐,我敢肯定它牙齿已磨得又短又细了,而且其牙龈也萎缩了,齿距间隙还很大呢。如果师姐不信的话,我这就掰开它的嘴给师姐看看。”褚玉道。

      褚玉随即走上前去,掰开牛嘴露出了牙齿,果然完全如鯌褚玉所料。

      “早知道你如此识货,就该让你去要债,牵팳一头年轻的牛回来。——诶,那它那么饿,为何会不吃草呢,难道它生病了吗葬?”施馨卉道。

      “我看它应该没有生病。——难道师姐没听说过,老牛要吃嫩草么?”褚玉笑道。

      褚玉此话一出,施馨卉顿时满脸绯红,同时还脸显怒色。

      “褚玉!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施馨卉怒道。

      施馨卉此话一落,只见她立即转过身子,双手捂脸,好似在擦拭眼泪。褚玉自认为此番似玩笑而又非玩笑之言并无出格之处,于是他对施馨卉为何突然间会如此羞愤,感到大惑不解。

      “师姐,你又怎么啦?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说的可全都是实话呀。这头牛很老了,牙齿不行了,像这些粗糙的干草料,它根本无法咀嚼,所以它只能吃嫩草——”褚玉解释道。

      “别说了!是我心情不好,我不是故意对你发火的,我们还是离开了吧。”施馨卉打断道。

      随即,施馨卉㶖便转回了头。褚玉看见了她的泪痕,只是他现在有些揣摩不透施馨卉的古怪性情,于是不敢再多言。接着,他俩就离开了老水牛,继续往山中走去。

      一会儿后,他俩来到了上次那棵柿子树下。此时,树上柿子大部分都已成熟。褚玉见状,便爬上树摘了好一些柿子下来。他这次没再像上次那样,只看不吃,他已开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上次,你不是说吃不惯柿子,吃了会反胃吗?那你今天怎么吃得狼吞虎咽,难道你想饮鸩止渴不成?”施馨卉玩笑道。

      褚玉不由尴尬一笑。

      “师姐,你真会开玩笑。刚刚,我忍不住先品尝了一下,发现确实太好吃了,所以就没忍得住嘴馋。我是这样想的——这柿子比我家的好吃多了,说不定这次就不反胃了呢,于是我就想先饱了口福再说。”褚玉道。

      褚玉此番自圆其说,施馨卉很想笑,但她却笑不出来。此刻,她望着褚玉,䀤不由一阵心思——

      “褚玉啊褚玉!你上次不吃柿子,难道我还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吗?当时,你见柿子只有两个,自己舍不得吃,想全部疼给我吃,于是才找借口说料,自己吃不惯柿子,吃了会反胃。哎,你真是傻啊——”

      쑨 珢 对于此事,施馨卉不想揭穿,当然,她也觉得不便揭穿,于是只好装作不知,将感动埋藏于心。

      后来,他俩在柿树下,爽口吃了个大饱,然后又继续前行。最后,大家来到了那个风口悬崖处。

      忽然,褚玉由眼前的悬崖和先前的那头老牛,联想到了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趣事。

      “师姐,我突然想起了一件趣事。这件趣事,我还不曾跟师姐你讲过呢,我相信师姐听了后,肯定会大笑不止。”褚玉道。

      “那有话潇快说,有屁快放。”施곩馨卉内心虽已被吊起了胃口,但语言上却没有低头。

      “师姐,你这话说得有点大煞风景,那我还是不讲了。”褚玉道剚。

      褚玉没料到此番吊胃口,却激怒了施馨卉——“褚玉,你再卖关子的⚶话,我就把你踢到悬崖下边去。”

      施馨卉这番动怒之言,褚玉觉得有点伤自尊믵,于是选择了沉默。当然,他知道施馨卉此话是随口说的,并不相信施馨卉真会把自己踢下悬崖。 

      施ӧ馨卉见褚玉又是先前那副“德行”,不由心中道:“他还真是个倔脾气,算我服了他!”

      施馨卉心想到此,突然之间,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只见她故作嗲声嗲气、风情万种之态,又对褚玉道:“褚玉哥哥,我的好哥哥,你就跟妹妹我讲讲䚞吧,妹妹想听,妹妹求求你了,你别生气了好吗?”

      对于施馨卉此番“突变”,褚玉猛然间冒出一身冷汗。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眼睛所见。

      “师姐——ꬩ师姐!你——你没事吧——该——该不会是中邪了吧。你——你可千万别吓我呀——”褚玉战战兢兢吞吐道。

      类“你才中邪了!你到底讲不讲,不讲就算了。”施馨卉猛然间又恢复了正常神态和语气。

      此时,施馨卉的脸已泛起了红晕,毕竟她刚才在委屈自己,让自己斦突ꠧ破性地反串了一个角色,以此来讨好褚玉。

      施馨卉如此反常的言行举止让褚玉感到有些生畏,于是他不敢再开玩笑,继续施馨卉的胃口。

      “师姐,你别吓我了,我马上讲就是了。我刚才想起的趣事是自己曾经的一次放牛经历——

      有一次,我在一处山崖边上放牛,牛儿当时正专心致志吃着崖边上的青草。而我则骑在它的背上,迎着夕阳,哼着山歌,感觉十分΄惬意쯎。记得那牛儿走着走着,后腿突然间踩踏了山崖,随即它的后半身往山崖下沦陷。我那时触不及防,不由沿着牛身往山崖下滚去。

      结果,万幸的拖是有祖宗保佑,我掉落之处恰巧长了几棵茂密藤树,将自己身子给托住了,因此才没让自己继ꕚ续往山崖下边掉落。不然的话,我肯定早就死翘翘了。

      我被那些藤树网住,整个人仰面朝天。就在那时,那牛儿在不停挣扎中急得连拉了几泡牛屎,恰巧全都掉在了我的脸上。我整张脸基本都被牛屎给埋没了。现在回想起来,那牛屎真是一个臭啊——”

      褚玉话到此处,施馨卉猛然爆出一阵捧腹大笑。褚玉见施馨卉笑得如此开心,他自己心中也是一阵美滋滋幜的。

      “后来,那头牛没有滚下悬崖吧。”施馨卉笑定后道。

      “当时,我在它的正下方,它如果滚下山崖了,那我肯定就没命了。它刚把屎一拉完,便挣扎着爬퉨上去了。后来,我也爬上去了。”褚玉道。

      “哦。”施馨卉道。

      俗话胅说,乐极生悲、喜极而泣。施馨卉此番大笑过后,脸色忽然沉了下来,满脸尽侫显悲伤之态,神情逐渐变得茫然起来。她望着悬崖深处,眼泪情不自듣禁流了出来。

      “师姐,你怎么突然哭了,你到底怎么啦?我感觉你肯定有什么心事。这些天,졩你的——你的言行举止显得有些异常。”褚玉怕说出来的话惹施馨卉不高兴,不由有一点吞吐。 

      施馨卉沉默起来,没有回话。

      “师姐,你别这样,好吗?有什么心事的话,就说出来,好让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出主意呀。”褚玉继续道。

      施馨卉还是没回话。

      褚玉担心施馨卉脑子突然间犯了什么毛病,会因想不开而跳下悬崖,心中不由开始着急起来,接着赶紧又道:“师姐,你别哭了,快说话呀。只要我褚玉能办攠得到的事,即使赴汤蹈火、不惜性命,我也会帮忙师姐。但不知有什么天大的事,还请师姐向我讲出来。——我求求师姐你༐了!”

      褚玉最后那句相求之言,让施馨卉停止了流泪。她擦拭了一番泪水,露出了一丝笑容。“你马上给我跳下这个悬崖,我心情就会好了。”

      褚玉心知施馨卉此话是句玩笑话,但为了能让施馨卉开心一点,不要出什么意外不测之事,于是他思索片刻后,回道:“庄主上땿次叫我要听师姐你的话,所以我一定会尊师姐之命,跳下这个悬崖。只是我现在家仇未报,还请师姐原谅我暂时不能嗫遵命ʔ。等我找到了仇人,报了大仇之后,一定会尊㝊听师姐今日之令,跳下这个悬崖,决不食言!我马上就对天发誓——”

      褚玉话道此处,立即跪拜在地韽,准备发誓。

      施馨卉肯定不想让褚玉发毒誓,因为她那句话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鶝。施馨卉蜯见他如此这般郑重其事,顿时被吓慌了神,赶紧将褚玉拉了起来。这时,她内心甚是感动,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褚玉,我这辈子几乎没在外人面ﳌ前流过眼泪,平时见过我流泪之人可能只有自己父母了。今天,我算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流泪——在你面前流泪。虽然这是我第一次,但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其实,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感到非常轻松,非常묖快乐。我知道自己的脾气不好,经常都没有给你好颜色看,也经常伤你的自尊心,希望你别放在心上,能原谅我的不是。

      以后,你要好好帮我父亲打理山庄事务,将来让我父亲给你找个好媳妇,你会幸福快乐的,我也会想你的——”

      施馨卉话到此处,一股泪水夺眶而出。

      “师姐,你千万别误会。我心中从来都没有怨恨过师姐,如果不是庄主和师姐的关照和收留,我想现在自己即使没有死,也多半早已成了一䬞个无人问津的世间乞丐,所以我是绝不可能怨恨师姐的。再说了,师嬕姐有ꀊ时候对我严厉,基本全都是我做错了,惹你不高兴了——”褚玉道。

      “别说了——你别说了!我心里很清楚。以后,你别总是把感恩之辞挂在嘴边上,听多了会让人感到很ꃥ啰嗦、很别扭。——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可能在山庄呆的时间不长了。”施馨卉道。

      “师姐,为什么——为什么呆不长了?!”褚玉惊道。

      “不用多问了,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我们现在还是往回走吧。”施馨卉道。

      褚玉隐约猜到了是什么原因,顿时有种莫名之痛阵阵袭上心懃来,让他感到难受无比。然而,他却搞不懂自己为何会如此心伤。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将其强压在了心间。

      随后,팲他俩便开始往回返了。

      他俩在返回途中,路过几株虞美人花草跟前。这时,褚玉突然驻足下来。施馨卉见状,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师姐,没想到这山中还长有虞美人呀。”褚玉道。

      “是呀,每年花开的季节,我都喜欢来这里观赏这几株虞美人花,它们开得好美啊!——现在花期都开过了,你望着它们在想什么呢?”施馨卉道。

      “哦,没想什么。只是见到这几株虞美人,突然让我想起了霸王别姬的故事。”褚玉道。

      “你还知道霸王别姬的故事,不是在吹牛吧ᆠ?那你讲来听听,我现在就想听。”施馨卉眼神中充满了意外和怀疑。

      “既然师姐想听,那我当然义不容辞讲给你听了——”褚玉话到此处,稍作酝酿,接着便开始讲了——

      “在楚汉争霸时期,世间上有位大美人,她的真实姓名无所考证。只是后人根据史书对她寥寥数语的记载,给她起了个美名叫虞姬,也称呼其为虞美人。那个虞美人不㇄仅容貌长得倾国倾城,而且还能歌善舞,颇有才华。她是西楚霸王项羽的一个妻妾,并深受项羽的宠爱。那个霸王项羽乃是名副其实的盖世英雄。只是由于他向来都自矜功伐、刚愎自用;勇猛在先,智谋再后;残忍有余,仁慈不足。于是最终被狡诈多端的刘邦所打败。

      当年,项羽被刘邦调派的多路军马围困在垓下之时,夜里听见四面八方都响起了楚歌声。项羽自知气数已尽、在劫难逃,然而却对自己心爱的大美人虞姬,有些割舍不下,情不自禁鬒酌酒悲歌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姬当时从项羽歌声中,除了感觉到项羽对自己的前途命运充满了无奈而又悲观的情绪外,她更多的是感觉到项羽对她的深情眷恋和隐隐担忧。于是当项羽的歌声一落下,她也怆然拔剑起舞,以歌声和之曰:‘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虞姬歌罢,当即以剑自刎而死了。

      虞姬当时之所以会伀选择自刎而死,是因为她深爱着项羽,她也知道项羽同样深爱着她,她担心自己会成为负累,使项羽有后顾之忧。于是才心甘情愿选择了自刎。她想以此来激发项羽奋战斗志,希望他能胜利突围逃脱。

      后来,项羽带着几ࡅ十个残余部将一路突围,在突围过程中,据后人推测,他一人至少杀了好几百名汉兵。真不愧为盖世英雄。

      项羽后来逃到了乌江边上,有位乌江亭长正停靠了一艘船在岸边,专程等候接应他。希望他能坐船过江,在江东再次称王。然而,项羽自觉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最后便毅然拔剑自刎于당江边了。

      ——师姐,霸王别姬的主要故事就是这些了。”

      “哦,霸王别姬的故事原来是这样的。好凄美啊!”施✼馨卉道。

      “师姐,你可知道它们为何叫虞美人花吗?”褚玉手指花草道。

      “ႈ你就全部讲完吧,别再跟我买关子了。不然我又要——”施馨卉故作生气道。

      “师姐,你别生气。我全部讲完便是。”褚玉道:“虞姬尸首被埋葬后不久,在她坟冢上长出了一株花草,那株花开得十分红艳美丽,赛过杜鹃。世人认为是虞姬把自己的美叕丽赋予给了那株花草,于是大家便把它起名为虞美人了。后来,那株虞美人慢慢地就开遍了世间。

      再后来,大家有感于虞姬悲壮感人故事,为了怀念她,便创建了《虞美人》这个词牌。”

      施馨卉听完褚玉所讲,不由心生一番感慨두和叹息——“这小子还真是才貌双全啊!——哎,只可惜自己今生跟他有缘无分。”

      “师姐,你在想什么呢?”褚玉见施馨卉突然发愣,不由问道。

      施馨卉立即回过神来,伤感回道:“我没想什么,只是觉得有些遗憾而已。上次,这几株虞美人开花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有时间过来观赏。——哎,不知以后要等到何年何月,才有机会看到它们开花了。”

      “师姐,你这有什么好遗憾伤感的。若是要这些虞美人开花,那又有何难。只要师姐想看,我马上就能让它们重暻新开花。”褚玉似笑非笑道。

      “褚玉!今天,你要是不把它们重新鞶开出花来,我非得把你那张信口雌黄的嘴给打烂不可。看你以后还油腔滑调的胡说八道不。”施馨卉虽然话语严厉,但内心却充满了好奇和期待。当然,她是绝对不相信那些虞美人会马上重新开出花来。

      褚玉对施馨卉微微一笑,接着便徘徊思考起来。片刻过后,只听他口中念出了一首词——

      《习虞美人赢.施馨卉》

      羞花闭月有多少,历往皆知了。

      风水起云鹤山庄,鸾凤藏娇惊艳世无双。

      花容月貌称其美,只喻八分胚。

      人间仙界谁堪比,虞美花开嫦娥遍插之。

      褚玉作词毕,紧接着道:“师姐,最后那句就有虞美花ጀ开了——”

      施馨卉不仅没料到褚玉竟然出口成章,写了一首词,圆了他刚才之言,更没料到这首《虞美人》是专门为她而作,形容她的貌美。顿时间,她真是感动万分,也有些腼ᘢ腆不已,绯红了脸腮。

      施馨卉突然含羞而笑,开始对褚玉一阵追打,她一边追打,一边言道:“褚玉——你——你,我打你—䕃—打死你……”

      褚玉见施馨卉追打自己,便不由自主在山中奔跑起来。而施馨卉则面带娇嗔而又含羞之笑,对其穷追不舍。这是施馨卉平生第一次彻底放下矜持和威严,恢复了天真烂漫的少女情怀,在山中追逐着褚玉,作出要打他之状。褚玉在其追逐下,一边跑着,一边笑着。这一切让人感到幸福无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