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话老虎直播magnet

      格雷果·克里冈,桑铎·克里冈,百花骑ꥒ士和巴利斯坦·赛尔弥等人,固然是阿多比武大会上的劲敌。

      但是,其他来自七大王国±各地的贵族青年才俊,同样不容小觑。

      这里面,有的是贵族继承人︁,有的是出身显赫但是排行居末,没有继承权的贵族子弟。

      賖 阿多看到了来自边疆地的布莱斯·卡伦,来自谷地的青铜约恩,他穿着一身的青铜鳞甲,上面镌刻뎔着上古符文。

      青铜约恩的青낤铜铜铠甲是罗伊斯家族祖传骬的,传说这套铠甲经过古老的法术加持,穿⠟上这套铠甲,战无不胜。

      青铜约恩的继承人安达,次子罗拔爵士也来了。

      河渡口的瓦德·佛雷侯爵,是河间地最强大的诸侯之一,瓦德侯爵并未到场,但是,他的子孙来了一大堆,췟就连他的私生Ქ子马丁·河文也来了。

      来自青亭岛的霍拉斯和霍柏,两人的盾牌上镌刻着葡萄串敗纹章,他们都是派克斯特·雷德温的孩子。

      青亭岛的雷德温家族,是河湾地最强大的诸侯之一ꮄ,青亭岛舰队也被认为是七大王国最强大的舰队之一。只有君临的王家舰队和铁群岛的铁舰队脑能与之媲美。

      阿多还在人群里,看到了来自海疆城的杰森·梅利斯特伯爵和ᨏ他的儿子派崔克,海疆城是河间地抵御铁群岛海盗的前哨站。

      ि 巴隆·史文也来了,他来自边疆地,是石盔城瀱城主古利安·史文的次子。

      Ꞷ除了这些贵族子弟,那些蜞雇佣骑士,自由骑手,同样不可小觑。睥

      这些从多恩领,河湾地,谷地,河间地,风暴地,甚至铁群岛汇聚而来的人,渴望着在比武大会上取得好成绩,好获得一位领主从垂青,谋一份差事。

      提利昂的佣兵波隆就混在这群人里,阿多还看到了修夫爵士。

      修夫爵士是琼恩·艾桒林生前的侍从,艾林大人死后,劳勃册封他做了骑士。

      ᪇ 阿多看了一眼对战名单,修夫爵士在长枪比曈武当中,第一个要面对的对手,是格雷果·克里冈。

      在魔Dz山面前,修夫毫无胜算。

      参赛的人足有上百人,修夫抽中魔山这种级别的高手概率很低,可他还是抽中了,阿多不禁怀疑,到底是谁做了手脚。

      难道有人想借魔山的手,除掉修夫?

      阿多找来宫廷总管。

      “比武大赛抽签是髀公平的吗?”

      总管说道:“阿多大人,谁也不敢保证绝对公平。贝里席大人抽出了第一轮뻮的对阵名单。”

      阿多原本以为是瑟曦搞的鬼,原来是小指头。

      ꙑ 푂阿多看到小指头在观众席,跟瓦里劰斯说了几句笑话콞后,离开了观众席。

      阿多夻催动召唤术,一只苍蝇从他的手心里飞出,朝着小指头追了过去。

      在比武大会这Ǝ种地方,贪婪的赌徒,紧张的参赛者,沮丧的战败者,让这里充斥着负面情绪。

      阿多轻而易举就把这些负面情绪,转化댄成臟了魔法,魔㑀法充盈全身。

      썿 阿多召唤的烝苍蝇,跟着小指头,小指头窞进入一个帐篷。鏁

      帐篷上画着三条狗的纹章,这正是克里冈家族的纹章。

      姧侍从正在为格雷果·克里ꄇ冈穿盔甲,小指头笑道:“格雷果大人,你今天真是杀气腾腾,흱我真为你的第一轮对手,捏一把汗呢!”

      格雷果不屑道:“无名鼠辈。”

      潨 小指头说道:“修夫可是꩝琼恩·艾林大人的侍从,턠他以前,经常跟红袍的金袍子吹嘘,说他龀可以一只手,打败魔山。”

      ゥ 魔山脸色一沉。

      “他真这么说?”

      羪小指头笑道:“年轻人,毕竟喜欢吹牛嘛!”

      ו 魔山冷冷道:“我要他死!”

      小指头与魔山的对话,通过苍蝇,全部传到了阿多的耳멥朵里。

      阿多心道:“我还以为是兰尼斯特,要杀修夫,原来是小指头搞的鬼。”

       艾㏣德公爵正要询问修夫,如果他被兰尼斯特家ꫲ的封臣杀死閻,艾德公爵只会怀疑瑟曦和詹姆,这样史塔克和兰尼斯㾛特之间的怀疑会加深。

      小指头费尽心机,挑拨史塔克和兰尼斯特,阿多觉得,还䰯是让小指头暂时享受着他的阴谋诡计。

      阿多来到修夫爵士身边,伸手帮他套上盔甲。

      “你连帪个侍从都没有?”

      修夫撇撇嘴。

      “等我打꾑败了魔山,我赢了魔山的铠甲和战马,就什么都有了。갦”

      “ቂ魔山的铠甲全是精钢,块头就够大,你看到没?魔山骑在马上,简直就是钢铁覆盖的移动城堡。”

      阿多说道:“那要是输了呢?”

      修夫轻哼一声。

      “就算是败给了魔山,也不丢人。”

      ▿ 吭 修᢬夫已经快死到临头,却还是一无所知,魔浟山一枪就能戳死他。

      鿎阿多决定帮帮修夫爵士,他帮助修夫,套上铠甲,他这时才发现,护喉已经坏了。

      不过不要紧,阿多催动圣光。

      圣骑士的技能加持在了修夫的铠甲,护喉,头盔上。

      歭   这时候,司仪喊出了修夫的名字。

      “下一组빬对战的选手,来自谷地的修夫爵士,迎战来自西境的魔山,格雷果·克里冈!”

      阿多帮助修夫加持了圣光,“㋔修夫爵士,祝你好运。”K

      잩两人在比赛长上站定,格雷果·克里冈满腔怒火,挥舞着长枪,策马朝着修夫冲了惝过来。

      修夫的长枪刺向格雷果,却被格雷果的长枪轻松挡下,魔山的长枪刺向修夫的护喉。

      魔䠕山察觉出修夫的护吼坏了。

      长枪刺向修夫的脖子,阿多在修夫য়盔甲上留下的圣光,组成了一道无形的光盾。

      翏 在圣光之盾面前,魔山的长枪登时碎裂开来。

      魔山和周围的观众,全쳬都倒吸一口凉气,连修夫也懵了⸟,他拿着长枪刺向魔山的头部。

      퓝 魔山大怒,直接用手抓住修夫的长枪,修夫摔在了地上。

      司仪叫道:“修夫爵士落马,魔山获胜!”

      人群里小指头脸色阴沉了下来。

      赛后,修■夫爵士牵着自己的战马,拿着盔甲,来到了魔山面前。

      按照规定,在比武大会上战败的人,兵器,马匹,盔甲,全都归胜利者所有。ᰩ

      “格雷果爵士,我的盔甲和战马是你的了。”

      魔山一把揪住修夫。

      沋 “小子꧹,就凭你,也敢在背后大放厥词,说要打败我?”

      䤑 修夫还没反应过来,᳌魔山的钢拳一拳击中修夫面门。

      魔山的力量足以打死人,此时圣光的加倳持也已经消失,修夫满脸是血,倒在了地上。

      魔山冲上去想벋补拳,一旁두的阿多拦住了他。

      “格雷果爵士轕,为何欺负年轻人呢?”

       뵞 魔山挣脱了阿多,转身进入营帐。

      艾德公爵,索罗斯,乔里走了过来,艾德公爵皱眉。

      “到底发生了什么?”厵

      쓯阿多扶起修夫,他满脸是血,已经昏死过去。

      “想必修夫得罪了魔山㲝,魔山因此给了他땮一拳。”

      艾德公爵说道:“他伤的很重,赶紧去找派席尔大学士。”

      阿多笑道:“让派席尔去医治,只怕修夫会死的更快。”

      싅艾德公爵这才省悟,派席尔是瑟曦王后的走狗,瑟曦这会子巴不得除掉修夫。

      “那怎么办?諟”艾德公爵焦急道,“他似乎伤的很重。”

      阿碿多说道:“交给我吧!是死是活危,只能看修夫的造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