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小猫330

      电车飞驰,大概三个小时后,天野爱在一处荒郊野外下车。

      从这里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达天野家的族地,在那场大火以后,天野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天野家的家主,接管了天野爱的资产,不过这份资产在修复祖宅以后也没剩多少,但要是让一个人吃喝不愁一辈子也是轻而易举的。

      不过天野爱可没有像普通女子一般,哭过以后就能重新开始新的人生旅途,她选择的是沿着这条的荆棘之路走了下去。

      时值夏日转秋,太阳落下后的温度也略显萧索,天野爱系上了校服领口的几粒扣子来抵御寒冷,只不过校服短裙以及自带的黑丝就没法稍作挣扎了,只能冻着。

      神乐以灵体的状态漂浮在半空,把脑袋从后面探到天野爱的侧脸旁,笑意吟吟道:“有点冷吗?我就说你今天传成这样会很冻着的吧。”

      天野爱不自觉地瘪了瘪小嘴,还是面无表情的嘴硬道:“不冷。”

      神乐见状也没有继续在一旁看戏,只见神乐伸手一挥,一缕缕萤火从周围的草木之中飘出,汇聚在天野爱的身周。

      “抽取草木生灵的一缕灵力来取暖的术,还真是闲的无聊才会开发出来的术。”天野爱依旧嘴硬的吐槽着神乐,不过因为汇聚在身周一点点发热的萤火,颤抖的娇躯已经不再明显。

      在萤火与漂浮在身边的绝美女子的陪伴下,天野爱回到了族地前。

      看着门口一片片落叶,天野爱停下脚步沉默了片刻,在外人看来是在因为族地逐渐萧索没人打扫而勾起了往日的一丝回忆。

      奈何在天野爱的视角中,神乐正在脑袋周围飘来飘去,要是这样还能陷入缅怀之中,那是要有多么的多愁善感啊。

      天野爱拍了拍手,门口的石灯笼被点燃,随即整个族地过道两侧的石灯笼亮起,就像是在欢迎这里唯一的女主人归来一样。

      天野爱走进族地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同样的神乐也缩进了天野爱的身体中,不然有她在旁边看着,爱会因为羞耻而不敢换衣服的。

      天野爱换上一件蓝底花色和服,头发披散下来,自己一个人在房间中整理前往佐崎市需要预备的东西。

      别以为阴阳师出任务都是人过去就行,那是神乐才会有的行为,正常来说阴阳师要准备一大堆符箓,给自己使用的咒具加持一些庇护,在家中祈祷给自己增加一些运势之类的,然后才会出门降灵来着。

      天野爱就独自一人在屋子中结出一个个手印,一缕缕灵力在身周盘旋,神乐也迫不得已被拉了出来做着苦力。

      神乐手指临空画符,画出一个个构造简单的符箓文字,然后这些符箓印记会自己落在黄纸上,这种画符方式只有大阴阳师才能掌握,所以天野爱才知道自己完全能够请动神乐复仇,而没有这么做才愈发难能可贵。

      在问了天野爱为什么不直接请她出手,并且得到答复后,神乐才选择收的天野爱作为徒弟,否则她来这个世界之前经历过那么多世界,也是挂载到不少人身上,难道都要收为徒弟吗?那她的徒弟未免也太廉价了些吧。

      “你确定就让我画召火之符?虽说我能够凭借十张召火符发动一次凭空炎界咒,但你明显还没有练成吧?”

      神乐画出一叠召火符后伸了个懒腰,抽空啰嗦几句起来。

      天野爱头也不回的回答道:“召火符就够了,我都说不想太依靠你吧。”

      神乐嘟了嘟嘴,继续埋头画着召火符,其实她是抱着一点私心的,只要画出几张厉害的符箓是不是就不用跟个印钞机一样了,那样的话她宁愿多画几张厉害的符箓。

      师徒两人努力到后半夜,在层层加持下,天野爱是越来越精神,身上灵力波动也因为叠了一堆buff而显得活跃了不少,而神乐则是另一个相反的情况,整个人都越来越憔悴了。

      就在此时,天野爱手指一点,神乐手下的召火符瞬间飞出十张贴在门上,炙热的火焰瞬间喷涌而出,刹那间爆发出来的温度绝对不是普通的火焰,虽然为了减小破坏缩小了威力,但瞬间温度绝对超过了上千!

      “炎界咒。”天野爱的声音后知后觉的响起,门口一具焦黑的尸体被轰飞到了庭院中。

      神乐赞许的点点头,“很敏锐吗,不愧是我的徒弟。”

      “而且你竟然能够用十张召火符用出炎界咒,瞒着我做了不少努力吗。”

      天野爱瞥了一眼朝自己脸上贴金的某鬼巫女,穿上木屐就出了门,沟通了一下族地的结界才发现,不知不觉族地已经被十几个人渗透了进来。

      天野爱冷哼一声,拿出一枚金色符箓,符箓缓缓燃烧把这里的消息传递出去,随即天野爱朝着祖祠的方向跑了过去,神乐漂浮在身侧,一脸愉悦的笑容。

      此时,祖祠里面,五名阴阳师打扮的男女互相看了一眼,在炎界咒爆发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被这里唯一的主人发现了,想必阴阳寮的支援也马上就会到达。

      五名阴阳师以五角星的方位蹲坐在阵势中,主位的男人发话道:“拦住她,我们马上就好。”

      门外一名文弱少年扶了扶眼镜,这里只有他一人不是阴阳师的打扮。

      小松广介叹了一口气说道:“明白了,麻烦事还得我出手。”

      话刚说完,十几张符箓就从院墙外飞到了半空,化为火球轰的一声飞来。

      和小松广介一起守在门外的三人打出一个守御术式,一道水幕撑起,直接将火球浇灭。

      天野爱推开门,远远的拉开一段距离,进门的同时双手已经开始结印,对于无缘无故闯进自己家里的人,她没有功夫去听什么解释。

      “木扬之术!”

      十几根藤蔓从地里抽出,带着强劲的风压胡乱抽向了下面的四人。

      一名阴阳师施术,地上的泥土汇聚而起形成了一面墙壁,另一名阴阳师紧跟着施术,泥墙顿时硬化将四人护在其中,一看这两名阴阳师就是经常联手。

      天野爱抿了抿嘴,双手结印速度却不慢。

      “急骤雨之术!”

      一片片乌云汇聚而来,哗啦啦的雨滴砸在院落中,硬化的泥墙立马变得软趴趴的,同时被水气强化过的藤蔓力道更加明显,一下子抽碎了泥墙,飞溅的砂石溅了四人一身。

      看上去情势大好的时候,神乐在旁观战,突然注意到对面一个戴着眼镜的文弱少年目光一直聚集在自己身上。

      他能够感知到自己的存在,神乐立马下定了这个结论。

      “爱,马上离开,这里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