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纱荣被邻居拖到房间里

      苍凉,大地泛着特有的黄色,稀稀拉拉的耐旱植物四处散落着,偶尔能看见形态各异的石꥾头露出土层,大小不一的插在土里。

      远处,一只褐色的蜥蜴正在朝阳中的石头上,它仰着头颅,将腹部对准了东面,让自己能在阳光的温暖中恢复一点体力,让身体舒服起来。

      在蜥蜴旁边,石头的角落处,一株不知名的野花正在篙绽放,红紫相间툘的花瓣围绕在绒黄的花芯边,引来了一只野生的蜜蜂,飞腾在花朵边嗡嗡作响。

      突然,一支马队从这里穿过,激起的风将花瓣吹落,在气流中荡漾,顺着马队离去的方向跌落在地。

      蜜蜂也被马队惊走,在㨬空中慌乱ཌ的回避着,连振翅的嗡嗡声也被掩盖住了。

      蜥蜴在响声到来时嘒赶紧藏进了石头缝中,本能的躲避着未知的危险,藏进了为人不知的阴影里面。

      原来这只马队正是仇天魁他们,在经过昨夜的休整后,精神饱满的他们早早就决定了出发。

      那时候天色即将亮开,从仇天魁他们离开亚克西镇开荖始计놗算,时间来到了第五天凌晨的卯时。

      破晓的第一缕光线还没来得急照出,仇天魁他们就已经整装待发,全员骑上了닃马背,等待着最后的命令。

      “出发,目标九头蛇山”

      看了看众人的目光,仇天魁大手一挥,让整个؅队伍动了起来。

      黎明前夕的凉风迎着马匹流动,吹进了人们的衣服里,让赶路的仇天魁他们稍感舒适,看来是一个出行的好时机。

      随着队伍的移动,仇天魁目光扫向了远氨方,那黑压压的九头蛇山连绵成一片,散发着无形的压迫感,就像匍匐在地面上的巨兽,似乎就近쇊在咫尺的样子。ꋔ

      “很好,中午之间应该能抵达”

      仇天魁小声嘀咕了一句,他在启程前询问过梁勇,大概了解到距离九头蛇山还有两三个时辰的距离,如果快的话,ᆑ太阳在头顶的时候就能站在山脚下。

      在这᭱之后,仇天魁一行人迎着初升的太阳,一直在荒凉的大地上奔行了三个时辰。

      这其中只有中间一段时间,为了让马匹能够有喘息的机会才休息了一次。

      就这样经过了一个上午的疾行,仇天魁他们终于看见了所谓的九头蛇山,在适当的꿨距离停了下来,打量着着陌生的景色。

      九头蛇山!

      䦇这名字是梁勇自己取的Ꮀ,至于他本身꒯的名字谁都不知㺪道,毕竟他实在太偏僻了,几乎就贴在大唐疆域熘的边缘,很少有人关注到这里来。

      当仇天魁他们抵达的时候,同时也明白了梁勇为什么叫他九头蛇山,因为他单从⸟外貌上来看,就像一条庞大的,灰白色的大㓨蛇๨。

      쭛 然后这条大蛇在身体七寸的位置生出了九个脑袋,大小凈不一,长短不一的匍匐在地面上。

      其中尤为中间的一条山脉,也就是他的主峰,或者说这条大蛇最大的脑袋,延伸距离的特别长䲃,就算其他八个脑袋加在一起都无法与其相提评论,很是壮观。

      ﴔ说它是灰白色,也是因为这座쟳庞大的山脉基本都是岩石结构,只有一些곔极端的植物才会生长在上面,从那些布满山脉的石头缝隙中,艰难的汲取营养,一代又一代的勉强传承了下来。

      只在很远的地方能看到墨绿色,似완乎是一片森林,估计离蛇头位置还有好几万米远,但那已经不是仇天魁他们的目的地。

      看了看着裸露在大地上的九头蛇山,仇天魁不仅感叹了一句:

      “天工造物,非常人所能想象”

      接着他晃了一下脑袋,大声呼唤:

      訫“梁翁,你说的水源在什么位置”

      梁勇策马返回,跟仇天魁并排而立:

      嬐“在最大那条山脉那里,大概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很大的暗洞,里面就有我们需要的水”

      梁勇用手指了一下,定在了在九头蛇山的主峰位置,看上去还有一段路程。

      点了点头,仇天魁接着说道:

      “很好,麻烦你带我们过去”

      随着仇天魁简短的交代,梁勇再一次领队前行,开始带领着众人前往水源的位置。 轧

      前行的这一段路中,到处都是散乱跌落的石头,非常不好走,他们也只能骑马慢行,慢慢绕过其他的蛇头,向着主峰位置而去。

      当然,这也是身后没有发现追兵的原因,㈨这才在抵达水源的时候让众人心情稍侥微轻▚松了一点,也算是闲的半分乐,一边前行一边放松。

      当围着几个蛇头前行时,所有묮人都本能的抬头打量着着荒凉而又原始的景色㬈,一起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庼“好大的蛇蛇”

      在人群中,怎么会少了僛这个小精灵,梁芽儿天真的声音也一并传了出来␹,在空旷的山谷中响起。

      哈哈!!

      人群的笑声,有一个能活跃气氛的小精灵,怎么可ಧ能少了欢乐。

      ั “小声点,当心大蛇蛇吃掉我们的小可爱”

      黛绮丝抚摸温柔的手环抱着梁芽儿的小腰,低头在他耳边咬字,俏皮的逗弄着小家伙。

      这一路上,只要在前行的时候,梁芽儿都跟黛绮丝骑着同一匹马,两天下来之后,黛绮丝就对这个小家伙爱不释手,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带上梁芽儿,比谁都疼爱她。

      就这样,一群人带着即将抵达水源的轻松,顺便稍微吓唬一下小人,慢慢的走向了山里面䲖。

      可是,在这群头顶,有一只黑白相间的大鸟正在盘旋,它的目光一直盯着地面的人群,很久之后发出了一声特有的啼叫。

      这件事谁都没有发现,没有在意到这只鸟的出现,因为这实在太平常了,猛禽捕食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就连经验丰富的仇天魁梁勇,警惕的罗元生都没注意到这只鸟的存在。

      当然,事情也有例外,在这只鸟啼叫之后,有一个⓰目光在前行中看向了天空,只是一瞬间,他又收回了视线,跟着众人一起一起消失在了山道里,完全没有一点异样。

      ~~~~~~

      而在离九头蛇山很远的地方,在苍凉的大地上,有一群骑兵正在狂奔,目标直指远处那胾黑压压的山脉。

      他们坐下的战马喘气粗重,骑行的人员兵甲在身,目光游走趢时杀气腾腾,逆流的风拨动着他们的黑斗篷,像是一群泂来之地狱的勾魂使。

      这支骑兵领头的暹正是阿布德,是紧随而来的阿拉伯人。

      他们出发的时间更早一些,大概就在寅时前后,阿布德就急不可耐的命令军队整备,摸着黑夜,趁着天上朦胧的星光,用最短的时间追了上来。

      前行中,阿布德的目光始终锁定着ㅚ遥远处的九头蛇山,连眨都不愿眨一샩下,像是要用这目光杀死他心中的那个男人,那个让他损失惨重,吃瘪数次的仇天魁。

      而此时,阿布德的瞳孔中布满了血丝,仇天魁给他带来的仇恨感让他寝食难安,再加上一时间无法追上更让阿布德疯狂,在理智狂颠的边缘不停挥动着马鞭,不顾马匹身死催赶它奔行。

      “阿布德大人,马快不行了,덓我们必须休息一次”

      这种不要命的赶路,最终累死的就是坐下的战马,实在于心不灡忍的哈米德无法坐视这种情况的发生,晓之以理希簮望阿布德能够听进去。

      忠言在耳边响起,阿布德吃人的目光䚺回头看了哈米德一下,两双目光对视,哈米德不卑不亢。

      几息之后,阿布德回过了头,盯着坐下战马ㄍ看了看,眉毛皱到了一起。

      “可恶!”

      阿布德骂了一句。

      正如哈米德说的一样,他们的马经过这一路的狂奔ཇ,早就到了体力的极限,有一些兵士的马勯嘴处甚至出现了白沫,估计㪭再跑几刻钟就ౠ会累倒在地上。

      “原地休息,等马好了之后再上路”

      逼不得已,阿布๊德很不愿意在这种时候停下,可他也知道,要是马跑䁱死了,就算知道他舛们在哪,估计也拿仇天魁没有一点办法了。

      歺 接着,阿拉伯骑兵慢慢减ਠ速,又缓行了一段才停了下来。

      至于没有当场停下,原因只有一点,急停劳累的马匹有很大可能猝死,也有可能在失力的情况下丧푞失平衡能力,摔断马މ腿,所以经验丰富的阿拉伯骑兵不得不防,免得在这次休息的时候失去自己的战马。

      也是这一ᆟ声明令,也是哈米德的这次进言,让跟在后面的阿卡杜拉嫉妒心达到了极点,无数次在心中咆哮着:

      “那个位置是我的,明明该是我提醒主人的~~”

      就连休息的时候,阿卡杜拉的目光都在阴暗的角落盯着哈米德,像是犯病一珗样小声嘀咕着:

      “抢我位置的人,该死的哈米德居然敢抢我的位置,我饶不了他”

      就这样,阿拉伯骑兵不得不修整,那怕阿布德的目鬀光依然注视着九头蛇山,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

      与此同时,追在䛯最后面的王凯也停了下来,围绕胼在一边空地打转。

      “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交过手了”

      聂军在说话,几经考察之后的他提出了疑问。

      这里是丝绸之路的正道上,循着阿拉伯骑兵马蹄印追上来的唐军发现了情况,让他们不得不停留下来Ể,短时间内陷入了一个混乱的场景中。

      原来,追踪而来的唐军发现,那些原本行走在荒野的阿拉伯骑兵,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在了大道上,成群结队的在周围集结,绕行,最后还分头追了上去,也将马蹄印一并残留在了地面上。

      횊 到最后,等王凯他们抵达这里,就以他们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圆形区域,周围布满马蹄印,像是有两剰拨人马在这里遭遇,其中궻一方还被围困在了中心。

      在考察的过程中,王凯扶着下홅颚,思⮴考了一下说道:

      “交没交手现在不知道,但至少能看出当时应该发生了冲突”

      “这话怎么说”

      聂军随即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心中想到;“交手难道跟冲突不是一回事?”

      王凯骑马绕行,目光在马蹄印上游走了一会,这才解释道:

      僗 ㊛ “当时的确有人被鱠阿拉伯人围住了,但从这些痕迹폦上看应该没有打起来”

      继续疑惑,聂军皱着眉头紧跟在王凯身边。

      “要是打起来了,这些马蹄印不会这짜么整齐的绕行,应该更加混乱才是。

      最重要的是,一旦打起来肯定会出现伤亡,那么这里应该有血迹干枯的场景残留,或者有过往的商队发现尸体,ᓻ再从他们的嘴里䶗传出消息来。

      但这些都没有,这说明他们当时最多发生了某些冲突,但最终没有打起来,又各自分춸散离开了”

      缜密的思考,经验老道的王凯看待事걫物远毊比聂军来的透彻,分析的头头是道。

      不但如此,王凯最后指着地面说道:

      “聂郎,你接着솸看地上的痕迹”

      ࡕ在聂军的目光处,王凯再一次解释:

      “我虽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但从帲这些残留的痕迹还是知道,阿拉伯骑兵当时围困的是一支庞大的队伍,要组成这种级别的防御圈至少有百多号人马以上才能做到”

      随着王凯手指的晃动,在虚空中划出了一个大概的圆形,再加上绕行的马⩗蹄印从旁印证,都说明他的推断毫无问题。

      但这又出现一个无法想的难题,让聂军不得不再次提问:

      “这些防御的人是哪来的,为什么会跟阿拉伯人发生冲突的”

      在这里,王凯终于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撓唯一有可能的是摆开防御阵型的人跟仇天魁有某种未知的关系,这才让阿拉伯人主动现身,发生了短暂冲突,也有可能Ჾ只쾛是一场对峙罢了”

      놡 接着聂军转眼想到事件的主人公怎么样,立马脱口而出:

      뛣“不知道恩师能不能看出仇天魁后来怎么样了”

      摇了摇头,王凯轻声说到:

      “我不是神仙,没有未卜先知的能脦力”

      他抬头看向了天空,刺眼的阳光让王凯微眯着眼,半鱚响后小声的嘀咕到:

      “我也想知道,他当时经历了什么样的事”

      随即,王凯的目光收回,在四周看了看,说道:

      “等追着马蹄印离开的兵士回来,我们在根据情况隵为接下来的路思考对策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